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202章 空心装药穿甲枪榴弹

刘云虽然放出了大话,但并不代表准备用脑袋去撞毁鬼子的机甲中队。兵工厂虽然没有能力制造反坦克利器——火箭弹,但是却有条件制造燃烧瓶、集束炸弹(地雷和手雷)、枪榴弹!在武器自给自足的问题上,兵工厂取得了相当程度的进步。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但是兵工厂也存在着巨大的局限,部队的轻装备在缴获以及自造的基础上虽然得到了有力保障,但是重武器的生产和研制方面却极度匮乏,连迫击炮炮弹都还不能自造,这极大地限制了部队的攻坚能力。 军分区参谋部在每次战斗打响前,关于使用重武器方面都有严格的规定,每次携带的炮弹都控制在一定程度以内。


至于土制抛射弹,虽然它的威力足够强大,但是因为射程极短、材料耗费大的固有缺点,并不被炮兵队的战士所看好。炮兵队一直没有列入正式编制,也就是因为还不能自造炮弹。而只要能自造迫击炮炮弹,也就同时具备了自造其他类型各种口径炮弹的能力。总的来说,自造迫击炮炮弹是一道“坎儿”。


兵工厂。天还没亮,一些主要技术人员就早早地起来了。


当刘云早早地出现在兵工厂的时候,一头乱发的贺高兰正巧一抬头,发现刘云亲自来“催促”自造炮弹的进度情况了,立刻摇摇头苦笑着说道:“还不行!司令员,虽然兵工厂的技术人员夜以继日地赶工,但是进度依然不行,主要是机床没有配套的功能,制造枪榴弹可以,但是制造大口径炮弹却麻烦重重,进度时常陷于停顿!”


“好!你手头上的事情先暂时全部停手!”刘云说完后又有些不忍心,炮弹没有制造成功,转而去制造枪榴弹会更加耽搁时间。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啊?”不光贺高兰大吃一惊,技术室的技术人员们也纷纷惊讶地看过来。


“从现在起兵工厂开始全力制作一种新式枪榴弹!”刘云看了看一干技术骨干们,大声地说道:“鬼子的战车中队不断侵扰我绥中区,给绥中区的同志带来了极大的麻烦,所以我决定让兵工厂制作一种能穿甲的榴弹……”


“可是!”贺高兰忍不住打断刘云的话,皱着眉头问道:“枪榴弹又怎么能够穿甲呢?而且迫击炮炮弹的自造已经进入成品阶段,实在是耽搁不得!”


刘云看了看灰蒙蒙的天色,叹了一口气,“此次鬼子调集了精锐的关东军南下驻守,一旦天气好转,鬼子很可能就会大举进犯我根据地。”又有些无奈地看着贺高兰,“我也知道你们工作的难处,但是时间不等人,自造炮弹的事情先放下再说。”


包括贺厂长在内的技术员们都默默地看着刘云。制造炮弹就已经困难重重了,现在突然又“改行”制造枪榴弹,虽然枪榴弹制造过程很简单也有经验,但是那个什么穿甲榴弹却闻所未闻,顾名思义肯定就是增加榴弹的装填药,来达到破甲效果。可是这样一来又会造成弹体加重,发射距离缩短……


总之,中途停止炮弹研制、自造不是一个好主意,制造大威力枪榴弹更是一个馊主意。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沉默了几秒钟,刘云安慰着说道:“贺厂长、同志们,军分区的领导都知道你们很辛苦!我已经下令让后勤部给你们加强伙食了。”又稍微加重语气说道:“我有一个改进枪榴弹的设想,先把这附近打扫出来,然后大家聚上来一起参加讨论会!”


