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高山楼老板高山之鹰,因为昨天与破船斗智,被破船用三张百圆伪钞戏弄,一时气血倒流,于今天早上8点恼羞成怒,吐血而亡,此消息通过各种途径刹时传遍铁血各个部门,一代黑心斑竹,居然被假钞逼死,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在铁血众人正在为高山之鹰办理丧事的时候,高山已经踏上了去阴曹地府的投胎路.

人生自古谁无死,哎,一旦死了才知道地府也不是什么好地方,先不说暗无天日,就光是阴间那份凄惨的黄泉路上就聚集着上万个孤魂野鬼。因为地府自古以来,毫无规划可言,所以所有的鬼魂死后都知道自动来这里投胎.而地府办公室出于无奈,在2006年4月5日颁布了相关条例:"因为死的人太多,阴间已经人口过剩,此后死亡之鬼请必须办理“地府一卡通”才能进入地府十殿居住!"所以每天都有很多的孤魂野鬼在地府办公大楼聚集,做人想过好日子,做鬼也是想做一个舒服鬼.而对于像高山这样的新鬼来说除了在阳间他有钱和权,到了地府他也不比其他鬼多什么东西.于是他想到了行贿于牛头马面黑白无常,但是看守地府大门的牛头马面跟黑白无常根本不吃这一套。高山难免有些绝望了,但是毕竟地府有地府的规矩.这也是鬼之常情.

刚吃过早饭高山正在考虑是去排队申请"地府一卡通"还是自己挖地道混进地府里面居住的时候,一个打扮的挺时髦的小帅哥来到高山背后,轻轻拍了拍高山的肩膀道:“哥们,你不是铁血的高山大斑竹吗?怎么你也死了,小第姓名猪,铁血的人都叫俺猪司令,看你这样子是不是没有"地府一卡通",如果不嫌弃,小弟这里有一张,你看着随便给点钱怎么样?”

高山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怒问到:“猪司令,你刚刚说你有什么证?”

“就是"地府一卡通"呀!”猪司令蔑视的眼神盯着高山问道:“,高山,你一定是新来报道的吧?”

高山终于明白了,这个所谓的猪司令原来就是阴间的“票贩子”,高山顿时来了兴趣问道:“猪大哥,你的一卡通多少钱卖?”

猪司令伸出两根手指,笔画了一下:"看在你一前也是在铁血混的面子上,八万金子你把证拿走,怎么样?"

高山二话不说,只管伸手掏出着身上所有的口袋,钱全掏出来也不够,只好央求的猪司令:“小猪呀,你我在阳间是兄弟,现在在阴间也算是哥们,老哥死的时候也没带多少钱下来,一共只有1万的金子能不能将就着把这"地府一卡通"卖给我?这份恩情,我一定永记于心,来世再报!”

猪司令接过高山的1万两金子,努了努嘴道:“高山你真黑,在阳间害我不能升官发财,到了阴间你还要害我做赔本买卖,这样吧,你看看你身上还有没有值钱的东西,多多少少,给俺补贴点行吗?”

高山现在毕竟是有求于人,也不好说什么.只好细细打量着自己全身上下,不打量还好,一打量才发现手上的钻石戒指、脖子上的白金项链,都不见了,就连牙齿上镶金的两颗大门牙也不易而飞,不用多说,一定就被来料理后事的那帮铁血同事分瓜而去,高山气得破口大骂,但是他自己也知道无济于事.

这时之听猪司令笑问道:"高大,你的裤子口袋里装着什么,拿出来给兄弟开开眼怎么样?"

高大下意识的一掏口袋,原来早上自己死的匆忙,铁血总斑竹的那枚钢印还在自己裤兜里面,冰冷冰冷的钢印的,拿在手上也怪沉的.高山好象找到了一根救命稻草笑问猪司令:“小猪呀!这钢印换你的地府一卡通怎么样?”

猪司令好奇地问:“这是钢印有什么用呀?”

