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注:这是一封家信,写于1980年6月9日的苏阿战争中的喀布尔。当时阿富汗战争形势还算明朗,但兄弟的痛失让作者无法自拔。作者:弗拉基米尔.克洛斯,一名在阿富汗战争中幸存的苏军上校)

亲爱的伊万诺维奇.鲁道夫舅舅,我在这里非常沉痛地告诉您:今天下午三点半,就在我们就要攻克阿富汗人在喀布尔一个兵工厂的最后一个抵抗组织,准备发起冲锋时,您的儿子斯塔斯.鲁道夫在带领队伍走向胜利之时,被一个突然放冷枪的阿富汗人的一颗流弹击中了。他光荣地献出了年轻的生命。

我和几个人听见枪响,跑过去一看,发现鲁道夫少尉倒在地上,眼睛还睁着,鲜血不住地往脖子外冒。他的手上拿着一把AK-47,不远处还丢着一把AK-47(不用说那是阿富汗抵抗分子丢下的)。我停下脚步,扶起他的头,叫军医给他的脖子止血。我身边的冈奇科夫上士连哭带闹,像小孩子一般:“你是我最好的兄弟,我要杀了那个阿富汗人为你报仇......!”他却微笑着摇了摇头,指了指自己的心。毫无疑问,他带着这最后的微笑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我们背着他的遗体走了半个多小时,来到一处荒坡,为了防止他的遗体腐烂,我们决定将他就地安葬起来。我们在旁边挖了一个土坑,然后做了祷告,清理了他身上的遗物。具体如下:二十张五十元的卢布、一条白手帕、一张军人证,还有一封写给嫂子阿莉多娜的求婚信。

我们几个人将他放入土坑,我们含着泪唱起国歌,将土一点点洒在他快要僵硬的遗体上,同时还有他的遗物也一并给他了。当初很坚强的我们竟不由自主地落下泪来,打湿了脚下的土地......。

舅舅,您是知道的,他的心地和品行是多么的高尚,他总是认真、谦逊地履行义务,无论大家职位高低,他总是对我们每个人都很客气,连队的兄弟都很喜欢他。

今天,我怀着沉痛的心情,告诉舅舅您这个沉痛的消息。舅舅,您千万不要生气啊。

我真诚地祝福你们,让列宁的光辉旗帜指引我们,我们会更好地杀敌,为他,以及在战争中牺牲的兄弟们报仇,也是对我和我所爱着的人们的一个交待。

如果我哪天不幸死去,请不要悲伤,而要继续快乐地生活,因为我们的牺牲是有意义的。

请您替我回信转告我所爱着的人们,替我向他们问好。我真诚地、永恒地爱着他们!

爱您的弗拉基米尔

1980年6月10日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