贺高兰站着没动,挠了挠乱七八糟的头发,为难地说道:“兵工厂的伙食已经很好了,比战士们的伙食好要好,没有必要再增加了。”又对刘云真诚地说道:“为了制造迫击炮炮弹,整个兵工厂其他方面的工作都迟缓了很多!这个时候突然放弃实在让人惋惜。”


“不行!我绥西区刚刚发回来的最新情报,驻扎在包头附近的鬼子骑兵集团正在悄悄地换装战车,最迟明年会彻底完成全部编制的换装。一旦到了那个时候,我们面临的可就不是一个战车中队的鬼子,而是一个战车师团!”刘云断然拒绝,摇头斩钉截铁地说道:“总之,有条件你要给我上、没有条件你也要给我上!这是死命令!”


一干兵工厂的领导、技术骨干彻底说不出话来了。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在随后的“诸葛会议”上,刘云给兵工厂的精兵强将们讲解了“空心装药穿甲的原理”,就是将全部炸药能量集中在一个方向上,产生一种具有极大侵彻力的高温、高速、高密度的气流,从而达到十分惊人的破甲效果。“空心装药枪榴弹”不是靠速度和动能来击穿装甲的,而是依靠“巧”劲,所以它不必非要由大型火炮来发射,完全可以由单兵便携式武器发射。对于轻型武器来说,对付坦克最好的唯一的办法就是“空心装药弹”。


“哦!”贺高兰顿时松了一口气,这个原理和“定向雷”的爆炸方式差不多,按照司令员的奇妙思路,这种原理的枪榴弹应该能够达到预定的战术效能,而且体积也不是问题。


掷弹筒和枪榴弹本质上来说差不多,就是发射方式稍微不同。枪榴弹是在枪内放一颗没有弹头的子弹,用子弹发射药来做动力;至于掷弹筒,则需要依靠本身携带的发射药包发射手雷,在手雷的底部都有底火,手雷依靠掷弹筒的撞针撞击底火发射。


虽然制造普通枪榴弹轻车熟路,但是“空心装药”原理的破甲榴弹制作起来还是大费周章。直到第六天的傍晚,三枚手工制作的粗糙破甲枪榴弹才被紧急赶制出来。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临时布置靶场。民兵和主力部队如临大敌地封锁了现场。


一个技术员利索地将发射用的榴弹尾管套在步枪枪管上,将新式榴弹插入发射尾管,又将步枪牢牢地绑在一棵树上,在扳机上迁出一条绳子,最后枪口对准十米外的一块优质钢板。


这块沉重钢板是从铁路上弄来的优质钢材,厚度为一百毫米。


草地里,贺高兰闭着眼睛猛拉细绳子。“轰”的一声巨响,破甲榴弹爆炸后的硝烟飘得到处都是,那块优质钢板被炸得抛出老远,地上积雪被炙热的钢板烫得“吱吱”只响,水蒸气急剧腾起。


“成功了!”趴在掩体内的人纷纷欢呼着扑向钢板,其中刘云跑得最快也最心急,虽然穿甲枪榴弹成功爆炸了,但是威力还不知道呢!


远远地,刘云终于敏锐地找到了优质钢板上的那个透明、变形的小洞!第一次试射完全成功!也彻底证明了枪榴弹的巨大威力。


“啊?!”兵工厂的骨干们围上来后几乎吓了一跳,地上一片狼藉!穿甲榴弹将钢板射穿后,其密集、极高温度的金属碎流将附近地面射得百孔千疮,空中弥漫着水蒸气和焦臭味。


如果这些细小的金属碎流打在人身上,后果就是一个“死”字!


