《兰亭序》版本问题




《兰亭序》是否为羲之所作,其书是否为羲之手迹,在清代就有不同看法,建国后又曾有过一场《兰亭》真伪的大辩论,最后是各持已见,未有定论。


但《兰亭序》从古代就被先赞为“天下第一行书”,却是不用争论的。再有一点也是不用争论的,那就是今日所见的各种《兰亭序》都非原迹,或是双钩填廓之摹本,或是据帖临写的手本。而其中最有名也是最早的乃是唐人的临、摹本。


在唐四家临摹本中,冯承素摹本据说是最接近原貌的,因为冯承素并不是个出名的书家,其《兰亭序》又是用先钩轮廓再填墨的方法制成的,所以认为不会太失真,冯承素又是唐太宗的宫廷内臣,所以人们就传说冯是受唐太宗之命钩摹《兰亭》而分赐众臣的,那当然也就一定是据羲之真迹而摹的了。其实这种说法根据并不足,但冯本与传世虞世南、褚遂良、欧阳询临本比起来确实要活泼而自然得多。虞、褚、欧的临本则不免显得安闲一些,同时又“间出已意”,掺进了临者自己的笔法。


定武《兰亭序》相传是欧阳询的临本。与冯本相比较,定武《兰亭》体现了不少欧阳询的笔法是显而易见的。从整体上看,定武本减弱了笔划粗细的对比,冯本中纤细灵巧之笔在定武本中被改变为圆劲厚实;冯本中大小参差的字之安排在定武中又被摆布得更加“规矩”一些,那流盼传情的风韵也变得有些端庄起来了。而这些恰恰体现了欧书质朴的特点。至于从细微的点画上看,冯本多露锋,定武多敛锋,若一钩、一撇、一横、一捺,冯本多以尖笔挑剔出之,起笔顿按明显,定武则多以藏锋钝笔而成,顿按则含蓄其内,这与欧阳询质实的书风正好吻合。若将冯本与定武相比较,一潇洒,一凝重;一活泼,一庄重,趣味是不相同的。但欧阳询毕竟又是“临书”,而不是自己创作,所以,王字的清朗秀逸之气依然是其主导风貌,这样,欧阳询“掺以已法”临出的《兰亭序》便恁添了一种柔中见刚的独特风味。或许这正是定武本在唐人临本中最为著名的主要原因。


定武本《兰亭序》历代重刻本极多,宋拓本在明代时已极可贵,而宋刻本中,以“湍、带、右、流、天”五字未损者尤珍贵。


如今,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的《兰亭序》是唐人冯承素的摹本。由于他的摹本上有唐代“神龙”小印,所以故宫博物院将其定名为神龙本《兰亭序》,以区别于其他的唐摹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