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九七八年十二月底,我应征入伍来到驻扎在祖国中原河南的43军128师。刚到部队三天,我们部队就接到中央军委命令,命令我部即日起开赴广西前线,随时准备还击越南侵略者的猖狂挑衅,保卫祖国祖边疆。军令如山,我们乘上闷罐列车,日夜兼程,从祖国的中原来到祖国的南疆 — 广西前线。一九七九年的新春佳节我们就在广西前线渡过。
1979年春节那天,祖国的南疆,晴空万里,风和日丽。我和战友们驻守在祖国南疆的边境线上,眺望山坡下我方一侧的苗族村寨,只见鞭炮声声,笑语阵阵。男女老少穿戴一新,在欢度我们伟大祖国的传统节日——新春佳节。寨前的晒谷场上,更是热闹非凡,年轻的小伙子们正在进行篮球比赛。妇女们正在拔河比赛。“瞿瞿”的哨声,“好球好球”的喝彩声,“加油加油”的助威声,夹杂着“嘻嘻哈哈”的笑语声和“噼里啪拉”的鞭炮声,此起彼落。望着眼前热闹欢乐的场面,不由使我想起我们刚开赴此地驻扎的那天黄昏……那天黄昏我们部队刚开赴此村寨外,忽然从村寨里付出一苗族妇女悲愤欲绝的痛哭声:“哀呵……天呀——呕!”哭声在那沉寂的黄昏里,听起来是那样的凄惨悲凉。连队首长吩咐我去看看,我向村寨里奔去,走进一农家小院,只见一块门板上躺着一位被越军地雷炸死的苗族村民,他的妻子,一个三十来岁、身穿青土布大襟衣服,头扎青布头巾的苗族妇女,怀里抢着个不满周岁的孩子,腿上扒着个三四岁的女孩,坐在死者头边悲愤欲绝地痛哭着,死者的左腿被炸得血肉模糊,而右脚板连同小腿下半截的皮肉都被炸飞了,只露着半截小腿骨,惨不忍睹。原来这边民在春耕回来的路上踩响了越军夜间过来偷埋的地雷。

在我们大部队未开赴边境前,由于当时越南“黎笋反动集团”疯狂实行反华排华政策,中越边境无片刻安宁过,越军正常在夜间越过边界来我方一侧偷埋地雷,白天向我村寨学校及田间地头劳动的边民开枪开炮,打死打伤我无辜边民无数。我们大部队驻扎边境后,越军慑于我军的强大威力,才暂时有所收敛,边境才有了片刻的安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82年时任43军军长张万年在我128师383团3营8连检查指导防化演练

那年春节,虽然我一身戎装、全副武装地驻守卫在祖国南疆的边防。既不能同家里亲人欢聚一堂,又不能尽情的吃喝玩乐。但我感到在部队过的第一个春节,比在家里过的任何一个春节都要充实,有意义。马克思曾说:“能使大多数人幸福的人,他自己本身就是幸福的”当我看到边民能合家欢聚,高高兴兴、热热闹闹地欢度祖国的传统节日——新春佳节,一想到是我们这些军人不能亲人团聚,牺牲了个人的幸福和欢乐,而保障了大家的幸福和欢乐时,我的心里是说不出的幸福和自豪。好象他们的幸福和欢乐就是我的幸福和欢乐。辛苦我一人,幸福千万家。一九七九年的春节,是我在部队过的第一个春节,也是我有生以来最难忘的一个春节。她,不但使我明白了:人,应该怎样生活着才是幸福,而且更让我明白:人,应该怎样活在世上才有意义。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