进入第二次试射时,兵工厂的技术员特意将靶体钢板移动至五十米处,但是随后这次试射却失败了。破甲榴弹并没有老老实实地击中五十米以外的靶体,而是带着一个小小的弧度,击中了四十米外一块不相干的、倾斜着的厚实铁板,并且还没有击穿。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技术人员将锈迹斑斑的铁板围成一个圈,除了一个技术开始测量铁板的厚度、灼伤痕迹以外,其他人几乎都同时看着刘云,整个场面异常安静。


“同志们别紧张,这不过是‘跳弹’和准头的问题!”刘云拿起最后一枚破甲榴弹成品,掂了掂份量,指着榴弹的尾部和头部说道:“解决准头的方法很简单,就是在弹体的屁股上安装尾翼以固定弹道,就像抛射弹那样;解决‘跳弹’的问题更简单,只需要在弹头顶部镶嵌一层金属软帽即可!其原理相当于金属‘缓冲器’,使主体弹丸‘贴’牢牢地在装甲板上,虽然时间极短但却可以使主体弹丸顺利钻孔,减少‘跳弹’现象的发生。”


因为有了制作经验和原理,随后的赶制过程还算顺利。两天后进行的第二次试射打靶时,新式破甲榴弹终于大获成功!三枚穿甲榴弹无一例外地击穿了五十米外的靶体。


经过测试,其主要技术参数如下:重量五百克左右,有效直射距离五十米,弹径六十毫米,全弹长五百毫米,垂直破甲可达一百毫米,可穿透三百毫米厚的混凝土工事。


日军坦克的装甲无一例外都有一个“特点”——薄!其最厚处的装甲也不过三十毫米,鬼子的劣质坦克在锐利的穿甲榴弹面前不过是一层纸浆而已。


破甲枪榴弹的研制成功后,为了达到作战的突然性,刘云又严令相关人等必须保密,并在兵工厂附近采取了严厉的警戒措施。


在穿甲榴弹赶工加点制造的时候,刘云也没有闲着。考虑到战士们从小在封闭的农村长大,对现代化文明的产物了解甚少,到时候带着轰鸣声的庞然大物坦克一旦开过来,他们肯定会对这种从没见没见过的庞然大物充满恐惧感。所以刘云除了让兵工厂做一些附属装备以外,还特意让兵工厂的木匠制作了一个比例为一比一的坦克模型。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事实上刘云的先见之明是极其正确的!因为哪怕是特科的这些野小子也没有谁见过真正的坦克!在教导队、特科进行的一系列模拟打坦克训练中,刘云手把手地教他们布置战术、指挥演练、细细地讲解日本战车的特点等等。


半个月后,在李远强即将失去耐心、延安电报催逼得越来越急之后,刘云总算带着特科上路了。


此次刘云从兵工厂携带走的武器清单如下:四枚电控起爆地雷;三十枚空心装药反坦克榴弹,一些三角铁钉,准备用这些铁钉阻止鬼子摩步化步兵的追击;支援绥中区的两门迫击炮和两百发迫击炮炮弹;五十个用来对付装甲车的燃烧瓶;考虑到绥中的补给困难,为了缓解那里紧张的抗战局面,还带上了一百把自制劣质单发后装手枪。


这种手枪采用后装弹,能发射鬼子的步枪子弹(这种子弹最容易缴获),只要手脚够块,射速就能达到五秒每发,县、乡干部可以将其随身携带防身。


#


出于对国际交通线的恐惧,鬼子将原本赶赴绥南区作战的精锐部队迅速调到了绥中区,对我骑兵团开展了大范围的“围剿”,而机甲中队更是鬼子的急先锋!


“政委!”一个年轻的参谋策马跑上来,指着身后说道:“鬼子的骑兵搜索中队一直追着咱们不放!还真以为咱们怕了他了,是不是找个地方狠狠地打他一家伙?”


绥中区骑兵团团长吴东水略一思索,果断地摇摇头,命令道:“积雪太厚影响骑兵机动,部队一旦陷入战场根本就无法快速撤离,让部队立刻和马团长汇合!”


