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974最幸福的兵种,舰炮晒衣服。

辛集★赵宏雷

老兵老雷1974年兵。是当时最幸福的兵种:鱼雷艇兵。住的最幸福,穿的最幸福,吃的最享福,很招大舰水兵羡慕嫉妒恨。

下面一一道来,分四部分:

为啥住的最幸福;

为啥穿的最幸福;

为啥吃的最幸福;

为啥招大舰水兵羡慕嫉妒恨。

★住的最享福

大舰水兵住水线上边,

大艇水兵住水线下边,

潜艇水兵住深海里边,

鱼雷艇兵在营房岸边!

住在舰上多不方便啊,晾衣服都得四处插缝。

船舷护栏?一个浪打湿了,咋办?一阵风刮海里去,更惨。最好在甲板中央,再高一点,远离海面。但不能随便抻晾衣绳。

咦~

这大炮看上去不错啊。

炮筒子擦的锃亮,太阳下晒的滚烫,正好还给熨烫一番。

在那没有烘干室的年代,舰炮是我北洋水师

错!

是北海舰队。舰炮是我北海舰队最佳晾衣位。

当然,不是把八一大X晾炮管上。舰炮下面的扬弹机是绝佳晾衣位。扬弹机的原理大致相当于阳台上的升降晾衣架。链条控制着钢架,顺时针一转,炮弹从弹舱升到炮塔,逆时针一转,衣服晒干到手。最重要是,扬弹机上方是扬弹口,时刻呼呼的灌风,整个就一全自动烘干机。

1974最幸福的兵种,舰炮晒衣服。[军旅]

海军舰艇,纯钢打造,夏天烫手,冬天冰凉。

甲板煎个蛋蛋不算新鲜,新鲜的是某大舰新兵蛋子,洗澡被烫了蛋蛋。能洗澡当然是靠岸期间了,那时太阳正烈,新兵冲澡降温,去的时候是穿着胶鞋的,回去的时候不算再穿臭胶鞋和汗裤衩,他倒是也知道甲板烫,没想到那么烫,光着脚想踮起脚尖蹦哒两下就回舱了。结果,“嗷”一声惊叫,然后,“啊”一声惨叫。先被烫红了脚,然后摔倒,小弟弟着地……谁让你军容不整,如果按照着装规定,穿长袖长裤水兵服,怎么也不会烫着那儿啊~

大舰水兵算比较享福的,住舱天花板虽在甲板以下,地板好歹在水线以上。大型护卫艇水兵住舱天花板在甲板下,地板也在水线下。头顶的钢板晒的滚烫,脚下的钢板泛着潮气,身旁的舷窗时不时溅入浪花、涌入盐雾。为啥不把窗户关上啊?老雷解释道:蒸馒头还得留个透气孔呢!再把舷窗关上,真成桑拿天实验室啦。其实,理论上讲住舱的地板是建在水线以上的,可这海面无风三尺浪,护卫艇无浪晃三尺,住舱的地板每分钟往水线下潜三趟。住舱的地板一年三季都是湿漉漉的,只有夏季是水汪汪的。

潜艇的居住环境就不用多说了,只说一个没出息的青年潜艇军官。奋斗的理想竟然是:有一张属于自己的单人床。潜艇的床位大致是按照艇员的一半到三分之二来设置的。水兵都是两人一张床,换班轮流睡。拥有一张自己的专属床是至少部门长级别的高级军官才能享受的特权。最起码也得是副营级,通俗的讲,就是家属可以随军的级别。另外,在这一点上,海军是和陆军一致的:排长升连长是一条按部就班的路,正连级到副营级是一道坎。只要能提到副营级,不捅大篓子,就能熬到退休。当然,谁料的到十年后“百万大裁军”。

鱼雷艇上没有床位,鱼雷艇水兵住码头营房。注意,是码头营房,建在码头的营房,货真价实的海景房。近到什么程度?紧急集合,从睡梦到登艇上战位的时间标准是:三分钟!

三分钟!?

小雷:“叠被子、打背包都不够?”

老雷:“错!谁说要打背包啦~”

小雷:“可穿那种别扭的水兵服?”

老雷:“错!谁说要穿水兵服~”

小雷:“可就算是光穿衣服穿鞋?”

