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古代的王朝都是家天下,整个国家都是皇帝的私人产业,没有一个皇帝不想把帝国传给自己的子子孙孙,永远不终结的。虽然客观上自古没有不灭亡的国家和朝代,但中国第一个皇帝秦始皇仍然自信满满地说:“我当始皇帝,后面的皇帝以世代来称呼,二世、三世一直到万世,皇位一代又一代、子子孙孙没有穷尽地传下去。”所以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皇帝都很忌讳别人讲王朝的灭亡的。

如果有人说你的王朝“将要被某某某取代”或者“亡于某某某”,会有什么后果呢?恐怕那就是:皇帝很生气,后果很严重!这个“某某某”纯属活得不耐烦了。皇帝肯定会想方设法斩草除根。有两个例子为证:

首先说秦始皇嬴政。秦始皇统一天下之后,觉得在人间尽情享受的滋味太美妙了,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于是,他网罗了一帮燕、齐之地的方士帮他到处求仙(主要是到海里),寻找让人能够不死的药物。在一次次失败、被骗之后,他还不死心。

那年,他又派出燕地的一位名叫卢生的方士再去海中求访仙人羡门子高,弄点仙药回来尝尝。过了许久,卢生总算平安地回来了,自然不可能找到什么仙药。可是,如果跟秦始皇说我这一趟啥都没捞着,那脑袋还保得住么?

那怎么才能交差呢?卢生知道秦始皇迷信得很,就想了一个点子:用神神鬼鬼的东西来吓唬秦始皇。于是,卢生上奏说在海里得到了图录之书,上面说“将来灭亡秦朝的,是胡”。但到底是“胡”啥,也没说清楚。想来这神神鬼鬼的东西,也不可能说清楚,就跟算命先生算命一样,多是一些模棱两可的东西,因为“天机不可泄露”(不过,只要钱给得够多,泄露一下也是无妨滴)。

秦始皇一听说“胡”要灭亡秦朝?立马紧张起来了。一紧张,就把卢生没有找到仙药这事儿给忘了。卢生正好趁此脱身。那还得了!必须得把这“胡”给灭掉。一提起“胡”,秦始皇大脑中最直接的反应就是“胡人”,也就是边疆的少数民族了。秦始皇环顾边疆,觉得有力量跟秦朝叫板的只有北边的匈奴。好,就你了!小恬,你上吧。于是蒙恬率领三十万秦军精锐进攻匈奴。参加过统一战争的百战名将加虎狼精兵,如黄河之水万马奔腾席卷过去,匈奴猝不及防,防也防不住,直接被赶出了黄河河套地区。

秦始皇在河套建立了郡县,安置了移民,并让蒙恬在此驻防,时刻盯着“胡”人。秦始皇想着,胡人都被赶跑了,好像也没有力量来攻打秦朝了,那我大秦帝国可以安安稳稳地一代代传下去了吧。过了几年,秦始皇死了,他的小儿子在赵高的运作下,杀了大哥扶苏和大将蒙恬,夺取了皇位,史称秦二世。可惜秦二世实在是个败家玩意,在赵高的唆使下胡作非为,逼得陈胜吴广、刘邦项羽等关东贵族、平民纷纷造起反来,两三年时间就推翻了秦朝,把秦朝的世系定格在二世,彻底粉碎了秦始皇“万世一系”的浪漫主义理想。秦二世叫啥呢?叫嬴胡亥。哇靠,“亡秦者胡也”的“胡”,原来是这个“胡”。

我们猜测一下,如果秦始皇意识到“赫鲁晓夫就睡在我们身边”的话,他会对自己的这个小儿子留情吗?绝对不会!毕竟,儿子事小(况且儿子还有近二十个呢),皇位事大。

再说唐太宗李世民。《至尊红颜》是2004年热播的一部电视剧。至尊,就是皇帝;红颜,就是女人。女皇帝,在中国历史上有且只有一个,那就是武则天。在电视剧中,大美女贾静雯饰演武则天,大帅哥赵文卓饰演李君羡,两人演出了缠绵悱恻的感情戏。感情戏当然是假的,但这李君羡在历史上却确有其人,不过比武则天年龄要大31岁。