参谋明显有些沮丧,停顿了两秒钟,问道:“从什么地方撤退?”不待吴东水回答,又指着东边说道:“那边是一个活佛的地盘,这一带的蒙古贵族都很拥护他,为了不必要的麻烦,建议还是绕远一点!况且马团长也不在这里……”


“哦?!马团长在这里会怎么样?”吴东水初来乍到没多久,有些事情不是很明白。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因为马团长和本地的一个贵族有来往!”参谋有些无奈的说道:“如果马团长在这里,或许看着他的面子我们能够通过那块地区,但眼下绝对不行!”年轻的参谋还是对新政委进行了一些隐瞒,口中那个所谓的蒙古贵族实际上是一个女人,其性格也非常泼野!最主要的是和团长还有一点瓜葛。考虑到事情的复杂性,参谋不敢乱说,怕说出来害了马团长。


自从国民党在本地的势力被彻底清除后,深远的大草原上就只剩下GCD、鬼子、蒙古贵族三方势力了,虽然鬼子的势力遍布草原,但是蒙古贵族私下里并不和鬼子穿一条裤子。


当然,蒙古贵族也没有和八路军穿一条裤子!出于对汉人的不信任和对立,以及害怕日本人无孔不入的奸细,蒙古贵族大多不敢和八路军有什么明着来往。即使是少数和八路军有来往的蒙古贵族,所有的购买马匹、药品、皮革等买卖等都是在私下进行。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八路军为了争取蒙古贵族,对于他们的“农奴制”一直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要求给八路军上缴租子的农奴(以便乘机脱离蒙古贵族的残酷盘剥),都被八路军一一回绝。


“派几个人给沿途的村子捎个口信,鬼子的大部队就在身后。”吴东水一边策马狂奔,一边对身旁的参谋大声命令道:“虽然他们的目标是我们,但还要让地方上做好准备坚壁清野,让民兵在雪地里多弄一些深坑、陷阱。”


“是!”参谋立刻拍马离开布置去了。


但是吴东水的命令并没有完全得到执行,原因是其中一个传令兵出发没多久,就不小心跌落到大雪掩埋的捕兽坑里摔死了。这使得沿途的几个村子没有接到任何通知。


如果村子里的干部们敬业、民兵负责,或许还可以避免惨剧发生。一旦上上下下都麻痹大意,甚至连起码的岗哨都不安排,那就要大难领头了!


在鬼子搜索骑兵的指引下,一个大队的鬼子跟着马蹄印子急追。冲在最前面的是机甲中队,其身后是一个摩步化的步兵中队,以及一个牵引炮兵中队(四门山炮)。


鬼子的搜索骑兵在一个安详的小村子外打了一个转就走了,这让躲在暗处放哨的民兵顿时松了一口气。


没多久,在刺骨的寒风中,一阵阵隆隆的轰鸣声隐隐传来,鬼子机甲中队在风雪交错的银色世界中露出了一个头。积雪将鬼子战车上的图徽遮盖得严严实实。


因为天气寒冷,地上的泥土都冻“死”了,农村里挖掘地道的工作已经完全停顿下来了,这使得不少人有闲工夫。加上村里的人没见过坦克,即便是多次出远门到外面开会、“见过世面”的村干部也没有见过坦克。很多村民不但不知道极大的危险正在悄然降临,相反,在民兵偷偷的带领下,不少人跟着跑出来偷看这些浑身上下布满积雪的铁乌龟。


没有人注意到紧跟在后面的两个鬼子中队。


鬼子坦克进入村内后却始终没有开火,而是继续闷不作声地向村内前进,这又进一步吸引了更多的老百姓上前围观。当越来越多的老百姓跑过来后,终于有人发现了拉在后面老远的鬼子步兵中队和炮兵中队。


“这是鬼子的玩意儿!”一个男人在惊恐之余发狂一样喊了起来。


“鬼子开过来了!快进地道。”村干部混在人群中一声大喊,人群顿时“呼啦”一声向四周散开了。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嘟嘟嘟……”鬼子的指挥车率先猛烈开火了,鬼子军官飞快地露出半个身体,通过旗语、喊话给其他的坦克,下达开火的命令和攻击方向。很短的时间内,鬼子的战车一辆接着一辆开火,如同雨点般的子弹无情打在村民们的身上,混在人群中民兵瞬间眼红了,纷纷举枪还击,但是零星的反抗反而激起了鬼子兵滔天怒火……


