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孤傲的山峰上,一个瘦小的少年迎着夕阳站立着,“喂,大师兄,我们该赶路了!”一个沙哑的声音响起。


我知道那是沙师弟在喊我了,要是换那个死猪头可不会这么客气的跟我说话!但现在我谁都不想理,只想看看西边那一抹斜阳,这便是我去西天唯一的动力了吧!


我出生在很遥远的古代,具体是什么时候不大记得了,那大概是七八百年前的事了,我的母亲是个石妖。(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是从石头缝里碰出来的呢,哼!真是可笑,如果石头能蹦出活的东西,那你去蹦给我看,谁不是爹娘生父母养的??)


说到这里我想起了现在的秃子师傅常说的话:“妖的母亲是妖它妈的,人的母亲就是人它妈的,如果是人和妖生的孩子就不再是简单的妖,而是人妖!!!”


每次听到秃子说这段话时我就很想笑,因为我的血液里就有一半是人‘它妈的’,虽然我并没有见过他!


遗憾的是天界并不像秃子那样想,我一出生就被定了性,妖怪的儿子还是妖!!!


于是,八百神将在雷公风后的带领下来讨伐我,那时我才刚从母亲的石卵里出来,眼睛还未睁开,数亿伏的电压像一把巨大的利箭从天而降,劈在我身上,我好疼啊!!!


我凄厉的哭号着,完全不明白我这个小小的生命究竟伤害到谁了,为什么我一出世就要受到这样的对待!


“小子,你要怪就怪你妈吧,谁叫你是妖怪的儿子!”一个鸟嘴怪物冲着我冷笑着,眼神里带着冰冷的不屑!


“这就叫天罚!诛无赦!!!”


“不要伤害我的孩子!”生我的母亲用最后的力气替我挡住了神将们的天罚,只是一阵轻烟,母亲便魂飞魄散了,我甚至还没瞧清楚她长的是什么模样!


“不要啊!!!”巨大的悲痛紧攥着的我心头:为什么!为什么我一出生就要是妖!为什么我一出生就要承受天罚!?为什么,为什么母亲要为我而死!!!


这一切都是为什么???啊!!!


轰的一声,我觉得自己脑子里有什么东西暴炸了!


也许,也许是我呆在母亲石卵里沉寂数百年所积聚的灵气,又也许,就是秃子所说的什么狗屁仙缘,总之在那一瞬间从我小小的身体里爆发出了巨大的力量,将那些神将加诸在我身上的电力全部弹了回去!


“啊!!!”鸟嘴怪惨叫着,被他自己发出的雷电击中,活像只烤鸡,但我一点也不想笑,我只觉得心里一片空荡荡,只余下无尽的悲伤!在我这个刚出世的婴孩心里……“小妖厉害,我们走!!!”呼啦一声,那些长翅膀坐云彩的家伙就在鸟嘴怪的带领下飞走了,“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神吗?”打得过我,就说是天罚,打不过我,就跑掉了!


可笑!然而我的母亲…我的母亲…我再也见不到她了!“啊!!!”我仰天长号着!


我在心底里发誓,我一定要变强!总有一天,我要主宰自己的命运,我不要再是一个被神随时天罚的“妖”!!!




第二章


每次秃子三藏听到我说这一段的时候都会摇头叹息,他说我的叫声是人类最原始的冲动,最野性的呼喊!


后来听说天上的玉帝老儿原本正在睡觉,就是被我的号叫声给惊醒了,间接导致他落下个小便失禁的病根…从此我便成了他心头的一根刺!


在西行路上无聊的时候,我常常会和秃子讨论这样和那样的问题,因为四个人里面,沙僧是老年痴呆的具体体现,那个猪头又是个只会拍马的混蛋,白龙马一般都是不说话的,就只剩下秃子了。


你别说,有时候他的话还有那么一点点道理,而且…他不像猪头那么狡猾!比如说,我就常常会问他,为什么会去西天取经,因为我一直有这个疑问。


秃子的前世是金禅童子,这个家伙在八百罗汉里一直是个好吃懒做的闲汉…为什么会派他来呢?每次我问起这事秃子总是一脸莫测高深的道: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后来有一次他无意中说溜了嘴我才知道,他在观音姐姐那里打点过,所以…一切就便宜行事了!


