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转金庸

红茶魔术师J 收藏 4 198
导读:逆转金庸

那尔撒司与徒儿亚尔斯兰步入蒙古军营帐,一路上只见得无数战马奔跃嘶鸣,千万刀枪耀日生辉,军容极盛,远非花剌子模积弱之兵可比。


进得中军大帐,但见一人居中而坐,方面大耳,双目深陷,颇富帝王气派,自是成吉思汗无疑。众将分坐两旁,除察合台、术赤等蒙古人外,还有一青衣汉子与一中年道士,却是汉人模样。


那尔撒司入座后,见此二人双目隐然放光,便知是武林高手。有此二人,自己此番若想行刺成吉思汗自是万难成功,不由得暗道可惜。一面暗示亚尔斯兰切勿轻举妄动,一面心里却提了十分的小心。


蒙古十数万大军四下环城,将撒麻尔罕围得如铁桶一般。一连攻了数日,非但这撒麻尔罕始终屹立如山,蒙古军倒折了近万将士,连那王孙莫图根亦被一箭贯脑,当场毙命,正是蒙古从未有过之惨败。除了撒麻尔罕城防牢固,将士上下一心,更是因为有那尔撒司这般高手率明教众人相助。


成吉思汗素来极是爱才,见那尔撒司气宇轩昂,心中暗道:“撒麻尔罕守将本是庸才,吾所虑者,惟那尔撒司一人尔。若能将此人罗致麾下,胜于得了十座撒麻尔罕”,便有了招揽之意,遂说道:“那尔撒司,摩诃末无道,君昏民困,奸佞当朝,忠良含冤,我这话可不错罢!”


那尔撒司道:“不错,这乃摩诃末无道昏君。”众人又都一怔,万料不到他竟会直言指斥花剌子模君王。


成吉思汗大喜道:“阁下英雄了得,名不虚传,我蒙古兵将都是钦仰的紧。这等大大的英雄好汉,又何苦给那昏君卖命?不若投靠我大蒙古,我保你荣华富贵。”


那尔撒司朗声道:“在下又岂能被昏君所用?只恨你蒙古残暴无道,侵我疆土,杀我百姓。在下一腔热血,只为我花剌子模千万百姓而洒!”


成吉思汗听得心头火起,正要发作,却被旁边那汉人道士附耳几句,脸上又转怒为喜了。


道士转过身来对那尔撒司道:“吾邦有一位圣人曾道: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这话当真有理?”


那尔撒司点头应道:“此话甚是有理。想天下者,天下人之天下也,自是唯有德者居之。”


成吉思汗伸手在案上一拍,道:“这话说得好,大家敬他一碗。”说着举起碗来,将马乳酒一饮而尽。随侍众人但见成吉思汗举碗,也只得各自陪饮了一碗。左右卫士却在各人碗中又斟满了酒。


那道士又微笑道:“这摩诃末人貌其外,禽兽其髓,自上台后横征暴敛,穷兵黩武,桀昏作则,饕餮社稷,荼污黎民,拔擢酷吏,峻法虐政。只弄得好端端个花剌子模子饿莩纵野,哀号竟日。可不错吧?”


那尔撒司拍案而起:“这等昏君,人人得而诛之!”


那道士拍手大笑道:“而我大蒙古朝政清平,百姓安居乐业,各得其所。我大汗不忍见花剌子模子民陷于疾苦之中,无人能解其倒悬,这才吊民伐罪,挥军西征,不惮烦劳。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我这番心意与大侠全无二致,真可说是英雄所见略同了。来,咱们再干他一碗。”


眼见众人举碗放到口边。那尔撒司催动内力猛一挥手,劲风过去众人酒碗尽数摔在地下,跌得粉碎。


那尔撒司厉声道:“且住了!这位道长,看你道骨仙风,似是有道之士,怎竟说出这等话来?你蒙古兵杀来,残民之逞,白骨为墟,血流成河。我花剌子模百姓家破人亡,不知有多少性命送在你蒙古兵刀箭之下,还说甚么吊民伐罪,解民倒悬?又说甚么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帐中众将先被那尔撒司打落酒碗,又被其直斥其非,均觉得面上无光,纷纷聒噪,便要发作。正在此时,忽听得那青衣汉子放声大笑,笑声中竟暗含一股内力。帐中众将虽也都是久经沙场能征惯战之士,一时也不由得一阵头晕眼花。


那尔撒司见此人腰挎一口金刀,暗道:“久闻蒙古军中有一奇才金刀驸马,本是汉人,军略武功无一不精。蒙古此番攻城略地,所向披靡全是这金刀驸马之功,莫非便是此人了?”


青衣汉子朗声道:“我大蒙古本欲与贵邦通好,怎奈汝王掠我货物,杀我商队,又辱我使者,这等奇耻大辱,又怎有不报之理?花剌子模此番却正是自讨其祸了。”


那尔撒司叉手道:“劫掠商队,侮辱使者,自是吾邦的不是。但昏庸无道的是国王,见利忘义的是守将,而你蒙古人所残杀虐待的却是普天下的百姓。布哈拉、额达剌……汝大兵过处,杀人盈城,鸡犬不留。可怜我花剌子模旧都,好端端满一个繁花似锦的玉龙杰赤,城上下无辜百姓百万余人,无论男女老幼,皆惨遭汝等屠戮。请问这位英雄,这些老百姓又作了甚么恶。竟落得如此下场?汝蒙古商团几百人被杀,自是人命关天;然则战祸一开,吾国上下几百万无辜百姓死于非命,难道他们便不是人命了吗?”


