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历史上那些单挑的武将

在中国几千年战争史上, 武将单挑的次数屈指可数,单挑的作用也是极为有限的。

我们来看一看正史中记载的几次武将单挑。

1、项羽VS楼烦

楚汉相争时,两军对峙于广武,“项王三令壮士出挑战,汉有善骑射者楼烦辄射杀之。项王大怒,乃自被甲持戟挑战。楼烦欲射之,项王瞋目叱之,楼烦目不敢视,手不敢发,遂走还入壁,不敢复出。”(《资治通鉴》)

汉军坚守不出,项羽无计可施,连续派了三个人挑战,都被楼烦射杀了。最后项羽亲自出阵,只是喊了几声,就把楼烦吓跑了。

项羽赢了,仅仅是战斗层面!在更高的战役、战略层面却输了。在单挑前,项羽要面对刘邦的龟背神功;单挑后,项羽郁闷地发现自己仍然要面对刘邦的乌龟壳。这次与楼烦的对抗没有任何意义。

2、孙策VS太史慈

“(刘繇)但使(太史)慈侦视轻重。时独与一骑卒遇策。策从骑十三,皆韩当、宋谦、黄盖辈也。慈便前斗,正与策对。策刺慈马,而揽得慈项上手戟,慈亦得策兜鍪。会两家兵骑并各来赴,于是解散。”(陈寿《三国志》)

这次单挑,更多的被动的巧遇而非主动的挑战。太史慈在刘繇军中只负责侦查任务,碰巧遇到在外看地形的孙策等人,两边就那么几个人(尤其是太史慈这边就两人),想乱战都无可能。

这里大家最后的表现给双方加分不少:“会两家兵骑并各来赴,于是解散。”原本只是一场单挑,军队到来后就上升为战斗了,双方各回本部调兵遣将,这才是优秀将领该做的事!

3、陈安VS平先

“(陈安)自帅精骑突围,出奔陕中。(刘)曜遣将军平先等追之。安左挥七尺大刀,右运丈八蛇矛,近则刀矛俱发,辄殪五六人,远则左右驰射而走。先亦勇捷如飞,与安搏战,三交,遂夺其蛇矛。”(《资治通鉴》)

这段描写中陈安一手刀一手矛,左关(羽)右张(飞),好一派威武的形象。

在先期的战役中,陈安已丧失了大部分军队和所有地盘。这次战斗发生在陈安打了败仗逃命过程中,陈安如果胜了平先,最好的结果不过是逃到其他地方寄人篱下;平先胜了,不过是给这场胜仗锦上添花。无论谁胜谁负,对战争的结果都没有影响。

4、王应之VS何慧文

南朝刘宋泰始年间,天下皆反。在这场战乱中也出现了一次武将阵前单挑。

“(忠于朝廷的)衡阳内史王应之起兵应建康,袭击(叛军)湘州行事何慧文于长沙。应之与慧文舍军身战,斫慧文八创,慧文斫应之断足,杀之。”(《资治通鉴》)

王应之、何慧文两人的名字很多人都觉得陌生,但这是有史可查的唯一一次直接决定战场胜负的单挑。王应之的身手华而不实,砍了对方八刀仍没有减少对手的战斗力;何慧文一击必中。最后叛乱平息,本来皇帝赦免了何慧文,但何慧文因为自己“既陷逆节,手害忠义,天网虽复恢恢,何面目以见天下之士。”最终绝食而死。

5、史万岁VS突厥勇士

隋文帝年间,窦荣定帅兵出击突厥,史万岁在军中效力。

“壬戌,将战,(窦)荣定遣人谓突厥曰:‘士卒何罪而杀之!但当各遣一壮士决胜负耳。’突厥许诺,因遣一骑挑战。(窦)荣定遣(史)万岁出应之,(史)万岁驰斩其首而还。突厥大惊,不敢复战,遂请盟,引军而去。”(《资治通鉴》)

如果只看这一段,就会认为史万岁的英勇决定了战场胜负。但是再看看《资治通鉴》中的本段前后描写,发现这次单挑不过是隋军胜利过程中的一朵花而已。

“窦荣定帅九总管步骑三万出凉州,与突厥阿波可汗相拒于高越原,阿波屡败。”(《资治通鉴》)

“长孙晟时在(窦)荣定军中为偏将,(遣)使谓阿波曰……阿波然之,遣使随(长孙)晟入朝。”(《资治通鉴》)

由此可见,隋军的胜利先是军事屡次获胜,后是外交成功分化敌军。

6、白孝德VS刘龙仙

“史思明引兵攻河阳,使骁将刘龙仙诣城下挑战。龙仙恃勇,举右足加马鬣上,慢骂(李)光弼。光弼顾诸将曰:‘谁能取彼者﹖’仆固怀恩请行。光弼曰:‘此非大将所为。’左右言:‘裨将白孝德可往。’光弼召问之。孝德请行。光弼问:‘须几何兵﹖’对曰:‘请挺身取之。’光弼壮其志,然固问所须。对曰:‘愿选五十骑出垒门为后继,兼请大军助鼓噪以增气。’光弼抚其背而遣之。孝德挟二矛,策马乱流而进。半涉,怀恩贺曰:‘克矣。’光弼曰:‘锋未交,何以知之﹖’怀恩曰:‘观其揽辔安闲,知其万全。’龙仙见其独来,甚易之;稍近,将动,孝德摇手示之,若非来为敌者,龙仙不测而止。去之十步,乃与之言,龙仙慢骂如初。孝德息马良久,因瞋目谓曰:‘贼识我乎﹖’龙仙曰:‘谁也﹖’曰:‘我,白孝德也。’龙仙曰:‘是何狗彘!’孝德大呼,运矛跃马搏之。城上鼓噪,五十骑继进。龙仙矢不及发,环走堤上。孝德追及,斩首,携之以归。贼众大骇。”(《资治通鉴》)

