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文化(原创)

玩文化

文化,特别是中国的文化就是玩的文化,或者说文化就是玩出来的。一个玩字,就可以代表这种文化的精髓。

古代的人们,在衣食无忧之余,开始玩文化了,最开始是玩图腾、玩壁画、玩文字、玩玉石,为后人留下了大量的可以游山玩水、可以把玩拍卖的的历史遗产,没有文化就玩不转这些个古董,其实,玩古董就是玩文化,中国传统文化中有许多都是这样玩出来的。别的不讲,只那“过年”中许多的娱乐方式哪一个不是为了娱乐而玩成了气候了?爆竹?春联?饺子?团拜?……但玩的极致不但“玩出文化”,而且还要“玩文化”。玩文化是有前提的,那必须即有钱又有闲,闲得不玩便无法度日,而且正因为有钱才能玩出意境与清趣。这种现象在清朝中叶以后渐渐的成为时尚并达了顶点。八骑子弟生来就衣食无缺,至于大富大贵的王公贵戚非但终日无所事事,剩下的便只有玩了。自从乾隆皇帝迷上了古董,文物收藏热便一直持续到民初。著名的的张伯驹先生用整座宅院的收购古董文物,避免了包括《平复帖》这样中国最早的传世墨宝等一大批文物流失,玩文化玩到这样的地步才算真正的玩家。至于那因为玩蝈蝈玩出了名的皇帝,因为品茶品出了名茶名泉名壶,因好吃而吃出了中国食文化,不一而足。所不同的是,“玩出文化”是在创造文化,“玩文化”却是在享受文化。

有了国家和阶级以后,中国的先人们又率先玩起了兵法,玩诡计,玩阴谋,玩宫廷政治,众皇帝们先是制定了形形色色的法典,后来似乎觉得法律玩不了人,就大力提倡各种道德规范,以达到利用他人去玩别人的目的。中国人引以为骄傲的四大发明,地球人都知道是用来玩的,更绝的是中国人用一个有中国特色的玩字,让入侵占领中国的外族人深深的融入了玩的氛围当中,不能自拔,早就把自己的祖宗三代给忘光了,楞把蒙古人、满清人同化成有中国特色的人民了,你能说这样的文化玩的不伟大吗?我认为,将玩说成是中国人的一种生活方式并不夸张。为了玩,有的玩得高雅,也有的玩得粗俗,所谓“萝卜白菜,各有所爱”。我也就明白为什么麻将会成为国人的“国赌”。之所以有人将此称为“国粹”,因为它老少咸宜,全民参与,充分体现了国人好赌、内斗的精神特质。国人从来也没有像今天这样喜欢赌,当然,喜欢博弈是人的本能,吃小亏赚大便宜也是人的普遍心理,但也有许多玩法是根本不需要经济利益驱动的,就是为了好玩。

鲁迅先生曾说的这是个人吃人的社会,其实言重了,这应该是个人玩人的社会,只是他老先生正好看到的是人在玩的时候,一不小心玩过了点,玩死了人的特例而已。伟大的领袖的一段最高指示就能说明这个问题,最高指示说:“与天斗、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更)”。 与人斗?还是血腥了一点,是要死人的,代价还是大了点,还是玩人好呀。现在和平年代了,政治家玩弄权术于股掌之间,嫖客玩弄妓女于掌股之间,普通平头百姓玩不起别人,只好自己玩自己,即手淫了。顺带说一句,麻衣像书中说过:手淫的人大都是一副玩世不恭的面像,还有一句谬论说什么“美女是男人玩出的”;可以一笑。

“玩文化”。玩什么东西,怎么个玩法,怎样玩得既传统又现代?老实说,对于传统节日,这实在是个很尴尬的话题。传统的玩法常常没有继承下来,新的玩法又没有接上,自然节日就没有多大的意思,大家只好听任商家的摆布。不禁想起进入中国的西方节日,不得不承认,人家的节日确实名副其实。情人节,情人们活动起来了,大家都谈谈爱情的事情;圣诞节来了,总有点小礼品什么的,一片欢腾温馨的景象。可想起咱们的节日是什么样子呢?虽然表现出商业发达、廉政声紧、礼尚往来等内容,却使“玩文化”在不知不觉中没有了地位,玩的情趣似乎失踪了。

于是大家又时尚的玩起电游来了。中国的电游业己成为一个很大的产业,一年有几千亿的消费。只要走进那大大小小遍布城乡各个角落的网吧,看一看那彻夜不归的上网者,特别是那些求知欲极强好奇心极重的小学生们,相信决不是上网查资料的,玩的都是电脑游戏。本以为都是些不入流难登大雅之堂的东西,却不料竟成了如此大的气候,并且还有了职业的玩家,搞了什么世界性的电玩大赛,非但玩物没有丧志,还要把它做大做强,成了一种真正的朝阳产业。因为玩出了名堂,并把本为游戏的东西玩成了文化,谁说“玩物丧志”?现在我们玩的不仅仅是游戏,玩的也是文化哦.。

现在媒体玩文化流行“新XX运动”、“XX风潮”、、“XX主义”、“XX生活”……这些令消费者玄乎的缤纷概念可以理解为“仿古”、“仿欧”,或“时尚”或“潮流”,但实质上是玩文字的游戏,首先,现在是一个玩文化的时代,文化是神油,文化是万能药,甭管什么病,用上就灵。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