我很奇怪当时就问他,取经路上妖怪又多,路又远,为什么他偏要搞这个苦差!该死的秃子又是莫测高深的微笑。


直到很多年后我才知道,秃子三藏光是出发前参加的各种会议、学术报告、以及产品形像代言、还有身上的一些破烂当古董卖,就赚了个盆满砵满。如果成功取经回来……领导果然不愧是领导,这些行动后面的深意,不是我这个简单的猴脑可以想像得出的……


※ ※ ※


整个西行四人组里,让我最气不顺的就是猪八了,当然他也不喜欢我们这么叫他,不过既然大家都叫顺口了,也就没人去管他的抗议了。


“我说猪八啊!”(我)


“叫我八戒!”猪头的脸开始红了。


“猪八师兄啊!”(沙僧)


“我说了叫我猪八戒!”猪头脸上的青筋开始暴起!


“啊,猪八啊~~~!”(秃子三藏)


“我说了…`”猪头脸上青筋暴起N多、眼透杀机,已经快陷入暴走状态了,待回头一看是秃子三藏…突然挤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那就叫我猪八吧!”


大家绝倒!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以为猪八是个胸大无脑的家伙,直到那一天我们西行路上第一次遇到了女妖,好像是叫什么“排骨筋”来着。


我一眼就看出这家伙不对路了,你想啊,在这方圆百里鸟不生蛋的地方突然冒出个大姑娘来,那不是活见鬼了吗?


所谓的火眼金睛其实是来自于生活的经验,我相信自己的判断绝不会错。如果你也像我一样活个七八百年,你当然也可以像我一样的自信。


于是我抬起棒子就要打这妖精,谁知道猪八一把拦下我,“大师兄,好好的姑娘你怎可对人家动粗?!”


“去去去,你没看见这家伙是妖精!”我不耐烦的甩开猪八,谁知这家伙仍跟粘皮糖似的,弄得我心头火起,“呔!再不放手连你一起打!”死猪头这才连滚带爬的摸开。待我抬眼再一看,那妖精早闪得没影了,弄得我心头里那个气啊!


当然后来那妖精再变成老太太时,终于没逃出我这一棒子,不过却换来秃子的一顿臭骂!说我不听他的话,领导还没叫动手呢,我就自个解决了。


当时我是不服气的,就跟他顶了两句,好个秃子,平时用我时是一副和颜悦色的模样,现在用完了又换了一副嘴脸,还念上了紧箍咒,我最烦的就是他这一招……“扣你工资不给加班费…扣你工资不给加班费…!!!”这一路念下来,最后我还是妥协了!!!


唉~~!做猴子活到这份上,实在是很丢脸的一件事,从那以后我就收敛了许多,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做领导!唉,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吧……也是从那时候起,我才知道猪八不简单!开玩笑,人家好歹也是十万天河水兵元帅啊,怎么会连个小妖都认不出来?也只有那个死秃子是肉眼凡胎。后来我才知道,猪八是看到了秃子的一个暖昧眼神,所以才心领神会的上来做秀给秃子看!


靠,好人全让他做了,每次在前面劈荆斩棘的是我,挑担的是沙僧,驮秃子的是小白龙,就他整天游手好闲的,最多给秃子牵个马嚼子什么的,结果在所有人里面,秃子最爱的就是他猪八……我终于明白了,什么叫会做不如会拍!


很多年以后,我碰到了观音姐姐,姐姐告诉我,当年选徒弟的时候,本来是让猪八当大师兄的,但是猪八一口就回绝了,“不行,当大师兄要在前面打妖怪的,这种粗活,哪是俺老猪干的…什么,当老三,那也不成,做师弟肯定是挑担子的料!我就做老二了,不多不少,刚刚好!”


我听到观音姐姐如是说后愣了半晌……这猪头,行啊!真是不服不行!




第三章


路还是一样的走,日子还是一天天的过去,只是每到夕阳落山的时候,我都会停下来,拄着铁棒静静的看着西天的那抹晚霞!


或许每个人心底里都有一个想往的西天,而那片晚霞便是我心中唯一的希冀……


“孙悟空,你罪孽滔天,只有保护唐三藏来我西天取得真经才能超脱轮回之苦!”佛陀沉重如山的声音仿佛还在我耳边回响。


我心底里不由呐喊起来:“如来!究竟是我哪里做错了?是犯了天条吗?!为什么我一点也想不起来了!!”记忆里就只有在花果山做猴子的快乐,以及拜菩提老祖为师,学艺七年的艰辛,其它的……俱是一片空白!


