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919年,当时的北洋政府深感新疆距内地遥远,消息传播非常困难,决定在迪化(今乌鲁木齐)装设无线电,并从北京无线电学校引进了一批专业人员担任报务员和机务员,这些“能隔万里说话的神仙”曾在迪化一时风头无两。百年乌鲁木齐之二:那些能隔万里说话的“神仙”美国大片《窃听风暴》剧照背景:在迪化、喀什装设无线电我国无线电事业的开端,约在1904年(光绪三十年)。当时用的是火花发报机,装在军舰上发送电报。无线电报用于商业最早是1908年在上海崇明建立的无线电报局。辛亥革命后军阀专政,国外列强犯我主权,新疆无线电的建立就是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完成的。1918年,北洋政府与英商马可尼无线电有限公司签订了20万英镑的合同,合同称,从1920年开始,在兰州、迪化和喀什各安装一部25基罗瓦特的弧光无线电台。合同规定,安装无线电台所需材料和修理工具,均由马可尼无线电有限公司提供。当时议定,每台电机造价为2.2万英镑,3台电机共为6.6万英镑,剩余的13.4万英镑,作为机器运输安装费用。上述费用分4期按年归还,所有机器和材料工具要先全部运到上海,再交由北京政府分别运往各地安装。由北洋政府每月付给马可尼公司所派技术员工资百元现大洋。1919年,迪化已经装设了有线电机,但千里架杆,费用昂贵,如遇天气等问题,电杆倾倒,便无济于事。因此,北洋政府与时任新疆督军、省长的杨增新协商,在迪化、喀什装设无线电,方便通讯。由于安装无线电设备价格高昂,在新疆安装无线电设备的一切费用由中央承担。1920年,迪化无线电台开始修建和安装,当时马可尼无线电有限公司派来的工程师教陶克列斯,中方代表是邹家白,连同报务、机务人员共计30余人,来到迪化。迪化和喀什电台所需的电机和材料,先从上海运到兰州,再由兰州用马车和骆驼,经过嘉峪关进入新疆。安装地点设在迪化东门外山梁高地上,占地约百余亩,修建了机房、办公室和职工宿舍。电台房屋均是西欧样式,同时架起3座铁塔,每塔间隔为200米,全由三角铁连接而成,塔顶用天线相连,天线和天线之间,用不锈钢圆圈隔开。铁塔四周都用钢丝绳拉紧,因为铁塔很高,远在迪化城门外就能看到3座矗立的铁塔。百年乌鲁木齐之二:那些能隔万里说话的“神仙”英国首个无线电台讲述人:刘德贺(已故)1982年回忆,他曾就职于迪化电台,是新疆第一批从事无线电工作的技术人员。无线电技术人员被称“贵族”迪化无线电台的基建工程和电机安装就绪后开始试验通讯。北京电台音波细而低,迪化电台的音波粗而弱,虽能勉强通讯,但效果不佳。后来,我们又与辽宁电台联系,效果很好,所以后来凡是新疆发往内地的电报,都经过辽宁电台转发,由新疆电台加付转发费。后来,经过改进,迪化电台也能与北京电台直接通讯了,但到了冬季,因气候关系,大多仍由辽宁电台转发。在迪化电台开始使用的同时,喀什电台的筹建也开始了。没多久,喀什电台和迪化电台也正式通讯了。此后英方工作人员都离开了迪化,迪化电台由邹家白工程师负责。电台建立了,但新疆的无线电技术人员比较少,于是,当时新疆地方政府从北京无线电学校引进了一批专业人员担任报务员和机务员,为了留住他们,给每人增发了边疆补贴。边疆补贴是按照路程远近计算的,每公里付给现洋二角。如迪化电台的王子修报务员每月基本工资为80元,再加上边疆津贴,将近400元。所以每月工资加津贴,再加上夜间工作补助费,实际每月收入超过500元。而喀什电台的报务员曹玉璞每月还要领取由迪化到喀什的边疆补贴,每月工资将近700元。