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目中的粟裕

粟裕是我军著名的军事家,共和国大将。其所在部队及成长环境不能与林彪相比,其经历与资历自然也就低于林彪,这是正常的,但其军事才华可与林彪媲美,甚至有超越之嫌。

其一,粟裕大器晚成。粟裕红军时期表现的很一般,这可能是由于他不在中央领导身边,没有发展的好契机,很难得以重用提拔有关。抗日时期粟裕暂露头角,在新四军编制中表现的比较抢眼。解放战争横空出世,成绩斐然,无与伦比,后来成为大将实至名归。

其二,粟裕在解放战争中的歼灭战无人可敌,暂且先放弃其他因素,粟裕在解放战争中的一系列歼灭战是含林彪在内的所有共产党将领不能比拟的,要是以歼敌数量统计著名战役的话,那共产党将领都要屈居粟裕膝下。

其三,粟裕以野司副司令员的身份全权指挥战役确实不容易。但他两让司令,一荐林刘主持攻台事宜,及其三野中的一些矛盾也反映出粟裕帅才能力缺失,将才有余的事实。在人际关系上,在承担重大责任的问题上,粟裕的交际观、全局观还是有所暴露,这才是解放后粟裕没做大的原因。

其四,粟裕以打险战、狠战著称。说险,其胜利的战役漏洞较多,存在很多的偶然性,一个不慎将满盘皆输;说狠,其战役胃口上歼敌数量多,自身伤亡也多。所以,一些军事爱好者在学习研究中得出了粟裕大的胜仗多,败仗也多的结论,这是值得进一步研究的。

其五,粟裕思想较独立,敢于直陈谏言。解放战争中粟裕有几次所谓抗命的嫌疑,其实这不是什么抗命,而是有思想。在经过与中央军委和毛主席的几番论证中,军委和毛主席最终同意了粟裕的建议,按着粟裕的思路走了,即粟迷津津乐道的贬毛之词,“牵着毛的鼻子走”。我想,军委和毛同意粟裕的想法,只能说明毛虽眼光独到,思想超群,但在军情方面还是给了前线指挥员的将在外空间。是毛大度、民主;也是粟裕军事卓越,有胆有识的结果。若是采纳粟裕“阴”的说法,拉中野战淮海,让司令以招抚,那粟裕确实阴,人品也不怎么样。招致后来不得志也就没有什么可奇怪的了。

但我不这么认为。我以为粟裕走的是实际路线,以刘陈邓三人的个人资历,哪一个人的职务和综合实力都高于粟裕,统一指挥两大野战军实至名归,要是粟裕自己想指挥华野和中野,那才是野心暴露,心地不纯。至于台事荐林刘之一指挥,我想在粟裕眼中,这二人的军事才能是粟裕心里最敬佩的,是强于自己的。依据当前战事情况,只有此二人主事,攻台事宜才稳妥。

其六,粟裕战役设计军事性强于政治性、战略性。换句话说就是:粟裕为达到军事上的胜利,不惜丢掉大片的根据地,让自己战后地盘越来越小,回旋余地越来越窄,自身虽然取得军事上的胜利,可战略补给更加困难,己方战力减弱,敌人数量又不见减少,要是没有其他根据地的配合,自己就要完蛋了。

其七,粟裕为什么不下江南?有人猜测粟裕有过无后方作战失败的痛苦经历,他怕,他没底气。这个说法值得考虑。

我从不认为取得胜利的方法只有一种。下江南未必不是共产党胜利的一种好方法。粟裕下江南,华野一部和中野也可大量歼敌,只是粟裕怕自身损失大而已。面对全国残酷的斗争形势,刘邓挺进大别山也是毛一电一电催出来的。刘邓从自身考虑也是不乐意执行的,可最后还是挺进挺进,为什么?刘邓认为此计是错的,怎么会坚决的把自己置于绝地。就算邓的政治性特强,我想,这支队伍只能跟着刘走不会跟着邓走。即使跟着邓走了,也走不了多远。刘之所以进大别山,是把目光放在了全国的战局上谋划,为胜利甘愿牺牲自己,这是大智慧,大德行。而粟裕在怕的基础上,在缺乏自信的基础上只是看到了自己部队的得失,是小局观,小智慧,小德行。正因为刘邓挺近大别山,这一胆略,这一气魄,白崇禧才能说,才敢说“刘是中共第一悍匪。”曾担任国军作战厅长的郭汝瑰将军认为“在军事史上,最辉煌的军事行动就是挺进中原(大别山)。”

刘伯承说“粟裕打的仗我不敢打”,为什么?

