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呯”的一声枪响 [军旅]

我是1983年9月,武装警察部队正式组建的第二年,揣着美好理想,光荣入伍成为河南武警信阳支队的一员。这支部队是从信阳军分区独立营改编的,司令员就是电影《上甘岭》中八连连长张忠发的原型——一等功臣、原志愿军135团七连连长张计发,新兵连时张司令给我们上过传统教育课。

经过二个月的新兵训练,我终于佩戴上领章帽徽,正式分到潢川县武警中队。县中队是内卫部队,主要职责是看守羁押正在侦办未有判刑的犯罪嫌疑人和已判刑拟送劳改单位的罪犯,防止其逃脱或自杀。

十一月底的中部小城冷风嗖嗖,高大的围墙灯光昏暗,深夜的梧桐投下阴影,我挎着钢枪,第一次单独上岗。那时的警戒和现在不一样,现在是武警负责外围,公安看守工作人员负责内围。而那时几乎是开放式的警戒,武警直接在内围看守巡逻,公安人员除放风、提审外,很少在监区出现。

监区内有两排宿舍,没有专门窗户,只在门中间开挖一个四方形窗口和上方有横形钢筋小窗,用于巡逻人员观察宿舍内部情况和通风透气。忽然,一间监舍有犯人高喊:“班长,有人上吊了,快救命。”夜深人静,喊声十分吓人。

我急忙跑过去,推开窗板,只见一条床单挂在横形小窗钢筋上,正套在一个犯人的脖子上。监舍灯光暗淡,看不到上吊犯人的具体情况。

我是内岗,还有一个外岗在百米开外的大门值班。按处置条例,我应该拉响警铃,通知外围公安看守工作人员前来处理。忙中出乱,情急之中我推弹上膛,抬枪朝天“呯”地一枪,想用枪声通知前岗协助处理险情。

前岗听到枪声,以为有犯人越狱,忙拉响战备警铃。刺耳的铃声在夜空中震响,睡梦中的战友如临大敌,荷枪实弹进入战斗位置,把监区包围得水泄不通。公安看守工作人员前来打开监舍门,把上吊犯人解开放下,幸好没出意外。

事后,中队长集合部队,我记得中队长得壮实,嗓门高,好像叫侯相印。中队长说,大概意思是:宋一村战友警惕性高,第一次单独站岗就处置一起犯人上吊意外事件,特口头表扬,补发一发子弹。以后若出现类似情况,大家要严格执行处置条例,应该先拉警铃而不是乱开枪。即使是犯人越狱,也要先口头警告,对空鸣枪警告,再射击次要部位。

听到队长的训话,我有些脸红。队长对初次出错的我没有严厉批评,而是积极鼓励,委婉提醒。我们正是从不成熟中得到成长。

这件事让我难忘,事过三十多年,我十分怀念部队的成长经历,十分感谢中队长的关怀。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这是个好领导啊

新兵单独执勤难免急中出错。

如果是越狱,楼主就会立一个三等功。

4楼aa1180

队长的工作方法值得我们学习,先肯定,再指出问题,做得好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