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臭美,男人臭屁

臭屁的人生不需要解释。上周在北京跟罗永浩喝酒,场面实在是惊天地泣鬼神,一如老六所说酒风浩荡,一言不和二话不说,三从四德酒到杯干,果然是彪悍的跟他语录有得一拼——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昨天我为了邮寄东西给他跟他要地址,他说收邮件不方便,让我转寄给搜狐的王小山,顺便好奇地问我邮寄什么。我非常臭屁地回了一句:保密。罗胖子就是善解人意,哈哈一笑便不再追问。嘿嘿,京城亲友如相问,一片臭屁在玉壶。




男人臭屁,跟女人臭美有着云泥之别,因为臭美只是骚首弄姿一番,最多得意洋洋几下。有天我在电梯里,一前一后进来两个人,我感觉中是一个爸爸带着一个背书包的女儿。由于电梯里人满为患,而我的面积又像我们祖国一样宽广辽阔,我非常华丽地转不过身来,只觉得那个背书包的女中学生,半边脸紧张地贴在电梯门上,还凑出半边脸对我傻笑。我心想这个女生难道认识我啊,好可爱的娃娃啊,便也朝她露出慈祥的微笑。后来出得电梯,果然我们是认识的,只不过她不是中学女生,而是大名鼎鼎的书法家武中奇的孙女儿,《东方》杂志的美编武林是也。我立刻手指着她笑弯了腰,并且满脸献媚地说,你有一副青春可人的面孔和小鸟依人的心情。只见她臭美的不得了,笑出了一朵花来,又跑回电梯的镜子前仔细端详一番,才依依不舍地告别了她的中学女生时代。




男人的臭屁可就拽多了,不仅满脸得色气象万千,而且以“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快乐之上”为己任。如你所知,前面我夸武林MM有一副青春可人的面孔和小鸟依人的心情,心里其实已经换成成语在表扬她,就是人面兽心。看着她摇曳着动人的笑容一步三回头,我心里臭屁极了。当然,我臭屁的时候不需要解释,一旦解释了,武林MM乃是书法世家,又是美术编辑,一定去夫子庙夜市上买个小泥人儿,用小楷写上我的名字,一边用一根绣花针戳来戳去,一边口中念念有词:急急如律令,太上老君快显灵,把老牛变成一个大猪头!




其实猪头有啥不好,人类最尊贵的礼物就是猪头,比如敬神。我还不免臭屁地想,据说99%的女生喊自己最亲爱的男人都叫猪头。东方哲学讲究悟性,所谓得意忘言,不纠于形式,相当臭屁,是不需要解释的。而西方哲学通过形式达到真理,思维方式很难理解得意忘言,臭屁不起来。比如我们说手机是机,日理万机也是机,如此机锋,是观机逗教,你把西方的所有哲学家一字儿排开,哪怕一会儿排成S形,一会儿排成B形,他们也只能耸耸肩膀。


我个人非常臭屁地认为,西方哲学中只有罗素相当臭屁,我年轻时手抄过他的《一个自由人的崇拜》,其中有这么一句:中国的古典音乐很宁静,宁静得几乎隐约可闻。这种臭屁的描述完全不需要解释,你只需要意会就相当传神了。臭屁的人生不需要解释,并不是不解释,而是解释不了,不如闷声大发财,解释了反而有画蛇添足的感觉。姜是老的辣,屁是闷的臭。吾友曹操先生非常振奋地教导我们说,老屁伏枥,臭在千里,烈士暮年,臭屁不已。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