林彪说“粟裕尽打神仙仗”,又是为什么?

是刘伯承真的不敢打吗?连挺进大别山这样违背军事规律的仗都敢打,还有什么不敢打的仗。我的理解是:刘伯承主张在自己没有被逼上绝路的时候,战役设计的初衷是减少伤亡的前提下的胜利,力争不打抵牛角战役,你划算。这叫养病爱兵,减少成本,稳扎稳打。而粟裕谋划的仗歼敌虽多,仗后自己也残了,死了那么多将士。这要是放在红军和抗日时期,共产党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攒起来的家当早就被粟裕给败火光了。所以,粟裕指挥战役的军事原则性或科学性有待进一步的研究,但战役毕竟胜利了,这就是本领,这就是功劳,必须得承认事实。刘伯承也承认这个事实,所以才有了“粟裕是我军最优秀的将领”一说。

而林彪的话大有吃醋的味道,含有不服气的韵味。明明赢的概率不大,可粟裕硬是神奇般的笑到了最后,真是不可思议。一个“尽打”说明了粟裕的运气就是这么好,打一次两次还不够,次次都打神仙仗,真是“坐观垂钓者,徒有羡鱼情。”林彪的语气里、眼神里充满了渴望中的羡慕和迷茫中的无奈。

粟裕粉丝说,淮海战役是粟裕指挥的。不但指挥了中央军委和毛泽东,还指挥了总前委。这话有些过。我们承认粟裕在淮海战役中功劳最大,要不毛主席不会说粟裕淮海战役第一功。在这里我们需要承认几个事实。

第一,淮海战役是粟裕建议和发起的,这是粟裕第一功。但粟裕建议的“彼淮海”不是“此淮海”。

第二,第一阶段粟裕围歼黄伯韬兵团,开了个好头,这也是粟裕的第一功。

第三,中原野战军攻取宿县,彻底切断国军补给,收效甚大,把“小淮海”演变成“大淮海”。

第四,华野派兵支援中野围歼黄维兵团,其军事指挥在中野,不在华野。华野纵队歼敌有军功,但歼灭黄维的指挥权在刘陈邓,粟裕不可抢功。更何况刘邓挺进大别山军损甚大,敢于包围黄维兵团就已经是精神可嘉了。要是粟裕的华野具备这个条件,恐怕是不敢作为的。这就好比华野围歼黄伯韬兵团时,人家中野也没闲着,帮助你实施战役计划,正拼死的阻援呢!整个战役是一个系统,功劳有大小,但不能老搞分家。

第五,华野淮海歼敌44万余,占歼敌人数的80%,成为粟裕粉丝津津乐道的炫耀。但倘使按着部队人数和部队装备计算的话,粟裕歼敌44万也就是合格或良好,还不能称作优秀。华野围歼黄伯韬兵团打了多少发炮弹,中野围歼黄维兵团打了多少发炮弹,没法比嘛!中野要是炮和炮弹充足,哪还需要那么多华野部队来支援。正因为华野歼敌人数多,粟裕才有了第一功嘛!连人家刘伯承都承认淮海战役主要是华野打的,但人家没承认淮海战役是粟裕指挥的,这是集体智慧的结晶。

其八,粟裕指挥华野打了好多大胜仗,但丢失的根据地地域辽阔。有人指出,粟裕大胜之后必有大败,对作战条件的依赖性很强。这也是研究粟裕军事才能的一个课题。

其九,有人在网上总结了粟裕解放战争中的五大贡献,我还真说不好,反正评价是相当的高,把毛主席都给贬得一塌糊涂,粟裕简直成了神人。

其十,还有人评价粟裕是500年来第一战神,与白起、王翦、廉颇、李牧、韩信等平起平坐了。

总之,粟裕这么多胜仗仅仅靠幸运来解释是说不过去的,其才华的卓越是必须肯定的,尤其擅长指挥大兵团作战,这是国家评价的,也是粟裕独有的一个显著特点,更是毋庸置疑的。

说实话,我不太喜欢粟裕。一是谦让得让人有些不理解;二是御将能力和指挥能力有待研究;三是战损太大,我要是兵的话我可不想死得那么快。四是为人处世不敢恭维,感觉和很多人都合不来。

我承认粟裕的才华,但粟裕解放前后都没有大的发展空间,不能不受到质疑。换句话说,在一把手的问题上有待商榷。

粟裕是一位标准的职业军人,规范性很好,但不够灵活。搞搞军事还可以,要是涉足政治,那可是很危险的,这也许就是粟裕发展空间缩小的硬伤。

粟裕成为共和国第一大将是当之无愧的。(待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