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城雪后居然下泥啊!!!---惊人

北京4月18日电,超过30万吨沙尘倾泻京城,着实让北京市民体会了些许“大漠”的苍凉。


这几天的天气,不禁使我觉得我们生活在沙漠的边缘,每天呼吸着风沙。北京地区黄沙呼啸漫天,这是来自大自然的悲歌和警示,还是对人类破坏生态环境的抗议?数据显示,截至18日,今年整个4月北京的“蓝天”数仅为5天,北京“蓝天计划”遭遇重创。


我们当然不能指责大自然的狂暴和无礼,相反,我们要感谢来自遥远北方的劲风。是它在亿万年里裹挟着蒙古高原富有养分的尘土,年复一年千里南来飘落累积,才有了华北平原这一典型的吹积平原。没有亘古以来的漫天黄尘,就没有这片沃野上的人类文明。


除去北京先天不足的地理气候条件和尚未彻底解决的历史遗留问题,城市的快速发展给环境质量改善带来了更大的压力:机动车排放、工业排放、燃煤污染、扬尘污染等因素同时存在、互相作用,使北京大气呈复合型污染形态,这是目前各种环保措施很难取得显著效果的问题所在


尽管经过多年来的治理,我国土地沙化防治工作取得了积极进展,但局部地区沙漠化仍在扩展则是不争的事实。位于内蒙古额济纳旗境内的东、西居延海,历史上曾经水草丰美,绿树红花,商旅弦歌不绝,诗人唱和留连。但由于为之提供水源的黑河流域过度开垦,生态恶化,而使东、西居延海入水量大减,自上世纪60年代以来相继干涸,并成为我国北方有名的“沙尘走廊”。而甘肃省著名的沙漠绿洲民勤县,也因祁连山生态恶化,造成每年进入全县的地表水由上个世纪50年代的5.9亿立方米,降至现在的1亿立方米,全县94%的土地已经荒漠化,过去的“沙漠明珠”如今成为我国四大沙尘暴发源地之一。


我们多年以来致力于土地沙化防治是有成就的,这是在艰难条件下的成就,因而尤为可贵;我们代代相续的全民义务植树绿化事业,也使相当于一个河北省的面积遍植绿树。但是,与我们向大自然无尽的索取相比,我们给予大自然的回报是不是太单薄、太寒酸了呢?国家林业局的统计数字说,我国现在的森林资源总量达到124.56亿立方米,与新中国成立初期的110亿立方米相比,增长13%。而自那以来,我国的经济总量增加了何止百倍?我们财富中的多少,又用于偿还了对大自然的欠账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