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日本战败投降时的百般诡计

日本帝国在亚洲和太平洋战争中,投入了远超日本国力的军队力量,用于对外侵略战争,最终势穷力竭,得到的结果是帝国濒临崩溃,被中国抗日战争拖垮,又被美国的强大军事实力彻底击败,海陆空军都无力再战。中国抗日战争坚持到最后,于1945年8月15日迎来全面胜利,抵抗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战争达十四年之久,全面抗战达八年之久,在日军的焦土政策和疯狂掠夺之下,国内损失毁坏之大,为二战同盟国之最。

日本军国政权在1945年承认战败和投降这一过程本身,就隐含着日后为军国主义和侵略战争翻案的众多潜在因素。美国、英国、苏联和中国政府于7月26日提出《波茨坦公告》,要求所有日军立即无条件投降,其中特别声明,日本今后的主权,只限于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国的主岛及由盟国指定的岛屿。日本对此最后通牒不明其意,在任首相铃木贯太郎公开声称,“不认为有何重大意义,决定不予理会”。但来自盟军的打击接踵而来,8月6日美军在广岛投下第一颗原子弹“小男孩”,8月8日苏军对日本宣战,立即展开对日本关东军的大规模攻势,到了8月9日,美军又在长崎投下第二颗原子弹“胖子”。

日本政府于8 月11日到13日举行了两次御前会议,就是否接受《波茨坦公告》辩论争执不下,铃木贯太郎首相请求“圣断”,由天皇裕仁决定。裕仁决定停战,向盟军投降,但事先向廷臣和内阁清楚表明,要考虑日本长期存在下去的长远大局,学习当年明治天皇“忍泣”接受欧洲三国干涉还辽时的苦衷,忍耐至极,一致努力,放眼于将来的复兴。裕仁的意思是非常明确的,当年日本在日俄战争中,成功报了俄法德三国干涉还辽的一箭之仇,以此推论,眼前所宣布的“投降”,同样只是为了避免日本这一民族在地球上完全消失、岛国成为荒瘠焦土的惨痛结果,只有忍辱缓过一时,以后一定要再寻机会,复兴再起。可以想象,当时的不少日本人在停止抵抗之后,是寄希望于不久就能重演当年报复俄国的一幕的。

日本政府和裕仁过迟地作出适当的反应,“不变更天皇统治大权”,以此作为讨价还价的筹码。美国政府确实做出了一定的让步,变无条件投降为有条件投降。盟国的一致的答复是,“日本政府的最后形式将依日本人民自由表示之意愿确定之”,但日本必须投降,日本天皇、政府和国民,都要听从盟军最高统帅的命令。日本人对盟军的这一模糊答复,基本接受,无法再拖,不仅美军在得不到满意答复后,将被迫启动执行数百万盟军部队登陆日本本土的庞大计划,而且日本关东军在中国东北的几十万部队,正在被百万苏联红军碾碎炸飞,挽救他们被彻底消灭归天的办法,就是立即停止抵抗。

日本国内主战分子死战到底、“一亿玉碎”的主张,最终未能成功,让位于它日再起报复的一线希望。天皇裕仁于8月15日向全国广播,宣读他的“终战诏书”,被视为日本正式投降之日。

裕仁这一“终战诏书”,从头到尾都是日本人怪异丑陋思维和官样面子文书的典范,是之后七十年内日本人仍然不忘战争荣耀、致力于复兴帝国思潮的根源之作。因为宣告对象是国内军队和民众,所以诏书中完全回避了日本多年对外侵略战争给亚洲其它国家造成的巨大灾难,包括对各国军队官兵犯下的战争罪行。“对美英两国之所以宣战,实出自希求帝国之自存与东亚之安定。至如排斥他国之主权,侵犯其领土,固非朕之本志”,以这些字句轻轻带过,并无真正悔意。

裕仁不得不向臣民承认,因为偷袭美军而起的四年全面战争,“战局并未好转,世界大势亦不利于我”,加上“敌方最近使用残酷之炸弹,频杀无辜,惨害何极,实不可料”,不得不放弃侵略战争和强硬对外立场,否则“不仅导致我民族之灭亡,并将破坏人类之文明”。裕仁及其军国政府在此用冠冕堂皇的词句,继续蒙骗国内民众,勉强承认战争失利之后,立即否认战争罪行,把日本军国主义的灭亡,视为人类文明的损失,自投降之初就开始作最早的洗白工作。

这一诏书中唯一略带真实性的部分,就是它确实挽救了日军部队,包括侵华日军。如果他们不在当时听从天皇的投降诏令,拒绝缴械投降,势必在美军、苏联红军和中国军队的合力打击之下,被逐步消灭,最终死亡的日军人数,将绝对不止日后统计的二百多万人,而是驻扎在海外和本土的所有数达六、七百万的庞大部队,以及附属于他们的殖民文官机构和人员,难以计数,而日本各岛势将成为不适合人类居住的荒地。

