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耙齿凌战役是抗日战争时期苏中地区歼灭日军最多的第二大战役(第一大战役是淮安车桥战役)。现在那里建起了烈士陵园、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1944年6月21日晚,如皋县(今如东)双岔北区委、区政府转移驻地(当时基本上每晚都转移新地方,以防汉奸向敌人告密遭袭)到小缪庄西头一个小庄子,晚9时左右,我和於十银等几个人去查岗哨,在小缪庄遇到县警卫团的人,便高兴地回头告诉大家,今天和县团的人住得靠近,可以睡太平觉了。我当时当出纳会计,我把当天收到的各乡财粮员交来的税款抗币、伪币和税票票根装在一个大布袋里面就睡觉了。6月22日拂晓,突然听到有枪声,我立即起身整好装,快步到门前大路上看。大雾中,但见人声嘈杂,三五成群的人背着东西,拖儿带女,有的还牵着老牛正向西跑。区长、区委书记命令大家准备战斗。我背着背包和装税款税票的袋子,也和大家一直向西撤退。县警卫团部队边阻击敌人边撤退,不久退到了我们身边。敌人追到小缪庄西头即掉头向北了,没有再追我们。

我们快速向西奔跑十来华里,到了铁果门歇下来,才知道是栟茶日军加藤中队长率100多日军和400余伪军,半夜趁大雾天奔袭我县警卫团,做垂死挣扎。我们正吃饭时,大约10点左右,忽然听到东北方向响起密集枪声,像几十条鞭炮齐鸣,且长时间不停。大家分析,可能是打大仗、打硬仗了。过了不多时侦察员来报告说,敌人沿途抢劫,逮猪牵羊,翻箱倒柜,枪上挂着鸡,肩上背着包,大路不走,涉水过陈家庄大河,窜向耙齿凌方向,准备回栟茶,可巧,他们正遇上我苏中主力七团奉命南下,双方便在耙齿凌一带交起火来。这是一场遭遇战。

后来知道,我军正在行军途中,三营为前卫,已经走过耙齿凌,教导队、重机枪连和团本部走到这里,团长兼政委彭德清见前方200米处河边上,芦苇丛中有日军人头攒动,便和张副团长立即决断,命令教导队、重机枪连迅速占领有利地势展开进攻,同时命令司号员吹号调随后之二营迅速赶上团本部参加战斗。后卫一营从右边包抄,三营回过头来从左边包抄。日军开始以为是遇到了游击队,当知道是苏中主力部队,便左冲右突企图逃走。老七团是“老虎团”,哪能放它走。

这是一场短兵相接的白刃战,拼刺刀,拼意志,两个小时后,除了少数几个伪军逃走外,歼灭日军加藤中队长及以下100多人、伪军400多人,活捉日军14人(后有两人因伤重死去)、伪军100多人,缴获迫击炮2门、掷弹筒9个、机枪8挺、步枪200多支。我军三营副营长、老红军吴景安及战斗英雄陈福田等93人光荣牺牲。这场战斗,当时《江海报》和延安党中央《解放日报》都曾详细报道,在全国影响很大,为此,苏中粟裕司令曾传令嘉奖。

区长、区委书记听到侦察员报告后,决定区委、区政府的同志也向战场方向靠拢。接近战场时,我们和区队的一些同志亲眼看到向西南方向逃跑的六个日军的尸体,两个死在田间,三个死在河坎上,是七团打死的,其中一人即为加藤,还有一个死在河底下芦柴从中,是民兵打死的。这些日军裤裆里都兜着一块白布,据说是长途行军时才用的。我们继续向前,去看主战场有什么需要地方处理的事。沿途见到桥头上、河坡坟地里、码头边均有日伪军尸体,也有我军牺牲的同志,好多是拼刺刀死的,在两处见到,我新四军战士和日军相互刺中一齐倒在血泊之中,其情异常惨烈。

到了七团指挥部所在地,区长顾一平、区委书记王家杨去见部队领导,接受打扫战场、掩埋烈士、处理伤员等任务。我们赶去看了活捉的12个日本兵。部队同志正在和他们谈话,要他们报姓名、年龄、职务、家庭地址,并一一登记。我们执行俘虏政策,没有打骂,也没有捆绑,让他们可以自由回答问题。这些日本人不像过去见过的那些日本兵那样顽固,有的人还会说几句中国话,会写一点中国字,而且愿意向新四军行礼,有问必答。据说,这批日本人后来参加了日本反战同盟,有时和新四军一起上前线,对日本兵喊话劝降。

下午三四点钟,部队处理好伤员及牺牲的同志,全团整队出发,向东开去。我们看到,有许多同志还带着伤,身上有血迹。大路两边,有许多当地群众送来的慰劳品,如猪肉、鸡蛋、花生、馒头等。怀着高兴和感激的心情,许多老妈妈含着眼泪不断地讲:同志,辛苦啦,辛苦啦。说着还把吃的东西往战士手里塞。

当晚区里领导开会后即分头到各乡召开乡干部会,做反“扫荡”的各项准备。果然,6月25日,日军数百人分多路向如中地区报复来了,他们抢走耕牛100多头,烧掉500多户人家的房子,打死群众3人,还抢走不少衣服、鸡子等。在耙齿凌那里,敌人挖了几条一人多深并且很长的槽沟,把找到的日伪军尸体,一个靠着一个头向上脚向下放下去,盖上泥,做成垅,每人头上还放了一朵南瓜花。日军官嚎叫着追祭这些死去的人。中午过后,他们即灰溜溜地窜回栟茶、河口等据点去了。

南通抗日反清乡斗争,已过去60多年,当时参加者都已八九十岁了。七团教导队队长秦镜同志如今还在南京,已92岁了。我们的责任是把当时听见和看见的事记载下来,用以纪念前人,教育后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