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皇帝:登基一个月竟死在了女人身上

神秘的皇帝:登基一个月竟死在了女人身上 他是大明朝在位时间最短的皇帝,在位仅二十九天。也是最具有神秘色彩的皇帝,晚明三大案——梃击案、红丸案、移宫案都跟他有莫大的关联。他就是明光宗朱常洛。 朱常洛的出生就是一个悲剧,明神宗朱诩钧有一天在太后的慈宁宫里兽性大发,而嫔妃们都远水解不了近渴,就顺手抓了一名姓王的宫女来消火。等神宗冷静下来以后,见这王氏长得实在是有点磕碜,很不对胃口,便想拍屁股不认账。 但是他也没料到他命中率这么高,王氏竟然怀孕了。神宗还想抵赖,但宫中有记录皇帝起居的官员,太后又急着抱孙子,神宗无奈承认了王氏的地位,不久,王氏诞下神宗的长子——我们的主角朱常洛。 由于神宗的皇后无子,所以没有嫡子,作为长子的朱常洛是皇位继承人的最佳人选。但是朱常洛只是神宗一时冲动的副产品,他对王氏十分讨厌,恨屋及乌,朱常洛也被冷落神宗更喜欢他宠爱的郑贵妃生的皇三子朱常洵。但是,祖制和礼制不可轻易违背,历来废长立幼视为不详,会引发政治危机,动摇国本。

神秘的皇帝:登基一个月竟死在了女人身上 在朝中大臣的坚持下,朱常洛才勉强将太子之位坐出了头,熬到万历四十八年神宗驾崩。 本来朱常洛是想做一个有为之君的,即位后进行了一系列的拨乱反正的措施,革除了万历以来的弊病,朝堂上下呈现出一片心的政治面貌。 但是,由于之前神宗在位时自己整天担心太子之位不保,活得战战兢兢。这下终于媳妇熬成婆,他为了弥补以前的损失,非常极端地纵情酒色。而郑贵妃为了讨好他,也不怀好意地向他进献了许多美女。 朱常洛要将前面三十几年的窝囊气全部发泄出来,日日宴饮,夜夜享乐。本来就十分羸弱的身体,白天有繁琐的政事,晚上还要卖力地耕耘,很快就让他消受不了,一病不起。神秘的皇帝:登基一个月竟死在了女人身上 太医崔文升在郑贵妃的指使下,给身体虚弱原本应该进补的朱常洛开了一服泻药,这一通折腾下来,朱常洛身体已经不是虚弱,近于油尽灯枯。 大臣李可灼又向朱常洛进献“红丸”,称为仙丹。朱常洛病急乱投医,服用了一颗红丸后,身体似乎有所好转,于是不顾御医们的反对,坚持服了第二颗,于次日五更驾崩,魂归西天。神秘的皇帝:登基一个月竟死在了女人身上 原来,红丸的药性跟当初崔文升的泻药药性相冲,本就虚弱的朱常洛在这两位猛药的折磨下,一命呜呼。皇位传到木匠皇帝朱由校手中。后宫秘史:皇帝竟派爱妃传授太子房中秘事神秘的皇帝:登基一个月竟死在了女人身上 皇帝竟派爱妃教太子房事 知子莫如父。儿子的脾气、性格、品质、喜好、能力,当爹的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嘴上虽不说,但心里明白。晋武帝司马炎就是这样的一个爹,他对儿子司马衷最了解不过了。 司马衷生于259年,当时,他的祖父司马昭、父亲司马炎都还是曹魏的臣子。265年,司马炎以晋代魏,称帝建国。当时,司马衷才七岁,司马炎并没有急于立他为皇太子。原因很简单,司马炎知道这个儿子不够聪明,甚至有点弱智,担心他将来担不起重担。为此,司马炎还给他找了最好的老师加以教导,希望儿子成才。两年后,也就是267年,在群臣的一再催促下,司马炎觉得不立太子再也说不过去了,才按照立嫡以长的皇位继承制,违心地确立了司马衷接班人的地位。神秘的皇帝:登基一个月竟死在了女人身上 皇帝竟派爱妃教太子房事 277年,司马衷十九岁,按说已经到了雄性荷尔蒙激增,夜夜想女人的时候了,但不知怎的,他并没有表现出这方面的冲动来,这让司马炎这个当爹的很着急,太子是身体有毛病呢,还是思想有毛病?不管怎么说,太子该纳太子妃了,别到时候不会男女之事,弄出笑话来,也影响皇位传承的千秋大计。所以,在立太子妃之前,必须把这件事解决。 