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冬天特别冷,积雪最浅处足有一尺多深,最厚的地方都快要达到接近一米了。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积雪对于鬼子的冬季攻势来说,只是增加了许多不方便和变数;对于八路军来说,却是一种实实在在的致命威胁!

八路军主力恢复编制后,接踵而至的部队过冬已经变成了一个相当困难的话题。

部队缺少棉衣和药品,许多伤员面临被冻死的窘境,这件事情即使是号称“留一手”的李信也无计可施。

刘云第一次遇到如此严重的后勤困难!为了避寒,只好让部队减少了训练,并且让部分部队进入地道“避风头”。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当初为了和鬼子较量,我绥远军民在野外挖掘了几处坚固、庞大的野战地道,这种地道专门供八路军主力部队使用,一般布置在交通命脉、主要根据地的制高点、人口稠密的地区,以保卫根据地、赢得预警时间为主!

昏暗的野战地道里,杨先问正在讲解战术,油灯微弱的灯光照在他冻得发红的脸上。

“班长你说,这棉衣啥时候才能发下来?”一个战士有些不满的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单衣,从袖口里露出一团干燥的保暖杂草出来。

“棉衣优先发放那些老主力连队!”班长有些泄气,“他们连伙食都没有减少份量,而且这么冷的天他们还在外面训练。”

“这又如何?难道我们就不要我们打仗了?!”战士靠着地道的墙壁,打了一个哈欠,“我总觉得天天在这里听教导队的人讲战术实在浪费时间,而且还让人犯困。”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别说话了,司令员过来了。”班长轻轻的推了一把战士,严肃的说道:“摆正姿势坐好。”

刘云看了看迅速安静下来的战士们,对一旁的杨先问问道:“战士们的精神状态好像挺差的?”

“是、是的!”杨先问有些犹豫,半天才低声说道:“地道里还是太冷了,按照规定又不能点火,有些战士们冷得受不住!”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要想办法给战士们取暖。”刘云看了看地道中默默注视着自己的一双双眼神。

“咳咳……”角落里时时地传来几声咳嗽。

刘云转头对杨先问说道:“不要在讲解什么战术了,天气太冷战士们也听不进去,你们立刻在地道里修筑壁炉,排烟口可以直接通到地面。”

“这样一来会不会暴露目标。”杨先问一愣,又劝说道:“现在外面的雪已经停了下来,只要站在制高点上,很容易就能发现地道排出的浓烟……”

如果一望无垠的洁白雪地上突然出现一溜轻烟,就很容易暴露地道的所在。

刘云思索了片刻,“暂时先用活性炭过滤黑烟,就像村里的那些老人抽的水烟一样,这样,飘出去的黑烟就变成无色烟了!”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这个办法不错!”杨先问点点头,笑着说道:“其实地道里比外面要热和多了,但是地道里依然可以把人冻个半死。”

刘云点点头,“再调一个连的战士给你指挥,在地道里搭建壁炉的事情就有你们教导队负责,特别是兵工工厂的地道不能有任何马虎,现在大雪封山,侦查科送回来的情报也少了很多,你们还要注意敌特的侦察和破坏。”

“这个我们知道!”杨先问活动了一下身体,突然低声笑着说道:“老早就冻得半死,我讲得辛苦战士们也听得辛苦。”

刘云紧了紧身上薄薄的棉衣,奇怪的问道:“为啥地方上的棉衣还没有送来?”不待杨先问回答,又笑着自问自答地说道:“我这就到地方上去再去催一催,地方上不比部队,办事效率总是要慢一点!”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当初在消灭地方反动势力的时候,部队曾经接管过一个布厂,后来这些产业全部移交到了地方上,现在刘云在党内、地方上的职务急剧飙升,已经能够管理这些地方上的产业了。

这次下到地方上刘云还带上了悍将鄂三,准备找个时候让他自己逃跑或则干脆把他放掉,现在已经有人代替了他在历史上的位置,再留下去也毫无意义。

鄂三此人讲义气、认死理,当然,他还对共产党有深深的敌意!不然也不会在投诚后复又被逮捕,直至被处决。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布厂。

“大家伙儿都别怠慢了,八路军等着这批棉衣!”一个身穿考究羊皮袄的的中年人跺跺脚,又低声骂道:“这狗日的天气,再这么冷下去非要把人的毛给冻掉不可!”