杀得兴起的鬼子坦克一边猛烈开火,一边跟着人群猛冲猛扎,惊慌失措的人群就像被收割的麦子一样大片大片地倒下去,地上中弹哀号的老百姓还没缓过起来,又被气焰嚣张的鬼子坦克瞬间压成肉泥。


在巨大的爆炸声中,鬼子一边炮轰老百姓的房舍,一边开足了马力向老百姓的房子猛撞,鬼子军官站在车头上肆无忌惮的狂叫着,“‘支那’人,为什么不藏到地道里面去?!……”


鬼子的车队过去后,天空中又下起了鹅毛大雪,一片片羽毛轻轻落下盖住了一双双悲愤、痛苦的眼睛。


#


白雪皑皑的野外,一行人赶着一辆驴车、披着雪白的行军毯跋涉。乍一看上去,在一片白茫茫的雪地上还真看不出来有人在行走。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刘云一路上不断地给这帮家伙上课。


虽然民国这么多年了,但事实上中国人特别是李向阳这一代人对于“中国”这个概念很模糊,虽然平常看作战地图的机会很多,但是他们从小几乎没有受到过爱国教育。估计在他们的眼里,“中国”差不多就等于绥远这块地方,或者就是平常已经听说过的地方。


“知道咱国家为什么又大又弱吗?”刘云笑着问道。


队员们平常都上过一些政治课,知道“弱”的含义,那就是啥都不会制造,啥都没有!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刘云看了看疑惑的队员们,解释道:“因为中国连续浪费了七次崛起的机会,第一就是秦始皇的焚书坑儒;第二为独尊儒术……;第七就是洋务运动和百日维新的失败!”


看到队员们非常感兴趣的样子,刘云便就给他们细细地叙说这七件大事的由来。


良久,李向阳感叹起来,“我明白了!原来历史是这样的!不然那里轮得到日本人这么嚣张?!”又有些疑惑地问道:“那岂不是进入了资本主义社会?”


根据平常的一贯教育,凡是资本主义是极端罪恶的!


“啊?!”刘云长着嘴巴半天,最后还是把要说的话吞了回去,并且还顺便点点头。这年头是不能胡乱说话的,否则将来一顶帽子扣下来压死你!


“哥哥(为了安全一律称呼刘云为‘哥哥’)!”远处突然一声大喊,已经是特科小组长的王永贵策马奔过来,有些焦虑地说道:“前面的客店(联络站)好像被鬼子摧毁了!”


这是怎么回事?!刘云一愣,随即对王永贵叮嘱道:“再去打探,注意安全。”


“大家注意戒备!”李向阳的神经立刻绷紧了,对特科的队员命令道:“保护哥哥的安全。”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哥哥!”林黑羽熟练地看了看四周,“按照约定,绥中的同志应该就在这一带接应我们。”


“先过去看看情况,大家都小心些!”刘云也举目远眺四周。


没多久,刘云带着特科等一行人赶到了被白雪覆盖的村子。


“哥哥!这里的人全部都被鬼子杀害了!”王永贵牵着战马,眼神中却闪动着愤怒的火花,“鬼子的战车差不多把整个村子都推平了,估计没死的居民也都逃走了。”


他妈的!刘云面色一阵铁青。可以肯定地认为这是因为天气寒冷,使得村里的干部和民兵放松了戒备、瞭望,直接导致了惨剧的发生。


沉默一阵,刘云对身旁一个队员冷声命令道:“你现在先回去,把事情的原原本本告诉政委,让政委和省委书记严肃查处一批责任人,该杀得就杀、该撤职的就撤职,该送回延安接受再教育的立刻就送走。”


“哥哥!”林黑羽突然指着地上一溜新脚板印说道:“这些脚板印和其他脚板印不同,看上去好像是新留下的!”


