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老兵档案]

楼吉康,1921年出生,浙江诸暨人,民革党员。1940年入黄埔军校,曾在国民革命军第49军、21军任职。1980年从宁波市机械工业局退休,曾任宁波市第11至14届政协委员。

[烽火岁月]

1937年,日军加快侵华步伐,上海、南京相继沦陷,热血青年无不为国家危亡痛心疾首。那年,楼吉康从老家诸暨来到松阳湘湖师范读书,随后和同学一起到福建从军。

1940年冬,20岁的楼吉康考入黄埔军校三分校。一年预备期后,他们从福建南平行军到江西上饶、铅山,又南迁瑞金,经甄别考试,正式成为黄埔军校18期学生。楼吉康被编入十七总队二大队六中队,系统学习射击、坑道工程、步兵、骑兵、炮兵等科目,1944年初毕业。

战时的军校学生,是学员也是战士,抗击日军是他们最好的军事演习。楼吉康被编入第49军,参加阻击日军的战斗,在枪林弹雨中经历了3次生死考验。

在一次阻击战中,由于日军炮火猛烈,部队被迫撤退。当搜索营撤出二里地时,大家突然发现楼吉康不见了。部队规定“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战友们于是返回战场找他。楼吉康回忆说:“当时,身边一棵作为掩体的大树被炸倒,刚好把我压在下面。我虽能勉强呼吸,但喊不出声来。回来寻找的士兵抬起树干,才把我拉了出来。”

另外两次遭遇也极为惊险。一次,部队的防空工事被日军飞机炸毁,幸存的楼吉康艰难地爬出来,和大家一起从废墟里挖出一具具战友的尸体。另一次,是行军至江西二度关时,3架日机俯冲下来,一串机枪子弹扫射过来,他身边的3位战友瞬间倒在血泊之中。

艰苦卓绝的抗战终于取得了胜利,楼吉康所在的第49军在丹阳受降日军独立步兵161旅。受降过程中,日军出现破坏武器行为,有的把炮栓、枪支等扔进河里。49军军部立即向日军发出通令:“凡是破坏上缴武器者,逐级追查,就地正法!凡关联不举者,同罪!”命令一下,日军一扫往日嚣张,武器一律擦拭一新,列队低头垂手投降。

抗战结束时,楼吉康已任上尉连长。回忆起70年前的这一幕,他面露欣喜之色:“当时不少人喜极而泣。丹阳全城百姓敲锣打鼓,游行庆祝3天,万人空巷!”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