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难忘战友情(军旅)

难忘战友情

廖庆云战友,半个多世纪过去了,如今我们都是垂暮老人,你还好吗?你可能不知道,我始终没有忘记你。

那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我们一起在西藏军区步兵155团服役的时候,我们同在一个班。你是60年的兵。西藏海拔高,虽是夏天,早晚还是很冷的。我们在东马乡生产,全连一百多号人,每天早上的洗脸水,全连排队,每人挑一天的洗脸水,不在正规的上班时间。这看似无关紧要的的任务把我难倒了……

我们住在由巴松错(现在旅游开发才知道这个湖的名字,当时我们是不知道的)流出的一条叫雪巴还是雪卡河,由河水切割出来的台地上很大的一个喇嘛庙里,驻地到河边大概是500多米的陡坡,挑水用的是一对大铁桶,一挑水足足有200来斤,我挑半桶都很难走上陡坡……要挑好第二天全连的洗脸水,对我来说,比登天还难!

我是从西安10号信箱入伍的,那是个兵工厂,当时要上马一个无线电项目,为此职工业余大学开设了无线电专业,开始有七八十人报名,教室都挤不下,自然淘汰,最后只剩下我们七八个学员。六十年代初,国家工业调整,这个项目要下马。我自认为参军会让我继续搞无线电专业或者进入通讯工程学院学习。真傻得可以!

新兵坐闷罐车从西安出发,一路向西,也不知道目的地在哪里。在快到新疆的半路上不知叫安西还是柳园的小站停下来,让我们每人搬运一件大包裹,足有一百多两百斤我看其他战友轻松完成了任务,而我使尽了吃奶的力气,才勉强把那包重物搬到了目的地。我感顿时到前途的渺茫,不过还自认为,我有特长……

下了火车坐汽车,过柴达木来到格尔木,向西翻越昆仑山唐古拉山,进入藏北,再向南来到拉萨,又马不停蹄向东来到林芝地区补到步兵155团,战友都是从农村来的小学生。部队的环境不可能让我继续自学随身带的现在科学院刘盛纲院士编写的无线电技术教材,情绪低落到了最低点……再加上我出生在解放前的高寒山区,无医无药,婴儿死亡率很高,我经常生病,据说有一次父母把我放进撮箕,准备埋了,拿锄头转过来,没有想到我手脚动了动,才没有被处理掉,从死神那里捡回了一条命,先天体质很差,很差!医生对我诊断下的结论是扁平无力胸。十八军的任务到了我们那一代,在西藏主要就是生产、营建、军训,这一切都是以体力做基础。班排连都知道我的体力最差……

高寒地带,繁重的生产营建中,我落下了严重的腰肌劳损,肩膀浮肿,腰杆刺痛不已。下班后,我在那陡坡上挑着半桶水,托着灌铅似的双脚,真是疲惫不堪,我怎么完得成这挑水的任务啊!这个时候战友廖庆云来了,是他,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来了,及时雨啊!有什么比这更珍贵的呢!是他帮助我完成了这挑洗脸水的任务,似乎不是生死救急,微不足道,极为平常,但我终于完成了一个士兵应该完成的任务,要不是他的帮助,我拖到半夜也是绝对完成不了的。这事,真的,我终身难忘。

记得廖庆云战友是四川三台县人,文化不高,跟我一样憨厚朴实。大概比我早一年退伍。从此一直未见过面。半个多世纪过去了,或许廖庆云早把我忘了,但我一直没有忘记你,你现在过的好吗!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2楼老汪

向西藏老兵致敬!您们辛苦了!好帖点赞一个!!

战友情,血浓于水!

我也想起了八三年在韶关群分区司令部电台室的情景。新兵刚入伍,韶关的冬天冷过北方,没有暖气,特别是下雨的时候。那是自己才十七岁,高中毕业。夜晚寒冷,自己像刺猬一样卷缩着睡。这时老兵刘桥(湖南怀化)把自己的军大衣盖在我身上。这浓浓的情意,让我终生受暖!

老战友刘桥您还好吗?我是新兵小谢。电话0757-83808755

2楼 老汪
向西藏老兵致敬!您们辛苦了!好帖点赞一个!!
谢谢老战友的到来,谢谢……

5楼 xhs山木公
战友情,血浓于水!

我也想起了八三年在韶关群分区司令部电台室的情景。新兵刚入伍,韶关的冬天冷过北方,没有暖气,特别是下雨的时候。那是自己才十七岁,高中毕业。夜晚寒冷,自己像刺猬一样卷缩着睡。这时老兵刘桥(湖南怀化)把自己的军大衣盖在我身上。这浓浓的情意,让我终生受暖!

老战友刘桥您还好吗?我是新兵小谢。电话0757-83808755

小谢你好,战友间的情谊,哪怕一点点都使人终身难忘……

17楼 golivv
俺堂姐夫80年代在西藏当兵,是放电影的,他说有一次 去一个哨卡放电影,在半路被雪困了4天,差点交代了。 还有个住附近的兄弟,边防军,他说一次山洪从他们营区后门冲进来,把大院里的吉普车冲跑了,过后走了几公里才找到。
高寒缺氧,环境恶劣,就是藏族同胞,他们自己都说很难长寿……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