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越南战地大年夜的一次紧急集合 [军旅]

军营有句俗语:“老兵怕哨,新兵怕号”。我成老兵懂号音了却还怕号:紧急集合号。

当过兵的都知道,紧急集合演练在部队往往作为军事训练的必修课。只要紧急集合,尤其是半夜紧急集合,疾速的号音、忙乱的脚步和急促的口令,身处其境,除非有着特殊的定力,是很难做到“脸不变色心不跳”的。

我一九六八年参军,部队是铁二师九团。当了五年兵,经历的夜间紧急集合有四次,分别发生在:桂林奇峰镇47军炮团驻地、越南谅佳沟口、陕西宁陕县城关这三地。桂林奇峰镇是一九六八年一支队新兵入越前的训练地,五千即将入越的新兵集结在这里训练。新兵训练,紧急集合是常态。演练发生在下半夜,天亮时,一场训练下来,才看清楚新兵团帅哥们的“英姿”:洋相百出。带兵班长们对新兵一个个检查评价的情景,此刻还像电影一样在眼前重现。至于出了哪些洋相,我不炒现饭,相信战友们心知肚明。要讲只能用三个字形容,训练搞得新兵“心里慌”。

一九七0年七月,部队从越南回国到陕西宁陕县整训,训练中也有紧急集合,好在时间不在半夜,是傍晚八点多钟。军号响起,着装、打背包、背武器,有条不紊。返回时,宁陕县城关镇的男女老少聚集驻地道路两旁好奇的迎着我们。听到围观群众的掌声、看到男女青年们羡慕的目光,战友们“精、气、神”不打一处来,心里都美滋滋的。

在越南谅山省谅佳沟口大年夜的的一次紧急集合,我记忆犹新,现在想起来心里还乐呵呵的。

一九七0年春节年三十夜晚一点多钟,紧急集合号把我们从热被子里“吹”出来,从同模方向朝本施方向上演了一场“激战北水大桥”的大戏。演习结束后,对过年搞演习,战友们没有抱怨,反而乐得哈哈大笑,演习成了战友们在越南战地进入祖国农历新年第一天的笑谈。

按常理,紧张严肃的紧急集合是培养部队纪律作风养成、反应速度检验的标准之一,紧急集合时发笑,岂不是把一场严肃的军事演习当儿戏?说到这里,战友们应该明白点儿了:这次紧急集合是由哨兵紧张、误判造成的。

一九六九年九月三号,越南人民的伟大领袖胡志明主席逝世,黎笋主政越南后,推行亲苏反华的政策,中越关系裂痕逐渐加深,中国在越南的部队也陆续传出回国的消息。珍宝岛自卫反击战后,苏联在中苏边境陈兵百万,两国关系剑拔弩张。我们听了连首长关于要准备打仗的动员报告,强烈感觉到身在援越战场、抗美的前线,更要动员起来、紧张起来。一九七0年春节前,营部就作出部署:春节前后全营干部战士要以临战的姿态,把“准备打仗”这根弦绷紧,营部将在春节期间进行一次紧急集合,以检验部队教育、训练水平。特别强调,紧急集合以“三声枪响”为令。

问题就出在这“三声枪响”上。

此令一出,全连上下都紧张起来了。当时连长探亲,湖南长沙蔡指导员主持全面工作。指导员是一九五九年的兵,铁道兵学院毕业,政治素质、军事素质都很过硬。他曾向我们讲述冲锋时跑动中的跃起射击,让我们大开眼界。此时,他特地叮嘱三排,近期轮值哨兵要竖起耳朵,听到营部集合枪响,迅速报告,不得延误,否则,追究责任。

在越南,为了减少伤亡,部队住得较为分散。连部和其他班排在山上依次驻扎,只有三排离公路相对较近,这样,压力都到三排哨兵身上了。有了这个责任,哨兵怕误事,都恨不得变成个“兔子”。

连队驻地的山脚下,有个二十户左右的越南小村。我们每天往返驻地都要从村庄前经过。时间长了,熟悉得连哪家新添一个婴儿都知道。还记得村子里一位姓李的长者,当年五十三岁,三个儿子参军后都在越南南方牺牲。为续香火,用牛作聘礼娶了一个表情痴呆但面目清秀的年轻女子为二房,越南当时在战争条件下,除劳动党党员外,并不反对有能力的民众这样做。每到连队晚饭时间,这新媳妇常赶着牛群从连部台阶下的小路经过,牛铃发出清脆的响声。就是这个村庄,过年前也热闹起来了。越南风俗沿袭中国,春节和中国的时间一样。到了大年三十傍晚,村庄里就放起零星的鞭炮,我们虽然在山上,也听得到鞭炮声。这声音让我感到亲切,仿佛回到故乡,武汉过年习俗“三十的火,十五的灯”不也是这个气氛么。

