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露脸持续时间最长的男人——原来是他!

逆麟在天 收藏 6 105
导读:三国露脸持续时间最长的男人——原来是他!

三国闲话·露脸持续时间最长的男人


在三国中露脸延续时间最长的男人是谁?说起这个问题,很多人会猜孔明、孟德或者刘备之类,甚至有人猜赵云。不过,就象娱乐电视节目主持人一样,我要嬉皮笑脸的说:错!

然后神秘西西的给个答案:

廖化,廖元俭。

从第二十七回露脸一直到一一九回死掉,一共九十三回有他的名字。那是大约公元200年到公元263年,一共63年时间。


廖化第一次出场是老罗苦心安排的伏笔。关羽带在桥头很酷的和曹操告别了——人曹操都差点哭了,关羽还一副酷样受不了——一转头,嫂子不见了。这事细想是TMD真有喜剧效果。关羽到处哭着喊着找嫂子,忽然,一彪人马出现,廖化派人来把嫂子送上了。只见:

忽见山头一人,高叫:“关将军且住!”云长举目视之,只见一少年,黄巾锦衣,持枪跨马,马项下悬着首级一颗,引百余步卒,飞奔前来。公问曰:“汝何人也?”少年弃枪下马,拜伏于地。云长恐是诈,勒马持刀问曰:“壮士,愿通姓名。”答曰:“吾本襄阳人,姓廖,名化,字元俭。因世乱流落江湖,聚众五百余人,劫掠为生。恰才同伴杜远下山巡哨,误将两夫人劫掠上山。吾问从者,知是大汉刘皇叔夫人,且闻将军护送在此,吾即欲送下山来。杜远出言不逊,被某杀之。今献头与将军请罪。”关公曰:“二夫人何在?”化曰:“现在山中。”关公教急取下山。不移时,百余人簇拥车仗前来。关公下马停刀,叉手于车前问候曰:“二嫂受惊否?”二夫人曰:“若非廖将军保全,已被杜远所辱。”关公问左右曰:“廖化怎生救夫人?”左右曰:“杜远劫上山去,就要与廖化各分一人为妻。廖化问起根由,好生拜敬,杜远不从,已被廖化杀了。”


这一段文字首先我们必须怀疑其真实性:这小子是做贼的,武艺也不是十分了得,居然还能盘踞在离许昌三十里地的地方,显得曹操的治安保卫工作搞的很不好嘛——你能想象现在有一伙武装匪徒盘踞在中南海十五公里处吗?——其次,假使是真的,那么我们也可以想象:廖化那年应该是十五六岁——否则他很难在六十二年后还随姜维出征——刘备俩老婆至少三张了,廖化又不是谢停疯,看不上两个老女人是应该的。然后为了揽交情或是为了避免兄弟们看老太婆反胃所以送下山来,顺带还请关羽带他走。不过关羽似乎洞悉了他的阴谋,没收他。廖化的第一次出场至此结束。

然后,一直迂回到了大约四十多回后,也就是在六十回上下,廖化在刘备兴兵入川之际出现了。被安排为副将,助关羽守荆州。

然后,定成都,破汉中,都没他的戏,连关羽这里难得的好戏单刀赴会和水淹七军都没他什么事。一直到关羽走了麦城,廖化单骑出去要救兵被孟达弹掉,廖化“大骂出城,望成都而去”,也挺丑的。


然而,一直到诸葛亮出师北伐,我们看见了廖化的名字:兼管运粮左军领兵使——平北将军、陈仓侯马岱,副将——飞卫将军廖化。


飞卫将军属于杂号将军。

顺便提一下汉将军制。我个人的认识来看:

大将军为最上

其下:车骑,骠骑,卫,三将军并列

再下:前后左右四将军

再下:四征(东南西北)、四平、四镇、四安。

再下是杂号将军:什么定远拉,讨逆拉,什么什么的。

蜀汉:大将军那时是诸葛亮,骠骑马超已死。车骑是刘琰(捎带说一下,车骑夫人与刘阿斗有一腿)。


扯远了。廖化那时是个小将领。算一下他那年已经年过四十了。显然未立过什么大功劳。


六次北伐,廖化的功劳一次次的递增,老将领一次次的死掉,终于在六出祁山时,廖化在木牛流马一战中,追击司马老儿到树林,取的头盔一个。虽然魏延“口出怨言”,廖化还是取得了头功。

我想那夜,廖化一定睡不着。二十多年的从军生涯,他终于得了个头功。大家如果读了二十多年书一共才得了一次全班第一,一定也很兴奋是不是?


然后,星落秋风五丈原,蜀汉龟缩十年后,249年——那年廖化至少过了六十了——他作为蜀汉年轻一代将领——也四十九岁了——姜维出师。他的地位在军中仅次于姜维和夏侯霸。可以想象他当时的感觉。

这也就是所谓:“蜀中无大将,廖化做先锋。”


在姜维手下,他未必很得志。姜维为人很好,但是有一点刚愎自用,独断专行。而最大的问题是,他不是孔明。孔明的威信是数十年积累而起,姜维却是凭借自己的自信。

我想,廖化在旁看着姜维发号施令时,会否恍惚想起三十年前的孔明,五十年前的关羽?在传奇的将军身边做过事的人,总会有这样那样的记忆。


然后蜀汉亡了。廖化“忧愤而死。”

结束了。

捎带说一句,他死时已是车骑将军。


我闭上眼睛想着这个人的经历。真的是联翩起伏,恍如云烟一样。他目睹了整个时代。那时代的长寿者中,张昭只了解了上层社会,阿斗只了解了孔明出山后的时代。那个时代留存的唯一一双眼睛,或许就来自于这个人。他生于黄巾起义前后,用他的双眼淡然的巡视这个世界。他做过山贼,做过军人,了解了自上而下的整个社会体系。或许他不自觉,但是他实际上已成为窥探时代的一双眼睛。


从山贼,到飞卫将军,到左将军,到车骑将军。一步步辉煌上升的历史,一部残破而泛黄的史卷。如是而已。他目睹了一切,或许在新的时代会有新的惊喜,但他的心留在了过去,留在了他一直为之奋斗的蜀。于是他死了。平和安静的死了。他所追慕的时代是关羽张飞赵云孔明的时代,在荆州作为一个普通将领的时代。在他死去的时刻,阿斗正在对司马昭说:“此间乐,不思蜀也。”

风雷动变化瞬息间,英雄泪如何说从头?



说句心里话,看贴要回啊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