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0月30日中午,广丰男子黄奀清的多位亲属神情悲怆地行走在广东西莞长安镇乌沙环南路路段,短短的600多米路程,他们用了足足两小时。迄今,他们仍然无法接受25岁的黄武林在这条路上,被运钞车内的押运员一枪毙命的事实。尽管多个视频用清晰的画面证实黄武林用砖头追砸押运车,但黄奀清等人始认坚称儿子即便有错也罪不该死。更何况,已有多个目击者供述黄武林在砸车前,疑似被涉事押运车剐蹭。“如果押运员是一位理性人,在剐蹭到路人后理应挥手致歉。即便是这些没有做到,我们可以原谅。但在黄武林发生不理智的追赶、砸车行为时,押运员不应该缓慢行驶,并在不远处停车,这是不是存在挑酗的可能。”与黄奀清一同前往东莞的家属表示,通过从上分析,他们怀疑是押运员加深了矛盾。

黄奀清的一位家属说,即便是黄武林发生不理智地追赶、砸车行为,在追赶的600米过程中,押运员完全有时间更有空间报警。 “目前,当地相关部门还没有拿出相关的处理办法。”黄奀清的一位家属说,明天,也就是星期一,他们静候新的进展有的人,说动物园儿猛兽区不能下车,他不信,非下。 有的人,运钞车上写着“严禁靠近”或“请勿靠近”,他不信,非靠近,这还不算,还拿砖拍。 那是不是我可以去军事禁区拿相机拍个纪念照,我可以手持板砖拍站岗的哨兵?火车站巡逻的特警挡住我路了我是不是可以干他一炮? 哎,等会儿,你怎么不瞄准我指甲? 补充一下: 我所表达的是现在的部分人对于所谓的“禁止”没有任何的重视,依旧我行我素老子天下第一,那自然会付出相应的代价。这个事情无论运钞车有没有刮擦电动车,或是该不该开枪。在有着明显差距的“绝对暴力”面前,追砸运钞车的行为就意味着他可能会被击毙。禁止就是禁止,就是不要,别。非要,那用命来负责吧。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