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难忘的一次军校拉练[军旅]

早就想写这篇日志了,却直到今天才动笔,我所要说的,我所要写的,都发乎内心,完全符合客观事实,说真的,我对于军队生活早已厌倦,甚至于有点讨厌,但是,在军营里生活的十数年的军旅生活中,每一个个难忘的画面却永久的在我的内心直为积淀变为永恒!!!!! ­

那是一九九X年的初春,离二十一世纪已经很近了,我也即将在军校渡过自己的最后一个学期,为了检验学习成果,锻炼学员意志,学院即将举行毕业学员野营拉练,我怀着激动而又忐忑不安的心情待着,该做的心理和思想准备,技术和物资准备已经到位,只等待着一声令下!!!!! ­

这是一天的上午,按照先前的部署,全院召开动员大会,即将毕业的学员就将进行长途拉练,按照先前的规定,全体毕业学员按照现在的班级和学员队改编为作战班排,进而编成连营,全体学员共同编为作战团,除最主要的指挥机构成员由学院领导和各系,各学员队领导担任以外,其它的模拟连营长,班排长皆有学员自己担任,在动员会的最后,院长进行了最后一次动员,只记得他说到: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天气,什么样的情况,我们的这次行动都将风雨无阻,现在出发!!!!!!听到出发的命令,我们立即起身,按照先前的设计,由各模拟连为单位,在外面的操场上进行分工部署,商讨方案和进一步明确分工,然后出发!!! ­

也许是院长的口臭太过严重,进入会声开会时还是风和日丽,阳光普照,而当我们急匆匆从场里出来,如开模拟连会议时,已时细雨如丝,而且有了欲来欲大的气势。冒着雨,我们在操场中团团而座,大家畅所欲言,达了一些想法,然后,出发的号角响起,我们迅速登上指定的车辆,在警笛声中,数十辆卡车出发了,所有不毕业学员列队欢送,礼兵一齐行持枪礼,哨兵各就其位,引导员用手势指引车辆前行。 ­

终于,车辆驶出了校区,在我们驶出南京时所要走的交叉路口上,执勤人员已经手持枪械占领了沿途所有十字路口,平时拥挤的大道顿时成了坦途,所有的车辆都被隔离在警戒线外,只能耐心的等待着我们的车队通过。 ­

雨越下越大,倒霉的解放车的大篷不知道何时被扯烂过,已经挡不下什么雨水了,再加上车辆高速前行,从前面的窗口里进来的雨水也不甚少,乍暖还寒的季节,在高速行驶的车辆带到的冷风中,潺潺的雨水顺着发丝流过脊背,流进内衣,顺着大腿又夺路而出,进入解放鞋里,我们三十几个人面面相觑,站在汽车里,手扶着顶杆或侧面的栏杆,一任雨水打湿了全身,有在心里默默的祈祷,但愿雨能够早点停下来,在到达目的地之前能够风干衣服,让我们免受些许的痛苦。大家沉默无语,寒风扑面,冷雨润衣,彻骨生寒!(慢慢写吧,玩游戏去了!!!) ­

在无尽的大道上,车依旧前行,时而走在平坦的大道上,里面穿山而过,在山水间穿行,早春的江南,风景如画!!! ­

车没有停下它的脚步,山也没有断绝的可能,雨也没有丝毫的疲倦,疲倦的只有我们,记得登车已是十点多,现在也不知道已经过了几个钟头,肚子开始不争气的咕咕直叫,由于雨水的侵袭,我们无法座在马扎上,只能站着,背着用塑料纸包起的背包,无奈之下,大家拿出事先发放的干粮和矿泉水,吃拉练以来的第一个午餐,严格来说,也不知道是不是午餐,总觉得应该至少已是下午两三点多了!! ­

车依旧前行,风婆婆依旧不停的深呼吸,而雨伯却已没有了当初的气焰,渐渐的停息,我们也终于长出了一口气,就在大家正想放松一下的时候,突然,“敌人”空袭的警报响起,我们不敢停留,迅速从刚刚停下的车辆上跳下,四散开来,隐蔽在周围的草丛或是树林里,只留下防空的火炮声和高射机枪刺耳的声音,事先指定的防空分队对空射击,远远的,我清晰的看到了高射机枪长长的火舌!(这里高射机枪的子弹都为空炮壳,也就是没有了弹头,除了近距离,由于火药强大的冲击形成的气流对人体有杀伤作用外,已经没有了多少威胁,不会伤害到远处的一切),过了一阵,随着一颗信号弹的升起,(已经不记得当初是几颗信号弹,也记不得是什么颜色的了)我们起身上了车,继续前行。 ­