“准备战斗!”李向阳一声低吼,迅速拔出了驳壳枪,几个队员飞快地将刘云围在中间。


“你们不要管我!”刘云不客气地推开那几个队员,又指着远去的脚板印说道:“这些就是敌人留下了脚板印,看样子也就一个小分队的样子。”


这些脚印的确是鬼子留下的,因为天气寒冷造成几辆汽车抛锚,只好用其他汽车将其牵引回去,这样就留下了一小队步兵暂时逗留在野外步行回去。


“司令员,前面有三十来个鬼子兵。”林黑羽弯着腰悄悄地回来了,目光却格外的愤怒,“他们还用绳子捆走了村里的十几个妇女。”


“干掉他们!”马上有队员低声怒吼起来。


几年的侵华战争极大地消耗了日本的国力,鬼子的补给和装备在不知不觉地发生细微变化,虽然是细小的,但是却是持续的。鬼子因为粮饷缺乏,已经脱变成一支为了生存而抢夺粮食的“土匪军”。


一队鬼子兵或者牵着抢来的牲畜,右手拉着虏来的“支那”女人,得意地哼着小曲子返回驻地。“砰!”一声清脆的枪响传出老远,当头一个刺刀上绑“膏药旗”的鬼子伍长一头栽了下去。顿时,一些妇女和受惊的牲畜不顾鬼子兵的拦截纷纷四散逃走。


鬼子兵迅速散开、卧倒寻找目标,可是一抬头,四周一片白雪皑皑!除了没命逃走的妇女和牲畜以外,别说偷袭者,就连一条狗都看不见!


“砰!”一个弯着腰寻找有利地形的鬼子兵当场被击毙。鬼子兵不敢乱动了,趴在雪地里用机枪猛烈扫射起来,并且开始使用掷弹筒胡乱轰炸,以试探、寻找周围的隐蔽火力点。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要命的冷枪还是不紧不慢地响着,慢慢地削弱着鬼子的有生力量。


冷酷对峙半个小时后,鬼子兵伤亡过半!剩下的鬼子终于再也承受不了这种巨大的压力,顾不得没有逃走的牲畜和妇女,开始一窝蜂地向据点所在的方向“突围”。


在一条踩满了大脚板印的路上,逃跑的鬼子兵一边胡乱打枪,一边蜂拥从这条路撤向据点。雪地上不时地有一些人体形状的“异物”,一些仓皇逃命的鬼子兵不小心一脚踢上去后,立刻露出了被大雪浅浅覆盖着的老百姓的尸体和包裹,看上去显得异常触目惊心。


“啪啪啪……”趴在地上装成死尸的刘云猛地举枪就射,几个特科队员纷纷跟着从路旁、雪堆里跳出来开枪。鬼子手中的步枪如何能抵挡驳壳枪凶猛的火力?!仅仅一瞬间的工夫,剩下的十几个鬼子兵全部被打趴下了。此次遭遇战我方无一伤亡。


“这儿还有活的?”李向阳惊讶地踢了踢一个还在呻吟的鬼子兵,不仅如此,地上还有还几个鬼子兵都没死!


李向阳顿时来了脾气,指着手下的队员们训斥道:“你们这些人都是咋回事?这么近的距离都打不死人,万一鬼子兵扯响了手榴弹殉爆怎么办?啊?都不说话……”


“这些人都是我打的!胳膊都被我打断了。”刘云在一旁接口道!


“噢!”李向阳顿时没了脾气,支支吾吾地说道:“哥哥、的枪法还真好!”


