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变态狂想】系列架空2<转载>

记得是拿破仑开始提到“黄祸”的,这个假设至今没有得到历史的证明,而假如中国历史上发生一个差错,拿破仑出生之前,“黄祸”就可能很容易的出现在世界历史的教材里了。

话说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184年,地处东方的东汉王朝忽然发生了一场惊人的变乱,这就是河北巨鹿大法师张角发动的“黄巾起义”。

黄巾起义,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利用宗教发动的,有各个阶层共同参加的武装起义,据说连宫里的太监都不乏叛党。

张大法师准备了十几年,他相当的理智,从没宣传过“我一发功小行星就改变轨道”一类缺乏常识的梦话,相反聪明的提出一些玄妙含糊的口号,比如“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 -- 让广大群众既觉得有滋味,又找不着下手的地方,反正甲子六十年一次,他的口号显然带有长期的欺骗性。

真正的黄巾起义三下五除二就让汉朝政府军加义勇队给干掉了,大法师张角见势不妙学洪教主功德圆满,被政府开棺戮尸,残余的黄巾徒众也就是弄弄鬼师,拜拜五斗米,再没能成气候。

让我们再来玩一把历史假设的游戏。

公元184年8月,东汉政府军中将军长曹操在广宗阵斩黄巾军二法师张梁(这就开始撒癔症了阿),威震朝野,被任命为代理阁揆,接替患病的大将军何进,担任对黄巾军作战总指挥兼处理太平道问题特别委员会委员长。曹操指挥有方,在多次战斗中接连击败黄巾军主力,取得了重大胜利,失利的黄巾军在正面战场处于守势,却利用其宗教特点,不断在政府军后方发动起义,并策反东汉政府军将领,以至利用太平道教徒太监阴谋刺杀汉灵帝。

面对这种野火般的局面,曹操提出“宁叫我负天下人,不叫天下人负我”的强硬路线,10月,发布《惩治嫌疑犯条例》,宣布黄巾徒众不受法律保护,要求各地地方官对黄巾党徒,太平道教徒全面进行屠杀,且株连五族,没收全部财产。

在曹内阁残酷的镇压下,黄巾党徒被大量屠杀,黄巾军和群众的鱼水联系被打破,战斗力锐减。11月,太平道三号大法师张宝在曲阳大败,黄巾党中央党部宣布起义失败,并呼吁国际社会的援助。但曹操政权更加变本加厉的对起义参与者实施疯狂镇压。忠于太平道的教徒不肯改变信仰,纷纷逃离汉朝统治区,退到北方游牧民族地区躲避屠杀。

12月,东汉政府军董桌集团军向北方发动新的攻势。

新任太平道教主张宝无力抵抗,决定率领徒众向西退却,随行者达百万,他们穿越百龙堆沙漠,进入西域,终于避开了东汉政府军的追杀。但是这里的环境似乎并不适于他们生活,在当地牧人的指点下,这支大军以太平道为号召,继续西行。途中,张宝被推举为太平道第一位教皇,张角则被尊称为“唯一真神”。由于他们组织严密,有宗教的凝聚力,并且富有战斗经验,因此很快占领了从中亚到西亚的广大地区。

由于有能为的罗马皇帝马尔库斯.奥勒留已经在180年死去,西方世界缺少能够对抗张宝的优秀统帅。196年,太平道军队在统帅廖化,副将周仓的统帅下,于耶路撒冷击溃罗马帝国总督统率的军队,建立了政教合一的西亚大帝国。首领称为“大贤良师”。

此后,罗马帝国与黄巾帝国的战争接连不断,罗马方面由于缺乏精神支柱而多次战败,直到390年,罗马皇帝君士坦丁宣布基督教为国教,双方才开始旗鼓相当。这段令罗马帝国大为震恐的时代,称为“黄祸时代“。

荒唐么?

宗教的力量常常完成造成超人的后果,历史上真的发生过因为宗教问题而大规模迁移的事实,那就是449年发生的景教东迁。

历史记载,景教创始人叙利亚人聂斯脱利曾是皇帝任命的罗马帝国京城君士坦丁堡大主教。他主张基督的“神、人两性论”,遭到持“一性论”的亚力山大主教西利尔的反对。这本来是东方教会内部的神学上论争,但二派分别受到帝国皇帝和罗马教会的支持。双方论争激烈,聂斯脱利终于在公元431、449年两次以弗所会议上被裁定为异端。聂氏本人被撤职,在流放中死去。他的门徒数十万人不服判决,为反抗迫害集体东迁,向东方传教,最远一直到达日本。在泉州就曾经发现他们的祭坛和骷髅十字架。

所以黄巾太平道为了避免曹操的宗教迫害西迁,应该具有一定的历史逻辑可能。

不管怎样说,张宝的子孙在西亚开始繁衍起来,太平道也成为与佛教,伊斯兰教和基督教相抗衡的大宗教。这以后,黄巾帝国分裂,但各独立国家都尊奉大贤良师为最高领导人。

西亚的地理毕竟贫困,太平道教众渐渐不满生活的艰苦,开始追求更多的财富,按照他们古老的传说,东方的故乡中国,是一个到处流淌着牛奶和黄金的地方,因此,主张东征还乡的太平道徒越来越多,并纷纷要求收复圣城巨鹿。

公元1103年,由于前往巨鹿朝圣的太平道教徒在路上遭到西夏的敲诈勒索,黄巾帝国群情激奋,正好这一年因为开发过度,中国陕西出现第一次沙尘暴,黄土遮天蔽日。“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各地太平道教徒纷纷制备武装,准备东征。

大贤良师周仓十四世(Choucang XIV)在喀布尔小城发表演讲,号召太平道徒,立即组织一支太平道神圣军,把占据圣城巨鹿的儒教徒逐出。

他建议,这支神圣军以黄色标志为旗号,并在头上配带黄色头巾。

他在圣.廖化祭日后的宗教集会上致词,向数以万计的出席者叙述了太平道徒在西夏受到的侮辱并呼吁他们组军东征,解救在东方遭受苦难的教友。

“如果让那些魔鬼的奴隶统治历代天师所信任的人民,那将是一件多么令人羞耻的事!”

“本着历代天师赐予我的权柄,我郑重宣布,那些参加神圣军的教徒,如果在途中或战斗中丧失了性命,历代天师将赦免他们一切的罪孽。”

大贤良师这段慷慨激昂的演讲,让不少冒着风雪出席会议的信徒感动得流下了眼泪,现场情绪十分高昂。许多人在大贤良师演讲结束后,争着向他领取黄色头巾,表现他们参军东征的意愿。

在过去几天,撒马尔罕,波斯各地的许多宗教界人士、王公贵族、骑士和平民,纷纷涌入喀布尔这座小城,以一睹大贤良师的风采,结果喀布尔城容纳不下这么多人,一些人只好在野外的雪地上搭建帐棚。

于是,黄巾帝国的骑士,肩负收复圣城巨鹿的决心,抱着发财的梦想,纷纷从军东征,揭开了中世纪历史上著名的“太平道东征”的序幕。

这场战争将持续很多年,直到30年后东方产生了一位伟大的军事家岳飞,才彻底挫败了黄巾军征服中原的野心,黄巾军徒众回到故乡后消失在民间,而岳飞“直捣黄巾,与诸君痛饮尔!”的豪迈语句,则留在了历史的记录里。

晕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