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华侨抗日老兵:乡亲变卖家产送我回国参战

抗战期间,许多华侨飞行员回国参战,有数十位华侨血洒长空。

每年5月的最后一个星期一是美国“国殇日”,也称阵亡将士纪念日。从总统到平民,人们参加各种纪念活动,向历次战争中捐躯的将士致敬。

国殇日,对于89岁的二战飞行员朱安琪来说,比别人多了一份不寻常。73年前与他携手从美国奔赴中国战区抗击侵华日军的29位同期学员,一个个离他而去,唯有4人健在。每年夏天的固定聚会,都会让他深感生命珍贵。

朱安琪最近专门请人精心修复了一些被视为传家宝的旧照片。“这些照片永远都会挂在客厅里,记录父亲和我与美洲中华航空学校的情缘。”

那些黑白照片拍摄于上世纪30年代。在美洲中华航空学校第一期学员和第三期学员的毕业照上,一群穿着飞行服的华侨子弟英姿勃发。

朱安琪的父亲朱忠存原籍广东,上个世纪20年代从北京大学毕业后来美,先后在加州中部的汉佛德和旧金山的中华学校教中文,也是美洲中华航空学校的第一期学员。1923年,朱安琪在奥克兰出生,14岁随父亲到航空学校学习,在第三期学员中年纪最小。

1931年“九·一八”事变之后,日军在中华大地上横行肆虐,激起海外华人华侨的极大愤慨和担忧。年少的朱安琪和许多华侨子弟一样,在中国城参加筹款,呼吁捐钱捐物支持国内抗日,但这些活动无法平复年轻人沸腾的热血。

当时,美国的许多中国城掀起了航空救国热潮。旧金山、纽约、芝加哥、洛杉矶、底特律和波特兰等地陆续开办了华侨出资的航空学校。航校只开3门课,航空技术、航空理论和国耻史,为中国培养飞行员和技术人员。

据美国华人历史学家麦礼谦统计,在中国战场与日军作战的飞行员和技术人员中有200多名华侨子弟都是这些航校的毕业生。

父亲鼓励朱安琪回中国作战。1939年,16岁的朱安琪告别父母和5个弟妹,经夏威夷、中途岛、菲律宾、香港等地,辗转到昆明,生平第一次踏上祖国的土地,成为中国国民党空军学校的一名学员。

“我们都没有钱,路费700美元全是旧金山的乡亲们凑的。妈妈给我一个金戒指,让我随身带着。”朱安琪回忆道,“陈纳德将军是我们学校的总顾问,我是从美国回中国的最年轻的抗日飞行员。”

从1939年至1945年,朱安琪服役6年多,分别在西北战区和中南战区对敌作战。“每次当我从空中向日军投弹或扫射时,我好像看到了旧金山的父老乡亲们,他们变卖家产、妻离子别,送我们学飞行回国,就是为了这一天。”

与朱安琪一同作战的美国航校华侨子弟,大约有10人在历次战争中献出年轻生命,他自己也曾经历战机被击中差点丧命。“我们去中国时都没有美国护照,只是随身携带一张纸证明自己的美国身份。美国的亲人都无法获悉这些牺牲战友们的下落。”朱安琪说。

因为没有护照,朱安琪携妻小回美时颇费周折。白天他在父亲的洗衣店里帮忙,晚上到学校念书,完成机械工程学位后任职工程师直至退休。

尽管远离战场,朱安琪每年不忘邀请那些同往中国的航校同学聚会,并成立了有数百名会员的空军同学会,担任会长。

抚摸着那些70多年前的黑白照片,朱安琪无限感慨,“回忆那些青春年少的岁月,我真的没有遗憾”。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