老雷:“错!谁说非要穿衣服~”

鱼雷艇兵紧急集合的操作是:掀被子、下床、蹬鞋、跑步。

被子不用叠不用带。系鞋带太费时,鱼雷艇兵要么提前系成“一脚蹬式”,要么系成“一拉得式”。

一脚蹬式是把鞋带系的比较宽松,穿鞋时不用解开鞋带,就像穿布鞋一样,直接一脚蹬进去。技术难度不高,多试验几次,找准松紧程度即可。缺点是,鞋子穿的不跟脚,不利于陆军长途奔跑,鱼雷艇兵那几十米无所谓。

一拉得式是把鞋带提前绑好绳结,穿鞋时直接蹬进去,然后,只拽一下绳头,就能系紧鞋带,且与正常系鞋带无异。缺点是,技术难度高,风险大,容易拽成死结。

穿上鞋就可以冲向鱼雷艇,不用穿衣服。

小雷:“遇到女兵咋办?”

老雷:“女兵?军港深更半夜紧急集合,看到女的?不是女鬼就是女特务!”

当然,冬天最好还是顺手穿上件什么,夏天最好也不要裸睡。

1974最幸福的兵种,舰炮晒衣服。[军旅]

★穿的最享福

海军衣服多,鱼雷艇上都有备份。

海军衣服品种多,一套上白下蓝,一套全蓝。看起来多,其实第一年只是各发一套。陆军国防绿第一年发两套。海军的衣服多在:工作服。按现在的说法,应该叫“作训服”。

下图:穿着洁白水兵服保养舰艇的海军战士。

1974最幸福的兵种,舰炮晒衣服。[军旅]

宣传照片嘛,可以这么摆拍一下。实际上,海军战士油水可是大大的。就一挺高射机枪,底盘要旋转,枪管要俯仰,机件要润滑,膛线要保养,所有能动的部位都需要润滑油。先去尘,再上油,最后再把油擦干净。枪膛里的油要用通条擦拭的一干二净,否则油污粘附在膛线上,轻则膛线崩裂,重则炸膛,事关小命,马虎不得。高低机的润滑油不能擦干,要保证两套螺纹之间始终有润滑油保护。也不能上油太多,否则容易粘附污垢,润滑油若是流淌出来,就成了水兵的小辫子,随时会被干部揪住,严惩一通。

舰艇兵都会有一套干脏活累活的衣服。以往,新兵在领到新军装之外,还会领到一套旧军装。老雷比较走运,正赶上65式换装74式,直接多领了一套崭新的65式军服用作“工作服”。此外,还有海军特色的海魂衫,比陆军的白衬衣实用的多。舒适、耐脏、美观,堪称我军第一代体能训练服。

总而言之,海军可供替换的衣服多,可以匀出一身放在艇上。陆军无论多紧急的集合,总得穿戴整齐,且只能穿65式三点红国防绿。海军紧急离港、疏港,一般对军容不做要求。被毛熊逼的,图22飞的那叫一个快。

1974最幸福的兵种,舰炮晒衣服。[军旅]

老雷当兵,赶上换装74式军服。74式水兵服在七十年代初的中国,毫无争议是最帅气的服装。65式海军服就是标准的红军服,拍电影都不用化妆的。相比陆军国防绿,视觉效果就差了一大截,被不明真相的群众戏谑做“灰耗子”。即使在那个举国上下灰白黑的年代,65式海军服也显得松松垮垮抖不起精神。忽如一夜春风来,换装74式军服。

74式水兵服的款式、配饰一直延续到2007年,差别只是两片红换作金色铁锚,再换作条条杠杠而已。直到07军服才做了实质性改变:胸贴、臂章、白裤子。65式换装74式,简直就是中央红军的军服款式一步跨越到87式军服,从井冈山一步跨越到改革开放新时代。

1974最幸福的兵种,舰炮晒衣服。[军旅]

陆军当时正处在的确良换棉布的换装期。的确良军服虽名为71式,实际上是在1972年装备中央警卫团和卫戍区部队,1973年才开始配发全军,且两年只配发一套。相比之下,海军的74式军服,在1974年当年五一到七一就完成了上白下蓝夏装的换装,全蓝冬装在十一完成换装。在海军完成换装的同期,陆军只能保证每人至少有一套的确良。要么用于重大场合,要么用于回家探亲,平时都小心翼翼的珍藏。

现在总有人追忆65军服好看,好看主要体现在65军服队列整体感很好,也就是一大群人站队列很威武,单个军人穿着效果就不敢恭维了。现在流传的65军服照,大多都是刻意摆拍的,陆军兵们日常穿的还是经典的纯棉质地65军服,穿在身上松松垮垮,根本抖不起精神。染色质量还很差,褪色严重,一个班的战士站在一起,军服颜色深浅不一。