这段引文较长,我个人觉得引文中李光弼的举措体现了古代将领对阵前单挑的真实态度。

这是“安史之乱”中李光弼指挥的河阳保卫战中的一个片段。“(李)光弼夜至河阳,有兵二万,粮才支十日。光弼按阅守备,部分士卒,无不严办。”李光弼这时的主要工作是扎稳篱笆,从白孝德“策马乱流而进”来看,城下应该有比较完备的防御体系。

再分析一下李光弼在引文中的表现。首先李光弼自己绝不出战,因为自己是一军之主;其次拒绝仆固怀恩的请战,要仆固怀恩在即将到来的决战中独当一面;最后白孝德表示要独自应战时“固问所须”。由此可见,李光弼并没有把此次单挑上升到什么高度,他的重心一直都在防御的准备工作上。

武将单挑从来都不是战争的主流形式,更不是战场决胜的手段,所以刘邦面对项羽的挑战,说了一句经典的话:“吾宁斗智,不能斗力。”(《资治通鉴》)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想象一下,在淮海战场:

陈赓胯下一匹枣红马,一身锁子连环甲,长枪刺刀,在双堆集两军阵前来回奔跑,指名道姓要对方主将黄维搭话。

黄维金盔金甲,身高八尺,仪表堂堂,骑一匹白龙马,挎一挺汤姆逊,缓步来到阵前,门旗一开:呔,本帅枪下不杀无名之鬼,来将何人,通名受死!

陈赓怒道:某乃中野四纵主将,你陈赓爷爷是也,黄维你一介书生,不在书斋做学问,两军阵前舞刀弄枪,却是何故?我与你虽为同门,但现在各为其主,要知道刀枪无眼!

黄维道:呀呀呸!本帅乃是天子门生,朝廷大将,岂容你侮辱,纳命来。说着催马舞枪,欲取陈赓。

“杀鸡焉用牛刀!”十二兵团阵内一声大喝,如平地一声雷,只见一员大将骑着乌骓马,身穿生铁荷叶甲,挥舞勃然机关枪,仿佛一座铁塔,如闪电般杀来,黄维定睛一看,来将乃是十二兵团副将,江湖人称“老狐狸”的胡琏!

胡琏大叫道:陈赓反贼,来来来,胡爷爷与你大战三百个回合!

两马相交,直杀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八十多个回合了不分胜败,两位将军抖擞精神、越战越勇,可谓是棋逢敌手、将遇良才了。

不远处的山头上,中野主帅刘伯承看着这场惊天地泣鬼神的厮杀,不禁也感叹道:老夫征战沙场几十年,此等恶斗也是第一次看见啊!遂问左右:与陈将军大战的敌方将军却是何人?真虎将也!

参军李达答道:十二兵团副将胡琏,江湖人称“老狐狸”!

刘帅回头对监军小平道:此等良将,如能为我所用,岂不妙哉?

小平道:我也正有此意。

于是,刘帅与小平监军发下令来:不准放冷枪,活捉老狐狸......

一声令下,中野麾下陈锡联、王近山、杜义德等几员战将,各率所部,抖擞精神,挥舞兵器,催促坐骑,如猛虎下山般杀入战阵,直取老狐狸!

老狐狸虽然勇猛,但面对数员大将车轮般轮番攻击,也只有招架之功无还手之力,枪法亦渐渐乱了招数。露了破绽。

忽然,十二兵团阵内一阵骚动,原来却是110师主将廖运周阵前反水,带领近万人马投奔共军,十二兵团一时阵脚大乱,主帅黄维后悔不已,应接不暇,将帅之间互相猜忌,草木皆兵。阵上的老狐狸稍一分神,被陈赓一枪刺来,险些跌落马下。

正在此时,东南角一声炮响,杀出一彪人马,皆黄袍黄甲,冲在前面的一员战将,身长九尺,遍体黄金甲,挥舞一挺加拿大斯登,乃华野参军陈士榘是也,此时带领人马杀入阵中,直杀得十二兵团鬼哭狼嚎,人马自相践踏,只恨爹娘生少两条腿,溃散了一大半。

鏖战中的老狐狸此时心神大乱,无心恋战,只得向王近山的面门虚晃一枪,败下阵来,望本阵门旗落荒而逃。

身后几员中野大将穷追不舍,黄维急命副将吴绍周、偏将贾道善、熊绶春等几员战将迎上厮杀,招架一阵算一阵,把老狐狸接回中军大帐。老狐狸得以脱身,连饮几杯威士忌,方才定下心来,卸下盔甲,原来内衣已被汗水湿透,时值隆冬,老狐狸喷嚏连连,黄维连忙以马革裹之。

吴贾熊等三将岂是中野几员虎将对手,不到三十个回合,熊绶春被刺于乱军之中,死于非命,吴贾二将亦分别被陈赓、王近山猿臂轻舒,手到擒来,扮成大闸蟹捆于马下!

十二兵团中军帐内,黄维与老狐狸眼看大势已去,只能感慨回天乏力,有负圣上隆恩了!......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