该死的,我的头又痛了,每次都这样…我索性把棒子丢过一边,仰面躺在草地上,静静的注视着天上的浮云:只要把秃子送到西天我就能得到自由了吧?


“大师兄!”一个沙哑的声音响起,我知道一定是沙师弟了!在这个时候会喊我的也只有他了!


……


我一直很奇怪沙师弟的脑子是用什么做的…四个人里面,秃子是凡人一个,一般的毛病他身上大抵都有,猪八最是圆猾,而沙僧……


我实在找不到什么词来形容他了!每天几乎不言不语,只会公式化的挑担、面无表情的做事,就连被猪八欺负也是一声不吭,真不知他当年在流沙河里是怎么混的!…


在西行刚开始的时候,秃子常把我们几个找来一起聊聊路上的风土(说白了就是畅谈领导的精神,激发一下大家在长取经路上的热情。),记得有一次沙僧出去化缘,秃子又和往常一样把我和猪八拉到一起,清清嗓子便慷慨激昂的开始了例行的演讲……


“同志们,告诉大家一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自从我们出发以来,克服艰险不畏困难,现在离我们的目的地——西天!只剩…十万七千七百七十七里啦!”秃子说着,自以为很有感染力,摆了个POSS站在那里拉风!


现实的猪八忍不住嗫嚅道:“师傅,我们走了快大半年才只到这里…那剩下的十万七千七百七十七里路…何时才能走完啊!”


秃子的一张白脸刹时僵在那里,好不尴尬…猪八一见知道刚才话说得粗糙了,忙话锋一转道:“上面的领导也忒狠了点,这么远的路不派点差旅费至少也该派部小车!…但即使在这么艰苦的条件下我们依然走出了国门!这不能不说是师傅您领导有方,在多次我们迷惘时都是靠您指挥若定、运筹帏握才使我们化险为夷!!!”


靠,猪头说话确实有一套,这方面我是拍马也赶不上了!一句话能把秃子脸说白,再一句又能让秃子的脸变红!只看秃子三藏满面红光如浴春风的模样,就知道猪八这几句话深得领导的精神,字字都挠着秃子的痒处!


“师傅,您就像是那黑夜里的太阳指引我们走向前方,您就像是那天边的不灭的星辰,在俺的心底里指引方向,您亲切的笑容有如慈父般照拂俺老猪的身心,俺对你的景仰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俺对您的热爱又有如那日月……”


靠,死猪头越说越起劲,我听着实在不爽!忍不住插嘴道:“唉,每天走路太麻烦了,要不是师傅不能腾云,我们一个跟头过去不就好了!”


呃,这句话说完后我陡然发觉气氛不对(这不是摆明了说领导拖后腿吗?),秃子三藏刚才还满面春风笑得跟朵喇叭花似的,一听这话,刹时脸就黑了!


即使我再笨也知道犯了和猪头刚才一样的错误!天,我可不想尝秃子的那招“紧箍咒”!眼珠一转忙岔开话题道:“嘿嘿,师傅我看沙师弟快回来了,呆会咱们就可以吃饭了!”


猪八在一旁插话道:“我猜他可能一时半会不会回来了!”


“呃,为什么?”这一下连秃子的兴趣都被调起来了。


猪八一脸神秘的道:“你们知道沙僧为什么会被贬下凡间的吗?”“为什么?”我和秃子几乎异口同声的道。


“嘿嘿,当年在天上,他可是王母娘娘跟前的红人啊,号称卷帘大将军!”死猪头一边摇着脑袋晃动着包子似的脸,一边得意的道:“这件事天下间恐怕就我老猪一人知道!”(如果猪头也算是人的话)


我不由疑惑道:“那他怎么会被贬下凡间…还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猪八阴阴的笑道:“那是因为在五百年前的一次妖神大战中,沙僧不小心摔碎了王母娘娘最心爱的神器‘五色琉璃盏’!”死猪头说着,一双贼眼溜溜的瞅向我,看得我浑身不自在。


“那跟沙僧化缘有关系吗?”秃子突然冷冷的道。


猪八说话爱兜圈子,秃子三藏听多了有些不耐烦起来,毕竟在领导心里…“妖神大战干我屁事!”恐怕秃子现在关心的只是他的五脏庙。


“嘿嘿,师傅我是刚才看到那边有一阵青气,像极了五色琉璃盏的光芒,当年王母娘娘曾说过只要沙僧能将散在人间的琉璃盏寻回,便可赦免他!所以我猜沙僧会先去找琉璃盏的下落!”猪八讪笑着道。


“哦,原来如此!”秃子的话里难掩失望之意,看来一顿饭对他真的很重要!