1974最幸福的兵种,舰炮晒衣服。[军旅]

上图:陆海空三军当时的最高作战指挥层,几乎找不到颜色一致的两套军服。

发动机在船厂大修的时候,鱼雷艇人少,不带炊事班,直接在船厂食堂就餐。遭遇一拨陆军兵,对比之下,活脱一拨土八路。陆军说什么也不愿意跟海军走在一起,更坚决不坐在一起吃饭。

因为,鱼雷艇兵

★吃的最享福

船厂食堂伙食很“差”,居然不是顿顿供应荤菜。烧饼,五分钱一个。粉条豆腐菜,一毛钱一碗,居然没有肉。那个年代,陆军步兵伙食费四毛多,坦克兵六毛多,海军水面舰艇一块六,潜艇两块四。步兵们咬咬牙,花两毛钱买俩烧饼,一碗菜,算是改善一下。水兵们有钱没处花。好容易赶上食堂卖烧鸡,步兵们反复算计:咱这一个步兵班,是买一只呢?还是买两只呢?水兵们争先恐后,“来俩!大的!”“来俩!大的!”“来俩!大的!”一人两只,一只吃着,一只留着。

1974最幸福的兵种,舰炮晒衣服。[军旅]

那个年代,步兵连队司务长一只手抓起一把肉丁,扔进锅里一炒,给全连吃。坦克兵每个人每天有几片肥肉。舰艇兵一天三顿荤腥,包括早餐,鸡蛋、煎鱼、花生米差着样来。

那个年代:

老百姓一个月吃二两肉,

步兵们一个月吃二斤肉,

水兵们吃肉管够随便吃。

到了现在:

老百姓吃肉管够随便吃,

步兵们吃肉管够随便吃,

水兵们无非多吃几顿虾。

对比之下,还是那个年代的水兵,最有幸福感。

水面舰艇的伙食费虽然是一样的,厨房可大不一样。大舰没有岸上厨房,舰上那个小厨房,操作空间狭窄,锅碗瓢盆不足,不可能七碟八盏的上菜。同样的食材,岸上厨房做出来的色香味俱全,舰上厨房经常整出一锅大烩菜。潜艇部队虽然伙食费高,但一边得考虑食材的耐储藏性,一边得考虑营养的需求。鱼雷艇可以像老百姓一样,买物美价廉的时令蔬菜。比如为保证维生素,潜艇不得不买昂贵的橙子,在那个年代是很难得的特供水果。鱼雷艇可以买最便宜的应季蔬菜。为便于冷冻保存,节省体积,潜艇只能买大块的肉,鱼雷艇可以熏猪头肉、卤猪下水、炖鸡架子。潜艇不得不储备水果罐头,鱼雷艇当然就直接买新鲜水果。伙食费大量花在耐储存上面,潜艇兵未必比鱼雷艇兵吃的好。

水面舰艇和潜艇兵都免不了吃罐头,但吃法不一样,大舰兵和潜艇兵不吃不行,一出海十几天、几十天,必须得吃高热量的罐头才能维持体能。鱼雷艇自持力只有两天,一般出海至多一天两夜,鱼雷艇兵们能自带粮草,尽可能不吃罐头。藏俩素馅包子,揣张烙饼,宁可啃红薯也不吃罐头。另外,大舰兵吃罐头,多是炊事班统一打开几种不同的罐头,每个水兵分几勺子。鱼雷艇兵都是直接把整个的罐头分发到个人手里。鱼雷艇兵都很容易存在不少私货,尤其是在临近探家的时候,都攒下不少罐头。鱼雷艇兵服役期一般较长,义务兵满三年即可享受一次探亲假。

老雷当兵还不满两年,就赶上鱼雷艇返厂大修,水兵们被安排去农场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参谋军官把路程给算“错了”,明明一天的路程,给安排了一周的时间,老雷便“顺路”回了趟家。鱼雷艇兵虽然吃的好,但兜里的津贴费是随大流,没什么闲钱。老雷扛了一麻袋的肉罐头,足有百八十斤。七十年代中期,五十多个肉罐头,自然是带给家人的最奢侈厚礼。

大舰兵当然眼红了,他们攒不下那么多罐头。

1974最幸福的兵种,舰炮晒衣服。[军旅]

