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用我们的鲜血,换来中华的光明”——台儿庄大战将士寻访录

今年是台儿庄大战胜利75周年。

1938年3月23日至4月7日,在鲁南大地发生了震惊中外的台儿庄抗日大战。

记者寻访当年参加大战的一些老兵及其后人,记录下那些英勇抗日的感人事迹,以纪念这场中华民族扬威不屈、震惊中外的抗日大战,追悼那些为中华民族生死存亡英勇献身的先烈们。

孙殿修:怀揣手榴弹手握大刀杀进敌营

人物档案:孙殿修,1917年出生于河南驻马店市西平县杨庄乡。抗日战争时期先后参加过北京房山大战、台儿庄大战、大别山大战。台儿庄大战时,任国民革命军孙连仲部池峰城任师长的31师93旅185团2营胡金山营长的传令兵。

“前进、前进,中华的光明,民族的光明,走上来革命;用我们的鲜血,换来中华的光明……”谈起台儿庄大战,96岁的孙殿修神情激昂,不由自主地唱起了这首当年在台儿庄大战中鼓舞他和战友奋勇杀敌的军歌。

据老人的大儿子孙来发介绍,1934年,17岁的孙殿修与本村100多名热血青年报名参加了冯玉祥的西北军,走上了抗日第一线,孙家有叔伯弟兄7人参军抗日,最后只有孙殿修活着回了家,其余全部战死沙场。

年迈的孙殿修依然硬朗,对台儿庄大战记忆犹新:当时,我们部队每人一把大刀,天天练耍大刀,练打拳,练扫堂腿,这些中国功夫与日本鬼子拼起刺刀来很管用。大刀有四五斤重,碗口粗的树,一刀下去就断了。到台儿庄时是下午4点多钟,当晚就投入了战斗,夜袭睡觉的日军。长官不叫带枪,我们便手握大刀,怀揣6颗手榴弹,从台儿庄南城门进去,摸到鬼子睡觉的地方,先把手榴弹掷向鬼子,很多炸死,剩下的乱成一锅粥,我们手挥大刀冲上去,见鬼子就砍。最后活捉了3个鬼子。

第二天,我们奉命固守台儿庄北城门,用机枪、捷克步枪扫射前来进攻的鬼子。北门是日军进攻台儿庄的必经之地,战斗相当惨烈,伤亡很重。我们打倒一批,鬼子又上来一批。机枪连长胡步营,警卫连长谢祖奇先后受伤牺牲。说到伤亡的战友,老人说:“我能活着,儿孙满堂,已经很好了。许多亲兄弟都牺牲了,他们才是英雄!”

老人拿出“抗日战争胜利六十周年纪念奖章”戴在胸前,然后又唱起了军歌,声音高吭。唱到最后,老人突然提高声音,高高挥起右手,大喊一声:“冲!冲!杀呀!”那劲头,俨然就是在战场上挥刀杀敌。

现在,老人所在的村里还有6名抗战老兵,村里腾出一间平房,设立了抗日老兵活动中心。他们经常聚在一起,练书法、看电视、读报纸,谈论当年打鬼子的事。

王景芳:开日军卡车救出庞炳勋将军

人物档案:王景芳,1909年(宣统元年)阴历3月15日出生于辽宁省义县雹神庙,已是104岁高寿。经历过“九·一八”事变,参加过西安事变、沧州战役、台儿庄大战,接受过日军投降。台儿庄大战时任国民革命军40军39师4团3营副营长。1949年举家迁住北京,现住北京市朝阳区。

说起自己的抗战经历,王景芳老人见过、结识的人物名字都如雷贯耳:周恩来、叶剑英、刘伯承、谭震林、叶挺、张学良……

在老人床头上挂着一幅隶书,上书:忠勇为爱国之本,孝顺为齐家之本,诚信为处事之本,仁爱为做人之本,谦让为和谐之本,学问为济世之本,运动为健康之本,有恒为成功之本。老人的子女说,这是父亲为人处事的八项原则。

满头银发的王景芳得知我们来采访台儿庄大战,思绪回到了75年前。他说,台儿庄大战是徐州会战的第一阶段,它包括了淮河阻击战、临沂阻击战和滕县保卫战三个序幕战,正是三大序幕战,为我军在台儿庄地区聚歼日军赢得了宝贵的时间,创造了有利战机。