李君羡,当初跟著名的李勣(徐世勣)、秦叔宝、程咬金、单雄信、罗成等一样,是瓦岗聚义的好汉之一,只不过名气没有那几位大罢了。开始是李密的部下,李密失败后,李君羡随秦叔宝、程咬金等一批瓦岗英雄投奔了王世充,为王世充立下了赫赫战功,被封为骠骑将军。后来因为厌恶王世充的人品、也看不惯王世充的所作所为,李君羡率又部投奔了唐朝,被唐高祖李渊封为轻车都尉,安置在当时的秦王李世民麾下。

李君羡从此追随秦王和后来的唐太宗李世民逐鹿中原统一天下,平定叛乱巩固帝国,征讨蛮夷开疆拓土,功劳显著、业绩辉煌:

唐高祖武德三年(620年),李君羡随李世民在介休攻破刘武周的部将宋金刚。武德四年(621年),李君羡随李世民赴洛阳征讨王世充,被任命为马军副总管。王世充的儿子王玄应从武牢(也就是著名的虎牢关,唐朝避先祖李虎之讳改称武牢关)运粮入洛阳,李君羡俘获他的军队,王玄应逃走。此后,又随军破河北农民起义首领窦建德、刘黑闼。 武德九年(626年),唐太宗李世民刚刚即位不久,突厥首领颉利可汗率领20万大军就进攻到了距唐朝首都长安仅40里的泾阳(今陕西省泾阳县),首都上下大为震动。李君羡与尉迟恭奉命阻击突厥大军,解除了长安之危。唐太宗李世民称赞说:“君羡如此勇猛,强大的突厥有什么值得忧虑的呢。”唐太宗贞观八年(634年),李君羡跟随段志玄讨伐吐谷浑,在青海之南悬水镇大破吐谷浑军队,抓捕了牛羊二万余头作为战利品班师回朝。

凭借着赫赫战功,李君羡的职位也逐渐水涨船高,先后担任骠骑将军、左武候中郎将、左武卫将军、兰州都督、左监门卫将军,爵位为武连县公,率近卫部队驻扎在太极宫玄武门,守卫皇宫大内。

然而,当时太白星屡次在大白天出现,史官占卜认为是女皇登基的预兆。在民间广泛流传的一部叫《秘记》的书中又说:“唐朝三代之后,女主武王取代李氏据有天下。”唐太宗对此对此深感不安、深恶痛绝,但是又不知道会应在那个人身上,只是在暗中留心。

也是合该李君羡倒霉。贞观二十二年(648年),唐太宗在皇宫宴请诸位武官。军人们喝酒嘛,自然得行酒令。但是今天这个节目又有点特别,不是像平时那样的划拳“五魁首啊、六六六”之类,而是要求在座的各位嘉宾讲一下自己的小名儿。小名儿嘛,自然很多是不登大雅之堂的,比如阿猫、阿狗之类的。

大家就一一讲来,一边嘻嘻哈哈,一边喝酒吃肉,氛围十分和谐。轮到李君羡讲了,李君羡说:“不怕大家笑话,我小名儿叫五娘子。”在众多武将放声大笑的时候,唐太宗心里却吃了一大惊:五娘子,不是传言所说的“女主”吗?李君羡的职位是武卫将军、爵位是武连县公、籍贯是洛州武安县,驻扎在太极宫玄武门,都有“武”字,小名儿又叫“五娘子”,一连串的“武”字啊,合起来不就是“女主武王”么?我靠,原来“赫鲁晓夫”真的睡在我们身边啊!