小艇兵瞧不起大舰兵,

大舰兵很嫉妒小艇兵。

大舰,牛逼哄哄,也就看上去唬人,你们打过仗吗?鱼雷艇可是人民海军战绩最辉煌的部队。小艇经常找大舰的麻烦。拿人家当靶子练着玩。

鱼雷艇的假想敌当然应该是大型水面舰船。平时训练的时候,不可能给几十吨的鱼雷艇配属几千吨的假想敌。鱼雷艇部队只好自力更生,自己寻找假想敌当靶子练。民用船舶当然不可能,军用舰船在那个年代吨位大多比较可怜。为数不多的几艘大舰,出海天数更可怜。一旦侦知有大舰路过,鱼雷艇就先演练紧急离港,再演练鱼雷攻击。五十节高速逼近到距离大舰三两链的位置“发射”,急转弯开溜,还拿艇尾两挺双联14.5毫米机枪瞄着人家。人家陆军老大哥好歹还有个枪口不对人的道德底线呢。鱼雷艇兵在那儿统计战果,击沉多少多少。大舰水兵当然不乐意啦,当靶子这事儿多不吉利啊。

高速航行的大舰更是“鱼雷磁铁”,当时051驱逐舰、053护卫舰开始量产、海试。那个年代的大舰比现在的中华神盾航速还快,051据说能跑出36节的极限航速。人家测试一次极限航速容易嘛,得风平浪静,得有足够宽阔的航行海域,还得能见度极高方便测绘。鱼雷艇兵很兴奋的凑上去,不就36节嘛,咱给你跑个56节,几十吨打沉你几千吨。按照交通规则,船小好调头的应该给体大身不便的让路。鱼雷艇仿佛高速公路上的摩托车,在车前车后高速违章穿插,差点搅黄了人家的海试。

为了速度快,刮船底是必修课。刮船底是大舰水兵的灾难。军舰开进干船坞,水兵们穿上最烂的工作服,浑身裹的像木乃伊,拿一小铁铲刮船底附着的海洋生物。那叫一个尘土飞扬,又脏又累,还很受伤,被划伤皮肤是必须的,被盐碱腥臭的粉尘蜇痛双眼也是难免的。然后再用铁刷子刷,用砂纸打磨。最后,也是最受伤的是刷漆。左一刷,右一刷,上一层,下一层,全是有毒制剂,充斥有害气体。当时也没多少个人防护的观念,一天下来,恶心呕吐,倒是把刮船底时吸入的粉尘给吐了个干净。

谁让你们懒呢。

三年两年才刮一次。

半年六个月刮一次,好刮的多。

鱼雷艇的航速是大型舰艇的两倍。大型舰艇所谓的最高航速是30节,但基本上就是个理论数字,实际服役过程中,很少有机会开到25节以上。鱼雷艇可经常照着50节的最高航速冲刺,那是鱼雷艇的保命手段。50节的高速,把附着船底的海洋生物冲的七零八落。鱼雷艇的船底比大型舰艇干净的多。

大型舰艇想清船底,必须进干船坞。干船坞是随便进的?就那么几个造价不菲的干船坞,造船、修船、保养船,寸土寸金,多少船排着队用。三两年才轮的上进坞养护。鱼雷艇犯不着去凑那个热闹,空重还不到四十吨,比主战坦克还轻。码头上随便找一吊车,轻轻一抓就起来。随便钉个木头架子,就把鱼雷艇搁岸边。因为登陆方便,鱼雷艇平时有个大事小情,修补养护,随手就把艇提溜到岸上解决。岸上作业,当然比海里舒服的多,顺手把船体刮一刮。本来就干净,刮的也勤,自然好处理。

刮船底是鱼雷艇兵的节日,因为晚餐会上酒。按照鱼雷艇兵的伙食费标准,加菜、聚餐吸引力不大,喝酒的机会不多。只要苏修美帝胆敢来犯,肯定会在第一时间把中国海军炸瘫在港内,超音速轰炸机来袭,预警时间不足十分钟。鱼雷艇部队首当其冲,平时绝无松懈之时。唯独在艇上岸保养,想开也开不动的时候,才可以放纵一下。

