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林先生非常享受曼哈顿高楼顶层的阳光,在这个季节的纽约,坐在楼顶上,摊开报纸,喝一杯浓浓的绿茶,那真的是一种极致的享受。

吉姆坐在另一把沙滩椅上,微睁双目,看着远方的天空,不知道在想什么。远处,哈德森河静静的流淌着,在这接近两百米高的楼层顶端,完全感受不到地面上哈顿的繁华和喧嚣,一切都仿佛处于默片时代。河流,远山,长岛,海滩。一切从这里看去,都是静悄悄的,毫无声息。虽然吉姆知道,在眼光所及的地方,一定充满了喧嚣和人潮,但不知怎么回事,此刻的自己竟然会有一种身处远古蛮荒时代的感觉。就像一个文明人回到了远古世界,一切虽然生机盎然,但自己只是一个不相关的看客。

“林先生,您觉得希拉里危险吗?”

“嗯?”林先生放下报纸,摇了摇脑袋,似乎没有听明白吉姆在说些什么。

“我是说,经历过此次电邮门的风云再起,希拉里看上去恐怕有些危险了。”吉姆不太确定,声音游离,似乎不在状态。

“哦,这件事啊,只怕特朗普很难翻盘,虽然目前似乎出现了逆转的势头,但我相信,美国的主流社会对于美国的控制力并没有失去,所以,尽管艰难,但希拉里应该还会赢得这场选战。”

“那么您说,现在官方媒体宣扬的普京干涉美国大选的事情有几分真实性呢?如果是真的话,那么普京的用意又何在呢?我可不相信特朗普是普京是傀儡这种荒诞的说法。”吉姆一连串问了几个问题。

“先不管普京有没有做过这件事。你要知道,当年普京在第二次竞选总统的时候,美国人可是拿着如假包换的美元直接跑到俄罗斯去支持反对派的。如果说,普京真的做,倒也说得过去,正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特朗普是不是普京的傀儡不重要,只要能把美国总统竞选这件事搅和得如一潭臭水,对于普京来说就是快事一桩。”林先生说罢微微一笑。

“国际政事,岂能如此儿戏,如果普京真的搅和进来的话,那么就一定有他深层次的目的,而绝非仅仅是觉得好玩。”吉姆有些不满意林先生的回答。

“普京想要得到什么样的结果,这个我们后面再谈,先说说普京怎么就能够搅和进来,这可不是普京的本事大,而是美国自身的原因。”

“哦,普京出身克格勃,做这种盗窃机密的事情还不是手到擒来,你怎么说他没有这样的本事呢?这个又和美国本身有什么关系呢?”吉姆好奇的问道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如果美国本次大选是规规矩矩的,哪怕就像奥巴马当年只喊口号而不做实事,也都不要紧,普京如果想要介入,必然会被美国的驴象两党集体抵制,他就是想投进一块大石头,美国这边不接招,也不过就是一阵涟漪而已。可是,现在的美国竞选,希拉里和特朗普已经把这潭臭水搅和得浪高三尺,此时说要是推波助澜,那么一定可以事半功倍,这样说,你应该明白了,普京作为目前美国提防的头号敌人之一,想要在美国闹事其实很难,但要是有人接招,有人借势,那就不一样了。所以,普京能够掺和进来,主要还是美国目前面临的极度分裂状态。没有这个裂缝,普京的锤子再厉害,也砸不开美国这个硬蛋。”

“哦,我明白了,所以也就是说,普京是真的介入了,可是他介入的目的何在呢?”吉姆问道

“要说普京能够控制特朗普,那一定是笑话,如果真的出了这种事,美国的政客们反倒不会争吵不休了,直接把特朗普做掉了事。因为相对于叛国投敌,两党之争,总统之争简直就不算什么事情了,不管是华尔街资本还是美国的本土资本,也不会让普京来左右美国的政治方向,因为普京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的背后站着谁,大家心里都有数。这种拿美国国家命运来玩耍的事情,我相信美国的政客们还不至于那么糊涂。”林先生停了一下,接着说

