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朋友老张的父亲检查得了癌症,晚期!医生断言活不了半年。


老张的父亲是退休工人,医疗保险自负比例高;朋友夫妻均是工厂职工,一家人的年收入还不到两万元,怎么办?明知治不了还治疗肯定会倾家荡产、债台高筑。可不治疗也说不过去,老张怕别人说闲话。


最后老张在一个医生(老张的亲戚)建议下,采取的是家庭治疗和医院治疗相结合的方式,也就是实在疼痛得忍受不了喊疼的时候才住院治疗,说治疗其实就是止痛。


就这样简单的止痛,最后医院出具死亡证明书的时候,朋友花了两万八的住院费。老张的亲戚也是这个医院的医生介绍,如果没有熟人,象这种病,住这么久的院,费用至少要5万以上,是少打了很多进口药才节约到两万多的。老张连忙感谢,打心眼里面感谢,刚听说哈尔滨那边死一个人就花了医药费500多万哪,再说进口药国产药谁分得清,能省一分算一分,何况省了好几万。


结好帐,开好死亡证明书,就得办丧事了,这得一大帮人。一帮人打电话叫殡仪馆来车运尸,然后按程序停尸、整容、换衣、告别、火化;一帮人在家布置灵堂,接待老张家的亲戚朋友同事来悼念。这一切都是老张的同事、朋友操办的,老张只管最后结帐。


殡仪馆的帐如下:殡葬车运尸费400元;停尸费每天40元, 3天120元;寿衣400元;整容200元;花圈租金500元;告别仪式场地收费500元不;火化费300元,老张选了个普通的骨灰盒1000元,总共3420元。操办丧事的同事说,这是找了民政局的熟人才拿到这个价的,要不至少得6000元以上,老张连忙鞠躬感谢连忙数钱,五五折啊,又比别人少花了三千多。


家里布置灵堂、出殡和吃饭这笔开支约13000元,不过有奠仪的收入12000元,也就花了1000元。不过这还没完,老人的骨灰盒总不能摆家里吧,得找一个地方放。郊区的山上空地很多,可政府出台了严禁乱埋乱葬的公告,骨灰只能埋在殡葬管理处下设的三个公墓场里。


老张在三个公墓场转了很久,谈价格,单人墓最低5000元,双人墓要1000元。老张想买个双人墓,为以后父母合葬作准备,可实在拿不出这笔钱。怎么办?老张又想起民政局的那个熟人。于是再去找他,最后以内部价七折成交。


当老张把老父亲的骨灰葬到墓穴后,他不但感到了心力交瘁,也欠下了一屁股的债。从办死亡证明书到骨灰下墓,前后共花了四万元,而且都是托熟人朋友走后门的,不然和花七万元。思前想后,老张只能一声叹息:现在的老百姓啊,死一次也真难。


不过老张的朋友也说了,老张的父亲还算幸运的,没有遭遇天价医药费,没有遭遇黑殡葬中介公司的抛尸,顺利地葬到了墓穴。


老张的孙子刚出生不久,老张想啊,从温馨的产房到残酷的烟囱,从热闹的校园到满街的楼房,人啊,这一生赚的钱全往里面扔了。这不,还没完,清明到了,老张还得给老父亲在阴间的房子交物业管理费,不,是墓园管理费。

_________________

宁为随世之庸愚,勿为欺世之豪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