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间谍盯上大陆网民 (一定要警惕)

台湾间谍盯上大陆网民 (不知道铁血是不是发过,但我没有在铁血看到过此帖,特转贴,并建议版主置顶,以提高大家的防范意识和自我保护意识)


今年春天以来,以陈水扁为首的台湾当局异常猖獗地推进“台独”,要在“急独”绝路上一条道走到黑的居心已经不加任何掩饰。“台独”分子的心里非常清楚,中国人民绝不会听任他们搞分裂。因此,他们越是嚣张就越是心虚,越是急于摸清大陆的底牌,特别是大陆的军事动向和安排。台湾“国安局长”薛石民更是秉承“上意”,大肆对大陆进行间谍渗透,不遗余力地收集大陆情报,尤其是大陆军情。近些年来,利用互联网在大陆发展间谍、收集情报已经成为台湾间谍机关活动的一个突出动向……

伎俩一 网上聊天

在互联网上跟大陆网民大量接触,套取他们的身份,重点寻找有军队、政府部门背景、或者与这类单位有关系的人,这是台湾网络间谍行动的第一步。很多台湾间谍成天泡在一些大陆军事爱好者比较多的网络聊天室里,既捞取情报,又探听大陆网友身份,评估他们接触军事机密的可能性大小,再从中物色可资利用的人进行、利诱、勾连、策反。

军事爱好者聊天室里 盯上“有料者”

2005年的一个夏夜,大连某高校学生郑辉(化名)和往常一样在上网,屏幕上突然跳出一条MSN信息,有人想加其为聊天好友。当时,郑辉不假思索就“同意”了,却不知道对方锁定他已经有段时间。

郑辉1999年大学毕业进入某重要单位,2004年被送进大学读硕士。台湾的网络间谍对郑辉的身份知道得不具体,但在网上的军事爱好者聊天室里发现其水平很高,知道东西相当多,身上非常“有料”。找到郑辉的正是这样一个台湾网络间谍,在MSN上自称是某国外杂志驻韩国的记者,杂志网站名叫“亚洲战略协会”。郑辉在网上非常注意保护自己的身份,谎称叫“李严”(化名)。其实,真正的李严是郑辉的同学,已经大学毕业。“驻韩记者”在聊天时,不经意间提到“亚洲战略协会”在招聘会员,杂志需要搜集大量信息,是有偿的,要是“李严”能够提供文件资料,报酬没有问题。郑辉觉得心动,利用便利从网上下载一些部队院校学报上的文章传给对方。郑辉虽然觉得外传这种文章没什么大不了,但隐约感觉到什么,因此专门用自己掌握的“李严”身份证号码,办个假证到银行开户。

接二连三,郑辉凭借特殊背景积极搜集涉及军事的期刊、学报、文件,根本不在乎文件的密级,唯一谨慎的是在银行票据上签字和给“亚洲战略协会”写收条时,尽力模仿李严的笔迹。但是,郑辉的所作所为没有逃过大陆安全部门的眼睛,2005年11月,即被台湾网络间谍拉下水3个月后,这位青岛青年落入法网。

伎俩二 发送邮件

直接发送电子邮件是台湾间谍设置网络情报陷阱的常用伎俩,很多邮件是盲目乱发的,也有一些确有针对性。如:针对大陆一些退伍军人组织的网站,台湾间谍给其中的注册人员发送大量电子邮件。

假借办国际刊物 拖复员军人落水

2004年9月的一天,24岁的复员军人王朋(化名)的电子信箱收到一封来自某国际研究机构负责人的信件,大意是:本机构组织出版一份刊物,需要长期收集各国政治、经济、军事、文化资料,供稿者可以兼职,也可以受聘,本机构会提供高额报酬。当时,王朋就回了信,表示自己很感兴趣,而且把自己曾在某重要部门工作过两年多的经历告诉对方。对方立即就给王朋回邮件,要求提供过去所在单位的详细情况,接着又要他把曾在单位拍过的照片附在电子邮件里传过去,理由是“证实身份”。

很快,王朋的银行账户里就被汇入2000元。此后,对方不断在电子邮件里催促王朋用假身份证或别人的身份证开设新账户以确保安全。王朋照办后,新的账户里立刻又进了一笔钱,对方特别说明是“对王朋上报资料的奖励,可以用来购买扫描仪、数码相机和电脑”。王朋真的去买了笔记本电脑和既能拍照又能摄像的设备。

2005年2月,王朋按照对方授意回原单位,不停地找人吃饭、聊天、合影,到单位里拍摄40多张照片,还趁人不注意偷偷把一张单位内部搞军事教育用的光盘复制到自己的电脑上,并把搜集到的东西用电子邮件传给对方。同年8月,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判处王朋(化名)有期徒刑11年。

伎俩三 高薪招聘

台湾情报部门在岛内、岛外四处设置利用互联网来对大陆开展间谍活动的人员和机构,这些网络间谍甚至特意建了一些招聘网站。这类隐蔽的间谍招聘信息,对招聘条件会做特殊限制,专找那些能够提供内部情况的人,其借口还冠冕堂皇,如称日本、英国、美国的国际问题研究机构招驻华代表,欢迎来稿,希望多写些内幕,或者需要一些中国大陆的政治、经济等方面的内部资料、原始资料、薪金丰厚,可以兼职等等。

虚设“研究学会” 学者受骗提供资料

“日本‘东亚研究学会’驻中国特派员,月薪6000元人民币。”2004年8月,某招聘网站上一条信息吸引住广西某大学贵港市分校的女教师刘芳(化名),于是向对方投去个人资料。虽然已经38岁,但一直待在象牙塔里的刘芳没想到,这种网上招聘竟是台湾网络间谍最具欺骗性的手法。

很快,刘芳就被台湾间谍牵着鼻子走,聘用方要求她“搜集国内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的内部资料”,她就积极通过各种关系和工作便利寻找国内的内部刊物和涉密文件,把多份中央文件用数码相机拍下,发给台湾间谍虚设的“东亚研究学会”。2005年8月,大陆安全机关将她收入法网。

张义(化名)同样是台湾间谍通过网络招聘策反的大陆人员,但与刘芳有所不同。2003年11月,张义在网上看到台湾一家资讯中心的招聘广告,说得很直接:高薪招聘特约供稿人,要求提供大陆军事、政治、经济等方面的内部资料。张义当即就猜了个八九不离十:这是台湾在网上招募间谍。由于借钱炒股亏了40多万元,当时正值还款高峰,这位网名“浪子”的35岁男子为拿到广告中所说的“高薪”,不惜铤而走险,随即在网上报名应聘。依照台湾这家资讯中心具体联络人的网上指令,张义通过熟人关系订阅了一些涉密刊物,在网上逐步与台湾方面谈妥价格。张义的银行卡上陆续两次共被打入几百美元的报酬。此时,台湾间谍部门摊牌,让张义手书了“自愿为**中心服务,提供一切所需资料信息”的志愿书,正式加入中心,每月领取报酬。2004年4月,该中心还指示张义到泰国和联络人见面。期间,张义接受间谍培训,并领取间谍活动经费。回到国内后,张义开始拉拢在部队的朋友提供军事机密,结果碰了一鼻子灰。2005年7月,已沦为台湾间谍的张义被依法逮捕。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