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曼陀罗的记忆

长岗一叶 收藏 13 14159
导读:东海前哨有一座名叫长岭的山。山不高,植被繁茂,郁郁葱葱。山上长年驻扎着一个海军炮连。1970年的三月,在一个春风初度的早晨,一辆军用吉普车开上长岭,送来了一个神秘的客人。 这是一个年龄约摸50开外的小老头,个不高,精瘦,背微驼,胡子拉碴儿,目光呆滞,行动迟缓。此人姓钟,是某领导机关的秘书长,正师职干部,因犯路线错误,被打小报告,被打倒、批斗,扫地出门,下放僻远连队“改造”。连队指导员与送达干部交接后,把老钟领到了连部。 指导员说:我姓方。我称呼您秘书长,还是........ 老钟。

[原创]曼陀罗的记忆

东海前哨有一座名叫长岭的山。山不高,植被繁茂,郁郁葱葱。山上长年驻扎着一个海军炮连。1970年的三月,在一个春风初度的早晨,一辆军用吉普车开上长岭,送来了一个神秘的客人。

这是一个年龄约摸50开外的小老头,个不高,精瘦,背微驼,胡子拉碴儿,目光呆滞,行动迟缓。此人姓钟,是某领导机关的秘书长,正师职干部,因犯"路线错误",被打小报告,被打倒、批斗,扫地出门,下放僻远连队“改造”。连队指导员与送达干部交接后,把老钟领到了连部。

指导员说:"我姓方。我称呼您秘书长,还是........"

"老钟。"

"那好。你的情况,我也了解一些。你们领导下来锻炼......"

"是改造。"

"好吧,是改造。我与连长商量过,炮排训练强度大,你年纪大,不合适; 指挥排倒合适,但名称太敏感; 所以...."

平时伶牙俐齿的方指导员,这时显得有些笨拙,都不知怎么说好,小心翼翼地挑选着字眼,"所以,想请您暂时到炊事班,帮帮忙,自由些,怎么样?"

"我不是客人。不帮厨。养猪吧!猪不会说话,好。"

就这样,老钟入住了炊事班。

炊事班宿舍在伙房旁边。班里把东头一间小库房腾出来,作老钟的宿舍。饲养员是个小山东,圆头圆脑,文化低,但人憨厚,肯吃苦。老钟给他打下手。每天,他俩一起出去打猪草,拌饲料,喂猪,打扫猪圈。老钟倒也肯舍得力气,有时赤脚就踩到猪圈里去起猪粪,常常干的汗流夹背。但就是一直默默无言,眉头紧锁,烟抽得很凶,有时会喃喃自语。小山东看到他这个样子,不敢问,也不会劝,也跟着愁起来。方指导员知道了,也愁成了心事。因为那么大的干部,什么道理不懂啊!

转眼,春暖花开,天气渐渐热起来。这天晚上,团部来放电影《南征北战》。虽说是老片子,但毕竟是枯燥生活中的文艺亮点,战士们兴高彩烈地观看,满场都有笑声。细心的方指导员发现老钟的情绪也好了点。第二天,方指导员特地来到炊事班,主持学习会,主题就是进行革命传统教育,当仁不让,请老钟讲传统。这一下,把老钟的话匣子打开了。他从三八年参军,谈打鬼子,打国民党,从北国打到岭南。讲到兴头上,他说,那时,就真如《南征北战》一样,不怕打破坛坛罐罐,大踏步前进,大踏步后退,不在意一时一地的得失啊!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突然哈哈大笑,说,你们指导员呀,一点也不"方","圆"得很哟!

从哪之后,老钟与方指导员就结成了莫逆之交。老钟的心情也渐渐好起来了。

夏天来了,海岛的山上天气溽热。老钟觉少,他就自己要求每天早晨五点钟独自下山去打猪草,七点钟光景,他就背着一筐猪草回来了,然后由小山东拌料、喂猪。天天在大山里转悠,老钟又发现了山的美,爱上了这山野里的花花草草。他在炊事班的东头山坡地上,开出了一个小花圃,用细竹片扎成小篱笆,先种一圈迎春花,再种上野玫瑰、鸡冠花、喇叭花和一些不知名的黄黄、白白的小野花。他每次打猪草都是一次"寻花问柳",每每都能"抱得美人归"。有一天,他回来的特别晚,上午9点半,才吭哧吭哧爬上山。急得小山东直跳脚,见着他就埋怨:

"你干嘛这么久?太让人担心了!"

"嘿嘿,看看,这是什么好宝贝。"

他从筐子里拿出一丛花,还连着根和泥土。那花红艳艳的,与一般常见的花不一样。常见的花,花瓣整齐,层层相叠。而这个花开的怒放,花瓣炸开,花蕊如线,左右蓬张,象个礼花一样。


[原创]曼陀罗的记忆

"这不就是个花嘛。"小山东一手接着猪草筐,一边并不在意地说。

"啊,你不懂,这是曼陀罗啊!" 老钟特意加重语气报出花名。小山东还是摇摇头走了。老钟捧着花,马上到小花圃那儿,小心翼翼地把花种在最当中、最显眼的地方,种扎实,浇上水。然后,拍拍手上的泥土,掏出烟来点上。当坐定后吐出第一口烟的时候,他的脸上写满了成就感。

炊事班长走过的时候,满脸不屑地嘀咕了一句,"整天种花,不能吃不能用,还不如种菜哩。"

老钟笑笑: "各取所需,各有所好嘛!"

