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水泊梁山女人不多,就只三个。

如论武功,当推一丈青。若品容颜,应属扈三娘。

其实,一丈青就是扈三娘,扈三娘就是一丈青。

只是没弄明白,这个功夫美女怎么会被叫着一丈青的,这雅号一丈青又是啥意思。

有说是北方毒蛇,凶狠毒辣;

有说是单指貌美,夺人心魄;

也有说是挖耳簪子,专在险处下工夫。

更有甚者说要带锄头去寻施老头的坟,掘出来问问。

我不是做学问,用不着这么较真,知道这个美女很不一般就行。

扈美女是真的不一般,首先是武器不一般,一对日月双刀,进击趋退犹如两条觅食的毒蛇;一条红锦套索,指东套西宛如一张撒开的渔网。

多少豪杰在刀绳下吃足了苦头,一张男子汉的老脸实在没法见人。

其次是美貌不一般,施老头倒没怎么描写口鼻眉眼如何精致,只是借花比喻,海棠花。

海棠花艳而不俗,温和端庄,但海棠花象征苦恋,古人又称断肠花。

从扈美女结局来看,寓意恰如其分,令人惋惜。

其实美貌也是一种武器,一种更要命的武器。

这种武器小则伤身,大则害国。杀伤力指数惊人。

当然,很多人会不以为然,要我说,那是你没福碰上。

矮脚虎王英有福,他就碰上了。

矮脚虎意思是说个子矮小,但功夫不错。这匪号也就王英配得上。

王英上梁山前就是个山大王,挖坑下绊,蒙面抢包,自是拿手好戏,尤其是抢美女不顾一切。

大风卷起尘土,也卷起扈美女火红披风。迎着朝霞,一骑红尘离群而出,手中双刀折射出霞光万道。

扈美女宛如天女下凡,王大王神驰目眩。那得得马蹄声每一击仿佛敲打在心胆上,不仅心颤胆颤,还手颤腿颤。

王大王不顾一切拍马而出,抢美女可不能客气礼让。

敌对双方阵前厮杀,不是你死便是我亡,哪容丝毫走神。此时王大王眼里,只有美女倩影,却无半分杀气。

王大王伸出双手作拥抱状直扑扈美女,见过色急的,但没见过如此急不可耐的。

扈美女心头火起,哪容他近身,当即左手刀交在右手,随手一扬,套索卷向王大王腰间,只见纤手挥起,王大王离鞍飞出,俯身直掼在地。

扈美女左手向后一招,喝声绑了,几名扈家兵一拥而上,拢肩背手给绑了个结实。

众位梁山好汉面面相觑作声不得,这王大王脚是矮了点,但手上功夫不矮,哪就一个照面给打得趴地不起。

都是色急惹的祸。众好汉有的摇头苦笑,有的拈须向天,心中均在犹豫,如此纤纤娘们,换做是我,当真舍得照头一棒拦腰一刀,这可是个难题。

梁山人马众多,捉一个容易,要捉尽着实难办。

擒贼先擒王。扈美女手舞双刀,纵马直奔带头大哥及时雨宋江。

小丫头片子,欺梁山无人耶。豹子头林冲倒提钢矛,双腿一夹马腹,那马便放开四蹄迎了上去,挡住了扈美女。

扈美女手中双刀如同出洞的毒蛇直卷而来,豹子头只手端矛当胸直搠。

只见矛刺如风,势若雷霆。扈美女哪敢硬接,身子一侧,双刀一竖,奋力外推。那钢矛擦着刀刃直掼过来,带出一片火花。

扈美女只觉疾风扑面,隐隐生痛,双臂酸软,握刀不住,情知不是对手,拨马欲回。

那料到钢矛盘拨点攒,迅如闪电。扈美女手忙脚乱,欲罢不能,脱身不得。

突然间,豹子头吐气一喝,以矛作棍,抡圆下击,势若奔雷,力逾千斤。扈美女招架不及,心中大骇,我命休亦,本能的闭上双目,两行清泪淌了下来。

矛未及身,猛听得豹子头一声狂吼,吼声中满是伤心、悲愤和自责。

扈美女大奇,战战兢兢地先睁左眼再睁右眼。只见豹子头横矛在手,满脸凄苦。

原来,豹子头抡矛下击时,忽然瞧见扈美女闭目等死之前,那眼神是何等的熟悉。

