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小人

sanhesanren 收藏 6 79
导读:论小人

请用目光关注一下身边的“小人”



小人不是少不更事的可爱的小孩儿,小人非但不可爱,反而非常可恶。小人是对那些人格低下者的形象称呼。《韩诗外传》卷六中对小人的解释是:“无仁义礼智顺善之心,谓之小人”。他们在人格上够不上做人的正常高度,与光明磊落、堂堂正正的“君子”相比,总是显得心理上有些阴暗,行为上有些萎琐,不管他的地位有多高,权力有多大,仍然是小人。小人无处不有,小人无处不在。小人像野草一样生命力顽强,只要有适合小人生存的气候和土壤,小人就“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小人是权势的伴生物。不管在何时何地,只要有权势存在,就必然有依附着权力周围的小人。就像一桌筵席下,总有一两只狗在下面钻来窜去,想捡几根人们啃剩下的骨头舔舔。赵从善是宋淳宗时的进士,本也名不见正传,却因奉承拍马而“名垂史册”。据冯梦龙的《古今笑史》载:宋宁宗时,平原王韩侂胄曾建造南园于吴山之中,其中仿造的村庄院落,竹篱草舍,宛然田园景象。一日,“韩游其间,甚喜,曰:‘撰得极似,但欠鸡鸣犬吠而’。既出游他所,忽闻庄中鸡犬声,令人视之,乃府尹赵从善所为也。韩大笑,遂亲爱之。”像赵从善下作到这等地步,实在不多见。小人这所以成其为小人,就是敢于做常人所耻于做的非常举动。就这一声狗叫,竟被赵府尹“叫”到官至工部尚书。当然,凭这等不吝于人格谋官就位的终不牢靠,后来,韩侂胄沽名北伐,屡败被杀,“狗吠尚书”无从摇尾,景况甚惨。


小人都是实用主义者。正所谓用得着的时候把你抱在怀里,用不着的时候把你推到崖里。明朝大奸臣严嵩在未得志时,为了巴结礼部尚书夏言,可谓费尽了心机。要知道,夏言要比严嵩晚中12年进士,可以说是严嵩的晚字辈。可严嵩虽然进士中得早,正在蝇营狗苟地往上爬的时候,身子骨却不争气,一下子病倒了10年。离朝10年,关系、门路、瓜葛等等几近空白,还得从头做起。俗话说:“亲不亲,故乡人”。他选择的第一个目标,就是江西老乡夏言。管他什么小字辈呢,用得着就是长字辈。于是他肉麻地称夏言为“先达”,并且利用一切可能去拉关系、套近乎。一次,他殷勤地邀请夏言去他家赴宴,不料被夏言一口回绝。严嵩不甘心,又腆着老脸,亲自拿着请柬去请。夏言还是一点面子也不给,照旧拒之门外。对于一般人来说,事情到了这个份上,于羞惭之中也就只好作罢。小人毕竟是小人,小人与众人的不同之处就在于脸皮儿厚,能够做到棒打不回。严嵩回家之后宴会照开,然而自己却不吃,跪在给夏言留下的上座前极为虔诚地念请柬,一遍又一遍。真是“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嘉靖7年,夏言竟置同乡回避制度于不顾,力荐严嵩为自己的副手。8年以后,夏言入阁,又把礼部尚书的位子让给严嵩。此时,严嵩羽毛已丰,就一脚把夏言踹进了18层地狱,转而媚最高的头儿——皇帝明世宗去了。


小人都是高明的表演家。为了讨上头欢心,小人背亲叛友、自宫甚至残杀亲生骨肉等有悖于人之常情的事儿都干得出来。据《史记·齐太公史家》载,齐桓公手下有三位小人:易牙、竖刁、开方。名臣贤相管仲曾劝他远离这些小人,齐桓公则辩解道:易牙给我开胃口,杀了亲生儿子,亲手烧成羹给我吃;竖刁为进宫侍奉我,自行阉割;开方则放弃尊贵的地位,15年不回故国。当管仲作主把这些小人驱逐出宫后,齐桓公硬是“食不甘心不怡者三年”。管仲一死,齐桓公立即急不可耐的重用这一群小人。同时也是这些小人,一旦齐桓公病重,即各树党羽,发动内乱,以至后来齐桓公无药可医,无饭可吃,死后尸体被闲置67天后腐蛆横生。齐国最终被小人给“拍”垮了。


小人最无耻。只要自己有利可图,有便宜可沾,能够享受荣华富贵,就不惜出卖人格、出卖民族利益。五代时期的“不倒翁”宰相冯道,尽管当时走马灯一样改朝换代,但是冯道一直风雨不动安如山。计其一生,居相位二十多年,历后唐、后晋、后汉、后周九朝皇帝,此外还有一段投降契丹。这样的纪录在一个人的从政史上可谓罕见。连后来的大卖国贼汪精卫也无法望其项背。《新五代史》曾经维妙维肖地描写他投降契丹时的情节。辽太宗问他为什么来朝,冯道说:“既无城又无兵,哪里敢不来呢。”辽太宗又问他:“你是一个什么样的老头子?”冯道回答说:“我是一个无才无德痴笨愚顽的老头子。”这么大的一把年纪,还竟能如此地自轻自贱,也真难为了这张老脸。然而,冯道丝毫也不觉得难堪,因为在他看来,什么尊严,什么人格,什么气节,统统都顶不了饭吃,“国事管他娘”,唯“有奶便是娘”,才是能够带来实惠的人生准则。为此冯道还恬不知耻地写下了一首小诗以表心迹:“莫为危时便怆神,前程往往有期因。终闻海岳归明主,未有乾坤陷吉人。道德几时曾去世,舟车无处不通津。但教方寸无诸恶,狼虎丛中也立身。”多么自信,多么得意,然而又是多么无耻。


小人伎俩之所以屡屡得逞,关键还是人们纵容了他们。所谓“君子不记小人过”、“君子不与小人斗”。正中了小人们的下怀。所以小人们每每得志,一得志便猖狂。小到“泥鳅翻浪”,大到祸国殃民。于是便有了周兴、来俊臣等酷吏的走运,秦桧、严嵩、魏忠贤等佞臣的发迹,于是便有了一大批忠臣良将的被撤职流放甚至惨遭杀头灭族之祸。如今,我们的社会风气不太好,不能不说与小人的推波助澜没有关系。试看那些溜须拍马、拉拉扯扯、依权仗势、胡作非为的,哪一个不是小人?小人虽成不了大事,但却能坏大事。所以,余秋雨先生在《历史的暗角》一文中说:“为了世纪性的告别和展望,请在关注一系列重大社会命题的同时,顺便把目光关注一下小人”。余先生在这里把“注意小人”与“世纪性的告别和展望”联系了起来,绝非小题大作,实在有其深刻的道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