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城话(介绍俺们家乡的方言)

注:阳城位于山西省晋城市

阳城话整个发音的部位往下沉,不像晋城话,一个劲地往上跑,恨不得穿过鼻腔跑到颅腔中去。也因此,相比晋城话的快、冲、急,阳城话多了些委婉,多了些柔媚。司剑红老师深得其精髓,在他很擅长的一个方言小段中,高平、晋城等地的话,他都是用男生的口气来学,独独到了阳城话,他就改作女生了,婉转悠扬,即使是骂人,也透着一股柔,透着一股媚,把阳城话的特点展现得淋漓尽致。


阳城人说话时喜欢动用下嘴唇和下颚。晋城人在模仿阳城话时最喜欢使用“天上有架飞机,飞来飞去”这句,而且在刻意地强调 “飞”字。确实,阳城话把“飞”字发音中的“ei”强化了,不是简单的上下嘴唇一碰完事,而是继续把下嘴唇向下走,向外拉。这是阳城话的普遍特点,比如,晋城、高平、阳城都用的“给”字,在阳城话中就变成了“以”,“给我”就成了“以我”;“不用”在阳城话里就是“吼”,以至于引出了一段笑话,让周村人倒车倒到了墙上;等等这些都表明,阳城人说话,喜欢把发音向下沉,喜欢使用下嘴唇和下颚。这样带来的结果是,阳城人的下巴一般比较长,两颚往里陷,与灵长类动物颇为相似,因此,赢得了一个“阳城猴“的称谓(一家之言,可不必信)。


因为委婉柔媚,所以阳城话容易给人亲切的感觉。实际上,阳城人在与人交往的过程中,嘴巴很甜的,“某某哥”“某某叔”叫得比其他县区的人要勤,一面之缘,很容易让人产生好感。


阳城话的这种特点可能与这里的水多有着很大的关联吧。沁河、芦苇河、获泽河,蟒河,身处北方的阳城人很幸福地被水包围着。经年不息流动着的河水在冲刷着阳城这块土地的同时,也把水般柔韧、圆滑、倔强的性格赋予了阳城人。


其实,不只这些,阳城话除了婉转柔美之外,还透着一些从容与自信。这也成为了阳城人独有的精神特质,在多次的采访过程中,我经常会惊讶于阳城深山之中的一个村民居然会有着那样良好的口才与自信。比之于陵川人的拘谨、高平人的豪放、晋城人的冲动,阳城人的这种从容与自信显得分外突出。虽然晋城好多地方的人不太喜欢阳城人,但是,却很少有人看不起阳城人,因为阳城人的这份从容与自信绝不是空穴来风,也不是外强中干。


我喜欢从地域和历史的角度来考虑这些问题。我觉得不论是阳城话中透出的,还是阳城人表现出来的这种自信,第一,仍然来自他们身边随处可见的河水。久居河边,“逝者如斯”的感慨很容易让他们形成乐天知命的性格;第二,明清时期阳城的繁华造就了他们这种精神气质,也影响到了他们的语言。王国光、张慎言、陈廷敬等等这些身居要职,甚至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高官,曾经让多少人仰慕,可想而知,他们一张嘴,会影响多少人,谁能保证没有几个“模仿秀”的高手去推崇他们所谓的官话呢?更何况正宗的阳城人,正宗的阳城话。阎锡山统治山西时期,不是有过一句话:“会说五台话,就把洋刀挎”吗?


阳城话本身比较难懂,但是,阳城人中却出了好多播音员、主持人,这不能不说与他们这种从容与自信有着很大的关系。是啊,一个40多万人口的县,居然能够产生一座可以与晋城一中抗衡的高中,不能不让人另眼相看。在多次下乡采访中,除了阳城人的那种几乎人人都能讲两句的自信让我心生钦佩之外,更让我钦佩的是他们对教育的重视,我走过阳城的许多地方,从发达的北留到偏远的横河,我见到的最漂亮的建筑,几乎全是学校,单从这一点来讲,我佩服阳城人,也因此,在路上碰到说阳城话的人,我都会高看一眼。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