大约一个小时后,我们遭遇小股“敌人”的骚扰,担任警戒任务的连队迅速下车,进行反击,然后,我们又观看了,连队行进攻山头作战的表演,下午六点左右,我们终于到达了所谓的目的地——茅山深处的一家破旧的养鸡场!!!这里,是当年新四军打游击的地方,按照那些领导的意思,今晚,本应该是睡在野地里的,但,由于一直下雨,刚刚停了,地实在是太深了,领导关心大家,所以,今晚就可以暂时在这个养鸡场里住了!!!我们进了养鸡场,那低矮的房子里,充满了鸡粪的浓厚味道,一看就知道,这是一个刚刚关闭的养鸡场,这些鸡舍都只经过了简单的打扫,稍稍仔细一看,就能找到鸡粪,里面散发着异常难闻的味道,但,无奈,我们只好还是住了进去,铺好了被子,外面也开饭了,我们匆匆的吃了饭,还仔细看了一下风景,几面环山,如果是旅游,这里还算是个不错的地方,四面绿草荫荫,大树林立,不错!!!! ­

正在吃饭之时,领导们就开始催促了,说是大家劳累了一天,早早的睡觉,不得到处乱跑!!没办法,吃过饭不久,大家都去睡觉了,由于疲劳,大多数人都沉沉的睡着了,也不再管鸡粪的味道,而我,由于在高中时就有失眠的毛病,再加上鸡粪的味道实在是太浓了,我怎么也睡不着,到了大约十一点多,天已经很黑了,我还是没有一点入睡的意思,无奈,只好打算出去方便一下,我起知之时,一位战友也醒了,他问我,干吗去,我说,却厕所,他说,“好,我也去,”我说,行,咱们就来个,天当房,地当床,野草深处当茅房!!!走,我先去选地方了!!!!我起了身,往外走,走到鸡场门口的看护房,突然听到里面传来说话的声音:“咱们十二点准时开始,”“摄影机提前做好准备!”然后是一阵窃窃私语,但,我猛然一惊,心里不由的想到,肯定是要紧急集合了!!! ­

我也忘记了去上厕所的事,回到屋里(应该说是舍内,这可是真正的鸡舍呀!)向那位也要去非手性的 同学说了一下,他连忙看了一下表,乖乖,离十二点只有几分钟了!!我们连忙叫醒我班的其它同学(在学校上学期间我们也是按照作战班排编制的,我们区队有四个班,我们班十二人,在一个教室上课),向大家说了一下情况,他们还不太相信,老怪我们打扰了大家的清梦,不过,事已至此,也只好都起来,悄悄的打好了被包,被包刚打好,凄厉的哨声就响起,外面叫起“紧急集合”的声音,待话音一落,我们稍一停,就整齐的背着背包冲了出去,(正常情况下,一个连队夜里紧急集合,人员带背包枪支集合齐,冬天大约两分多钟,夏天更快!)刚冲出舍门,就看到闪光灯在不停的闪亮,看到我们第一个冲了出来,摄影机对准了我们,好像还听到“小迷糊”(我们对我队大队长的亲切称呼,他确实有点迷糊)说话的声音:“这是我们队的”!部队迅速集合完毕,学院领导简单讲评了一下集合情况,还表扬了我们班动作迅速,装备整齐!我们一个个不住的偷笑!哈哈哈,与我们玩,你们那些同志还差的远!(我们这个班,是关系兵最多,调皮兵最多,也是体能最好的一个班,刚入学时搞跃野对抗,我们队就获得了第一名,足球比赛也获得了第一!) ­

领导简单的讲评过后,本以为可以接着去睡,可是,没有想到,领导话语一转,说道,今夜,我们要进行夜行军训练,希望大家在行军中保持队行,不要掉队!沿途行军过程中,可能还会出现一些情况,请大家按照原来所学的战术要求去做_________ ­

