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是疯娘#,只为感动!

疯娘

曾经看过一篇文章叫《疯娘》,当时就想到了写这篇文章,可这篇文章却在时隔许久之后才写成,毕竟当中有太多的内容,让我迟迟不敢动笔。

疯子,对于一个孩子来讲感觉是那么的可怕,所以当那个疯疯颠颠的妇女走来时,我们便远远地跑开了,其实只是一种莫名的恐惧吧。

我问过母亲,她为什么会是疯子,母亲没有说什么,只给我一种无法读懂的眼神,只是有一点我是知道的,母亲从没有看不起另一外一个母亲,虽然她是疯子,因为我分明记得母亲曾与那个疯子一起聊过天,在那些别人对她避而远之的时候。

他是疯子的儿子,自然没人看得起他,可他却是我的同桌。

他是疯子的儿子,所以没有人愿意跟他玩,因此他是孤独的。

他是疯子的儿子,我却因此对他有着莫名的恐惧,同桌的我连碰他一下都不想。

他是疯子的儿子,他便无可厚非地承受着孤独,尽管这不是他的错。

我告诉母亲,我不喜欢跟疯子的儿子坐在一起,母亲笑笑说:“疯子不可怕,你看我不是跟她说话了吗?他是疯子的儿子更不是疯子,你为什么不喜欢他呢?”

于是,我试着想跟他说话,可是我还是不喜欢。

放学回家我要路过他住的那个村子,母亲还说让我放学应当与他一起走。

那个下午,孤独的他悄悄地碰了我一下,正是我在想着母亲的话时,所以我对他笑了笑,他也对着我憨厚地笑了起来。

我告诉他,我母亲说放学时我应当与他一起回家,他低着头轻轻地对我说:“以后我只对你好。”

这话让我有些感动,但想到他学习总那么差,上课还喜欢做小动作,便跟他说:“你上课不要做小动作,学习好一点,我也对你好。”

他的头更低了:“我会改的。”

我想又了一下,看看他身上的衣服不太干净:“还有你明天上学时应当换一件干净一点的衣服。”

他点着头,没有说话。

那天正好是我值日,所以放学后我开始打扫卫生,并且已将应当与他一起回家的事给忘了,就跟忘了他的存在一样。

可当我做完值日走到校门口时,发现他在门口的墙角站着,背靠着墙,用他脏兮兮的破鞋子踢着一块石头,看到我出来,他便走到我身边,却隔着一些距离。

这时,我才想起我应当跟他一起回家的,所以轻声说:“忘了告诉你今天我值日了,还让你等我呢。”

他笑笑:“我知道今天是你值日,我愿意等你的,下次我值日时你不用等我,你要早些回家做作业的对吗?”

我不知道跟他说什么了,这时正好看到校门口卖棉花糖的正好要收摊,我便跑上去,买了两个棉花糖,拿一根塞到他手里:“很甜的。”

他却不知所措。

一路上,我还是不知道跟他说什么,他也没说什么,只是会看着我笑笑,我也回他一个微笑。

到了他们村子,他本该进去了,可他却站在村口对我说:“我看着你走远吧!”

是的,直到我走出好远,他还在村口向我招手。

而且,第二天我上学走过他们村庄时,他正站在村口等我,他已换了一件干净的衣服,看到我过来便高兴地迎了上来:“你看我换了衣服,不过还是不干净,这几天我妈妈又病了,都是我自己洗的。”

是的,他的衣服连肥皂味都还留着,不过我已不觉得他脏了,伸出了手去拉他的手,他却把手藏在了身后:“我今天早上没有洗过手。”

我笑了:“没事的,我妈妈说了,洗衣服的手是最干净的,所以你的手是最干净的,比我的还干净。”