“其实我认为,这一次美国大选似乎真的有着某些国外势力的影子,是因为有人想把这场大选变成加速美国衰落的推进剂,倒不在乎谁最终当选,说实话,这个他人也左右不了,即便本次特朗普真的当选,那么上一次你去见特朗普的竞选搭档彭斯的目的又何在呢?还不是准备做好随时接班的打算?所以说,不管谁当选,未来的美国政治走向都不会大变,目的只求造成国家的分裂和混乱,民意的沮丧和失望。”

“说到这个彭斯,这家伙还是比较听话的,虽然目前看来特朗普似乎渐渐占据了一点优势,可是彭斯依然和特朗普在言论上保持一定的距离,前几天,彭斯在纽约的机场出了点事,不知道是不是有人想断了共和党的根。”吉姆说的是前几天,彭斯的专机在纽约的拉瓜迪亚机场冲出跑道,把彭斯吓了个半死。

“目前似乎还没有必要对彭斯动手,也许就是事故罢了。但可以想象,未来的美国经过本次大选的冲击,他不但在国际上声名狼藉,就是在国内只怕也是民怨沸腾,这样一次比烂的选举,会让美国民众以美国为自豪的信心受到严重伤害。这才是某些美国之外的势力所愿意看到的。”

“那您的意思还是希拉里当选的可能性比较大?现在的局面对他可是很不利啊。联邦调查局此次出手,其真实用意到底是什么呢?这个可不像是普京能够做到了,这一次的出手,绝对是美国国内某个势力出手的,可是我怎么看,特朗普都没有这么大的能量,联邦调查局特朗普现在应该左右不了。可是共和党大佬们又纷纷表示要和特朗普划清界限,应该也不会帮着他来玩这样的惊天变局。”

“其一,也是最有可能的,那就是希拉里目前还没有平衡好当选后的利益分配,所以,有人不满,才出手警告。联邦调查局此次公布的事件虽然看上去很严重,但始终还是把这件事和希拉里本人拉开了一段距离,至于现在衍生出来的一些事情,都是推波助澜,而且,这样的调查,在短期内很难弄个明白,所以,只能起到左右大选的局势,但却不能左右大选的结果。美国的精英阶层绝不想让特朗普上位,因为大家在杜特尔特这个试验品身上已经看的很明白,特朗普一旦当选,说不定在他还没有倒下之前,真的会做出一些让美国难堪的事情,所以,这些势力是一天也不想让特朗普上台。再者说,选民虽然觉得希拉里不诚实,是个说谎者,但毕竟有着丰富的从政经验,而政客身上也绝对不会干干净净,所以,选择希拉里的选民应该还是占多数。”

“如果说希拉里真的能上台,美国能不能恢复平静呢?我可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国家四分五裂。”吉姆心中所有理想,但受到民主思想浸染已久,还是希望可以通过和平的手段展开斗争。林先生知道,想要鼓励他真正行动起来,还需要一段时间。

“平静应该可以恢复,毕竟美国大多数人都抱着和你一样的思想,只是,平静的下面,只怕激流涌动,永不会平静了。

”“为什么?”

“你想一想,这次选举本来悬殊就不大,经过此番搅和,只怕选票数会更加纠缠,如果再次出现当年小布什和戈尔在佛罗里达的票数问题,我相信,特朗普是绝不会善罢甘休的,这个他自己也已经说过了,在第三次辩论的时候,。他就说出了不愿意愿赌服输的话,这其实就是在警告民主党,不要想在票数上玩阴的,他不是戈尔。”

“你是说,特朗普会打官司?”

“或许会吧,不过,你应该做好准备了,一旦特朗普连官司都不打,那么你的机会也就来了,到时候,纽约游击队就可以改名了。”林先生一阵大笑。

“改名字?改什么名子?”

“就叫纽约革命军吧。气派,上档次。”林先生又是一阵大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