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每日计划更新1500字左右,谢谢关注!


写在前面的话

很久以来,总想着把自己军营里的这段经历写下来,每当提起笔来的时候,又不知道从何说起。虽说军营生活没有给我留下任何的财富,但她给我的精神和勇气,将会伴随着我的一生,影响着我的一生。

军营生活,既神秘,又那么的普通,从现在开始,你将从我这普通一兵的眼睛里,了解军营!


第一章 应征入伍



转眼间,高三学习生活已过去半年,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要参加高考了,也不知道学到了些什么,拿什么去应付五月份的那场初考?

对现在的学生来说,并不理解初考是什么意思,那我就解释一下:

十多年前,国民教育不是现在这种态势,高中教育还没有普及,更不要说大学了。在老百姓眼里,考上了大学,就是跳了“龙门”,成了公家的人,将来会有个好的工作等着你,可不象现在没有上岗就下岗了。所以说考大学就是挤独木桥, 一不小心就会掉下水。

七月份的全国统一考试是正式的了,不用做过多的解释。由于我上的是农村的高中,每年分配过来的参加高考的名额有限,那就要在五月份的时候,学校举行一次毕业考试,从中选出一定的名额去进行重点辅导,准备参加七月份的全国统一考试,落选的只能拿张高中毕业证书,要么找个工作,学个手艺什么的,要么就准备来年再搏了。

另外,由于户籍政策的原因,城镇青年还可以安排工作的,对于我来说,能不能考学也就没有太大的压力,春学期开学后,非官方的消息说连续几年将不招工,我心里就开始担心起来了,由于英语学得差,其他的科目也只能及格,看来能不能闯过初考关,还是个未知数的,前路迷惘,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早春三月,春姑娘应时而至,毫不客气的剪开了被笼罩了一冬绿,校长室院外的两排杨柳吐出嫩嫩的叶子,随着懒懒的风儿,不经意地摆动着修长的手指,轻轻地触摸着春天的脸。

夹着本政治常识书,漫步在柳荫下,“政体”、“人民代表大会制”等词有意无意地在脑海里闪过,有时又不停地在打架。高老师的政治课上得很有水平,听得也是明明白白的,就是考起试来,总是60分万岁。唉!我总觉得有点对不起他的。

中午吃饭的时候,妈妈唠唠叨叨地说了一大摞,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好好学,争取考上大学。

吃过饭,我也没有在家多停留,早早地来到学校。学校里没有来几个人,宿舍门还没有开,只得拿本书看看了。

“国体”、“资本主义”,我不停地念叨着。耳边又不时地响起妈妈的声音——好好学,争取考上大学。

“杨帆,校长室院里有人在体检,看看去。”

掉过头来一看,王军也到校了。

“我不想去,”我摇了摇头,“有什么好看的,你自己去吧。”

我继续温习起我的课本来。

“去看看吧,”王军拉着我,把嘴靠在我的耳边,小声地说,“我想当兵去。”

“你?!”

“先去看看再说,你知道吗?”王军神神叨叨地说,“在部队里考学容易的。你看我现在这样子,连初考都过不了的。”

“好吧,”我极不情愿地陪着王军朝校长室走去,“你这想法家里人知道吗?”

“还没说,先看看再说吧!”

院子里的人真多,看看样子,都是学校周围几个村子里的社会青年,还有几个年龄大一点的,大概是村子里的民兵营长吧。夹在他们中的,还有位穿军装的。我发现校长没有在,就大着胆子和王军挤了进去,看看体检是怎回事的。

“喂,”一声狮吼,把我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是个穿军装的中年人,“你俩是哪个村的,到自己的队里去,不要乱挤!”

看看他的军装,又和姨夫的不太一样,我拼命挤出了点笑意,“我们是学生,来看看的!”

“他想参军的,”我指了指王军,对那个穿军装的中年男人说,“学生要吗?”

“学生?你们想当兵?”穿军装的眼睛一亮,忙走上前一把拉我的手,“要呀!要!”

“不是我,是他。”我又是摇手,又是点头的,“王军想当兵的,收不收?”

“你是哪个村的?”穿军装的松开我的手,又拽着王军的手,就怕王军飞了。

“他是西芦村的,家里同意他去参军。”我不明就里,生怕不收学生,“他家里支持的。”

“好,好,很好呀!”穿军装的很高兴地拍了又拍王军的肩,转过身来就喊,“小王,过来一下!”

“嘿嘿,这是你村的。”穿军装的笑眯眯地指着王军,对着位穿着一身旧军装的小伙子年说,“好好把握哦。”

“是,林部长!”穿旧军装的小伙子自觉不自觉的立正回答。原来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林部长呀,早就听爸爸说过的,他可是我们这一带有名的战斗英雄呢。小伙子转身看了看我们,说,“小军,你要当兵?”

“是的,我想去当兵的。”王军不敢看着他,轻轻地回答,“哥,你先不要告诉我家里,好吗?”

“那不行,你爸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小伙子一口回绝了王军的要求。“我敢吗?小军,这位好象不是我们村的吧!也想当兵吗?”小伙子指着我问王军。

“不是的,他是陪我来的。”王军连连摇头,“他家住在镇上,是城镇户口,怎会去当兵呀!”

“城镇户口的就不当兵了呀!”一直在旁笑眯眯地看着我们的林部长插话了,“你们高中生在部队还可以考军校,学技术的,就是不行的话,退伍回来还可以安排工作的。”

我心里砰然一动,看来也不错的嘛,参军未尝不是一条路的。我轻轻地点了点头,对林部长说:“真的吗?”

“当然,我会骗你们吗?”林部长笑了笑,“我林华平,堂堂的人武部长,会是骗人的人吗?”

“那我们先报一下名吧!”我回过头来看了看王军,我从他的眼神里读出了热切还有期望,谁让我们是好朋友呢?“也不知道能不能验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