尽管有一万只C-N-马在心中奔腾,唐太宗也不好当场发作,于是掩饰着和其他人一起笑着说:“你既为女子,为何如此雄健勇猛呢,这不合常理呀?”虽然唐太宗自认为确定这个将来要取代唐朝的“女主武王”就是李君羡,但也不能就这么把李君羡杀了吧,总不能向满朝文武解释说杀这个开国功臣、革命元老的理由就是民间传闻吧,还得找个过硬的理由才行。

现在不杀,不等于将来不杀。唐太宗为了争夺皇位,连一奶同胞的大哥太子李建成和四弟齐王李元吉以及众多侄儿都毫不留情地杀掉,何况区区一个武将。只是这事不能急,得慢慢来,总会找到借口的。

宴会结束不久,唐太宗把李君羡调出京城,担任任华州(今陕西省华阴市)刺史,等于既解除了李君羡的军职,又把这只“大老虎”调出了巢穴。可李君羡哪知道皇上的这些花花肠子。华州的老百姓非常流行修炼辟谷术,当地有个老百姓名叫员道信,自称能够不进饮食,通晓佛法,李君羡非常敬慕和相信他,多次与他形影相随,讲些私密的话。

朝廷主管监察官员的御史借机弹劾李君羡与妖人勾结,图谋不轨。唐太宗终于逮着机会了(说不定御史弹劾李君羡就是他指示的),于是在贞观二十二年(648年)六月十三日以上述罪名将李君羡处斩,了却了心腹大患。

但是跟秦始皇一样,唐太宗人算不如天算。唐太宗死后几十年,果然有个女主武王在唐三代后篡夺了李氏天下,她就是唐太宗当年的小老婆、后来又成他儿媳妇的武则天。既然“女主武王”的传言已经有了应验的主儿,那么李君羡自然就是冤死的了。武则天天授二年(691年),李君羡的家属向武则天诉说冤情,武则天为了证明自己篡唐称帝早就有天命预示,于是下诏为李君羡平反昭雪,恢复名誉,追复官爵,隆重改葬。

大家看看,后果真的很严重吧。至于刘邦、项羽等胆肥的家伙敢说“大丈夫当如此”“彼可取而代之”一类大逆不道的话而屁事儿没有,只能说他们是侥幸没有让官府听见而已,否则还哪里有后来名留青史的楚霸王、汉高祖?

以上两个例子是古代帝王的常态。不过还是那句话,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有常态,当然就会有异态(不能说变态)。咱们也讲两个。

我们都知道,王莽是篡夺汉朝建立新朝的。但是汉朝不是说篡夺就能篡夺的,总要作一些思想理论准备,营造一些有利于篡位夺权的舆论氛围。王莽拿来作思想理论依据的,是谶纬之学。

谶纬这东西有点复杂,根据百度百科的解释,谶纬其实是“谶”与“纬”的合称。“谶”是秦汉间的巫师、方士编造的预言吉凶的隐语、预言作为上天的启示,向人们昭示未来的吉凶祸福、治乱兴衰。谶有谶言、图谶等形式,如“亡秦者胡也”即为秦代的一句谶言。“纬”即纬书,是汉代儒生假托古代圣人制造的依附于“经”的各种著作。东汉时流传的“七纬”有《易纬》《书纬》《诗纬》《礼纬》、《乐纬》《孝经纬》和《春秋纬》,皆以迷信方术、预言附会儒家经典 。谶大概起源于先秦时期,纬则较为晚出,通常认为出现在西汉。后来谶、纬逐渐合流,统称谶纬。

西汉末年,经济凋敝,政治腐败,社会矛盾尖锐,王朝末世的景象处处可见。就出现了很多关于王朝前途和命运的谶纬之说,比如“汉有三七之厄”(意思是汉朝建立之后二百一十年左右将有一次厄运)、“汉朝正赶上气数已尽,必须再从上天受命”等一类说法。反正就是说汉朝搞不下去了,要么再受命,要么让有德的贤者来当皇帝。关键在于这种思潮不仅一般方士、百姓相信,就连信奉儒家的路温舒、谷永等众多大臣也相信,可以说几乎成为社会的共识。

