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客反击战(转)

令狐羽 收藏 1 50
导读:黑客反击战(转)

“在未来的时代里,只有黑客能改变这个世界的所有秩序,无论是经济秩序,还是军事秩序。”

——德国《快捷报》


我在这个圈子里小有名气,人们称我为天王。

这本来是一个独一无二的称呼,但后来这个圈子的影响越来越大,人也越来越多,一些高手也被称为天王,不过他们的天王后面总要带名字,比如说,天王肥猫。他是我唯一看得起的少数几个圈内人之一。但圈内人只称他为天王肥猫,或者肥猫,从没有简称为天王,因为圈内人都知道,也都公认为,真正的天王只有一个,那就是我。


在这个圈子中,我是个傲慢的侠客。从小我看着金庸古龙的书长大,在我小时候的梦里,除了面目不清的女人身体外,就是古树栈道,落英缤纷,铁马金戈。而我,仗剑走天涯,笑傲江湖。我时常想象我在寂静的荒山,忽明忽暗的磷光,仰望无穷星空,梦想自己是万能的圣者。


我当然没办法成为武功盖世的高手,我拼命地锻炼身体,但除了在体育课上拿90分外,还是没能飞檐走壁。于是我把我的梦想寄托在网络。

忘记说了,这个圈子里的人,被称为网络入侵者,简称黑客。英文是HACKER或者CRACKER.当然,真正的黑客只说自己是HACKER,他们看不起那些到处破坏攻击的CRACKER.这是个奇妙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你可以随心所欲,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人能成为万能的主宰。你想象不到0和1组成的世界是如此奇妙。我也想象不到,所以,当5年前我第一次接触网络时,我就知道我失去了自己——我将从此迷失在现实和虚幻之间,寻找梦想中的国度。


每一个沉迷网络的人都是在寻找自己的精神家园,他们的愿望,他们的忧伤,他们的欢乐,只有在网络中才能找到,也只有在网络中才有充实。他们把网络看成自己的伴侣,他们想象冷冰冰的机器后面是如火的热情,可以把人完全吞噬的热情。


我也曾经如此投入过。当有一天我从昏睡中醒来,看见女友含着泪水的眼睛,一步步退后,打开门,然后轻轻的关上。在门即将闭上的一刹那,我分明看见了一颗晶莹的泪珠,滑过空气,滑过网络与现实的夹缝,清脆的落在房门口尘积的地板上。


然后门关上了,我再也看不到现实,再也听不到车来车往人来人去,再也闻不到女人悠悠甜甜的体香。我努力的从床上坐起,越过闪烁的屏幕和嗡嗡的蜂鸣,走到卫生间的镜子前,我看见了一个面目狰狞眼眶浮肿头发凌乱的怪物,奇怪的是,我似乎看到了怪物的头上闪烁着绚丽的光环。


那天晚上,第一次有人称我为天王。


我不知道肥猫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似乎比我还神秘。我第一次遇到他是在一所大学的系统里,我花了几分钟进入了主机,找到了几个后门,很轻易的获得了管理员的权限。那时我还只是大三的学生,我只是把网络作为消遣的手段,我从来不认为网络能让我得到性爱的高潮。我在系统里闲逛,体验着偷偷摸摸的快感,就象第一次在女朋友的家里,手忙脚乱地脱下她的衣服一样。我没有对系统做任何修改,我严格地遵守黑客第一准则:不对入侵的系统做任何破坏,除非万不得已。我顺手看了几封信,没有发现刺激的东西,正想走时,我发现了一个志同道合的人。很明显,这是一个刚入门的菜鸟。他可能是这个系统的一个普通用户,这让他有很多便利去验证刚学到的知识。他在密码文件里翻看,试图找到没有被shadow的密码。我注视着他的动作,考虑要不要和他打招呼。毕竟,能找到一个可以讨论问题的人不容易。而现实中,我遵守着黑客第二准则:不对任何人谈论自己是黑客,和所破解的系统。