“厂长,您就回去了?”一个工人抬头问道。

“不回去咋的?”中年人跳跳脚,转身骂骂咧咧的走了。

“走走走……”几个年长的工人纷纷收拾家伙准备跑人,“这当官的都走了,还留着咱们干什么?”

……

等到刘云赶到布厂后,发现布厂里稀稀拉拉的七、八个人在忙乎,而且看上去还提不起什么劲头。

“哼!”鄂三看了看萧条的布厂,忍不住幸灾乐祸的笑了笑,“难怪这几天我饥一顿饱一顿,原来你们八路军快要树倒孙猴散了!”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刘云看着鄂三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心里一阵窝火,这布厂门前连民兵都没有安排,万一敌特破坏这损失就大了!地方上的问题果然不少。

“村里的民兵为啥不站岗?还有其他人到什么地方去了?”刘云拉住一个工人问道。

“首长好!”那小工人不屑地看了看工厂,“干部们早就回家去了,那些老工人也溜回家去了。”

“怎么会这样?汪科长呢?”刘云的心迅速沉到了谷底,难道汪直也不管事了?

“汪科长老早就带人到外面采购原料去了,雪太大回不来!现在的厂长是刚任命的。”小工人摇着头说道:“现在工厂的工友都是干一天混一天,反正干好干坏都算一天的工钱!”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刘云彻底说不出话来了,“磨洋工”那也是解放后的事情,怎么就提前出现了?

“你们共产党的那一套已经不行了!”鄂三在一旁挖苦讥讽。

鄂三在这段时间受到了强制“再教育”,早就一肚子脾气了,在极度无聊之际也曾经看过一些共产主义的书籍,但对那种“共产主义”和谐社会几乎是嗤之以鼻。

刘云没有搭理鄂三的挑衅,对那个村民拉着脸说道:“你现在就带我去那个厂长家。”又对一个老工人吩咐道:“让村民兵队长带人出来巡逻、警戒,不然我饶不了他!”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鄂三在一旁又是一阵冷笑,“就瞧你们这样?!还真不知道你们是咋收拾鬼子的?!”

白雪皑皑的大地上,一只兔子从路旁一闪而过,带起一阵“簌簌”声。

远远的,刘云一行人看得到厂长家的小四合院。

“分一半人把院子给我围起来!”刘云一声令下。

一个班的警卫战士立刻行动起来,把小院子围得结结实实。

在随后的关门搜查中,战士们从厂长家里搜出了成捆的布料一起其他一些原料。

“你还有什么话说?”刘云指着地上的赃物,满脸的怒容。

厂长不敢看刘云,结结巴巴的狡辩道:“这是我亲戚的……”

“哦!?”刘云一声冷笑,“那好,你亲戚姓甚名谁,我这就派人去查个水落石出!若是说不出来我现在就毙了你!”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厂长吓得“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老泪纵横地哀求起来,“司令饶命,我再也不敢了!”

“先关押起来!”刘云异常气愤,“明天召开扩大审判会,再当众枪决这个败类!”

厂长顿时面若死灰,竭力挣脱战士们,嘶哑着声音对刘云哀求起来,“首长,我也是立过功的人,你不能这样对我……”

“拖下去、拖下去,给村里的民兵干部打个招呼,先在村里找个地方关起来,明天进行公审。”刘云不耐烦地挥挥手。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首长,我还年轻,我可以到部队上当敢死队员,我还可以去踩鬼子的地雷……”那个厂长的喊叫声渐渐的越来越远。

这次鄂三倒是没有面带讥笑,这辈子见识的贪污腐败多着呢!八路也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没有贪污那就反而有鬼了!只是鄂三没有料到刘云会如此“心狠手辣”,对一个立过功的厂长说杀就杀!换成国民政府只怕顶多罚款、被贬了事,有时候不过就是换一个地方做官,如果犯事的人舍得打点,甚至啥事也不会有,因为下面的老百姓根本就掀不起多大的风浪。

