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岁老人忆押送日本战犯:那是次正义审判

93岁老人忆押送日本战犯:那是次正义审判

7月3日开始,国家档案局网站以一天一个的形式,公布被判刑的45名日本战犯笔供。5日公布了第三名日本侵华战犯上坂胜的自供。上坂胜为原日本陆军第59师步兵第53旅少将旅长,曾制造“北疃惨案”,指示手下一次杀害中国军民800多人,并向逃入地道的中国人投掷毒气。

1963年8月19日,受辽宁省公安厅委托,时任中央政法干部学校东北分校党委常委、机关总支书记的韩贵堂,前往抚顺战犯管理所担任军事法庭翻译,宣布日本战犯上坂胜服刑18年刑期已满,当庭释放。当日夜间,韩贵堂即受上级安排,陪同上坂胜登上开往北京的列车,开始了为期近一个月的全中国游览观光,北京、上海、杭州、南京、广州、深圳……韩贵堂一路上负责上坂胜的生活安排、翻译工作、安全保卫以及思想政治工作,二十几天后,将上坂胜由经深圳安全护送出国门。

“是,是他!上坂!

就是这个小子,上坂胜!”

2014年7月6日,中国沈阳,93岁的韩贵堂老人端坐在家中椅子上,突然嚯地站了起来,他激动地看着电视屏幕上一张黑白照片。凑近屏幕,擦了擦眼睛,仔细辨认着这个已阔别半个多世纪的“老敌人”、“老朋友”,一面大声喊女儿快来,一面忍不住热泪涟涟连声感慨——屏幕上一闪而过的这张日本人的脸,已经深深嵌入这位中国老人的大半生,甚至在他数百万字的回忆录中,有20多页专门留给这名令自己“恨得咬牙,手上要是有把刀就能扑过去结果了他,同时又生怕他真在自己眼皮底下被愤怒的中国百姓宰了”的“上坂这个小子”。

韩贵堂,1921年生人,作为东北政法部门的干部,曾两次遭遇日本战犯上坂胜。

第一次是1956年6月9日~7月20日,在如今的沈阳北陵电影院旁听了特别军事法庭对包括日军少将旅长上坂胜在内的多名日本战犯的审判;第二次是1963年8月中旬,因有日本战犯18年刑满,受辽宁省公安厅政治部委托,前往抚顺战犯管理所,在法庭上担任翻译官,宣判日本战犯,之后在当年八九月间,受上级委托,陪护刑满释放的上坂胜走出中国回到日本。

得知只判18年,

上坂胜激动得嗷嗷大哭

1956年,那是韩贵堂第一次直面日本战犯上坂胜,上坂胜于1945年被抓获。虽然在北陵法庭的二楼旁听席,难以看清上坂胜的眉眼,但法庭里中国人洪水般的怒吼屡屡淹没战犯们心虚的回答和一再90度的大鞠躬,给当时35岁的韩贵堂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

如今这位年过九旬的老人,依然清晰地记得当年沈阳北陵电影院的庭审情景:一名老妪当庭痛哭流涕地控诉,几番要冲向仇人被工作人员拦住;多名战犯下跪谢罪,所有战犯均因获得中国政府宽大处理而感激地嗷嗷痛哭,其中包括杀害中国人无数却仅被判处18年有期徒刑的上坂胜。

“那是一次正义的审判!”韩贵堂老人提高了音调,“在铁证如山面前,没有一个战犯否认自己罪行或是要求减免刑罚的。那次审判历时一个月,我旁听了大部分,看到的,全是日本战犯痛哭流涕低着脑袋认罪,有的还跪下请罪。”

“我作为法律工作者,能有机会参加军事法庭的旁听,是一次难得的法律专业的学习机会。”韩老的回忆录第523页记录着,“中国政府在审判前就表示,对日本战犯的处理,不判处一个死刑,也不判一个无期徒刑,判有期徒刑的也是极少数。这个高瞻远瞩的指示,在改造战犯的实践中,证明是完全正确的,并取得了重大胜利。中国政府能够把‘魔鬼’改造成新人,在国际上反响很大,普遍受到了赞扬。”

刑满释放,

他换上新衣裤获赠50元人民币

时间一晃到了1963年,韩贵堂再次与军事法庭、日本战犯产生交集,这一次他不是坐在旁听席,而是担任了军事法庭的翻译官,更为直接地参与了对日本战犯的审判工作。

那年8月中旬的一天,作为政法干部的韩贵堂接到辽宁省公安厅政治部主任的电话,说有要事和他商量。省公安厅政治部主任对韩贵堂说,中央军事法庭要在抚顺宣判日本战犯,要聘请他为法庭翻译官。

“当时感到很突然,又感难以胜任,但一再推辞也没成功,只好接受了这个艰巨的任务。”韩老回忆说。因为没有借到合体的军装,军事法庭只能宣布韩贵堂是由社会上聘请的翻译。开庭前,他把军事法庭的宣判书框架译成了日文。

军事法庭设在抚顺一所学校的礼堂。开庭前一天晚,全体法庭工作人员在礼堂检查布置了挺长时间,甚至还做了一次开庭预演。因为涉及很多有关战役和地名人名、残杀手段等内容,而且是一名翻译担任中译日、日译中两个角色,韩贵堂感觉完成起来难度非常大。韩老说:“要知道,我的日语基本上全是靠多年来的自学,在庄严的军事法庭上直译,得多紧张。”

8月19日8时30分,韩贵堂随审判长、审判员、书记员到法庭就座。法庭里坐满了旁听者,还有从北京等地专程赶来的全国各大媒体。9点,一名日本战犯被押上庭,他低着头站在审判台前。法庭里非常庄重肃静,只能听到摄像机和照相机工作的声音。

审判长宣布开庭,首先对被告人身份进行核实。

审判长问:你叫什么名字?

被告人答:上坂胜。

问:多大年纪?

答:73岁。

问:公历哪年生的?

答:……

韩贵堂知道,这个又矮又瘦又驼背的上坂胜的确不明白什么是公历,经他详细解说后,上坂胜说:“我不知道公历是哪年生的,只记得是明治年生的……”

问:你被俘时是什么军衔?担任什么职务?

答:少将旅团长。

问:服刑几年了?

答:已经服刑18年。

审清上坂胜基本情况,法庭令他交代在侵华战争期间,各个时期所担任的军职和一些主要罪行。他交代完后,还交代了在中国一些地方残杀中国人民的血腥罪行,并一再表示认罪、谢罪。当审判长指出他的罪行事实后,他弯腰90度,一一承认,一再称对不起中国人民。经过两个小时的审判,审判长宣读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军事法庭判决书,宣布上坂胜刑满释放。紧接着,翻译官韩贵堂用日语宣读了判决书,当他大声说出上坂胜刑满释放时,上坂胜立即低下头哭了起来。

随后,战犯管理所干部将上坂胜领到法庭后座,帮他换上了一套新装,从内外衣到鞋袜全是新的。此外,还赠送给上坂胜一条毛毯子,还有50元人民币,作为他回国路上的零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