七十年代战备频繁,1976年秋季,连续一个多月一级战备。

大舰水兵的要求是不允许离舰,

鱼雷艇兵的标准是两分钟登艇。

大舰的兵只好老老实实的日日夜夜在军舰上待着,鱼雷艇兵则安安稳稳的在营房住着,大模大样的在码头溜达,顺路在防波堤上摸只螃蟹,码头下的水泥柱间挖俩海蛎子改善伙食。尤其是在夏天,大舰水兵在滚烫的甲板上东躲西藏,鱼雷艇兵在营房的阴凉处吹海风。恨的大舰水兵牙根痒痒。

非一级战备的情况下,兄弟部队大舰来港,也通常是严禁离舰。那是鱼雷艇兵们发小财的大好时机,替兄弟部队买包烟,加收个跑腿费总不过分吧。大舰水兵也有胆大的,某大舰一哥们儿,溜去服务社,购物就购物吧,还购了瓶小酒,小酌正酣,警报声响,千米冲刺。望着似乎一跃可及的战舰,久久凝视,本不该幸灾乐祸,当这哥们儿蓦然回首哭笑不得的表情实在逗的人忍俊不禁。

落(lao)码头是水兵的墓志铭。

自己想辙,讨饭回母港吧。哪家厨房冒烟,就腆着脸去蹭两口饭,然后眼巴巴蹲在码头,哪条船烟囱冒烟,赶紧去打听:去乌鲁木齐港吗?呼和浩特港也行,路过也成。

1974最幸福的兵种,舰炮晒衣服。[军旅]

★鱼雷艇兵最艰险

貌似曾在杂志上看到:海军吃的好,陆军羡慕嫉妒恨。海军就带陆军去冲了次浪,陆军晕船吐的一塌糊涂,从此对海军羡慕敬佩爱。

故事不知真假,但老雷说,海军肯定不敢让陆军上鱼雷艇。牺牲了算谁的!这话可以这样理解:鱼雷艇环境之恶劣,陆军贸然上艇有性命之忧。

大舰老兵讲:晕船吃不下饭,只喝的下绿豆汤。鱼雷艇兵曰:切!还有绿豆汤喝!鱼雷艇上连煮汤的地儿都没有。就算有绿豆汤,你喝一个我看看!你从艇首端一碗绿豆汤,走到艇尾试试!一半儿海水、一半儿汤算是好的。洒个底朝天,也没啥大不了的。没把人掉海里去,就算不错。

老雷一战友老熊,坐在舱内,一不留神就起飞了。船舱虽低矮,好歹也能直立不碰头。老熊坐在那儿打盹,刚被叫醒,又迷糊过去,一个没留神,头直撞舱顶,落地的时候,飞到了船舱另一头。而且,脑袋着地儿,差点把脖子给拧断喽。

鱼雷艇飞驰起来,从水面一跃而起,那不叫摇晃,那叫玩失重。水兵们被撞的满头包的,咬破了舌头的,被别人的钢盔划伤了脸的屡见不鲜。七十年代中期,还没国产钢盔,鱼雷艇装备的是日本钢盔,有一沿,易伤人。按说,是应该戴那种类似坦克兵的帽子。那个年代嘛,按说还应该淘汰鱼雷艇了呢。

鱼雷艇通俗的讲就是送炸药包的活儿。单兵扛着炸药包,几乎没有自卫能力,贴近钢筋混凝土的碉堡,一枚解决不了的问题,就两枚,然后,就自求多福吧。敢于刺刀见红的部队,都是过硬的部队。敢上鱼雷艇的兵,就是敢扛炸药包炸碉堡的兵。

再过几十年,再看海军史,鱼雷艇应该很不起眼,冲锋陷阵的历史只有几十年,几乎没有多少值得写入历史的战绩,只能算是昙花一现。唯独在我国,鱼雷艇在几次著名海战中发挥了中流砥柱的作用。

1958年金门炮战,鱼雷艇击沉“台升”号大型坦克登陆舰。

1965年八六海战、崇武以东海战中充当火力拳头,击沉“剑门”、“临淮”舰。

人民海军成立伊始,步兵上舰,扛炸药包炸碉堡的战术在海上继续发扬光大。这一点,外国军队学不来,只有在长期战争中把炸药包当做唯一重武器的人民军队才能把鱼雷艇发挥到极致。小艇打大舰,炮艇打麻雀战,鱼雷艇送炸药包,海上拼刺刀。只有人民海军才能创造出这样的战术,也只有人民海军才能使用这样的武器。

1974最幸福的兵种,舰炮晒衣服。[军旅]

辛集·赵宏雷

QQ:444704638

1974最幸福的兵种,舰炮晒衣服。[军旅]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