刘云此次下到地方原本只是追查棉衣的事情,没料到拔出萝卜带出泥巴,随后的检查工作中,发现因为天气寒冷,而导致地方民兵、游击队的训练和警戒大多松懈了。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第二天,刘云全力主持恢复地方民兵、游击队的活动,撤销了一批责任人。

第三天,地方党、政主要负责人召开了扩大审判大会,不但宣判布厂的厂长被当众枪毙,一干县领导也受到了严厉责罚,县大队的队长因为怠慢军情则被当场撤职、进入基层工作,县委书记兼任县大队政委受到降职处分。

让刘云感到警惕的是,这个时候的干部也开始讲究点穿戴了,有些人上身穿白布棉袄,下身是紫花布裤子,不但没有补丁甚至还有点“线条”了,看上去和老乡的穿戴明显不一样。

晚上,忙得团团转的刘云还没有吃晚饭,而小五因为军情已经找上门来了。

“司令员,政委要你马上回去,绥中开辟国际通道的骑兵连又被鬼子赶了回来,还死伤了一些人,据说骑兵连遇到了什么‘铁家伙’!”小五说话有些急促,“我还要赶着回去,司令员不要在这里耽搁久了!”

刘云对苏俄历来没有什么好印象,不咸不淡的点点头,“你先回去吧!”又低头看着手里的文件,“我这里的事情忙完了就走,你们参谋的人手太少了,过一段时间再给你们配几个帮手。”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小五一愣,在刘云的脸上可以看得到一种说不出的漠视,“好、好吧!”小五向外挪开了半步,又转头安慰道:“这里的事情我都知道了,司令员别为再生气了!”

“呵呵!小五长大了、知道安慰人了。”刘云笑着说道:“你早点会司令部去吧!我不是为这是心烦!”

不是为这事心烦?!小五不好多问,带着疑问转头离开了。

刘云核对完了这些帐目后,又给地方上的同志交代了一些事宜,这才带着警卫员们准备离开。

“咋啦?!不要老子了?”角落里一声闷响,鄂三黑黝黝的面孔在昏暗的灯光下一闪一闪。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这家伙居然没有趁机逃跑?!刘云在叹气之余又感觉到一阵惊讶,半响才走上去低声问道:“今天的事情又忙又棘手,没料到你还算老实?!”

鄂三是一个聪明人,哪能不知道刘云的布置,要说逃跑早就可以跑掉十几次了!今天之所以要留下来,除了怀着好奇之心,好好看看共产党政权如何在鬼子环绕的地方生存,同时也是因为“自卫军”被八路军打得灰飞烟灭,鄂三也没有地方可以投奔,所以鬼使神差般的又留了下来。

“老子突然又不想走了!”鄂三冷笑着说道:“想看看这八路的尾巴是不是兔子尾巴!”

几个警卫员老早就对鄂三极度不满,听了这狂妄的话,忍不住都皱起眉头瞪眼睛着看过来。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这样吧!”刘云笑着说道:“你留在我身边也太委屈了,我再给你两条路,第一,我给你一些钱粮,一匹快马送你去绥西傅长官处;第二,你给我当这个县大队的队长,不是为共产党卖命,是为了中国人卖命打鬼子!”

“老子绝对不会在共产党的队伍里当官!”鄂三立刻断然拒绝,又看着刘云连连摇头不屑地冷笑。

“你难道不能抛弃政党成见?”刘云耐心的劝说道:“黑猫、白猫一样都能抓老鼠,为什么非要抱着‘正统’不放?”

鄂三稍微犹豫了一下,随即又坚定地说道:“绝无加入八路这种可能!鄂三虽然只是一个无知匹夫,但事理却还是明白的。”又盯着刘云的眼睛,正色说道:“我却始终不知道刘长官为什么如此‘抬爱’在下?!”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因为你这家伙在历史上纵横大青山!刘云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转过脸去,“既然事情无可挽回,我现在就让县机关给你拨一百块大洋,再给你挑一匹马,你可以连夜就走。只是以后再‘见面’之时,还请鄂参谋长手下留情。”

刘云等人离开老远后,鄂三手里牵着马、怀里揣着大洋一阵发呆,如同作梦一般看着刘云等人的背影,不知道这个刘云到底是真的爱惜自己,还是他的脑袋发昏了。

部队的驻地隐约出现在雪地里,刘云的前脚刚刚跨出去,身后突然响起一阵极轻微而急促的马蹄声,“大家注意,有情况。”

警卫员们立刻掏出枪闪开队形,将枪口对准来路。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鄂三满身大汗出现在刘云的视野,马匹好像还被什么咬伤了。

“为啥参谋长又回来了?”刘云从树林子闪出来,奇怪的问道:“你难道又跟我回去?”

