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一上内蒙之专业技术考核[军旅]

鹏程万里任浮沉 收藏 7 37068
导读:艳阳高照,茫茫的的大草原上一台台军事装备整装待发,在一条起伏的小山岭上,是一排排在烈日下肃然而立的军人,艳阳,车辆,人员和草原组成了一幅静态的画卷,期待着一场比武的开始! ­ 几枚信号弹冲向天空,静默的草原出现轰鸣声,渐渐的,一辆坦克车出现有眼帘,慢慢的由一个点变成轰鸣的庞然大物,由队伍的左前方直冲过来,然后,沿队伍的平等线前进,在距离观礼台的正前方几十米处噶然而止,观摩比武正式开始! ­ 坦克车还未停稳,几名身着迷彩,手拿各种工具的操作手,迅速奔向战车,与此同时一台大型吊车也快速就位,就在

艳阳高照,茫茫的的大草原上一台台军事装备整装待发,在一条起伏的小山岭上,是一排排在烈日下肃然而立的军人,艳阳,车辆,人员和草原组成了一幅静态的画卷,期待着一场比武的开始! ­

几枚信号弹冲向天空,静默的草原出现轰鸣声,渐渐的,一辆坦克车出现有眼帘,慢慢的由一个点变成轰鸣的庞然大物,由队伍的左前方直冲过来,然后,沿队伍的平等线前进,在距离观礼台的正前方几十米处噶然而止,观摩比武正式开始! ­

坦克车还未停稳,几名身着迷彩,手拿各种工具的操作手,迅速奔向战车,与此同时一台大型吊车也快速就位,就在大家还不明白怎么回事的时候,吊车已经将炮塔高高吊起,然后又迅速放下,就在一些人还在捉摸怎么回事的时候,坦克车已经冒着黑烟迅速向远方开去,从炮塔被拆卸下来到吊起,然后再放下安装上,从头至尾只有一分钟多钟时间,(记不清是一分钟还是两分多钟了,一是过去的时间太长了,二是当时还是个小战士没有想记这些的习惯),震耳欲聋的响声突然响起,大家都为之惊奇,要知道,坦克的炮塔是由周围对称的三十六个大螺栓固定在坦克底盘上的,那三十六棵大螺栓都比大拇指还粗,要拆卸炮塔就要拧掉这三十六个大螺母,然后用钢索与吊车连上吊起,然后再放下,对正位置重新安装上螺母,然后固定紧,再开走坦克。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完成如此多的工作,不由得大家有服呀!这个表演科目是在战场上快速抢修坦克炮塔的一个战斗科目,是由修理营组织的示范分队,由于修理营与各团修理连技术水平明显不在一个档次上,所以修理营并不参加比武,只是给领导进行一次表演(身为修理营的一员,我知道其中有诈,在表演前也就是那辆坦克开过来之前,它的三十六根大螺栓已经被提前拧松了,而重新装上炮塔时三十六根只拧上了八九根,等坦克开到远处后再正式固定好即使如此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完成也算是一个奇迹了。当然这种表演也有一定风险,如果过于简单,固定的太少,玩过了火,导致炮塔在行进中脱落,就会造成人员伤亡,不过修理营总会把握住其中的尺寸!)。然后各团正式进行技术比武(由于没有电脑老出故障,各种专业比武的科目情况就不写了) ­

-------------------------­

我作为修理营钳工的代表和作为修理营车工管工等各工种的几个老乡闲得实在无聊,虽然师里也让我们担当所在专业的比武监考,但,他们各团竟争激烈,他们之间相互监督已经足够了,我们都是小小战士,何必干出力不讨好,费时又费力,得罪人的勾当呢,再说比武的地方要不就是艳阳高照,要不就是炎热的帐篷里,身在其中苦不堪言。因此我们也乐得逍遥,便相互商量找一处荫凉之处纳凉,茫茫草原,一棵树也没有,到处是娇阳似火,我们一个个垂头丧气,忽然,有个老乡说,看,那里有两辆车,果然有两辆小车停在一个小山包上,我们也没有多想便走了过去,躺在车子产生的一面荫凉之处,比起刚才真有了天差之别,真的很舒服,我们都开心的笑了,便躺在车荫下休息,临休息前往车里看了看,看到车的后座上有一枝双管猎枪,枪上还贴着一个名字:粟戎生,我们也没有在意,就躺下了。正在半梦半醒之间,,突然听到说话声和脚步声,我们都猜到是车的主人回来了,便一起座了起来,抬眼望去,一个少将大步走来,几个校官紧随其后,我们心里一惊,师里没有少将级的军官,这次上坝,集团军也没有听说派了主要领导来,只是听说最近军长要来看望驻训官兵,想到这里,再回首想一想车里那枝双管猎枪上的名字,啊,真的呀听说集团军军长是粟裕将军的三儿子,原来就叫粟戎生,想到这里,心里不由得一阵紧张,看这位少将,皮肤黝黑,个不太高,稍微有点发胖,看面容,没有一点当官的样子,如果他穿上农民的服装说自己是种地的,我们不可能会有失毫的怀疑的,先前也常听老兵讲起军人特别平易近人,没有架子,真是闻名不如相见,还真是一点架子也没有,我们马上站起肃然立在一旁,他开口了,问道,你们是哪个单位的,是不是天气太热了在这里乘凉白开呀,我们做了简要回答,他说没事,你们在这里乘凉吧,我拿点东西,我们哪能再这里多停留呀,连忙向他道谢,然后离开。­

说真的,这次我们是大意了,本来开始就应该知道那是军长的车,首先我们知道军人姓粟,是粟裕的儿子,再是,早就听说军长有一手好枪法,据说他一个人打出去的子弹也能装满一辆卡车,每次内蒙上坝他都会来打猎的,而这枝猎枪上写的名字就是粟戎生,我们应该早就该想到这是军长,都怪当时只想睡觉休息的事了,这些全没有放在心上,不过,好在军长还是很和善,最终也没有批评我们。­

以后的日子里,与军长打交道的时候多了,至少有许多次面对面的时候,在我的印象里他一直都是没有架子,非常和善的一个长者形象。­

经过激烈的考核竟赛,比武结束了,我们也完成了任务,开始了新的生活。。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济南军区一个团被打残,211阵地,据说是此人指挥的

我的老军长!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