特科队员们看着李向阳的窘样,想笑却又笑不出来。


刘云轻轻叹了一口气,对远处那些惊恐的妇女努了努嘴巴,林黑羽立刻带着几个队员过去安抚那几个妇女、帮助牵回走散的牲口。


地上鬼子尸体渗出的污血融化了地上的白雪后,露出了原先老百姓留下的斑斑血迹,最后又渐渐凝固到了一起。天空中,原本稍微小了一些的雪又开始密集向下飘落。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刘云轻轻地接住一片雪花,但是盯着雪花的目光却带着莫大仇视!


根据很多鬼子老兵日记的记载,鬼子兵在军队中必须习惯暴力和杀人,还要学会玩弄女人、抢劫和偷窃东西;军官会欺压士兵,老兵会欺负新兵……


而鬼子兵的战斗力之所以强悍,除了有所谓的‘武士道’精神支撑以外,还有一个未醒的梦。在日本军国主义的愚民下,军队、百姓都认为日本国家是世界三大强国之一,大和民族是不可战胜的!这个梦想掺杂着民族自尊感,比“武士道”更难破灭。鬼子兵在战败被俘之前殉爆的时候,是因为有一个信念在支撑着他们:他们是为日本而战!


“哥!”李向阳在一旁皱着眉头说道:“这些鬼子还留着干啥?都弄死吧!”说着拔出了锋利的匕首。刘云平常并不注重优待鬼子俘虏,这点瞎子都能看得出来,所以李向阳并不认为刘云会留下这些小鬼子的性命。


因为天气过于寒冷,随着时间的延长,这些哼哼呀呀的鬼子伤兵的伤口渐渐被冻住了。


“慢着!”刘云飞快地挡住了李向阳,盯着这些鬼子伤兵的眼神变得越来越锐利。情绪波动片刻后,记忆飞快地回到了现代社会特种兵之间残酷的搏杀。为了威慑敌人或者为了取得口供,各国特种部队之间流传着一种“吸血鬼贵族领带”的残忍酷刑。


“哥!”李向阳在一旁轻轻推了推刘云,问道:“在想什么呢?真的要留下他们?”


“我正在想怎样才能杀一千万日本平民!”刘云冷笑一声,接过李向阳的匕首纯熟地耍了两下,迅速找到了当年当小兵的感觉,随即大力拉过一个鬼子兵……


“哥!你这是……”渐渐地李向阳的脸色变得煞白,看着不断挣扎、哑声嘶叫的鬼子兵,低声道:“哥……”


很快,鬼子兵的大舌头被活生生地从下巴内扯了出来,但是人却暂时没死,也不能发出声音,只是一味地惊恐的瞪着刘云,拼命地挣扎着。


“哇!”有队员忍不住一阵恶心,捂着嘴巴转到一边去了。


处理完鬼子伤兵后,刘云又慢慢地气顺了!总算“手艺”还没退步!当然,为了避免让他的伤口愈合,一些无关紧要的肌肉被割去,总之这家伙几天之内是死不了的!慢慢熬吧!


在雪地里擦掉手上不多的血迹,刘云将匕首递给李向阳,吩咐道:“把剩下的几个人一并解决了,早点办完早点走人!”


刘云的意思是让李向阳把剩下的几个鬼子兵直接处死,可李向阳却会错了意思……


“你们……”刘云忍不住伸出了手,但是却又僵在了半空中。


“哥!你别说,我知道了!”李向阳皱着眉头暗骂了自己一句,因为刚才手底下一哆嗦、动作快了一点,结果就割破了鬼子的大动脉,让它“好死”了。


……


考虑到鬼子有可能会大范围的报复,林黑羽让那些妇女和留在地道的残存村民继续隐蔽或者转移,办完这一切后,很快就带着几个队员们赶回来聚合。


“司、哥哥!”林黑羽看到特科的队员们居然在胡乱解剖鬼子兵,顿时大吃一惊,走到刘云身边低声说道:“这样做是不是违反了政策?”