当时一个小学校长兼教员的工资为40元,无线电技术人员的工资相当于十几个小学校长的工资。由于工资高,无线电技术人员的生活很富裕,上下班时乘坐自备马车,而且每天工作时间不超过4小时,还是轮流上班,所以在当时迪化公务人员的心中,把他们当作“贵族”。比如王子修是北京人,喜爱京剧,是迪化有名的票友,经常表演《钓金龟》和《徐母骂曹》中的老旦,颇出风头,因为他是个能隔万里说话的“神仙”,工资收入高,出入又乘车,他的英语水平高,还在中学教英文,所以很多人都称他“大人”。百年乌鲁木齐之二:那些能隔万里说话的“神仙”迪化电台一度被毁电台步入正轨后,新疆发往内地的电报除了公电外,迪化八大家商号和少数私人也会发一些电报,为了监察,杨增新派了成广为检查长,还派了张好学、俞长庚等人为检查员。成广每天要将内地发来的公电亲自送交杨增新。公电有明、密两种,如果电机发生故障,成广要立即将情况报告给杨增新。检查员的任务除了审查私人电报外,还将每天发往内地和喀什的电报进行登记,以备查考。迪化电台投入使用后,由北京派来的工程师邹家白不久便返回内地,转由吕保如负责。为了培训自己的无线电技术人员和保持无线通讯的畅通,杨增新将有线电报务员的部分人员调到无线电台,跟随王子修等人学习无线电发报技术。1928年7月,杨增新被刺杀,金树仁成为当时新疆的掌权者。由于当时无线电台的负责人也参与了这次刺杀事件,无线电台被迫暂停无线电通讯活动。又因杨增新时期所欠辽宁电台的电报转发费迟迟没拨去,新疆事变情况也未告知辽宁电台,从此这条通讯联系中断。1929年,金树仁派人去辽宁,协商恢复电讯问题。经双方商议,仍按过去的方法操作,并补齐过去积欠的电报转发费,确定双方呼叫通讯时间和信号。不久,新疆发往内地的电报恢复正常,到1931年夏,又试通了北京无线电。1933年冬,因为战乱,迪化无线电台遭到损坏,所剩残铁碎片被运到城内的上帝庙存放,后来交由水磨沟机器局当做废料处理,3个大铁塔却依然矗立。首批无线电人员受迫害1933年新疆发生推翻金树仁的政变,军阀盛世才坐上新疆边防督办的宝座。当年4月22日,他下令将我和王子修、曹玉璞等6人关押到迪化县看守所,理由是向外部私通电讯。那天,突然来了一个督署副官和某部的警务排长,他们一进门便问:“你们无线电的是哪几位?”我们说:“就是我们几人。”点名后排长说:“都走,把你们的行李整理一下。”于是背着行李跟他们走进了看守所,他们给我们每个人戴上了脚镣。后来时任新疆省主席的李溶对盛世才说,所押的无线电人员中,有个年轻人叫刘德贺,他是新疆土生土长的,与北京交通部没任何关系,王子修等人是否有私通电讯行为也应调查清楚。于是盛世才开始调查,查清后释放了我和何静轩两人,不久其余4人也被释放出狱。后来,王子修等3人返回内地,李少侠在乌市商会任会计,直到抗战胜利后返回西安。1943年,盛世才投向国民党,重庆派来了无线电工程师,带来一部4000基罗瓦特的无线电机,安装在迪化红山嘴上,直接与重庆通电,这部电台属于绝密性质,因而公共游览的红山嘴一度成为禁区。由于电台机器价格昂贵,且条件苛刻,因而解放前十余年间,我国无线电报事业的发展较慢。解放后,无线电事业得到迅速发展。据1956年统计,全国当时已有53座电台,每天有142个长、中、短波频繁使用。直到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电话的发展,逐步代替了无线的使用。(文/图 晨报全媒体记者 刘萌萌)[晨报爆料热线:0991-8801111](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