想了好几晚上,司马炎想出了一个办法,那就是忍痛割爱,让自己的姬妾,后宫的才人谢玖去东宫侍寝,教授太子房帏之事,想让太子提前学习一下,锻炼一下。谢玖出身贫寒,但貌美贤惠,仪容端庄,因此受选入宫,深得司马炎宠爱。当爹的教儿子男女之事,这确实有些难为情,但此时司马炎顾不得那么多了,于是把这项艰巨的任务交给了“清惠贞正而有淑姿”的谢玖。谢玖毕竟是过来人,很快就把傻里傻气的司马衷领上了道。不久,谢玖便怀有身孕,悄悄告诉了司马炎,司马炎一听,行啊儿子,于是给司马衷办了婚事,娶了太子妃贾南风。神秘的皇帝:登基一个月竟死在了女人身上 皇帝竟派爱妃教太子房事 后来,司马衷又纳了些许妃嫔,也有几个怀孕的。但是,贾南风嫉妒成性,曾亲自手持利器猛刺其他怀孕的妃嫔,导致母婴俱忘,惨不忍睹。谢玖担心贾南风会对自己腹中胎儿不利,于是经司马炎同意,回到西宫,并于次年生下一子,即司马衷的长子司马遹。一直到司马遹长到三四岁,司马衷还不知道自己有这么个儿子。后来,司马衷入宫朝拜父亲司马炎时,恰好碰上司马遹正和宫中几个孩子玩耍,司马炎指着司马遹对司马衷说:“这是你的儿子。”司马衷一听,怎么突然冒出个儿子来,一时间云里雾里,想了半天才明白咋回事。神秘的皇帝:登基一个月竟死在了女人身上 皇帝竟派爱妃教太子房事 虽然司马衷被立为太子,也有了儿子,但司马炎还是觉得司马衷不是当皇帝的料。相比儿子司马衷,司马炎更看好自己的同母弟弟齐王司马攸,甚至有更换接班人的想法。281年,发生了一件事,让司马炎断了这个念头。一天夜里,宫中起火,司马炎登楼观望,年仅五岁的司马遹扯着司马炎的衣服要他回房里,司马炎很奇怪,问为什么?司马遹说:“夜里突发事件,要有所防备,不能让火光照到皇帝。”司马炎一听,这小子行啊,小小年纪就有如此见识,日后必成大器。就这样,父凭子贵,司马衷靠着儿子司马遹才保住了太子地位。唐玄宗悲剧:爱妃被刺死 皇帝宝座被儿子撬走神秘的皇帝:登基一个月竟死在了女人身上 安史之乱中,唐玄宗仓皇出逃,在马嵬驿遇上将士哗变,被迫赐死了杨贵妃,继续逃往成都。然而,这只是唐玄宗悲剧晚年的开始…… 跑着跑着儿子自封皇帝了 马嵬驿兵变之后,太子李亨率部分禁军北趋灵武,唐玄宗则逃往成都。在成都的第14天,灵武使者送来了唐肃宗李亨即位的消息,这无异于晴天霹雳,让唐玄宗措手不及。 试想,自马嵬驿分手,太子一点招呼都不打,竟自称帝,眼中还有皇帝老子吗?事已如此,唐玄宗还是对肃宗表示了支持:“吾儿应天顺人,吾复何忧!”诏告天下传位李亨。 就常理而言,没有一个大权在握的封建君主会心甘情愿地让出宝座。 自汉以来的太上皇,除了那些名为传位实仍独揽大权者,其余的太上皇最后的结局都比较凄惨。更何况唐玄宗作为一个曾经带领国家开创了令全世界叹为观止的开元盛世的皇帝,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地将皇位拱手相让呢? 从史书的记载看,唐玄宗自与太子在马嵬驿分道扬镳后,他从未忘记自己的帝王身份: 入蜀途中从容布置平叛;得知肃宗灵武即位后,随即颁布了《命皇太子即皇帝位诏》,在诏中强调,自己尽管已是太上皇,肃宗在处理军国大事后必须向他奏报,直到克复长安;他还保留了以“诰旨”形式处理事务的权力,并用诏令的形式使之固定化和法制化。 从中可以看出,唐玄宗并不甘心退出政治舞台,仍然抓住权力不愿放手。 宋代史学家欧阳修评论说:“盖自高祖以来,三逊于位以授其子,而独睿宗上畏天戒,发于诚心,若高祖、玄宗,岂其志哉!” 想回长安也没那么容易 收复长安之后,流亡蜀地的唐玄宗返回长安原本是理所应当、值得庆幸的事,谁知心情却大喜大悲,一波三折,与儿子肃宗之间猜嫌与和睦并存,可谓有苦难言! 就在肃宗进驻长安的当天,唐玄宗、高力士、陈玄礼以及禁军600余人,北上返京。刚到凤翔,身居长安大殿的唐肃宗,调发精骑3000来凤翔“迎卫”。但是,这些迎接的人马一到,就把由成都跟来护送玄宗的卫队缴了械。