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跟随老红军首长下部队[军旅]

在纪念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期间,大连电视台播放了大型专题片《红星村·长征纪事》作为向长征的致敬之作。在大连市沙河口区黑石礁街道的红星村社区有一座革命纪念馆,纪念馆中保存着38位老将军的照片。在38位老将军中,共有23位参加过长征。长征中,他们所在的部队不同,职务不同,任务也不同,有的是毛主席身边的通信员,有的是强渡大渡河时的英雄,有的是腊子口战役的突击手,但他们都出色地完成了任务,为长征的胜利作出了贡献。这些老将军都曾居住在红星村,都担任过兵团级以上的职务,在战争年代他们都身经百战,屡建功勋。因此,红星村又被称为“将军村”。这些老红军首长多数曾在原旅大警备区担任领导职务。这些老将军他们都是战争的幸存者,他们是创造奇功的人,他们是经过枪林弹雨考验过的勇将,他们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传承者,他们是我军的军魂,他们是人民的功臣,他们为所在部队的建立、发展、壮大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继承红军好传统,学习红军好榜样。不忘这些老将军,我在这个部队工作时间比较长,耳听眼見不少,当年,我曾跟随有的老首长下部队,有过接触,目睹了将军们的风彩和作风,留下极深印象,难以忘怀。

杨国喜副政委在任其间我曾跟多次随他下部队蹲点。一九八一年四月初,我跟他到守备一团去蹲点,到团里后,他对该团团长和政委讲,我们这次到你们团里来,不住在团部,要住到连队去,也不用你们陪,只有我和他(指我)一块住在连队,你们忙你们的事。说罢他就走出团会议室,对团长和政委说,那我们就走啦。然后,我们带着自已的行李逐車前往八连驻地。八连驻守在黃海边上,一进连队院里,只见连长指导员在那里在迎接我们,我们刚下车,连长指导员立即跑上向前向杨副政委敬礼报告,他说:“我到你们连队住些日子,把我的行李拿到班里去,我要住在班里”。连长说:“班里没地方,首长还是住在连部吧”。他们边说边把我们带到连部屋里。杨副政委说:“你们连队今天干什么”,连队干部说:“全连正在进行射击训练”。杨副政委说:“我现在就去看看”,指导员说:“我们先汇报一下连队情况”,他说:“先不用汇报,我们还住些日子,咱们去训练场”。说罢,他就往训练场走,我们赶紧跟上他去训练场。

他在连队住了一个多月,每天天不亮,他就早早起床到连队周边去转,连队菜地猪圈他都去看。白天,他还走访附近村里的老百姓家,了解连队群众纪律情况,听取群众对连队的反映。他对连队干部说:“连队驻守在这里,一定要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搞好军民关系,搞好军民共建活动”。

他还经常找连队干部战士谈心,讯问他们的生活学习训练情况。有的战士说:“我头一次见到这么大的首长找我一个小兵谈心”。他坚持同连队干部战士吃一样的饭菜,当时是春天,新鲜蔬菜很少,就吃海带煮黄豆高梁米饭。他的胃不好,吃高粱米有些不适应。连队干部让炊事班给他做点细粮,他坚决不吃。

有天早饭,他看见连长端上一盆湯菜,里有些肉片,他问连长,“战士们有吗?”,连长说给首长补补身子,他对我说:“你去看看别的桌有没有?”我就挨桌看没有,对他说:“就咱们桌有”,他马上说:“我不喝!你把端到战士们的桌上去,让他们喝!”,我马上端走了这盆湯菜。这件事虽然过去三十多年了,这件事对我印象极深,这就是一个老红军一位老首长给我们做出的榜样,那场景那场面让我终生难忘。

