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人生充满了缘分呀!人生何处不相逢!有缘千里来相会,在茫茫人海中,遇见了多年不见的战友,是巧遇,是缘分哪,巧的不能再巧了。真是无巧不成书!说说我巧遇两位老战友的事。现在回忆起来心情仍然还很激动啊!
1979年10月我到军区开会,会后在沈阳南站售票大厅排队购票时,突然发现站在我前面的一个军人,很像我老排长的样子。我仔细辨认之后认准就是他,在他后面,我轻声喊道:“老排长!”他回头看了我一会儿:“哎呀!太行,是你啊!我们有十多年没见面了。”我说:“老排长您好啊?这么多年您上那去啦?我到处找战友打听您,有人说您调军区机关,还有人说您调到北京”。我们热情的握手,诉说分手后的情况。
我和老排长有着深深的缘份,1964年2月我入伍时,他在我们警卫排任排长,1965年6月他和班长李治海介绍我加入中国共产党。后来由于工作原因,我俩先后离开老部队调到其它部队工作,曾失去联系十多年。这次在沈阳車站巧遇,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
在一次打靶时排长还救过我哪,那是在1965年5月上旬的一天,我们警卫三班在排长黄清河的带领下,带着班里几名65年刚入伍不久的新兵到靶场进行“五四”式手枪实弹射击。那时我是三班副班长,班长李治海和我射击完后,排长问谁去报靶?我立即报告说:“我去报靶。”按当时规定手枪打靶25米需要报靶。每人5发子弹。我跑到25米处的胸前靶前一个壕沟里蹲下来。整个实弹射击由排长指挥。听见排长哨音后,才能射击并报出环数和弹着点,再响一声哨时要站起来糊靶纸。当我班最后一名同志射击完后我就听见外面喊:“好了”。我立即从壕沟里站了出来,正在这时就听见“呯”的一声枪响,又听见排长大声喊:“干什么?”我回头一望顿时愣住了,现场一片寂静,只见排长一手推着我连司务长举枪的胳膊没有放下来。随即排长和班长立即跑到我跟前,大声喊:“伤着没有?你没听见哨声为什么站起来?”我说:“我听见说好了啊,以为你们打完了。”这时可把司务长吓坏了。“好险啊,差点发生伤亡事故。”排长当即命令:“停止实弹射击,整队返回营房。”
事后,我非常感谢排长黄清河同志,由于他的机智,处事果断,及时推开司务长举枪的右手,才避免发生一起伤亡事故,是排长在枪口下救了我一命,这真是救命恩人,这是多么可贵的战友之情啊!51年过去了,但这件事我始终没有忘记。在沈阳車站见面后,我们的联系再也没有间断,我们虽然不在一个部队里工作,不在一个城市里居住,经常打电话互致问候,现在随着科技的发展,我们时常还发个微信或视频互相问候。退休多年后,我们仍然保持着这深厚的战友情。
1983年,为落实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关于对国民党起义投诚人员政策的指示,我和4位同志曾到四川遂宁、盐亭、三台、梓潼、剑阁、旺苍、广元、江油、茂县、汶川、北川、灌县、绵阳、彭县、内江、乐至、新都、德阳等地区,查访了原志愿军三兵团所辖部队百多名志愿军老战士。九月中旬,我们从成都到达重庆,在铜梁、石柱、壁山、新津、长寿等县继续查寻,同时又参观了重庆八路军办事处、渣滓洞、白公馆遗址。在重庆住了几天后,便乘船去武汉,经涪陵、丰都顺江而下,我们都是第一次在长江上乘船,江水时而湍急,时而缓慢,在炎热的夏季里,长江犹如一幅泼墨的山水画美丽无比,下午6点多钟,当轮船行驶到万县水域时,船上广播说,为了第二天上午看三峡风光,轮船要在万县码头停靠4个小时,旅客可以下船到码头玩一玩。
我们下了船顺着台阶走上去,到了上面一看,亍上熙熙攘攘的人群,极其热闹。我们顺着人流往前走,我们边走边看,卖小吃的、卖水果的、卖竹编物品的,响亮的吆喝声,叫卖声连成一片,真是热闹非凡。我看见有卖小滕椅的,我便买了一对小滕椅,一手拎一个往回走。突然从后面传来一声喊声:“李太行!”,我想在这个地方谁还能喊我名子?对同行的几个同志说:“这个地方还有认识我的?”我回头一看,只見一个人,一手拉着一个小女孩,挤开人群直奔我来,我看这个人面熟,等到眼前一看“啊!李祥科!”我紧紧握着李祥科的双手,忙说:“唉呀!是李祥科同志呀!真没想到啊!”他说:“刚才你买滕椅时,我就看见你啦!我想怎么会是你呢?”,我说:“怎么这么巧在这里会遇到你呢?我们都没穿军装,在这么多人当中,你都认出我来啦,真是老战友啊?”我拉李祥科同志的手对其他同志说:“这是我们政治部秘书处管理科的李祥科同志,老家万县,前几年转业回老家啦”。我们当中还有一位同志也认识李祥科,大家也都热情地握手问候,都说这么巧在这会遇到。我说:“要是我们不下船到亍里转,咱们怎么能遇见?假如你不出来溜达,咱们也不会遇见,咱们真是有缘分哪!”。
李祥科同志1965年入伍,原是我们警备区政治部秘书处管理科会计,70年我调到政治部时,他给我办理的《供给关系》,由于都是光棍,住在集体宿舍,又在一个食堂吃饭,饭后共同到住地海边公园散步,在一起几年,关系都很好。1978年转业回到原籍四川万县,临离开部队时,我还到火车站送行。时间过的真快,一转眼就5年过去了。
我指着他身边的小孩问:“这是你女儿吗?”,他说:“是,转业回来后生的,今年5岁了”。老战友好久不见,一见面就有说不完的话,问问这问问那。他询问部队老战友,问这个战友现在干什么,那个战友怎么样,我们把所有知道的告诉他,把部队的变化也告诉他。看得出他对部队的留念和对战友们的怀念之情。不知不覚二个多小时过去了。我们说:“船上规定九点一定要回到船上,我们得回去”。他说:“我送你们回去”。我们边走边聊回到码头,我们上了船,回头看见他仍然伫立在码头上,向我们挥手告别。我站在船上,大声喊:“李祥科同志!再见!”。
这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啊。战友情,兄弟之情;战友情,血火考验之情;战友情,生死之交情;战友情是永远无法割舍的骨肉之情!!!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