我显然是小看了他,他很快注意到有人在记录他的动作,于是立刻掉线走了。我查了一下他的IP,发现被隐藏了。我笑了笑,点燃一根烟。

第二次,我知道了他叫肥猫,其他我没有问。黑客的准则三:不要询问其他黑客私人问题。肥猫也只知道我叫不长叶子的树。这个名字只被叫了一年,在我大学毕业后的某一天,在谈了三年的女朋友离开的那个晚上,我被称为天王。


我知道肥猫不服气,虽然他基本上是向我学的,但他的水平,说实在话,不在我之下。也许是我的孤独,让我有一种凌驾众人之上的超越感。圈子里的人都知道,我并不经常上网,但只要一上,无论多严密的系统我都能长驱直入。我知道肥猫也可以,但也许是他太频繁的侵入,使得他失去了尊重。


我的被人尊重源于我对网络的超越,而我对网络的超越源于那一颗晶莹的眼泪。在网络与爱情失去平衡时,我选择了两者都逃避。

我知道,逃避不是永远的,但我没想到这么快,我就被卷入了一场战争。是的,战争,属于黑客的战争。


我走进办公室,一切都和往常一样,同事们坐在属于自己的小隔间里,面对着计算机紧张的忙碌。大学毕业后我就来到了深圳这家大型的IT企业工作,我之所以选择一个大型的公司,是因为大公司可以轻松的打发时间。我没有想过发财创业,我的热情已经奉献给了其他的爱好。我也构想过将来,和女朋友吃饭睡觉上网是唯一的内容。现在这个内容发生了一点点变化。


我坐在属于自己的小隔间。3平方米,只少不多。有时我很惊讶一个人怎么能一整天坐在这么一个狭小的空间。我通常是从早上8点到晚上9点。计算一下就知道这个3平方米的空间消耗了人生命中的百分之六十。如果把睡觉的时间和床的空间加上,就可以得出一个令我吃惊的数据。人一生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时间局限在五平方米的空间。


幸好人的思想是自由的。有一个无限的空间让我们去想象。

我打开机子,一阵熟悉的嗡嗡声。还有熟悉的WIN98欢迎界面。我不喜欢把开机画面改变,从多年前我从DOS3.3第一次转到WIN3.1,我就爱上了这个“窗口”。WIN2000早就出来了,但我没有装。里面的漏洞太多,从我的眼光看,简直是千疮百孔。当然,另一个原因是,我的机子是公司统一购买的戴尔机,操作系统是预装的。这和两年前微软大规模查处盗版有关。对于我所处的大型IT公司来说,是很好检查目标。原因很简单,公司有钱赔。


WIN98消失,出来一个小小的绿色窗口。这是我自己编的一个小软件,用来记录我所在网络的异常情况。公司有自己的局域网,对员工的上网做了严格的限制,很多站点都不能去,尤其是免费邮箱。从保护商业机密的角度,无可厚非。虽然这对我来说不算任何障碍,但我并没有改变它。我不想在公司引人注意。公司也有不少网络高手。网络管理员小茜就是一个。我很欣赏她,作为一个非科班出身的女孩子来说,水平很不容易了。据说她去年刚毕业来公司的时候,被主任打发去做文员,完全是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网管。


虽然我没有改变局域网的设置,但我终究还是装了一个自己写的特洛衣木马,通过服务器的后门检测网络。我这么做没什么目的,只是本性使然。虽然公司研究开发的项目是国内领先的技术,有不少公司窥视,但我并认为真会有什么网络间谍。那只是小说电影里的情节罢了。


我看了看绿色的窗口,立刻注意到一个不寻常的情况。报告显示,昨天服务器有人作为超级用户登陆了,而据我所知超级用户只有两个,就是主任和小茜。小茜昨天已经出差了,主任几乎从来不登陆服务器,他每天的会太多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