汉哀帝被吓坏了,就在夏贺良等人的蛊惑下搞了一次“再受命”,改年号叫“太初元将”,自称为“陈圣刘太平皇帝”。改制改了一个来月,没什么效果,汉哀帝很生气,就把夏贺良杀了,宣告改制失败(具体情况请参看我的另一篇文章《汉朝为什么会叫炎汉、炎刘》)。王莽就和汉朝楚元王刘交的后代、大学者刘向的儿子刘歆一起,运用那些谶纬为王莽上台夺权大造舆论,最终篡夺了政权,建立新朝。王莽封刘歆为国师、嘉新公。

新朝建立之后,又出现了谶纬:“刘秀当为天子”“刘秀发兵捕不道,卯金修德为天子”。然而新朝的理论家刘歆为了避汉哀帝刘欣的讳,恰好改名叫刘秀,但是王莽居然没把刘歆怎么样。推测一下原因,或许是王莽觉得跟刘歆关系很密切,况且在新朝的意识形态建设方面还得依仗刘歆,或许是王莽信谶纬信得太深而不敢违背谶纬,应该说这两种因素都有。王莽的大儿子王宇的老师吴章就认为王莽比较刚愎自用,用现在的话来讲就是自信心爆棚,听不进别人的意见,但是非常迷信,相信鬼神一类的东西。

还有一种说法是,刘歆为了对应这个谶言,而特意改名叫刘秀,做起了当皇帝的美梦。但我认为刘歆还不至于这么作死。你在谶言出现之前就叫刘秀,那不是你的错,人家王莽不杀你,你就得感谢王莽八辈子祖宗,从此夹起尾巴做人才对。但你本来不叫刘秀,却偏偏要改了名儿去对应这个谶言,那岂不是赤裸裸的想谋反?王莽即使再需要你、即使再迷信,也得拼了老命灭你的族啊。这是不是纯属把自己甚至一大家族人的脖子往刀子底下按?刘歆这样一个大学者,应该不是那种脑子进水的人。

后来的光武皇帝刘秀这时还在南阳郡蔡阳县(今湖北省襄阳市枣阳市)的乡间当土豪。一天,他与姐夫邓晨到别人家去做客,大家看到谶书中说“刘秀当为天子”。其中就有人说:“谶书所说的刘秀,肯定是国师公刘秀。”但是刘秀却说:“怎么就知道不是我呢?”(安知非仆乎)在座的人都被刘秀这个纯属异想天开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话给逗乐了。刘秀称帝后的第三年,与邓晨一起聊天叙旧开开心,邓晨跟光武帝开玩笑说:“‘仆’竟然做到了!”光武帝听后哈哈大笑。

光武帝刘秀称帝重建汉朝之后,还有一些地方割据势力不服,拼命抵抗东汉政府的和平招抚与武力统一。其中有一个人名叫公孙述。按说,这公孙述也是个难得的人才。

公孙述,字子阳,扶风茂陵人(今陕西省兴平县东南)。汉哀帝的时候,凭借做官的父亲公孙仁的关系,当上了朝廷的郎官。后来公孙仁担任河南郡都尉(相当于分管社会治安的副省长),公孙述也被补任为清水县长。老爹公孙仁认为公孙述还年轻,就派了一名的经验丰富的手下跟公孙述一起去上任,教一教他如何处理政务。没想到刚刚过了个把月,这名手下就打道回府了,回去跟公孙仁报告说:“公孙述当官是把好手,不需要等别人教他。”他所在郡的太守觉得他是个奇才,就让他同时治理五个县,这相当于现在地级市的市长了,但公孙述依然把这几个县治理得井井有条、社会和谐,从此声名在外。