1938年1、2月间,东路日军第5师团从胶济铁路潍县等地南下,企图夺取临沂,进攻徐州。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经过深思熟虑,决定由庞炳勋部以临沂城为轴,用运动战阻击、牵制进犯之敌,后改为阵地战,我军在沂河西岸、临沂城墙下挖交通壕,与敌决战,死守临沂城。日军在飞机、战车和重炮的掩护下攻击临沂城,双方伤亡惨重。日军用重炮炸开北城门缺口,北城墙大部分工事被摧毁,无险可守,我军转入城内与敌展开巷战、白刃战;后经张自忠部队两次增援,我军才打退了进犯临沂的日军。

王景芳回忆说:“在运动战攻打凤凰寨时,双方军队混战在一起,庞炳勋被日军围困,我奉命带兵去营救时,灵机一动,开着缴获的日军卡车来到凤凰寨北门,守门日军以为是自己人,非但没拦截,还敬礼、放行。营救庞将军后,我们改从南门出来,同样很顺利。”

在另一次战役中,王景芳身负重伤,被日寇的重机枪子弹从前胸射入,在后背左肩胛处炸开了一个大洞,血流不止,昏死过去。当时,他被河南大个子勤务兵冯家祥冒死救下,冯家祥背着他在河沟爬行了200多米,终于回到我军战壕。当时,王景芳的左臂已掉下半个,勤务兵用一根铁丝拴住左臂才没散架。后来送到当地一家教会医院,由美国传教士医生做了手术,缝合了伤口……下火线后,王景芳由副营长提为营长。

提起救命恩人冯家祥,王景芳至今感动不已。

王清松:158团千余人多数战死

人物档案:王清松,1918年出生于河南新乡卫滨区平原乡南高村。台儿庄大战时,18岁的王清松任孙连仲部第27师158团杨守道团长的警卫员。

“我参加了台儿庄大战,抗战精神一直激励着我,我是一个永远不老的兵。”爱写日记的王清松,在笔记上写着这样一段话。王清松高大威武,看起来只有70露头,除了耳背(那是台儿庄大战给他留下的永久记忆),依然精神矍铄,思维清晰,身体硬朗,骑上自行车在大街上轻松地来回几趟,完全不像一个耄耋老人。

谈起台儿庄大战,老人更是手舞足蹈,仿佛回到了烽火连天的岁月。“1938年3月24日,我所在的27师徒步向台儿庄前进,下午6时到达当时的枣(庄)赵(墩)铁路台儿庄南站附近,接到了第二集团军总司令孙连仲下达的作战命令,让我们27师在台儿庄右侧地区侧击由峄县南下的日军,协助第31师确保台儿庄。当时,我们的团长杨守道在指挥部里3天3夜没合眼,两眼布满血丝。当敌人冲过来靠近时,杨团长一声令下,所有的机关枪、步枪、冲锋枪一起向敌人开火,手榴弹在日军中开花,地雷也爆炸了。阵地前沿成了一片火海,炸得敌人血肉横飞。我的耳朵,就是在这场战役中被炮弹震聋的!”

据老人介绍,此后,他所在的158团负责固守西北门,打了七八天,战斗异常惨烈。团长带领敢死队在运河里、街巷里与日军肉搏,用大刀砍杀日军。“战死的人血肉模糊,只能从衣服上分清哪个是鬼子,哪个是我们的兄弟。不光我们师有敢死队,其他师也有。我们师在台儿庄大战中打了40多天,战斗结束后,我们158团1000多人,只剩下57人。”

谈到这里,老人满怀豪情地为大家唱起了《台儿庄战役胜利歌》:“27师血战功,奋勇歼敌运河东……台儿庄十日建奇功……”唱到最后,老人右手握拳,高高举起,目光炯炯有神。

王清松老人年轻时曾是教师,一生酷爱书法,草篆隶皆通,作品多次参展,在全国中老年诗书画作品大赛中荣获“中国百杰书画家”称号。临行,老人以自己的书法作品赠予我们,写的正是《台儿庄战役胜利歌》。(岳增群 王祥 张严新)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