有次连队在星期六晚饭后开晚会,战士们纷纷上台表演节目,他对我说:“咱们也上去唱支歌,让连队干部一齐唱!”,我问:“政委,咱们唱什么歌?”,他说:“唱我是一个兵!”于是我跟着他上台,只见他背着双手,挺胸抬头和连部人员一齐唱起来,“我是一个兵,来自老百姓,打败了日本侵略者,消灭了蒋匪军,我是一个兵,爱国爱人民,革命战争考验了我,立场更坚定,嘿嘿,枪杆握得紧,眼睛看得清,敌人敢胆侵犯,坚决把他消灭净!”歌声在食堂阵阵回响又不时爆发阵阵掌声和呐喊,赢得连队官兵的阵阵喝彩。那天连队晚会充满了欢乐,战士们见老首长上台唱歌,都纷纷上台表演自己的绝活,吹拉弹唱全有了,原定一个半小时的晚会,整整持续了三个小时。晚会结朿时他对连队干部说:“连队晚会不仅让战士唱,干部也要带头唱,官兵同乐是我们的老传统!”

后来,战士们听说他是一位参加过长征的老红军,对我说,请老首长给我们讲一讲长征的故事。我把战士们的想法向他汇报了,他说:“好!你和指导员讲讲,让他们安排个时间”。连队专门安排了时间请老首长讲传统。

杨国喜,原旅大警备区副政治委员(副兵团职)。1921年生,四川巴中人。1933年1月参加革命,1934年任巴中县儿童局局长。1935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只有14岁。任红四方面军团宣传员。同年参加了红四方面军长征。1936年在过草地时加入中国共产党。红军时期,参加了直罗镇、东征、西征、山城堡等战役战斗。抗日战争时期,参加了平型关、黄土岭、百团大战等战役战斗。平型关战斗后,随聂荣臻三千多老红军留在晋察冀,他历任晋察冀军区分区宣传队分队长、干事、第一支队团部指导员、浑源支队副政委等职,1942年入抗大二分校学习。解放战争时期,他历任团政治处主任、大队长、华北军区步兵学校第四大队政治处主任等职。参加了大同、集宁、张家口、正太、天津等战役战斗。新中国成立后,他历任十九兵团军政干校政治部主任、大队政委,1956年毕业于解放军政治学院。后历任第七步兵预备学校政委,军分区政委、要塞区副政委、第二政委,旅大警备区副政委(副兵团职)、顾问。

他是1935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长征,爬雪山、过草地,北上抗日到达陝北。他说:“我们这个红小鬼”在过草地时,准备干粮两三天就吃完了。这时候,草地才过一半,有的甚至不到一半。饥饿和疾病威胁着每一个人的生命。许多同志在战场上没有倒下去,却在草地里默默的死去。死亡越来越多,后边的人无须向导,顺着络绎不绝的尸体,就可以准确地找到行军路线。我们就靠吃野菜、草根、树皮充饥。有的野菜、野草有毒,吃了轻则呕吐泻肚,重则中毒死亡。这就要学会辨别哪些能吃,哪些不能吃。前边的部队还有野菜、树皮充饥,后续部队连野菜、树皮都吃不上,更苦。没有能吃的野菜,就将身上的皮带、皮鞋,甚至皮毛坎肩脱下来,还有马鞍子,煮着吃。我永远不会忘记,饿得实在没吃的,就将别人屙的屎里没有消化的青稞麦,或者自己屙出来的,一粒一粒挑出来,洗了再用茶缸煮着吃。吃是这样,喝也是这样。人尿、马尿都喝过。跟老兵一块挖草根、扒树皮解饥。草根、树皮吃光后,什么吃的东西也找不着了,就吃自已的粪便,喝自己的尿水,终于活下来,跟着红军艰难地走出荒无人烟的草地,北上抗日到达陝北。我在过草地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许多干部战士说:“我们只知道长征这件事,但从来没親眼过见过参过长征的人,这回看到了”。一九八三年春天,我又跟随他到海岛部队调研,在长达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每到一个岛,他就深入连队哨所,同连队干部战士谈心,就吃在连队。他豋上黄海深处某岛屿的功臣哨所——老铁山哨所,哨所一年有10个多月泡在大雾里,100多天刮7级以上大风。哨所官兵在这里连看太阳、瞧星星都成了奢侈事。他看望了闻名全军全国的“渔村第九户”和小王岛“以岛为家守备连”。在小王岛,他重新着了当年战士们修建的北京路和天安门。他对我说,他在要塞区工作期间,经常在这些连队哨所蹲点。从他的话语里,我看到他对这些单位怀有深深之情。