当时苏联红军在中国东北发起强大攻势,以一百五十万军队碾压日军勉强拼凑起来的为数一半的关东军。在日本政府仍然不降的情况下,即使美军不去登陆日本本土各岛,在海外各个战场的日军将会被逐个歼灭,消失殆尽。在盟军的严密封锁禁运之下,日本国土将会被扼杀困死,全体国民面临饥饿至死的境地,无力抵抗登陆盟军。所以美军投下的两颗原子弹,苏联红军又攻入日本人暗中列为本国大陆属地的东三省,实际上是拯救了日本这个顽劣残暴民族,让原本至死不降的日本政府、军部和裕仁,凛然而惧,产生动摇,在强力暴力面前,首次承认自己无力抵抗,只有放下武器,避免“一亿玉碎”,也就是日本军队被彻底歼灭,登陆战之后,结果就是日本国民大部遭难,日本民族血脉崩断不继,再无兴起希望。

麦克阿瑟和美国政府原先担心动用兵力攻占日本本土时,会招致美军的过大损失,这是一个错误判断,如果采用围困孤岛战略,应可困死日本军国政府。至于担心海外日军会不接受天皇裕仁的投降诏令,负隅顽抗,加大盟军的胜利成本,所以天皇裕仁实际上是对亚洲和平有所贡献,这更是个错误的认识,那样做的结果,日本政府和国家的损失将会更大,甚至会导致整个日本民族的灭顶噩运,遭遇残酷无情的军事打击,继而本岛彻底毁灭,归于瓦砾。裕仁在遭遇原子弹和苏联红军的暴力之后,及时认输,发布投降诏令,主要关乎挽救日本民族不至大部灭亡,如其诏书中所说,达到了其既定的诡异长远目的,与他和当时的日本人是否热爱和平,与此完全无关。

日本人只愿承认,对美国英国开战是个错误选择,只字不提对中国长达十四年的侵略灭国战争。日本发动对外战争的目的,被说成是保家卫国,维护东亚地区的和平安定,战争所带来的残酷后果,仅仅限于“帝国臣民之死于战阵,殉于职守,毙于非命者及其遗属”,“负战伤,蒙战祸,失家业者之生计”。这些完全歪曲事实的解说,基本上被日后的日本右翼政客一直真心承袭和发扬光大了。裕仁最为关心的,其实是自己皇族和国家的生存,不能中断灭绝,否则会“破坏人类文明”,仅指日本文明,而不顾日本军国主义灭绝其它文明社会的历史重罪。

狡猾阴险而又极讲面子的裕仁和军国政府,自始至终都不提“投降”二字,更非盟国政府要求的无条件投降,诏文当中连“终战”的字样都没有,仅仅提到“朕已饬令帝国政府通告美、英、中、苏四国,愿接受其联合公告”,表明其接受《波茨坦公告》而已。在盟军占领机关战后并未废除皇位、裕仁继续在位至八十年代末的情况下,日本人自然接受了日本军国并未投降的谎言,反而自视为自我牺牲、维护亚洲和平的典范。

日本军国政府代表于9月2日在东京湾停泊的美国“密苏里”号战列舰上,正式签字投降,但天皇及其代表却没有出席这一投降仪式,证明美国人当时已有意避免公开羞辱日本天皇。麦克阿瑟将军和中国、苏联、英国等各同盟国代表与日本代表签字的文件,是正式的日本投降文书,宣布所有日本军队总部和各处日军部队,向盟国无条件投降,日本天皇和政府统治国家的权力,被置于联军最高统帅之下。与此同时,天皇裕仁又发出一封“诏书”,对外发布,其中明确含有“放弃武器,着实履行投降文件之一切条款及由大本营公布之一般命令”的字样。此时已是日军投降后美日双方谈判具体投降事宜之时,各处日军必须放下武器,这一“诏书”的内容也是美国人草拟的,自然会有明确的“投降”字样,不能再容忍日本人的故弄玄虚和含混过关意图。

这一天皇诏书向日军各部传递发布,而非通告日本全国,所以日本人知之较少,日本右翼也尽量对此避而不提,以便日后顽固坚持自己的缪论,所谓日本当年并未投降,只是因为天皇裕仁为了爱惜本国人命和珍爱盟国人民的福祉,而自行“终战”,功不可没,福载千秋,日本近代帝国的最大战犯,就此得以一变而为和平天神。

为了不亵渎或触犯日本人所谓的天皇半神权威,盟军政府在发布《波茨坦公告》之后,对日本政府保留天皇制度的答复,给以模糊答案,之后实际上接受了日本人的要求,从而为亚洲国家,包括中国和日本,留下了长期的隐患。