夜行军开始了,大家按照原来的顺序依次出发,并不断往后传口令,以防止人员掉队,不知道走了几个小时,突然,一颗照明弹苒苒升起,接着,发出了,敌人空袭的警报,我们立刻离开原来行驶的柏油路,迅速窜入两旁的野地里卧倒,趴在泥泞的草地里,大家不由的痛骂“这人太缺德了,不知道今天(应该是昨天了,因为,已经过了十二点了)刚下过大雨!”不知过了多久,警报解除,我们接着前行,走了一段路,前面是敌人的火力封锁区,“敌人”的机枪和火炮封锁了前方的道路,队伍稍微停留了片刻,然后,迅速派出分队用火力压制敌人的炮火,其它连队迅速路步通过火力封锁区,一路就是好和里,终于算是过去了这一关。 ­

东方有点鱼发白了,我们期间又经历了一些折磨,脚步也越来越沉重,军用水壶里的水该喝的都喝了,不想喝的,全部掉在了地上,以减轻负担,原来可爱的冲锋枪现在也成了累赘,我们正在为即将到来的天亮而高兴,可是,突然,前方火光冲天,还伴有无数个发烟罐发出来的浓烟,前方是敌人的染毒区,按照规定,我们进行了适当的防护,然后快步通过,可是,每隔百余米就有一名执勤人员,他们嘴里始终说着一句话:“跑步,跑步!!!”我们只好奔跑起来,更让人气愤的是,发烟罐不是想像中的,只有十来个,顶多摆放一里路长,而是,绵延不绝,有好多里,我们只好一直奔跑,现在,学院领导已经不再让保持队行了,而是一味的:“快跑,快跑!”队形已经全乱了,脚下只有两个字,快跑!不知跑了多久,终于跑出了发烟区,本以为要喘口气了,结果接到的命令还是快跑!刚好遇上一段漫长的上坡路,跑起来,两条腿如同贯了铅,格外的沉重! ­

爬坡时跑步真的让有点气息不够,我们一个个上气不接下气,好在,我一直跑在前面,相对轻松点,天终于大亮,我们也来到了一个城镇,在引导人员的指导下,我们在城镇的市场上停下来休息,因为天才刚亮,集市里空荡荡的,我们按照序列分开,一个连队在一起,共同休息,同时,在这里吃早饭,我看了看表,已经六点多了,我们又简单的吃了点自带的干粮,七点十分,又准时出发了! ­

上午继续行军,不知道是已经习惯还是知道无法改变现实,我也想开了,随便你怎么拉练,我跟着做就是了,吃苦已经不能避免,那就学会享受吧,不如欣赏一下沿途的风光,突然脑子冒出一个灰色幽默笑话:工作像轮奸,你不上,别人就上;生活像强奸,既然反抗不了,就要学会享受------边走,边欣赏沿路的风光,说真的,也还不错,我们所走的道路几乎都是山险峡谷的,人烟罕至之地,当年陈毅他们领导新四军开展游击战就是在这里。江南京市是江南,景色真的不错,绿草如茵,清水如画,胜境添幽,心旷神怡,步伐也开始变的轻松了。 ­

不知不觉一天的行程结束了,晚上,终于吃上第一次热饭,肠胃也不在咕咕的叫了,肚子虽然吃饱了,可是,住又成了问题,上级指定的宿营地是一片空白地,天刚刚不下雨,地上还泥泞的厉害,他们这些吃人的家伙就让我们露营,以班为单位,我们十二个人依次放好了背褥,其实很简单,临行前,我们每人分得了一片塑料纸,用来给自己做一个小帐篷,只不过是勉强能够搭在头上,挡一挡露水;另外,又分了一个没有切割开的塑料,就是说成桶状的塑料,直径两米,晚上睡觉时,人就把背褥装进这个塑料薄膜做成桶里睡觉。三方的三四月也还是乍暖还寒,又刚刚下过大雨,即使不是刚刚下过雨,南方的土地里富含大量的水分也够人喝一壶的,我静静的躺着,上面是一个塑料薄膜做成的顶篷,下面铺的是薄薄的薄膜,寒气透过背子不断的侵袭,真是万种滋味在心头,只有自己知道,但是,由于路途上过于疲惫,我们还是沉沉的睡着了,第二天天还没有亮,我们睁天眼睛时,惊奇的发现,我们都睡在“水”里,由于地太软,承受不了我们的重量,我们睡的地方都下陷了将尽半尺,而由于水分太足,在我们下陷的坑的周围全部是水,好在大多数人水并没有进入被窝里,因为我们的塑料薄膜做成的桶下面是封闭的,而头所在的一面,我们都刻意的选择了较高的地面,这才确保了水没有进入背子,也真正明白了昨天那些导演组的人员反复强调“头所在的位置一定要高的意义”。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