这事传出去后,各班都有人来看曼陀罗花,都夸这个花漂亮,夸老钟好眼力。这种花在当年是很稀罕的,很多人都没见过。就有好事者,在背后给老钟起了个绰号,叫"采花大盗"。不料,老钟听了,哈哈大笑,直说,"好,好!"

结果,乐极生悲,老钟采花受伤了。那是秋天的一个早晨,天朦朦亮,老钟起床又去打猪草了,炊事班的大黄狗跟着去的。老钟这大半年已跑遍了长岭的沟沟坎坎,他今天要去更远的牛背岭去。结果因为早晨空腹,路远腹饥,低血糖,下山时跌倒,满脸是血。大黄狗狂吠,人不应。大黄狗有灵性,急急奔回来拽小山东的裤脚。小山东不见老钟,立刻明白了,马上叫人跟着大黄狗跑。找到老钟时,他已神志不清,但手上还握着那竹筐的绳索,筐内还盛着几丛蔓陀罗花,有红有白。小山东与战友们立即背起老钟下山,然后拦车送医。幸亏送医及时,处理得当,老钟只是右胳膊骨折,其他并无大碍。一周之后,老钟的胳膊打着夾板,又被医院"扫地出门",回到长岭了。

方指导员来看他,满是怜惜: "你呀,老钟,年过半百,能不能省点心,别到处瞎跑了。"

老钟用左手敬礼: "呵呵,遵命。"

方指导员指定小山东照顾老钟的生活。小山东很负责,每天为老钟打开水、扫地、铺床、送饭、洗衣服等等。

炊事班长幽幽地说,嚯,老钟因祸得福,又多了个干儿子。

老钟坐不住,总想找点事做。于是,他跟小山东说,"我来教你识字吧。"小山东很高兴。小山东也认得一些字的,大约小学三年级水平吧。老钟手边也没字典,想了想,拿出一本《共产党宣言》,那里面冷僻的字多一些。一开始学,就碰到问题了。因为小山东虽说文化不高,但是一根筋。比如,《共产党宣言》第一句,"一个幽灵在欧洲大地徘徊"。老钟就要讲解三个词,"幽灵"、"欧洲"、"徘徊"。

刚讲到第一个词"幽灵",小山东就问,"什么是幽灵?"

"就是灵魂。"

"什么是灵魂?"

"就是精神。"

"什么是精神?"

"就是行动的思想。"

"毛泽东思想也是幽灵?"

"快别说了。"

总之,那个"文化"也学得磕磕绊绊的。

1971年秋,"9丶13"事件后,老钟的心情大好,竟然哼起了京剧"打虎上山"。那一阵子,他的信件也多起来了,很多信封上都是战士们只有耳闻的、很了不起的单位的字头。临近"十一",方指导员的未婚妻来队探望并举办婚礼,连队也沉浸在喜悦的气氛之中。婚礼那天,老钟把那件军呢大衣借给方指导员穿上。方指导员穿得帅气又英俊,老钟在旁边一个劲地夸赞。方指导员散过喜糖后,第二天就带着新婚妻子回故乡县城休婚假去了。

指导员走后的第三天,一连三通电话从基地司令部打来,要老钟立即赴某领导机关任职,说飞机已在宁波机场等待着,马上就要走人。刚放下电话,基地的小车已到了长岭山上。老钟来不及一一告别,匆匆写了几句话,塞入信封,连同一个装军呢大衣的手提包,交给小山东,让他转交给方指导员。他又嘱咐小山东,要好好照顾那个小花圃,特别是要好好照顾曼陀罗。小山东眼中噙泪,不敢张口,怕"哇"地一声哭出来。老钟双眼也很红,眉头紧锁,又像刚来的时候,只不过是满眼深情罢。老钟交待完这些,又看了看长岭的阵地、营房与那些送行的战友们,走了。

这一回,老钟真的走了。那一天,长岭的战友们,也好像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原创]曼陀罗的记忆

2005年春天的一个晴日,一个姓方的老人带着老伴,手持红色的曼陀罗花,来到了东海长岭。那座山如今没有了部队,成了"人民公园"。山上植被更加繁茂,还栽植了各种花卉,红黄蓝白,各种色彩点缀着昔日的军营。老方穿着老钟留给他的那件军呢大衣,来到了当年的炮阵地上。那些曾经熟悉的军事设施,如炮位、掩体、营房还在,只是周围长滿了杂草,屋内蛛网罗织。老方随手抚摸着那些炮台,像抚摸着熟悉的老友,然后,他径直走到以前炊事班的位置,在那旁边找到了一颗很大的香樟树,树旁有人种了一圈繁茂的曼陀罗,旁边立着一块说明花种的木牌。香樟树下,静卧着一块黑色的二尺见方的卧碑,上书: "我永远是长岭的一个兵",落款正是老钟和他的妻子朱曼陀。下面还是一行小字注释: "遵循我父亲钟xx的遗愿,将他的部分骨灰埋葬于东海长岭。"后面是老钟子女的落款与日期。

老方深情地向卧碑行注目礼,并将手中的那些曼陀罗花,一片片小心地剥下来,履于卧碑,深深鞠躬,然后,走了。红色的曼陀罗花瓣在阳光下象流着的血的颜色,象征着燃烧的、热血般的爱。这时,阳光照耀着长岭的山谷,百灵鸟在青青的树丛间,一声声地鸣叫着,好像在呼唤着那个远去的灵魂 !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无情未必真豪杰,有情方为大丈夫!

感人的好文章!

战友情,军心,民心,。。。。。

好文章,感人!

8楼chidun

好漂亮的文章。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