刘云摇摇头,正色说道:“凡是参与任何屠杀的鬼子兵,都不配享有战俘的权利!”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林黑羽深受部队的教育,还是忍不住又要凑到刘云身边继续劝说。


“你别管!这件事情我会负责!”刘云有些不耐烦地皱起眉头。刘云倒不是在对林黑羽发脾气,而是因为鬼子一再进行屠杀却又束手无策的缘故!而且这个时候日本举国上下支持对华侵略战争,可是后世学生得到的教育却是“日本人民是无辜的”!


林黑羽一愣之后不好再说什么,平常见到司令员都是彬彬有礼,今天是真的生气了!


剩下的五个鬼子兵,给李向阳等人不成熟的手法弄死了两个,算上刘云弄出来的一个,四个舌头从下巴伸出来的鬼子兵痛得在地上直打滚,却又叫不出声来。


“哥!”李向阳已经恢复过来了,嬉笑着说道:“我从没想到过哥的杀人手法会如此纯熟!”


刘云默默地看了看李向阳,这家伙的心理素质实在是太好了,比起自己当初要好得多!


抛开政策不谈,一旁的林黑羽倒还是异常佩服司令员。虽然平常隔三差五地处理鬼子兵,和被俘的鬼子兵“谈心”,但某些方面依然还需要向司令员学习。从心理战的角度来看,脚下这些半死不活的伤兵足以恐吓曾经参与屠杀的鬼子、威慑其他恣意妄为的鬼子兵。


“撤!这一阵枪声估计很快就要把鬼子给引出来了!留几个人在后面打扫痕迹。”刘云沉着脸,迎着扑面而来的大雪转身就走。此时灰蒙蒙的天空黯淡了下来,已经快要天黑了。


“哥哥!马团长他们过来了。”远远地王永贵向这边策马狂奔,身后还跟着一溜骑兵。


“常青?!”刘云心头一热,一边仔细凝望一边加快脚步迎上去。


#


刘云等人离开还没有十分钟,七、八十快马踩着冰疙瘩“普塔、普塔”的过来了。


几个身穿皮袄、背着驳壳枪的特务敏捷地跳下马,为首的大汉正是文海。


地上惨不忍睹的“皇军”们喘着粗气、喷着血水,满脸哀求着向自己人爬来。


“这些土匪胆子真大、真残忍!”一个高大特务忍不住就要呕吐,一转身看到文海冷峻的脸后,又只好慌忙捂着嘴巴强咽了回去。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哇~~哇!”还是有几个特务忍不住大声呕吐起来,几个特务慌忙躲避地上惨不忍睹的鬼子兵,惟恐他们血淋淋的身体碰到自己。


“你们去几个人,冒充八路进村,捉俩村民弄点情报。”文海命令道,又看了看地上的悲惨“皇军”,虽然脸上不动声色,但是心底还是剧烈地涌上来一阵难以忍受的恶心和胆寒。


很快,特务们就抓住了几个暂时没有离去的村民,并且带回来了情报。


原来是八路军干的!特务们纷纷紧张起来,迅速拔出枪四处观望起来。


文海一边低头沉思着,一边示意手下人将这些哀号不已的鬼子兵抬上马匹,连同被击毙的鬼子尸体也一同带走。


特务们巴不得快点离开,并且竭力不去看那些恶心到了极点的“贵族领带(血淋淋的舌头)”。


“队长,那里还有些娘们,要不要顺路一并弄走?”一个小特务不合时宜地低声媚笑着,“咱自己留下几个,剩下的给‘皇军’送去,如何?”


“啪!”文海毫不客气地一巴掌扇在那小特务的脸上,目光在萎靡的“皇军”身上一扫而过,对部下严厉训斥道:“日本人要乱来是他们的事,你们谁也不准乱来,要嫖女人自己花钱到窑子里去嫖!”


看到部下纷纷面带不解,文海又冷笑着骂道:“死到临头还敢想这些事?!也不看看这些日本人的惨样!快走,一旦附近的八路包抄过来,谁也逃不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