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原标题:(赵铁军:“打仗需要,我再回来!”)参谋长提出转业时说:“打仗需要,我再回来!”▲刻苦钻研前沿知识铁军申请转业了!参谋长提出转业时说:“打仗需要,我再回来!”▲汇报火力打击行动方案闻听第40集团军某摩步旅参谋长赵铁军想转业时,一位曾经的老领导十分惊讶,从千里之外打来电话:“铁军,你那么爱穿这身军装,何况正值大好前程,却欲转身离去,这是怎么了?”“记得当年你被评为‘全军爱军精武标兵’时,一位地方老板得知你出色的表现,许以年薪数十万的丰厚待遇挖你,你仍旧没舍得脱下这身军装!”“还有,那年你交流到塞外某旅工作之前,听说即将面对常年两地分居,妻子急了跑到部队找到你,扔下一句狠话:‘部队和我你选择一个吧?’可你反复安慰妻子后,仍没放弃钟爱的军旅生涯!”老领导连珠炮似的话语,说得铁军落泪了!“说句心里话,这身军装我穿了27年,对部队的感情已渗透到骨子里,我打心眼儿里真不想走,可是,眼下正是改革强军之时,就我个人而言,转业也是为改革作贡献!” 铁军的一番话,让电话那头的老领导沉默不语了!参谋长提出转业时说:“打仗需要,我再回来!”▲研究部队下一步行动方案(右二)参谋长提出转业时说:“打仗需要,我再回来!”▲研究作战方案(左一))其实,熟悉铁军的人都知道,他对部队是铁了心的:小时候,他家离“辽沈战役纪念馆”只有百八十米,看英烈的塑像,听打仗的故事,心中渐生意念,长大了当兵,当个名副其实的“铁军”!1989年,他考上大学却不报到,毅然走进军营当个普通一兵。3年后考入军校本科队,毕业时留校当教员,他不干;保送读研,他不念,竟一头扎到驻山区部队带兵。这些年,铁军把所学的本事,与带兵、练兵、用兵的实践相融合。当营长时,完善了步兵训练11项118个教案,编辑了160张配套光盘,在全旅推广;创建了信息化特战小分队,不到两年组训100余场,军官、士官素质令人刮目相看,一营被集团军评为“军事训练一级单位”。任参谋长时,提出备战打仗必须牢固确立精细抓建理念,带领人员专门研究如何缩短指挥流程,摸索出“一句话命令”形式下达预先号令的方式,遇有紧急任务,5分钟内即可传达至所有行动末端;提出推动战备工作落实由应急向常态辐射,由行动向指挥延伸,由作战向保障拓展,使部队实战能力不断提高;先后完成50余项军事学术成果,主编了《信息化条件下进攻战斗司令部工作研究》《信息化条件下防御战斗司令部工作研究》两部军事理论著作,参与撰写了《参谋业务知识问答》《参谋学》两本训练教材,带头研发的《轻武器夜间射击目标显示控制系统》获得“军队科技进步三等奖”。 去新疆一个边防团代职副团长时,铁军主动向边防团的官兵学习,和他们一起摸爬滚打,经历了酷暑和严寒,度过了300多个日夜,走遍了数千里的边防巡逻线,拿出一份“封边、控边的合理化建议”报告,受到上级采纳。……参谋长提出转业时说:“打仗需要,我再回来!”▲与机关人员一起分析判断情况(左二)参谋长提出转业时说:“打仗需要,我再回来!”▲选择开进路线(左一)27载挑灯看剑,铁军时刻枕戈待旦。先后在军、师、旅司令部任作训参谋,在旅任过副参谋长,两次到海、空军院校交叉培训,几十次参与组织演习、比武和抢险救灾,打滚似的换了十来个岗位,先后被评为集团军优秀“四会”教练员、参谋业务“行业通”、“优秀大学生干部标兵”、“优秀‘四会’教练员”、原沈阳军区“军中良剑”、“全军爱军精武标兵”、“全军优秀指挥军官”,1次荣立二等功,3次荣立三等功。面对改革调整,离队前铁军认真学习领会改革强军要求,深刻认识到“改革大潮浪淘沙,强军征程需新人”,鉴于自己年龄偏大、任职时间长等因素,出于对部队战斗力建设负责、优化党委班子结构等考虑,他主动向旅党委递交了“打仗需要,我再回来!”的转业申请。谈到转业,铁军没有只言片语的怨言。他坦言,改革需要有人做出牺牲,需要有人退下来为更适合的人腾出平台,这是战争规律发展的必然,也是实现强军梦的必由之路,自己能为改革强军尽一份力所能及的力量,已经感到很满足了。等待转业时,铁军感到时间紧迫。作训参谋吴河清楚的记得,每天晚上最后一个离开办公室的都是参谋长,他恨不得把一分钟掰成两半儿,整晚整晚的加班。“要走了干嘛还把自己搞得那么累?”问及此,铁军回答:“现代战争对指挥员的要求越来越高,他要把自己指挥打仗的经验得失和思考梳理出来,交到继任者的手中。”参谋长提出转业时说:“打仗需要,我再回来!”▲在朱日和演兵场参加10公里武装奔袭从军27载,在铁军身上始终澎湃着军人精忠报国的凛然血性。其实大家都知道,无论铁军走到哪儿,他那颗眷恋军营的情怀,依旧会拴在指挥打仗的阵地上!就像他的转业申请上那句掏心窝子的话:打仗需要,我再回来!作者:郭克鑫、董刚、仲崇岭 来源:向雷锋学习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