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军为何不留日军活口 日军常装死伏击

为配合国民党军在忻口的防御作战,八路军第120师师长贺龙命令第358旅第716团深入日军侧后,在代县的广武、雁门关、太和岭间,破击大同经代县、忻口到太原的公路,打击日军运输队,截断日军补给线。

深秋的一天,第120师召开师团以上干部军事会议。

“怎么样啊?部队刚到这里来,人生地不熟,有什么问题?”贺龙操着一口湖北话,用轻松的语调问。

“我们一路上看到日本鬼子的暴行,同志们十分气愤,恨不得立刻上战场,真刀真枪地同他们拼个你死我活。”

“蒋介石的军队真是熊蛋,连鬼子的影子还没见到,就吓得拼命往后跑……”

“人家115师首战平型关、打了个大胜仗,咱也不能落后。”

听着与会者的议论,贺龙不禁放声大笑起来。

“大家的求战情绪很高,这很好嘛!我们到这里来,就是来打仗的,要逛风景就不到这里来了嘛!”

听到贺老总诙谐的话语,大家都轻松地笑起来。

贺龙在鞋帮上磕了磕烟斗灰,站起身来,走到挂在墙上的一张地图前,指着地图上被等高线标得密密层层的地区,说:

“现在同日本鬼子较量的机会来了,我们师准备马上开到这一线去,在这个古战场上,同敌人打一仗!”

大家俯身一看,贺龙所指的地方正是历史上著名的隘口雁门关。

熟悉中国历史的人都知道,公元前136年,李广率军出雁门关,因寡不敌众而受伤被俘。押解途中,他飞身夺得敌兵马匹,射杀追骑无数,回到汉营,从此赢得了“飞将军”称号。除此之外,这里还有民间广为流传的杨家将的故事。可以说,雁门关早已不是一个普通的关隘。正如著名史学家翦伯赞先生所指出的:如果把漠北草原比作是中国历史演变的大后台,那么雁门关就是演义一幕幕波澜壮阔、金戈铁马历史剧的出场门!

贺老总环视在座的诸将,语气坚定地说:

“眼下日军正向山西的几个重镇进击,忻口战役正在进行。敌人每天都要从大同经雁门关,不断向前线输送弹药和给养,可以说,这是敌人的一根大动脉。目前,日军的气焰十分嚣张,自以为这一带已是他们的后方,所以戒备相当疏忽。我们正好利用敌人的这一弱点,出其不意,给他一个致命的打击!”

10月16日,驻守大同的日军纠集了300多辆汽车,满载武器弹药,一路向雁门关驶来。

接到情报后,八路军第120师将伏击车队的任务交给了第716团。

第二天拂晓,第716团独臂团长贺炳炎和廖汉生政委就带着连以上干部勘察地形。他们悄悄钻进黑石沟,爬上山顶,一条弯弯曲曲的公路立刻一览无余地呈现在脚下。它从雁门关伸出,在脚下由西向东绕了一个大圈,然后向忻口方向折去。公路的西面是悬崖峭壁,北面是一段陡坡,顺公路向南不远处有一座石拱桥。这里果真是一个绝好的设伏之地,既便于部队隐蔽接敌,又使得敌人遭打击后无法进行有效还击。

贺炳炎团长当即进行了具体部署:1营、2营埋伏在陡坡南北,中段由3营负责主攻,再由1营派出一个连向阳明堡方向警戒。3营11连伏在桥西,断敌逃路。

明确任务后,贺炳炎十分严肃地说:

“这是咱们120师到前线的第一仗,贺师长信任我们,把第一个任务交给了咱,咱可要打一个漂亮仗,攻击信号一发起,全团要一齐动作,力求把敌人干净、彻底地消灭在黑石沟内……”

10月18日,鸡叫头遍时,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第716团主力沿着崎岖小路,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入黑石沟,在公路西侧高地设伏。

10时左右,北面公路上腾起了滚滚尘土,同时还传来了轰轰的马达声。战士们抑制不住内心的高兴,悄悄地互相传递着消息。

“听见动静了没?龟孙子来了!”

“好家伙,这得多少辆汽车,把半拉天弄得灰天灰地的……”

炮兵阵地上,4门迫击炮早已高高地昂着头颅,十多发炮弹在炮侧摆得齐齐整整。两门平射炮的炮架已被牢牢地固定在地上,黑洞洞的炮口指向山下的公路。

眼看着敌人长龙般的车队马上就要进入伏击圈,3营突然送来报告:南面阳明堡又开来200多辆汽车,估计他们会在这一带会合。敌人数量无形间增多,为战斗增加了困难。

廖汉生高兴地说:

“既然送上门来了,就一起吃掉它,如果放走这到嘴的美味,那可真有些可惜了……”

“好,那就一块儿干掉它!马上通知各营,听统一号令,准备战斗!”贺团长命令道。

两路汽车鸣着喇叭,大摇大摆地开过来了。南来的车队,几乎都是空车,只有第一辆车上坐着十几个鬼子兵,后面的少数几辆车里装有伤兵和死尸。北来的车队可就不同了,一共有50多辆,满载兵员、弹药。最前面的车上坐着掩护部队,荷枪实弹,不时警惕地注视着四周,一副如临大敌的架式。

两个车队正巧在八路军伏击圈内交会了。车上的敌人看到对面的车队,高兴得哇哇啦啦地大喊大叫,手舞足蹈。忽然看见车上面还有伤兵和死尸,慌忙又纷纷脱帽致哀,有的还居然呜啦呜啦地唱起了挽歌。

正在此时,随着贺团长的一声令下,三发红色信号弹飞上天空。平射炮和迫击炮首先开火,只听得几声隆隆的巨响之后,前面的几辆汽车陡然间飞上了天,然后火光一闪,又轰轰地爆炸起来。为断敌车队后路,炮兵立即调整炮口,瞄准两个车队的后尾,又是一阵齐射。后面的敌人见势不妙,掉头就跑。

“打!”