西汉末年,公孙述被调入朝中,当了几年中散大夫(相当于皇帝的顾问)。新朝建立后,公孙述被王莽任命为导江卒正(也就是原来蜀郡太守,相当于省长),治所在临邛(今四川邛崃)。当时,王莽改制失败,搞得社会动荡,民不聊生,大规模的暴动此起彼伏,各路豪杰纷纷起兵反叛,割据称雄。更始元年(23年)王莽被起义军杀死。公孙述见王莽政权崩溃,意欲割据蜀中。他利用手腕铲除了当时也盘踞蜀中的“定汉将军”王岑和“虎牙将军”宗成两股军事势力,又击败了更始帝的军队,于更始二年(24年)占领成都,自称蜀王,正式割据四川盆地,势力北抵陕南的汉中,东至今天的重庆。

汉光武帝刘秀称帝后,东汉政府大有统一全国之势。为鼓舞士气,守住成都,公孙述也想称帝。但是得有理论依据吧,不然别人凭什么服你?公孙述只好说自己做了个梦,梦中有个人告诉他说:“八厶子系,十二为期”。“八厶”即“公”,“子系”即“孙”,能当十二年皇帝。还有,当时正是初夏四月,公孙述所住宫殿前的水井中有白气冒出,晚上还有亮光,公孙述借此大造舆论说宫殿前有龙出现,是大大的吉兆,还让人在自己的手掌上刻了“公孙帝”三个字(简直想当皇帝想疯了,连自残也在所不惜)。因此,建武元年(25年)四月,在巴郡太守任满与公孙述谋臣李熊等人的劝说与拥立下,公孙述便登基称帝,国号成,年号龙兴,崇尚白色。

当时光武帝正忙于平定东方群雄特别是赤眉起义军,没顾得上西南的公孙述和西北的隗嚣等西部割据势力,公孙述趁机大肆扩张。但从建武三年(27年)开始三年,东方军事形势趋缓,光武帝刘秀逐步派出军队西征。不过,公孙述也不是一味据守,等着汉军来攻打,也派出军队从四川盆地东边出三峡,攻打荆州一带,不过没有得逞。

光武帝一看公孙述还颇有一些力量,四川盆地又难以进军,通过武力实现统一代价比较大,就想通过和平的手段让公孙述归附,以实现天下统一。但是公孙述偏偏软硬不吃。双方大打理论战和舆论战。

公孙述在统治区内废除铜钱,设置铁官,铸造铁钱。铁钱不值钱,公孙述这相当于施行货币贬值政策,老百姓没法做买卖,难免生怨言。蜀中就有童谣说:“黄牛白腹,五铢当复。”好事者都私底下说:王莽自称“黄”,公孙述自号“白”,五铢钱是汉朝的货币,这不是暗示天下依然归于刘家吗。这种舆论对公孙述的统治很不利。

但是公孙述也学乖了,开始琢磨符命鬼神瑞应一类的事儿,也会引用谶纬理论。他在写给光武帝刘秀等人的信中说:“孔子当年作《春秋》,为火德创立制度,以十二代为限,这说明火德的汉朝从高帝到平帝十二代之后,气数就终结了,同一姓不能够再受天命了。”他又引用一些谶纬之书,比如《录运法》上的句子说:“废昌帝,立公孙。”《括地象》说:“帝轩辕受命,公孙氏握。”这两句意思很明白。又引用《援神契》说:“西太守,乙卯金。”意思是西方太守,断绝刘氏(“卯金”即“刘”)。还说“五德的运行规律是,黄色继承赤色,白色继承黄色。我公孙述据有西方为白德,取代崇尚黄色的王莽,而王莽又是取代了崇尚赤色的汉朝,这个顺序和合乎规律。”又自称手上有三个字“公孙帝”,以及有龙出现的祥瑞。总之,公孙述这一连串的理论和舆论攻势,就是想向刘秀和汉军证明自己是正统天子,而刘秀不是。