一九七0年二月四日,吃过年夜饭,熄灯推迟。十一点钟左右我们就睡了。睡梦中,突然被急促的号音惊醒,紧急集合终于来临。全连沿着片石台阶向山下奔去。路过村庄,一百多人的脚步声惊动了越南老乡,纷纷开门张望,鞭炮声也不断响起,好像是迎接着我们。经过四连驻地的时候,我们心里就打起鼓来,觉得不对劲:四连没动静。对面哨兵还挥舞着步枪,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时才见四连驻地的灯光陆续亮起。此时,我们心里直纳闷:既然全营紧急集合,为何四连没有出发?只有我们一个连队行动?四连离营部比我们近得多啊。指导员和连首长也察觉到了,急令连队在路基上集合待命,派通讯员到营部核实信息,集结等待地不久前挖出两颗定时炸弹,现在还静静的躺在那里。很快,通讯员急速跑回同指导员耳语后,指导员大手一挥:演习开始,北水大桥发现敌情,向北水大桥前进。我们打起精神,跟着前面的背影向北水大桥进发。传递口令、拉开距离过“封锁线”、到北水大桥进行战术演练后,我们就“鸣金收兵”了。其实,我们心里都明白,哨兵很可能把越南村民的鞭炮声误听成枪声了。指导员假戏真做不露声色真显机智。

原来,通讯员到营部找主管军事训练的文副营长时,副营长还睡得正香呢。显然,今夜紧急集合是个误传。连队回到驻地,鞭炮声仍不时响起,当值哨兵十分沮丧,他苦着个脸见人就解释:你们听,你们听,是不是枪声,是不是像枪声?战友知道他的心情,反而安慰他,今夜紧急集合,如果有南越特务在附近活动,一定把他们吓跑了,大家听了都哈哈大笑起来。是的,谅山市奇穷河上的梅花大桥抢修,因南越特务破坏通讯线路,在大桥抢修的九团十二连十二位勇士未及时撤离牺牲在梅花大桥上,其中就有武汉十五中毕业的烈士张仲奇。

是啊,在战场上,生与死,苦与乐,准与误,对与错都是辩证的,这些矛盾既相互斗争又相互联系,由此推动事物不断运动、变化和发展。总结经验,吸取教训,让坏事变好事,错误变正确,就是辩证法的真谛,我佩服战友们的境界,并让我从中受益。

时隔四十年,2010年清明时节,我随援越抗美赴越访问第十四团的战友重走当年的路,来到曾经流过血、淌过汗的这块土地,先后在谅佳烈士陵园、梅花大桥十二勇士牺牲处怀念先烈。当我站在北水大桥远眺,这条经过战火洗礼的三条轨铁路蜿蜒伸向远方,木棉树掩映下的小村庄依稀可见,四十年前大年夜“激战北水大桥”、“勇过封锁线”的情景又历历在目……。我想,星移斗转、岁月流逝,战友们都过得好吗?山下小村子那年生的小男孩今年应该四十一岁了,新媳妇一定生了三个胖儿子了吧……。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向老兵致敬!

援越抗美,是上世纪六十年代中叶中国秘密支援越南的一段史实,在很长一段历史时期,都处于保密状态,因此发生在那里的中国故事鲜为人知。作者通过大年夜紧急集合的视角,讴歌了铁道兵战士在异国他乡履行国际主义义务中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

好机智的指导员!将错就错,把发生在除夕夜的误紧急集合当成一次实战演习,干的漂亮。哈哈,只是苦了刚进如梦乡的战友们。这个除夕夜恐怕是作者一生中绝无仅有的际遇,终生难忘。

新兵训练时不少紧急集合,每天紧张的要命。到了医院一次也没有,更别说在老乡面前抖精、神、气了。有一次去师部看电影,班副病了,我背上了她的冲锋枪,嘿嘿,那感觉真是太神气了,一路的雄赳赳气昂昂,仿佛自己高大了许多,总觉得回头率不少,其实没人注意到一个袖珍女兵。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