看着猪八那一脸贱相,我忍不住问道:“我说猪八啊,那你又是怎么被贬下凡间的?”


猪八看着我一脸悲愤道:“你这臭猴子还有脸问我?”


我心里一片莫名其妙…一把揪住猪头的大耳朵道:“关我什么事,不要随便的赖我!”说着手腕轻轻一转,刹时林间传出一阵杀猪般的惨号!


“悟空,不得对师弟无理!”三藏一把将我拦下,看他那架势是想念紧箍咒,我只得无奈的放手,估计秃子是因为一时吃不到饭,心里郁闷,想找个人发泄一下…


不过看着死猪头躲在秃子身后窃笑得跟个快断气的蛤蟆样,我就觉得更郁闷了!


……


过了很久沙僧才回来,也不说话,一个人走到角落里,小心翼翼的打开一方布帕,也许里面真的是什么“琉璃盏”的碎片,因为在那一瞬间,我看见沙僧平静无波的身体竟有如得了帕金森一般的颤抖……


“沙僧,你化的斋饭呢?”耐不住饥饿的秃子道,“饭?什么饭?”沙僧抬起头来,目光一片茫然。(果然又是这样…)


三藏大叫一声:“天啊!MYGOD!”然后可怜兮兮的软倒在地上,大概是饿昏了吧…我看了不忍心道:“师傅,别慌,我再去找些吃的回来!”


躺在地上的三藏,突然一骨碌爬起来,上半身扯住我的衣袖不放,鼻涕泪水长流:“悟空,为师的肚皮全靠你了!”


此时,竟连猪头八戒看向我的眼光也多了几分温柔,巨寒……我有种上当了的感觉!(真恨不得一脚踢死这两个等着吃白食的…!)





第四章


一行四人仍朝着那遥遥无期的西天走着…我以为日子就会这么一直简单的重复下去!直到那一天我遇到了她…


“啪!”最后一个小妖在我的铁棒下呜呼哀哉了!说也奇怪,每当我告诉他们我是孙悟空时,那些前一刻都还很嚣张的妖怪就都变成了呆头鹅…


(最烦你们这些沿路打劫的小妖了,一点技术含量也没有!猪八在一旁一边用猪耙捣鼓,一边念念有词道…)


“孙悟空?”一个如银铃般的声音响起,我抬头看去,只见四周全是大树,难道是我听错了?“呸,是这里哪,笨蛋!”我这才发现声音的主人,竟是一个漂亮的小妖精,一身紫色的衣衫好像西天云霞般绚烂,此刻她正坐在一棵参天大树横生出的枝桠上,一对纤小的白足露在外面轻轻摇荡着!神态间透着说不出的顽皮和妩媚……


我不禁心头火起,取经这一路上哪个妖怪见了俺老孙有如此嚣张的?今天居然被这个小妖精戏弄?真是是可忍塾不可忍!


我一个纵身飞上树桠,手中铁棒一举,冷冷的道:“你是哪路的妖怪?别以为你是女人我就不打你!”


谁知那小丫头刹时眼睛就红了,“你这臭猴子,我等了你五百年,好不容易把你盼来了,你就是这样对我的吗?”说着,唏唏溜溜起来,一头钻进我怀里,扯起我的衣襟便乱揩起来!


他奶奶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碰到个疯子!!!我不由大感头痛,奇怪的是心里不但不讨厌反而有一些欢喜…`天哪,女妖厉害,连我都有些不正常了!虽然是如此想,但手中举起的铁棒却再也挥不下去了……(我心头一片混乱,早忘了在树底下看大戏的三个混球!)


傍晚的霞光透过树萌的缝隙洒下,映照在她的脸上,越发显得肤如凝脂,我呆呆的望着她,只觉得心头一片空白,这种感觉…似曾相识…`好像是在很多年以前,我也曾经站在这么一棵树上和她说话…那时,西天的彩霞映衬着她的脸庞…美艳不可方物!


“紫霞,感觉好久远了呢!”我喃喃的道……


※ ※ ※


“师傅,命运是什么?”我坐在师尊面前好奇的问道,师尊想了想道:“命运,就是你的一生,就是命中的定数!”


“那命运不可以自己掌握吗?”我不甘心的道,“呵呵…”师尊轻笑起来,笑声里竟有几分无奈!