青衣汉子低沉着嗓子道:“刀兵一起,血流漂橹,玉石俱焚,古来向是如此。况且那摩诃末乃是那安息塞尔柱王朝帐下突厥重臣忽都不丁之四世孙,亦非花剌子模人士。突厥人做得花剌子模之主,难道我蒙古人却做不得吗?”


那尔撒司嘿嘿冷笑一声,问道:“这位大侠言必称蒙古,却又不似蒙古人士,倒像是汉人相貌,敢问阁下姓自名谁,仙乡何处?”


金刀汉子昂首答道:“在下姓郭名靖,乃东土天朝人士,大宋郭啸天之后,师从江南七怪,现官拜大蒙古那颜之职。那位道长乃是全真派掌门长春真人丘处机。”言罢嘴角颇有得意之色,丘处机亦是点头拈须微笑。


那尔撒司笑道:“不想这位道长竟是全真派掌门长春真人丘处机?我闻他蒙金主世宗相召,往那燕京论道说法,于天长观主行万春醮事,又助金主灭了杨安儿乱军,正是那金国第一等的人物。如今怎的又投了蒙古?真真奇哉怪也!”


那金世宗大定二十八年,正是金国国势鼎盛之时,金主诏全真道人入燕京,邱处机自是欣然前往。部析天人之理,演明道德之宗,甚惬金主之意。那金主遂将邱处机等一干全真道士尊为上人,又是封以官职,又是赐以道观。有了朝廷撑腰,全真派自此如鱼得水,名震天下,四处设立道场自不必说,又助朝廷剿灭了山东武林反金盟主杨安儿,名头竟盖过了少林,隐然有武林盟主之势。


怎料这天下大势变幻无常,几十年来,眼见这蒙古崛起,金国却是日衰,邱处机便存了弃金投蒙之意。南宋及金先后遣使来召,他均未应命,唯应成吉思汗之请。蒙古与金乃是世仇,这些旧事邱处机自是从不曾在成吉思汗面前提起。这番被那尔撒司揭了老底,郭靖并成吉思汗众人的目光齐刷刷一并投了过来,饶得邱处机城府颇深,一张老脸也登时涨得通红。


成吉思汗虎目圆睁,喝道:“撒麻尔罕不过弹丸之地,汝当真守得住吗?汝便当真不怕死吗?”


那尔撒司沉吟片刻,道:“‘为国为民,侠之大者’,只要有了为国为民之心,那就是真好汉,真豪杰,无枉人世间走了一趟。有我在一日,汝等便休想入城。至于撒麻尔罕以后守得住、守不住,便也只有‘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八字而已。”


非但邱处机、鲁有脚一般汉人,闻听此言个个自惭形愧,便是察合台、术赤等一干蒙古人也是肃然起敬。成吉思汗原想如不能招揽那尔撒司,便定要将其除去,此时也动了英雄相惜之念,摇头叹息一番后,便命郭靖将那尔撒司等人送出大帐。又传令下去,命属不可为难。


郭靖出得大帐,见左近无人,便压低了声音道:“吾已有了攻城之法,城破只在旦夕之间,还望这位英雄早日避开。”


那尔撒司仰天笑道:“宁可玉碎,绝不瓦全,我自到了撒麻尔罕,便是打算与城共存共亡,又安能临阵脱逃,去做那无义小人?倒是见阁下气度宽宏,蒙古诸王无一能及,他日必膺国家重任。我有良言奉告,不知能蒙垂听否?”


郭靖拱手道:“愿闻其详。”


那尔撒司对郭靖道:“蒙古素怀虎狼之心,有并吞天下之志,西征过后,断不会就此刀枪入库马放南山。阁下为虎作伥,为蒙古卖命,却怎不想想,灭了我花剌子模后,蒙古定将回师东侵,你东土大宋那花花江山,无数百姓,只怕也要大难临头了。我花剌子模百姓今日之祸,便是汝东土明日之灾。”


未等郭靖答话,忽听得身旁一阵号哭之声,却见数万花剌子模百姓衣衫褴褛,手执棍棒,并无一件真正军器,乱糟糟不成行列,被蒙古兵驱赶直往撒麻尔罕而去。


那尔撒司叹道:“你蒙古军攻城,总是驱他国百姓先行。此法既能屠戮百姓,又可动摇对方军心,可说是一举两得,虽是残暴毒辣,却往往得收奇效。他日蒙古攻宋,若也是强使大宋百姓为前驱,汝又当如之奈何呢?汝东土之人,只怕到时境遇却又不如我花剌子模了。”


那尔撒司见郭靖低头不语,又道:“阁下说已有了破城之法,这撒麻尔罕恐是不保.然吾邦地广人多,奇人异士,所在多有.汝今日既助蒙古攻我花剌子模,他日蒙古攻宋,我花剌子模亦必助蒙古,誓报此一箭之仇!”


数日之后,郭靖奇兵天降,到底破了撒麻尔罕.城破之时,那尔撒司虽是奋力死战,却是无力回天,最后自杀殉国.蒙古破城后自是立刻屠城,史载“城中常十余万户,国破以来,存者四之一。”那尔撒司徒儿亚尔斯兰因精通木工营造之法,故免得一死.后蒙古大军征宋,围襄阳,遇郭靖,久攻而不克,便自花剌子模调来回回炮炮手数名,亚尔斯兰亦在其中.这回回炮炮火恁是了得,襄阳不日而下,郭靖夫妇同时殉城.


宋与蒙古周旋数十年,全赖襄阳.襄阳一破,南宋门户洞开,不日遂亡,中国百姓却成了第三等的汉人与第四等的南人,境遇当真又在花剌子模之色目人之下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