当日,林冲获罪休妻,林娘子伤心欲绝,那眼神就是这般恐惧、绝望和无助。

豹子头身如重击,这一钢矛如何砸得下去。当即双手一扳,钢矛带风从扈美女头顶横掠而过。

扈美女死里逃生,哪敢久留,回马欲奔,只听呼的一声,那钢矛直伸过来,轻轻压在左肩。

扈美女在这钢矛底下吃足了苦头,一条性命几乎断送,此时钢矛压肩,哪敢稍动。

你不能走,我王英兄弟要靠你来换。身后豹子头的声音既低沉又空泛,似怜悯像同情。

众喽啰一拥而上,搬肩扯手拖腿,将扈美女按在地上捆绑。

豹子头收回钢矛,嘴唇动了动,似要出言阻止。忽有人大喝休得无礼,众好汉寻声一看,只见带头大哥越众而出,张三李四,你等押送此人到梁山大寨,交予我父亲看管。

众人先是一愕,随即莞尔。看来山寨有主母了,带头大哥要娶压寨夫人。

扈美女自到梁山,一心牵挂扈家庄。知道梁山势大,扈家庄早晚得破。果然没多久,梁山人马班师而回,不仅扈家庄,连同未婚夫的祝家庄一同被攻破,未婚夫战死,唯一亲兄弟不知所踪。

家园破灭,与其浪迹江湖,不如留在梁山。虽然众好汉瞧自己的眼神尽是笑意,尤其是那矮脚虎总是色眯眯的,但都还厚道,也很礼敬,扈美女忐忑的心总算放下了一半。

众好汉回到山寨,三五成群,不是喝酒就是赌钱,没有片刻安静。扈美女很奇怪,这些人中很难见到豹子头的身影。

一丈青扈三娘在江湖中名头极响,少有对手,却在豹子头手底下走不了十招。想起那日雷霆一击,扈美女至今都在后怕。

当日那钢矛要是砸实,只怕连人带马筋断骨折。扈美女就是想不通豹子头为什么会收手,同情我,可怜我,舍不得我?

扈美女噗嗤一笑,伸指刮了一下自己的脸,舍不得你这个大头鬼,他是我什么人,又不认识我,有什么舍不得的。

当时他看我的眼神那样凄苦,那又是为什么,难不成真是舍不得我。扈美女明知不可能,却没来由的羞红了脸。

越是想不通的事,越想弄明白。

扈美女吃饭不香,睡觉不甜,豹子头身影挥之不去。

连日来扈美女假装游山,满山去寻豹子头。

终于在半山亭寻到了,豹子头独自枯坐,手执一大葫芦,时不时就口一饮,想是葫芦中装满了酒。

教头,我可不可以坐呢。

梁山又不是我林某人的私产,但坐无妨。

只怕梁山池小,教头未必放在眼里。

扈美女多少知道一点梁山旧事,豹子头火并王伦,本该当梁山首领,却把第一把交椅让了出去。

此话虽是随口而出,但教有心之人听到,不免让人怀疑豹子头用意。

如此直言无忌,颇出豹子头意料,但见扈美女笑语晏晏,清丽可人,实不忍重言相责,小姑娘,此话以后休得再提,没的让人笑话。

扈美女舌头一伸,掩口轻笑,得罪,得罪,教头原谅。口说得罪,神色却毫无歉意。

大家要不是把臂喝酒,就是围桌赌钱,教头郁郁寡欢,是想家吗。

豹子头眼神迷茫,喃喃说道,家,我早就没家了。恍惚间,林娘子如飞而至,眼神哀怨。豹子头心中一痛,几乎落下泪来。举葫仰饮,咕嘟有声。

扈美女又见豹子头神色凄苦,知道碰触到了伤心事,连说对不住教头,说错话了,不要见怪。这次倒是脸色歉然,语音真诚。

豹子头勉强一笑,不怪你,怪我自己。

扈美女默然半响,小小心心,患得患失又问,教头家中还有什么人,怎不像他们一样也将家眷搬上山。

豹子头本不愿回答,但见扈美女一脸至诚,神色关切,叹了口气道,我娘子为高氏父子所害,家中已经没人了,都是我害了娘子。

当日林冲休妻,本意是想保护林娘子,无需守着一个罪人,哪料到却将林娘子推向绝地,独自面对高氏父子,最终被逼自缢。此祸源自林娘子,休妻之举却也脱不了退让求活之嫌。这是林冲永远的痛。

