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一上内蒙之初识草原[军旅]

昨夜匆匆搭建了帐篷,又丈量了一块足以盛的下我营全体人员的场地,用尺子拉出几条笔直的线,组成了一个方框形状,又用工兵揪在所有的细线处临时简单的垒起一个小小的院墙,然后在住处的北面约五十米处简单设置了简易车场,我们便匆匆睡觉,第二天一早,大家起了床,听领导分配任务,只听领导讲话了:XXXX,你们几人去东西的车场搭建好帐篷,建好器材库,并给所有电瓶充电。XXXX,你们------我听了,不由纳闷?到东面的车场?难道我们有两个车场不成?后来才明白,领导是迷向了,想到这里,也觉得释然,领导吗,也是人吗,犯点小错误也是难免的吗,再说这鬼地方谁不迷向呀! ­

今天,终于可以看一下我们所处的位置和周围情况了,我们的营房建设成面东背西,设在了一个小山坡的半山腰。东面有一条东西宽约四五百米的,沿南北方向沿伸的河床,沿着它向南走五里左右就是基地,也是我们师此次演习的师部所在地。说它是河床其实并不准确,因为他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里可能三百五十天里一滴水也不会有,只有每年或许有一次山洪时,从大青山流下的山水会沿着它向下流淌,大部分的水流过后,在这个河床的个别较深的地方或是洪峰刚刚流过之初会有少许的水存在几天,然后就会化成蒸汽飞升!沿着这条河床就是我们最常使用的道路,它沿河床而建,处于河床的最西端,水里稍稍大点时就会完全沉浸于河水里!相对于这条河床,我们所依附的这座小山不过百米高,东西是个大缓坡,我们的营房就设在缓坡之上,最东西的围墙距离河床最西端的大路只有一百米之遥,在相对高度上比河床也仅仅高出十余米,而我们的最西面的那条围墙往西距离这座小山包的最高处大约有三四百米。站在高处鸟瞰,放眼望去,除了基地所有地与军区牧场的小院子里有树外,其余别处一棵树也没有,由于过渡放牧,草原严重退化,到处是无垠的黄沙,牧场在我们营房的东南方向四五十米处,我们的营房西面依次是工兵营,汽车营等其它直属营队,我们营房北偏西方五六十米处则是我们与汽车营的车场,而侦察营与工兵营的装备由于比较沉重,包括各种工程机械,各种装甲侦察车辆,容易扰民,他们的车场便设在了牧场往南约三里处大路西侧的一片空地上,从他们的车场再往南里许便是一个山口,透过山口依稀可以看到有一片小树林,那就是场部了,而他们的营房与我们的师部则被小山阻隔,看不清楚! ­

本来到大草原来是想看到成群的牛羊和丰美的牧草,确不料看到的确是满眼的黄沙,说真的,心都凉了。终于开饭了,昨晚由于时间太紧,我们只能吃了点面包火腿肠之类的,今天终于可以吃到热饭了,大家都很高兴,开饭前,带队干部又讲了半天,主要内容就是我们刚上坝,各种生活设施还不完备,无法蒸馒头和抄菜,只能简单吃点,今天先吃面条,上午就去外面采购鲜菜等等,最后是请大家原谅------听了半天废话,肚子早饿透了,大家便纷纷盛上饭到餐厅帐篷里去吃,虽然味道不是太好,但总比吃面包喝矿泉水强的多,刚吃两口,忽然狂风大作,新一轮的沙尘暴再次侵袭,虽然隔着帐篷,但,黄沙无孔不入,嘴里,碗里全是沙子,我们不敢咀嚼,因为那难听的沙沙声会让我听了恶心!大家囫囵吞枣,将沙子与面条一块吃下去,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味,以后的十几天里,吃沙子是我们每顿的必须科目,自己曾不住的想,我每天吃的沙子有半斤吧! ­

中午本应卧床休息,可是,望着床上厚厚的黄沙,没有了心情,另外,我们先遣人员带的是单帐篷,虽然今天已是五月二十三,在京津,现在应该是最好的季节了,可是,在这里却另有一番滋味,昨天,我们每人都盖上自己的被子和大衣还是冻的发抖,而那些来时不听老兵劝,不肯带大衣的就更不用说了,而一到十点钟以后,帐篷里却又成了蒸笼,挥之不去的热去与黄沙结伴侵扰,真不知道有些人是如何睡下去的! ­

既然睡不着,不如旅旅游,逛逛大草原,我们反正闲着无事,几个老乡一商量便走出了营房,一路向东向南,首先来到了那片东西宽四五百米的河床地带,在那片平展土地的中央,居然真的一大片草,那是一个用铁丝与石灰柱子共同圈起的,东西宽约百米,南北长约二三百米的一片草地,里面是一种不知名的草,每株草都有一米多高,一株草占地约方圆一米,象是编框和篓的那种荆条,只是没有那么粗,几十上百之叶茎伸向天空,有油笔的笔芯那样粗,高约一两米,他们抱成团,象蓝天张天又臂,只是现在不是成长的季节,他们的叶茎全是枯黄的,后来才知道这是牧民为了冬天有草可牧,特别是大雪覆盖的时候,这些是用来救急的,是牧民们夏天专门封锁保护下来的!草丛里到处是老鼠的巢穴,不时还看到老鼠到处跑动,来前就听说草原里老鼠猖狂,为防止鼠疫,我们每人的胳膊上都用药水浅浅的刺了三个“井”字,成品字型排列,当时还以为多余,现在看来还真不是空言!“狐狸”!忽然不知是谁一声大叫!一眼望去,一只小半大狗的东西在拼命的飞奔,后面是一只象松鼠似的大尾巴,几位战友一齐追去,我知道在草原里追它们不会有收获,也乐得轻闲,便站在远处看着他们,终于,大伙一个个灰心丧气的返回了,还直怪我没有帮忙,我只好哈哈一笑:咱们两条腿的追他们四条腿的能行吗?他们也无话可说,一路前行,惊起几只小鸟,我们 继续前行,走过了那片河床,来到了对面的高坡上,说是高坡,应该不准确,因为他是平的,只是比那个河床要高出五十多米吧,一路前行,大约离营区已经七八里只遥了,忽然有个战友发现了砖墙,其实这个所谓的砖墙不仔细看还真不易发现,他们有的刚刚露出地面几厘米,有的地方已经被风沙埋进了土里,我们开始研究,这是何人所为,甚至有的战友说出,这可能是历史遗迹,说不定是当年成吉思汗的军队筑城的呢!不过,明显砖是现代的新砖,应该是不久前刚盖的,不可能是所谓的古迹,研究半天也不知道个所以然,只好悻悻返回!(几年后,再上草原时才知道,这个所谓的古迹是我们新的基地,当时刚打了地基,因为冬天寒冷,也刚好上这个地基更扎实一点,就一直过了几个月后才开始施工,我们去时,是地基刚筑好不久,几年后,几座现代化的大楼在此耸立,成为一号院,在其正南约两公里,盖起了三号院,其东南约一公里多,建成了二号院,我们几次拉练,我都是随师部住二号院,而各团,和部分直属营还是要驻野外,哎,命苦的孩子!)­

回到营区,又已经开饭了,吃着沙饭,喝着泥汤,真是万种感觉上心头,不知如何才好,草原,我心目中的万绿沃野,原来如彼!!!!­

过了几天,终于看到了大群的羊群,有时也可以看到少许的马群,不过,不太多,一般不过百匹,羊群多的能上千,也算是不枉此行!­

十几天后,一才久盼的大雨终于降下,草原开始有了生机,枯黄的叶子终于发出了新芽!!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