我疑惑的望去,只见我的师尊——当今世上道法最高的“菩提祖师”脸上罕有的浮现出一抹忧郁,“师傅?”“唉…”师尊轻抚着我毛茸茸的脑袋道:“万事万物皆有定数,悟空,就是为师也不敢轻言超脱啊!”


……


我不甘心…为什么,我一出生就注定是妖,就要受到“天”的惩罚?!我辛辛苦苦远渡大海拜师求艺不就是为了能够掌握自己的命运吗?!我要变强,变得更强!看着师傅渐渐老去的背影…我知道,有一天我一定会超越他,成为一个让“天人”也惧怕的存在!


……


师尊最后对我说,收我入门下可能是他最大的错误!但这就是师尊的命…“那我的命是什么?”师尊望着我笑笑不答,可我还是从他的眼里读出了一丝隐忧!


多少年以后,当我已经是齐天大圣!集齐了七十二洞妖王终于变成了一股连“天”也感到害怕的力量时,我曾又回到菩提洞一次,可是…我再也没有见到过师尊!


那个曾经是当世道法第一人的“菩提祖师”就仿佛蒸发了般,天上地下再也没有留下他的一丝神念!“这就是我的命!”师尊的话语在耳边回响……


滚滚的泪水流下……


我是谁?


我是孙悟空,“齐天大圣王”!七十二洞妖王之主!!!


是的,我终于想起来了……


一直以来,我只知道自己是孙悟空,而忘记了自己曾是那个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王,可笑我还一直以为自己是因为偷吃了王母的蟠桃才被贬下凡间,还以为只要去西天取得真经便能得还自由……


我错了!


……



“臭猴子,你记起我了吗?”怀中的紫衣妖精惊喜的道。


“是的,紫霞,就算我忘记了自己是齐天大圣,就算我忘记了自己是孙悟空,我又怎能忘记你,花果山水帘洞主的夫人,我的妻子!”我深深的看着紫霞,看着她玉面浮起的一抹嫣红,看着她那夺眶而出的幸福泪水,心里既有一丝疼惜又快乐无比……


五百年的时间不算短,幸好我终于找到了你!


我紧紧的将紫霞拥在怀里,感受着她身体的温暖,幸福就这样凝结在了我的心中,原来…最快乐的事并不是得到天下无敌的力量,也不是当什么齐天大圣,而是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我早就应该明白了,从师尊在天地间消逝的时候…可恨直到今天我才醒悟过来!幸好还不算晚,我终于能和紫霞在一起了…“悟空…”紫霞紧紧的凝视着我,泪眼婆娑!“悟空,我好想你哦…”紫霞幽幽的道。


“我在这里等了你五百年!我以为你不会来了…幸好,你来了,幸好…”紫霞的声音渐渐低缓下去,我心里一阵紧缩…隐隐觉得有些不对!


淡淡的霞光里,紫霞的身影竟变得仿佛透明起来!


我心痛欲裂!“怎么会这样的?”


紫霞用几近透明的手指轻捂着我的嘴道:“别难过,别难过悟空,我在佛前求了很久…只为能再见你一面…我已经很满足了…”


“我从来没后悔…只希望来生还能做你的妻子……”紫霞喃喃的道。


我五内俱焚狂喊着紫霞的名字!


“别了,我的‘臭猴子’!”紫霞的身影终如汽泡般消失在空气中,连同最后一抹幽幽的话语随风而逝……


“为什么…为什么…”我的心中一片疼痛,“为什么!!!”我愤怒的向天怒吼!!!眼中流下斑斑血泪……


“师尊,我的命是什么?”在丧失意识前,最后回响在耳边的是儿时童稚的声音……


※ ※ ※


金色的晨曦洒满了整片树林,我从睡梦中睁开了眼睛,秃子、猪八还有沙僧都围在我身边,“师兄,你醒了?我们该赶路了。”


“等等,刚才我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我不理他们嘴里的招呼喃喃的道:“我好像忘记了很多东西。”


猪八在一旁不耐烦的嘟囔起来:“梦醒了就继续上路吧,有些事还是忘记的好。”


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不知为什么,我忽然觉他们看着我的眼神有些怜悯!算了,不想了,我还要继续往西天走,一直到——找到我想要的答案!


我想要的答案到底是什么?我已经不记得了,西行的路上我好像忘记了很多事,包括我的名字。但他们叫我臭猴子,或者还有另一个称呼叫做——“孙行者”……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