3营营长王发祥挥动着驳壳枪,指挥全营官兵朝着公路上的敌人开始了第一轮攻击。各种枪弹、手榴弹,在敌人的汽车前后爆炸开来。有的直接落到了厢板上,打得敌人无处藏身,有的落在车头上、轮胎上,把原来一辆辆威风凛凛的汽车炸得东倒西歪……

“冲啊!”

王营长驳壳枪一举,3营的官兵们手端步枪和机枪,如汹涌的波涛冲下山冈。

日军在突然的打击下刚刚清醒过来,正要组织反击,汽车上的弹药开始爆炸,一声声如雷爆般巨响,汽车被炸得轮滚板飞。

冲上公路的八路军战士们大声呼喊着,与残余的敌人展开了白刃战。十多里长的公路上,刺刀撞击铿锵声,血肉迸飞的惨嚎声,拼死挣扎的呼喊声搅成一片。

在这次伏击战中,129师的官兵们接受了115师的沉痛教训。在不久前的平型关大战中,115师虽歼敌上千人,但也付出了好几百人的巨大损失。“据说,当时很多鬼子都躺在地上,等八路军靠近时突然起来开枪”。因此,129师的官兵们不再呼喊“缴枪不杀”的口号,只要鬼子没放下枪,不举起双手,就毫不手软地将他消灭掉。

第11连指导员胡觉三,挥舞长征时带过来的鬼头刀,连续砍死两个日本兵,解救了被围战士,自己却被钻在汽车底下的鬼子射中前胸,光荣牺牲。

“为指导员报仇!”的口号声响彻山谷,激励着广大指战员奋勇拼杀。

一个多小时后,枪声渐渐稀落下来,公路上的火药味浓烈扑鼻,日军官兵的尸体横七竖八地躺在公路上、山坡上,有的淹没在一尺多深的烂泥里。

战斗胜利结束了。方圆数十里内的老乡们听说八路军在雁门关打了大胜仗,都好奇地赶来了,黑石头沟里充溢着一片开心的欢笑声。他们和战士们一起搬运战利品,清扫战场。

廖汉生政委正在战场上巡视,忽然看到一名年轻战士正在用铁锹狠命地砸汽车,一边砸一边气呼呼地骂:

“我叫你跑,我叫你驮小鬼子……”

廖汉生看了直想笑,有罪的不是汽车,而是日本鬼子,汽车是我们的战利品,可是由于我们现在打的是游击战,也没有人会开汽车,因此这些战利品只能处理掉。想到这里,廖政委阻止道:

“不要砸了,用炸药炸掉,绝不能把它们再留给鬼子……”

响声四起,黑烟弥漫。敌人的一辆辆汽车冒出了滚滚的浓烟。紧接着,贺炳炎团长命令部队迅速撤离了战场。当阳明堡的日军闻讯赶来增援时,这里只剩下一片日军尸体和汽车残骸了。

此战,共毙伤日军300余人,击毁汽车20余辆。

20日夜,第716团再次前往黑石头沟地区设伏。这次分兵三路:一路占雁门关,一路向广武镇,一路向太和岭,并连夜破坏8座桥梁。

21日上午9时,日军由南向北的汽车200余辆和由北向南的汽车数十辆相向而来。当其先头车辆驶入伏击区时,第716团居高临下,以突然而猛烈的火力展开攻击。

日军汽车因公路被破坏无法前进,约一个营的步兵下车迎战。日军吸取上次教训,防守严密,还派出5架飞机支援。但是经过两小时激战,日军仍然以3倍于我的伤亡败退。

两次伏击战斗,共毙伤日军500余人,击毁汽车30余辆。与此同时,八路军第120师切断了日军由大同到忻口的交通补给线,第115师打击了蔚县至代县的日军交通补给线,使进攻忻口日军的弹药、油料供应濒于断绝,攻势顿挫。

雁门关伏击战是继平型关大捷后,八路军打的又一个较大的胜仗。忻口会战前敌总指挥、国民党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卫立煌在战役结束后曾对周恩来说:

“八路军把敌人几条后路都截断了,对我们忻口正面作战的军队帮了大忙。”

毛泽东在《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一书中对此战给予了高度评价,指出:

游击战争还有其战役的配合作用。例如:太原北部忻口战役时,雁门关南北的游击战争,破坏同蒲铁路、平型关汽车路、杨方口汽车路,所起的战役配合作用,是很大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因为只有死的日本人才是好日本人。

文章中有几处错误:1、贺老总不是湖北人,而是湖南人。

2、贺龙领导的八路军是120师,不是129师。

8楼ypfds

打畜生当然不需要留活口。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