高山笑道:“这东西在阳间可以呼风唤雨,想要钱有钱,想要权有权,这是真正的宝贝,我当斑竹那么多年而不倒就是因为有它的帮助,你说它是不是宝贝?”

猪司令听后,二话不多,直接把一张“地府一卡通”交给高山,揣上铁血总斑竹的钢印一溜烟的跑的无影无踪。

高山真的是没想到一枚毫不起眼钢印竟然可以换到梦寐以求的"地府一卡通",只见高山拿着“地府一卡通”就直奔地府办公室大楼。地府办公大楼共有三扇门,中间一扇是金碧辉煌的金色大门,旁边两扇是黑色的小门,而大门有黑白无常坐镇,旁边的不起眼的两个小黑门分别由牛头跟马面把守。高山走进地府居住办公室,门口居然没人一个人看门.而黑白无常跟牛头马面居然坐在办公室里面喝茶打麻将.毫不容易等到他们中场休息,高山笑脸问道:“四位大哥,我想申请在地府十殿里面居住,不知道那位大哥可以帮小弟办理一下入住手续?”黑白无常好象根本没听见高山的问话,只顾搓洗着麻将牌,而牛头抽着烟马面自顾去跑腿沏茶.根本就没有一个人正眼看过高山一眼,高山这个气呀!而且气不打一处来.但是话说回来,毕竟是自己有求于人家,也只有厚着脸皮,不好发作.又过了1个小时,高山轻声问道:"四位大哥,谁可以帮小弟办理一下手续呀?"这时牛头看了看手表不耐烦瞪了高山一眼道:“今天已经到了下班了时候拉,你明天早点再来办理.”高山听候也无话可说,只好耷拉着头,回家去了.

第二天,天还没有亮,高山早早的就赶到了地府居住管理办公室,居然发现还有一个家伙比自己还早到,待到走近一瞧,竟然是昨天卖“地府一卡通”的猪司令。只见他西服领带休闲裤,一看就像是上级领导下来视察一般.猪司令看到高山也是相视一笑,高山呢?毕竟昨天人家,心里还是蛮感激小猪的,也是点头问好!

上午9点办公室的大门终于打开,猪司令第一个进去面试,牛头马面竟然亲自下楼把猪司令的轿子台进办公室,一会功夫,地府居住办公室楼下的金色拱门被打开,阎王爷带着一群小鬼亲自出来迎接了猪司令,居然把小猪抬进了金色拱门的里面.这不由的让在旁边观看的高山羡慕想流口水.

正在高山幻想着自己等下面试完也可能进入金色拱门的时候,马面叫起高山的名字.轮到高山进办公室面试了,牛头却拉长了脸,看了看高山的的地府一卡通,毫不犹豫盖上一个黑色的印章,就在印章盖下去的那一秒黑色大门已经打开.一开门,不由的让高山全身颤抖,自知情况不妙,高山急忙高呼冤枉,只见牛头马面,黑白无常四人毫不忧郁的赏了高山8个大嘴巴子.打的高山有苦难喊.

高山哭喊起来:“这不公平为什么猪司令可以进哪个金色拱门,而让我进黑门大门?”

牛头马面笑道:“小子,你真是的傻的可爱,人家猪司令在阳间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铁血总斑竹,你这个无名小辈拿什么跟人家比哟?”

“放屁!老子才是铁血总斑竹,小猪只是一个票贩子”高山大声替自己分辨道.

“你是铁血总斑竹?那你有没有什么身份证明材料?,“人家猪司令可是有铁血总斑竹的钢印的哟!”黑白无常齐声质问道

高山顿时无言已对,直到现在高山才终于明白了猪司令为什么要换自己的钢印的真正意图.可是,事已至此为时已晚!高山已经被牛头马面强行拉进那扇黑色的大门里面,高山不由转头面对那扇已经完全关闭的黑色大门长叹:"名利已随风烟逝,无权只能任你宰.阴阳虽跨生死路,无奈权利无相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