可能公孙述的宣传产生了一定的效果,光武帝刘秀非常担忧公孙述这套歪理邪说把自己的手下给蛊惑了。他也不断写信给公孙述进行驳斥。刘秀说:“图谶中说的‘废昌帝’指的是废掉荒淫无道的昌邑王刘贺,‘立公孙’指的是立汉宣帝刘询(汉宣帝是汉武帝的曾孙,在古代也可称公孙),不是你的姓。将来取代汉朝的,乃是‘当涂高’,难道你的身高很高吗?你又在自己手掌上刻字,造谣说是上天的祥瑞,这也太无厘头、太骗人了吧,恐怕装逼大师王莽在你面前都会自愧弗如啊。你不是我的乱臣贼子,乱世之中人人都想称王称帝,这也没啥,我可以理解。你年纪不小了,但是老婆孩子都比较弱小,万一你死了,他们怎么办?你应当早些下定决心归附我大汉,这样一家老下就可以高枕无忧了。皇帝之位,是天下神器,你不可凭借一时的强大去抢,请你三思啊。”光武帝在信中还客气地称公孙述为“公孙皇帝”。但是公孙述接到信之后没有理睬光武帝。

谈来谈去谈不拢,你也没法说服我,我也没法说服你,怎么办呢?打呗。别净整那些没用的,拳头硬道理才能硬。

公孙述的下场我们都已经知道了:经过数年的苦战,汉军终于在建武十二年(36年)十一月,由吴汉、臧宫等大将率领攻入成都。公孙述的头、胸被戟刺穿,死于战场,全族的人也被诛杀。过程不复杂,但是让人比较不可思议的是,光武帝刘秀在与公孙述的论战中,居然心平气和地说出了“代汉者,当涂高也”这样的话,让人大跌眼镜。绝大多数皇帝对涉及自己王朝灭亡的预言、征兆是非常敏感和忌讳的,更别说是开国皇帝了。因为开国皇帝知道创业的艰辛,所以对自己建立的王朝感情更深,故而也更加不能容忍关于王朝灭亡一类的预言、征兆。我们只能说,光武帝刘秀脾气太好了(刘秀在西汉末年和新朝曾经当过太学生,学问和修养都是一流的),中谶纬的毒也太深了,所以讲起这类东西来,也太坦率了。

再说一点后话,谈一谈“代汉者,当涂高也”的问题。这一个谶言可以说贯穿了整个东汉王朝。不过,在东汉王朝比较强盛的时代,这个谶言暂时没有人提起。东汉末年黄巾起义之后,天下又大乱,群雄又纷起,董卓、曹操先后挟天子以令诸侯,皇帝成为傀儡,东汉政权名存实亡。大家都知道汉朝这次是没办法起死回生了,“代汉者,当涂高也”的谶言才再次流行了起来。

但是到底什么是“当涂高”呢?这仨字意思太含糊了,没人说得清楚。割据淮南的袁术觉得自己的名字就应验了这仨字。“袁”通“辕”,是车前面架牲口的两根直木;“术”,本意是城邑中的道路;袁术字公路,更明确指示跟路有关系了。而“当涂”的“涂”,在古代也通“路途”的“途”。那么,车上架牲口的两根直木,不就是在横在路上比较高的物件吗?谁能说没有道理呢。所以,袁术就在汉末群雄中率先称帝了。不过,袁术很快就败亡,用血淋淋的事实证明了他自己不是“当涂高”的真命天子。

此后,曹操通过挟天子令诸侯,先后打败了吕布、张绣袁绍、马腾、张鲁等割据势力,逐步统一了北方,功高盖世、威震华夏。汉献帝刘协建安十九年(214),东汉政府册封曹操为魏公,建立魏国;建安二十一年(216),又册封曹操为魏王,可以享用皇帝才能用的仪仗、服饰、礼乐等东西。这个时候,人们才逐渐明白过来:“魏”者,象魏也,指的是宫殿门外的一对高建筑,也叫“阙”或者“观”。这玩意正是挡在路上比较高的东西。原来“魏”才是代汉的“当涂高”啊!后来曹操的儿子魏文帝曹丕把汉献帝赶下皇位,自己登基称帝建立魏朝,就利用了这句谶言造的舆论。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