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南事变新四军惨烈突围:九千人剩两千

皖南事变新四军惨烈突围:九千人剩两千

王培臣记不起这张照片是谁拍的,但是王培臣在皖南事变中扛着机枪杀出一条血路突围的形象,却留在了战友们的心中。

1941年1月6日,新四军军部及所属部队共9000余人,奉命由皖南北移抗日,于安徽泾县茂林地区突遭国民党顽固派8个师共8万余人的围攻堵截,激战八昼夜,终因寡不敌众,弹尽粮绝,最后突围出去2000余人,其余大部牺牲和被俘。这就是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

王培臣是突围出来的幸存者之一。作为新四军第2支队作战科长,王培臣对当时之处境,早就有一种难言的预感,常向支队领导建议准备方案。当时第2支队在突围中为中路纵队(军部随中路纵队之后跟进),1月4日冒暴雨于午夜渡过章家渡的舒溪到达茂林东北的风村。6日战斗即打响。王培臣按支队首长的指令,带领一个侦察班分别到新、老3团传达作战命令,协助指挥榧岭、星谭和山口(百户坑口)战斗。8日和9日,第2支队在高潭地区组织防御,掩护军部行动,战斗激烈,部队伤亡较大,与敌打成胶着状态,晚上才得知中共中央决定撤销项英、袁国平、周子昆等人职务,部队由叶挺、饶漱石指挥的决定。

10日至13日,第2支队占领石井坑阵地,抗敌围攻。当时部队英勇顽强,王培臣在新、老3团阵地之间飞奔,同时还担负联系左路第1支队和右路第3支队的任务,协调战斗,收拢被打散的人员继续投入战斗。整个石井坑周围的战斗极为惨烈,据突围出来的王东平、阙中一、王荣光、张日清等人回忆,战斗中看到王培臣1.8米多高的身影带着侦察员,冒着敌人猛烈的炮火,在各团营之间飞跑,传达命令,协助指挥作战,其英勇与威猛,至今难忘。

13日下午4时左右,军部决定突围。第2支队分两路向西北方向突围,预定在铜(陵)、繁(昌)之间渡过长江到达无为县。第2支队突围开始时只余近千人,陆续收拢其他部队后达2000人。部队在首次攻击受挫后,退回狮形山与香炉东之间。再战,王培臣和新3团团长熊梦辉在前头带队,与敌激战,并会合了突围出来的支队副司令员冯达飞等400余人,直奔章家渡。14日晨5时许,天刚破晓,冲到了章家渡对面的舒溪南岸,不知敌人新7师早已布防。于是决定百余人在南岸掩护,由王培臣和新3团团长熊梦辉、参谋长张日清、主任阙中一率百余人先行强渡。冲到舒溪中间沙洲时,遭敌猛射,大批战友倒在水里,王培臣大怒,端着机枪冲在最前面,大喊着激励大伙儿冲锋。

新3团参谋长张日清赶紧拉王培臣卧倒,这时,一颗子弹射来,打断王培臣右手腕(后被评为二等甲级残废),又穿过新3团2营政委黄步忠的头部(当场牺牲),再穿过通讯班长叶石家的左腰部。部队因伤亡过大,退回到南岸,王培臣等300多人被敌重兵三面追击围堵,决定分成几股突围。王培臣与王荣光(解放后任江苏省军区副政委)、阙中一(解放后任东海舰队参谋长)等与敌背水一战,沿途两侧尽见牺牲的烈士和伤员,枪炮震耳,尸横遍野,血流成河,真是惊天地、泣鬼神,天地为悲。

王培臣回忆说,下半夜冲到一处,只见遍地都是新四军,以为大部队宿营,于是倒头便睡。凌晨,唤醒大家起来,才发现全是新四军遇难的无头烈士(被敌人残忍地全部割下头颅)。于是,他们在绝望中奋起,途中,几次遇敌,均利用过去在赣南打游击时跟陈毅学的四川话搭腔,冒充敌人部队番号巧妙通过。一次被敌兵围住,关在一土屋中,晚上王培臣组织所有人员集中向土墙角撒尿,挖洞得以脱险。就这样,历经艰险,终于突出重围,北渡长江到达无为县集结。

皖南事变中突围到无为县的新四军部队,后来与江北游击队、挺进团等部队组成了新四军第7师。皖南事变后,王培臣调到新四军军部工作过一段时间,后谢绝了2师师长罗炳辉邀请他调到该师的要求,再次选择到第7师沿江支队兼沿江军分区担任参谋长。是皖南事变不了的情结和死难烈士的英魂召唤着他,重新回到战斗过的地方,坚持皖中抗日直到最后胜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皖南事变,新四军军部是在劫难逃。

新四军军部孤悬于皖南,四周全是国民党的重兵。而新四军的主力部队全部在江北,无法对军部进行支援。新四军军部人员不少,但家属,文工团,文职人员等占了大半,战斗部队只有3个团2000多。事实上,突围出来的基本都是战斗部队,非战斗人员不是牺牲就是被俘。其中包括《渔光曲》的作者任光。

而且,新四军领导层犹豫不决也是重要因素。都和国民党军打起来了,还和国民党谈判,白白浪费时间,导致国民党军顺利合围新四军军部 。

3楼sks

8万对9千。还被突出去2000.国军的战斗力啊。抓到的,多无武器的非战斗的人员

叶挺自以为国共两边吃香对形势估计严重不足;二项英过分排斥叶挺形成内耗,又固执己见战略意图不明确拖泥带水行动迟缓,让国民党军有了可乘之机…

6楼625861

有备算无备,以逸待劳,9倍于新四军,打了一个星期,还没能达到全没,这种部队去抗日也就是被虐的命,这也就不难理解国军抗战那么艰苦了。

6楼 625861
有备算无备,以逸待劳,9倍于新四军,打了一个星期,还没能达到全没,这种部队去抗日也就是被虐的命,这也就不难理解国军抗战那么艰苦了。
应该写篇文章《抗战中新四军有多难消灭》,“英勇的国军”如果不是缺枪少炮 ,怎么可能以8万“劣势之众”消灭不了“装备精良”的新四军?果粉们苦晕在茅房。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