扈美女怒道,此等奸人,岂容他再活于世。

豹子头环眼圆睁,双目喷火,我一心惟愿梁山兴盛,到时提兵踏破京都,报我血海深仇。

大哥,我一定帮你,纵死无憾。扈美女心神激动,眼角带泪,双手伸过去握住豹子头一只手,颤声说道。

一丈青扈三娘纵横江湖,何曾服过人,但被豹子头林冲一杆钢矛折磨得服服帖帖,心中由畏惧到关切,一根情丝早已种下。此时心神激荡,连称呼也改了。

豹子头心生感激,满腹心事从未外言,与扈美女虽只寥寥数语,却已引为知己。

此时,四目交投,只见扈美女脸色晕红,眼角泪珠恰似梨花带雨,更增娇艳。两人心意相通,神游天外。

忽然,午餐号角响起,豹子头一震,回过神来。压寨夫人的传言没来由的从脑海中闪了出来,豹子头猛然一惊,手一抖便脱了扈美女握持,当即长身而起,道声吃饭去罢,也不等扈美女,迈步就走。

扈美女尴尬异常,满腹喜悦如汤泼雪地,冰消雪融,心中只是不停的在问,为什么,又为了什么。

此后,豹子头呼朋唤友,不是饮酒就是论武,再也不独自面对扈美女。扈美女伤心不解,却也无法诉说。

几日后,带头大哥对外宣称,已认扈美女为义妹,并嫁与矮脚虎王英为妻。

众人错愕,原以为带头大哥是要收压寨夫人的,哪料到却嫁给矮脚虎。即使要嫁,也应该嫁给豹子头,谁虏获的归谁。

众好汉啸聚山林,重的是义气,守的是规矩。倒不是对带头大哥有什么意见,只是觉得怎么轮也轮不到矮脚虎。

兄长如父,人论之常。扈美女初到梁山,哪敢拂义兄好意。有婚约的,却已战死,想婚嫁的,退避三舍,偏偏恶心厌恶的,却成了自己的丈夫。

扈美女婚配失意,便觉万念俱灰,从此收起小儿女情怀,一般喝酒赌钱,杀人放火。

在征讨方腊时,矮脚虎与一丈青同陷重围,敌兵杀之不绝,两人筋疲力尽,自知必死。

忽然一枪力道刚猛,直搠三娘后背,矮脚虎救援不及,舍了手中长枪,抢住三娘两条臂膀,竭力扭转,与三娘调换了个位置。

那枪嗖的一声,从矮脚虎后背掼入,前胸穿出。矮脚虎口喷鲜血,双眼圆睁,登时气绝。

枪尖穿出,势犹未减,又波的一声,刺入三娘前胸。

三娘双刀坠地,看着矮脚虎血迹斑斑的脸,百感交集,这是三娘第一次看清矮脚虎的模样。三娘嘴角微微上扬,勉力露出笑容,但眼中泪珠滚滚而下。

三娘婚后对矮脚虎瞧也不瞧,从无笑脸,此时见矮脚虎舍命相救,心中百味杂陈,伤感难抑。

三娘短促的吸一口气,吐一口气,慢慢积起全身力量,奋力向前一扑,那枪尖又噗的一声从三娘后背穿出。三娘的头缓缓垂下,闭目前仿佛看见一杆钢矛横空划过,如同夜半流星闪耀天际。

身旁一株海棠树迎风摇曳,粉红色的花瓣娇俏艳丽。江南风雨无常,几声闷雷,暴雨遽至。有朵海棠花被雨水一冲,脱离了树枝,在空中盘旋翻滚,跌落在地,泥水裹挟,花瓣零落。

人面如花,花已入泥。一切归寂大地,唯有往事荡气回肠。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