天皇裕仁“终战诏书”留下的一大遗害,就是在其中号召日本国民,“欲忍其所难忍,耐其所难耐”。这一表达方式背后的含意,日本军国政府残余分子和右翼人士心领神会,在这一暗示之下,更有理由多方忍耐,以忍耐低伏,去换取生存发展的机会,直到时机合适,实力充分,靠山可依,再出而为军国主义和战争罪行公开翻案,再行当年的老路,如能避开以往军国主义政府首脑的一些失误,即有望再获成功。天皇裕仁在给皇储明仁的一封信中,就已把失败原因推给自己的军队首脑,哀叹手下没有明治天皇拥有的那些杰出将帅,所以输给了美国人,迫使他不得不下诏投降。若非军部首脑行动草率,战争的结果就会截然不同。战后日本右翼和许多日本人,都把战争失败责任推给鲁莽无能的军部,天皇仍是明君,避而不提侵略战争的本质和遭遇失败的必然性。

麦克阿瑟将军于8月30日飞抵日本横滨的厚木机场,随行的美军第一批空降部队,开启美军全面占领日本的序曲。在他抵达之前,日本人有两周的时间可以利用,所以国内各个军部和政府机关都紧急动员起来,尤其是那些军事机关和宪兵总部所在,在他们占有的大厦中,终日不绝地焚烧机密文件,以致东京等地在并无盟军轰炸的日子里,仍然黑烟漫天,同时在各地的警察厅、监狱和地方政府,同样尽力销毁文件,力争做到死无对证。日本人急于毁灭侵略战争罪证,那些记载日本(天皇)侵略决策、日军暴行及掠夺各国物资财富的机密文件,也就烟消云散,有利于日本右翼日后为战争翻案大作文章。

日本1945年战败之后,盟军中的其它国家同意由麦克阿瑟担任对日盟军最高统帅,而非另外各自派兵占领日本本土的一部分,美国政府也同意其它国家盟军加入占领日本的军队,但麦克阿瑟不同意,结果对日本宣战的盟军,最后让美军一手把持对日本占领和所有相关事项。

美军原先准备了两个集团军用于占领日本,第六军和第八军,拥有约50万人的兵力,但美国政府在全球范围内的战争状态结束之后,快速整体裁军,第六军于1945年底解散,第八军保持了20多万的部队,总部设在横滨。苏联红军在击败日本关东军后,于1946年5月从中国的东北撤出。他们提出的派兵占领日本北海道北部的建议,遭到美国政府和麦克阿瑟的拒绝,尽管美军部队并未到达那里。蒋介石政权接受了美国政府的邀请,决定于1946年初派出一个师的部队到日本实施占领,但到了1947年,由于国内局势紧张而派不出来。除了小部分英联邦军队附属于美国占领军,在日本地方执行某些任务,以及苏联红军自行攻下占领的库页岛和北方四岛外,日本本土没有其它盟国军队驻扎占领,这是战时盟国在应对日本战败结局时的一个重大失误。日本如同以往,依靠自己的各种诡计,加上全国上下一致的忍性,国民接受了战败的命运,而军国政权首脑忙于躲过罪责,东山再起,继续掌控这个反常国家。

日本宣布投降前后,虽然国内出现一些极端军国主义分子,或自杀或试图以武力阻止投降,但军国政权高层已经决定,最大限度减轻盟军毁灭日本本土的程度,以维持天皇体制的交换条件对盟军投降,是最为可行的选择。从美国政府暗中修改条件、同意维持天皇体制的倾向来看,日本军国政权高层自然认为,他们有办法逃脱审判判刑的命运,需要对作为盟军主力的美军表现出投降屈服的态度。

日本军国政权和裕仁确实造成日本民族的重大历史性灾难,但受到实际损害的是普通民众,日本作为国家整体则极为得益,并假借失败破产的表象,在美国人的帮助下躲过了战争赔偿的历史责任。日本人日后反而自认为是这场遍及亚太的战争的受害者,几乎是唯一的受害者,有意出版了不少煽情的当时普通人悲惨遭遇的所谓回忆之作,把日本战败时的破败之象,描绘成似乎是日本本土被他国暴力入侵为虐,才造成的惨状。这些欺世混淆之作,居然被不少中国文人诚心接受,大发怜悯之情和全球村一类的虚言,进而制造出中日两国人民都是战争受害者的伪论。所谓“知日”派的这些言论,是对曾经遭受灭国灭族危机的中国人民,造成的又一次巨大伤害,并对日本右翼和军国主义思潮的高涨,提供了最大的外来助力。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有机会一定要让日本人从地球上消失。

大家要正视历史,作为华夏民族的一份子,不要忘记历史,日本是中国不共戴天的仇人,不管世事如何变迁,日本这个民族都只会屈服于强者,日本的大和民族精神就是强盗逻辑,假设有一天中国弱小了,日本一样会像1937年大举进攻中国,日本对中国的伤害至少让中国整体社会倒退了100年,请大家要有一颗爱国的心,永远铭记这段历史!!!!!!!!!

7楼zrgsyc

日本只要再次卷入和我们中国的战斗,一定要让它亡国,最少也要肢解了这个肮脏的国家。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