他离休后,经常为军地单位做传统报告,深受人民群众和广大官兵的好评。他撰写了20余万字的革命故事,出版了回忆录《苦草魂》和长篇诗集《风雨情》。杨国喜同志1955年被授予上校军衔,1964年晋升为大校军衔。曾获三级八一勋章、三级独立自由勋章、三级解放勋章。1988年7月被授予二级红星功勋荣誉章。2009年8月9日因病在沈阳逝世,享年88岁。杨国喜同志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战斗的一生,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的一生。他为革命事业作出的丰功伟绩永载史册。他的逝世,使我党失去了一位好党员,我军失去了一位忠诚战士。我们失去了一位老首长。他的革命精神、高尚品德和优良作风,永远值得我们怀念和学习。老首长杨国喜同志永垂不朽!

老红军首长们对党和人民的忠诚融入了人生。即便千辛万苦,仍然信仰坚定,这是每一名老将军的共同特征。无论是战场上枪林弹雨,还是特殊时期,在历史的考验面前,他们刚正不阿,义无反顾,信念坚定,意志执着,听党话,跟党走,书写了毕生忠诚于党的亮丽篇章。作为后人要永远缅怀老红军们为创建新中国所建立的伟大历史功勋!我们之所以有今天的幸福生活,离不开无数革命先烈为了民族的独立和人民的解放而做出的巨大贡献!

跟随老红军首长下部队[军旅]

杨国喜副政委在海岛部队调研时的留影(我拍的照片)

跟随老红军首长下部队[军旅]

一九八三年春天,他到海岛部队调研时同小王岛守备连干部合影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13楼奇方

向老一辈致以崇高的敬意,他们的精神他们身上散发的正能量才是我们学习的榜样!正是这样千千万万的老红军组成了那支打不烂、拖不垮的人民军队!每一位红军战士为了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不怕流血牺牲精神和坚定的共产主义信仰,永远激励着我们为中华民族的崛起而努力奋斗!

红军精神永放光芒,向老红军敬礼!

19楼3280zxc

我们要学习老红军的革命精神和为国为民而奋斗不止的奉献精神!我们要学习老红军革命理想高于天的革命信念。坚持革命的理想和信念,坚信正义事业必胜的精神;学习老红军不畏艰难险阻,不惜付出一切的牺牲精神;学习老红军用理想信念谱写的英雄史诗,惊天地、泣鬼神。百折不挠、坚定执着、为理想而献身的崇高精神,学习老红军坚持实事求是的精神;学习老红军顾全大局、紧密团结的精神;学习老红军紧紧依靠群众、患难与共的精神;学习老红军勇往直前的革命英雄主义和乐观主义精神。学习老红军对党和人民的赤诚之心和对祖国的无限热爱之情。

21楼chezhu

毛时期干部就是这样,上面领导管着,下面群众看着,我父亲是干部,母亲是工人,在生产一线上三班倒,一干就是20年,也想调常日班班,可不敢啊,当时我家所在的工厂硬性规定,女工患慢性病(肾炎,肝炎)的,可以调常日班,还有就是满40岁可以调常日班,我母亲一直到40岁才调常日班---

44楼奇方

“有天早饭,他看见连长端上一盆湯菜,里有些肉片,他问连长,“战士们有吗?”,连长说给首长补补身子,他对我说:“你去看看别的桌有没有?”我就挨桌看没有,对他说:“就咱们桌有”,他马上说:“我不喝!你把这湯端到战士们的桌上去,让他们喝!”,我马上端走了这盆湯菜。这件事虽然过去三十多年了,这件事对我印象极深,这就是一个老红军一位老首长给我们做出的榜样,那场景那场面让我终生难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向老一辈致以崇高的敬意,他们的精神,他们身上散发的正能量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