听了我的话,他才怯怯地将手伸给了我,两只小手拉在了一起。

果然,他不再做小动作,就算有时他做小动作了,只要我看他一眼,他也会马上停止。

与他似乎没有多少话,我所记得的是他的笑,他经常会看着我笑笑,一脸的真诚,直到今天我还会常常想起。

每次下雨,我家里都会拿着伞来接我,而他似乎从来没有指望过,所以对于这种突然袭来的雨,他从不会等待,而是一头扎进雨中。

直到有那一天,我拉住了他,要他和我一起等我家里人来接时,他竟然没有理我,而是不顾大雨的倾盆,疯狂而去,气得我直跺脚。

回家我跟母亲说时,母亲好长时间的沉默:“你以后不准再跟他讲家里的事知道吗?”

我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在老师眼里我是个好孩子,至少不会做坏事,所以我也在刻意地维护着什么,一个孩子小小的虚荣。

所以在一个夏日的中午,老师放在桌上的眼镜被我不慎撞落在地上时,我呆住了。幸好教室里人不多,只有几个昏昏欲睡的也都没有发现,除了跟在我后面的他。

可就在我不知如何处理的时候,他却悄悄地拉着我坐到了课桌上,看着他我感觉自己的心跳飞快,可他却在此时从容地看起了书来。

这个下午对我来讲是漫长的,我在等着老师的到来,我想我得挨老师批评了,可我又在害怕老师的到来,因为我害怕被老师批评。

而当老师走进教室,发现自己的眼镜不幸牺牲时,我的心都快提到了嗓子眼。

只听老师清了清嗓子问:“哪位同学打落了我的眼镜?”

我犹豫着打算站起来,他突然拉了拉我的衣服站了起来:“报告老师,是我不小心打落的。”

我看见老师的脸沉了下来:“你这个毛手毛脚的孩子……”

脑子里嗡嗡直叫,我不敢抬头,我再也无法听清老师在说什么,我只知道他在替我承受一个我不愿意接受的现实。


他已经好几天没有来上课,听说他妈妈的病最近特别厉害,他得跟在他妈妈的身后。

我挺挂念他的,可我又不敢去看他。

而那天放学时,我路过他们村子时,我遇见了他,前面是他疯疯颠颠的母亲,一边走一边唱着歌,后面跟着他,我知道他会不好意思,所以我想躲开,可他那疯疯颠颠的母亲却发现了我,向我走了过来:“你是我儿子的同学吧,哈哈,我认识你。”

我站住了,点了点头。

那位母亲竟然在我面前蹲了下来,拉住我的手:“你们是同桌对吗?你要对他好可以吗?”

我惊恐地点着头。

那位母亲看到我点头,又站了起:“你是我儿子的同学,我给你唱首歌吧!”

“洪湖水呀,浪呀么浪打浪呀……”

疯疯颠颠的母亲一边唱一边跳,沿着小路向前而去,只留我呆在那里,以及流着泪的他看着我,突然,他也飞奔着向他母亲跑去:“妈——你等我一下啊!”

便只剩我还站在村口的路上,看着这对母子……


他再来上学时坐我边上一直没有看我,我不敢说什么,就拉了拉他的衣服。

他转过头来,看着我笑笑,却是笑得那么涩。

我低下头轻轻地说:“你一些时间没来上课了,我替你补课好吗?”

他摇了摇头:“我不想上学了。”

我急了,拉住他的手问:“为什么?”

他看着我的眼神是一个孩子难得的成熟:“我要赚钱,我要给我妈妈看病。”

那天我看他整理完东西回家去的,分别的感觉就这样漫上心头,看他走出教室,看他回头时眼角的泪,我的眼泪也不自觉地滑落。

可第二天,他回来了,是他母亲将他送来的,将他拉到我身边坐下,对我说:“你在学习上要帮他啊。”

看我点头,她母亲满意地离开。

就在那天,他的母亲去世了,听说是自杀的,一个疯子在她清醒的时候自杀了。我母亲摇头叹息,我默默不语,而他却真的再没来上学。


二○○五年七月三十一日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