神秘的皇帝:登基一个月竟死在了女人身上 史称缴械是肃宗的亲信宦官李辅国所为,“贼臣李辅国诏取随驾甲仗”。但是,以“诏”令形式收取武器,显然是经过肃宗同意的。对于儿子这一突如其来的行动,唐玄宗无可奈何地说:“临至王城,何用此物?”命令随从将全部“甲兵”存放于当地的武器库里。 这一事件让唐玄宗心情黯然,在凤翔犹豫观望,一直逗留了七八天停滞不前,尔后才又上路前往长安。 时值十二月,寒冬季节,唐玄宗来到咸阳望贤宫,在望贤宫的南楼上歇息。这时,唐肃宗亲自从长安来迎接玄宗,父子相逢,恍然隔世! 据说,唐肃宗不穿黄袍(皇帝服饰),只着紫袍(臣僚服饰),拜舞于楼下。“上皇下楼,上(肃宗)匍匐捧上皇足,涕泗呜咽,不能自胜。” 唐玄宗看了儿子的穿着,自然明白他的心意,便特地要了一件黄袍,亲自给肃宗穿上,并说:“天数、人心皆归于汝,使朕得保养余齿,汝之孝也!”迫使肃宗穿上了黄袍,加肃宗尊号为“光天文武大圣孝感皇帝”,使肃宗感到皇位继承问题彻底解决了。 父子俩有关皇位的微妙瓜葛,至此才算告一段落。 安享晚年?孤身软禁! 应当说,年已75岁的唐玄宗不可能有什么政治野心了。但玄宗的政治影响依然存在,如刚返京师时,士庶们把他与肃宗称为“二圣”,多少反映了“人心犹戴故君”。 玄宗住在兴庆宫,寂寞无事时就常常站在长庆楼上徘徊观览。过路的父老百姓看到太上皇在楼上,往往前来瞻拜,高呼“万岁”。唐玄宗不忍拂大家的好意,便经常在楼下置酒食赐给这些参拜的民众,剑南来京办事的官员,由于玄宗有流亡成都的一段经历,也拜舞于长庆楼下,玄宗则命玉真公主和如仙媛招待他们。 有一次,玄宗召羽林军大将军郭英义于长庆楼,赐宴款待,本是正常的人际交往,但这一切,在唐肃宗那里,却产生了“与外人交通”的疑虑。神秘的皇帝:登基一个月竟死在了女人身上 上元元年(公元760年)四月,郭英义被外放,离开京城,改任陕州刺史,这多少反映了肃宗对玄宗的提防。 肃宗对玄宗的猜忌日益明朗化,李辅国又不断挑拨两人之间的关系。 李辅国出身于飞龙小儿,属于卑贱之列,唐玄宗身边的高力士、陈玄礼等人都不看重他。因此,李辅国对玄宗身边的这班人马都怀恨在心,伺机报复。 他公开给肃宗上奏说:“上皇居兴庆宫,日与外人交通,陈玄礼、高力士谋不利于陛下。今六军将士尽灵武勋臣,皆反仄不安,臣晓喻不能解,不敢不以闻。” 如此危言耸听,几乎等于明确指斥太上皇与手下谋反。他进一步建议肃宗迫使玄宗迁居太极宫(西内)甘露殿,断绝玄宗与外界的联系。 在肃宗的默许之下,李辅国于七月“矫称”圣旨,迎太上皇游幸西内太极宫。行至睿武门,李辅国率领事先安排在那里的500骑射,突然露刃遮道,奏曰:“皇帝以兴庆湫隘,迎上皇迁居大内。” 玄宗面对挥刀逼人的武士,蓦然一惊,几乎从坐骑上掉下来,幸亏高力士大喝一声:“李辅国何得无礼!”强迫李辅国下了马,并代表玄宗向各位将士问好,才使气氛缓和下来。 武士们都收刀再拜,口喊“万岁”。高力士还叫李辅国一起牵着玄宗的马,来到西内太极宫,玄宗悲泣地对高力士说:“微(没有)将军,阿瞒(玄宗)已为兵死鬼矣。” 唐玄宗被安置在西内甘露殿以后,高力士、陈玄礼以及原兴庆宫的侍候人员一律不准留在左右。 其中,高力士被流放在巫州(今湖南黔阳西南),王承恩被流放在播州(今贵州遵义),陈玄礼被勒令致仕(告老还乡),玉真公主被勒令出居玉真观。然后,由肃宗选择了100余名宫人,负责西内的打扫服务,唐玄宗的两个女儿万安公主与咸宜公主被召来服侍玄宗。 从此,这位曾经叱咤风云的大唐天子,直至死为止,再也没有走出这宫殿的范围,在凄凉的禁闭生活中度过了他的暮年。 从赐死杨贵妃到唐肃宗即位,玄宗只当了一个月皇帝;而回到帝都长安之后,他只当了6年孤苦伶仃、身不由己的太上皇,玄宗的晚年也是够惨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