“老子走不了了!”鄂三非常生气,愤愤地跳下马,“不给老子一把枪,你就让我一个人去绥西,这不是存心要我的命吗?路上的土匪、鬼子、伪军不管哪一样都能要了我的命!”

刘云无奈地笑了笑,解开身上武装带递上去,“子弹不是很多,自己在路上要注意一点。”鄂三一愣,没有料到刘云会把自己的手枪给自己用,犹豫着伸出手去接枪。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刘云笑了笑,指了指着驻地远处的一个拐弯路口,警告道:“在我走到那个路口以前,鄂参谋长千万不要掏枪,不然我这几个警卫员就会发生误会。”不待鄂三反应过来,又对一旁郁闷、不解的警卫员们挥挥手,“我们走!”

“老子走不了了!”鄂三指着那里老马吼叫起来,“刚才在野外,这匹马被野狼咬伤了,叫老子如何走?!”

刘云转身看着马腿上的伤口,又看了看一脸愤怒的鄂三,随即明白了其中的奥秘,这鄂三八成是不想走了,要不然他爬也要爬着走了!走上去凑在鄂三的耳边轻声说道:“这样吧!你还是去给我当县大队的队长,给我去指挥那三个连的人马……”看到鄂三又要发怒,急忙补充道:“等你找到了去处,我绝不强留,你可以随时撂担子!”

鄂三忍不住长长地吸了一口气,皱着眉头思索起来,被刘云无理扣押了这么长的时间(差不多一年),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自己早就死掉了!良久才有些无奈的说道:“好吧!”

“好!欢迎你加入八路军!”刘云看到鄂三又要反驳,立刻加上两个字,“暂时!”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鄂三将刘云送的装备佩戴好,忍不住说道:“他妈的,这么久没有摸枪了,手上的茧子都缩回去了。”

几个警卫战士不敢怠慢,依旧虎视眈眈的看着鄂三。

“明天开会研讨一下县大队政委的人选,到时候和县委要好好地配合!”刘云笑了笑。

老子要那玩意儿干什么?鄂三忍了半天还是没有再说什么,和共产党的政委合得来就来,合不来就一排两散!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

深夜,军分区指挥部。

“这是几封加急电报!”戴仙兵将几张加急电报按照内容的重要程度叠好,其中关于国际交通线的电报放在最上面,递给刘云后说道:“日军开始察觉到我方的意图,正在拼命挤压我绥中区。”

“那边的情况怎么样?”刘云一边拿起电报一边问道:“天气这么冷,鬼子怎么可能会出动?”

“鬼子铁乌龟!”李远强又唯恐刘云是“土包子”,解释道:“就是鬼子的机甲战队,绥中的骑兵对此毫无办法,连马常青也受了轻伤。”

“常青没事就好!”刘云马上明白了,这就是鬼子的那些垃圾坦克、装甲汽车拼凑而成的,驻扎在包头的日军驻蒙军骑兵集团到了明年就会改编成战车第三师团,到二次世界大战末期该师团就会南下参战,在没有反装甲火力的中国军队面前,倒是可以横冲直撞,但是和欧洲的现代化铁甲装备根本就没法比。

因为历史发生了改变,造成归绥的鬼子驻军急剧增加。在鬼子的强力阻扰下,开通国际交通线也格外困难起来,使得历史上原本早已开通的国际交通线到现在还停留在嘴巴上。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刘云轻轻放下绥中区发来的这封电报,鬼子对国际交通线感到极端恐惧是有道理的!他们认为这样会导致大量苏联装备进入中国战场,特别是落入GCD的手里。而事实上从政治上来说,苏俄根本就不可能给八路军任何军援,而且从原定的历史轨迹来看,也根本就没有给八路军任何军援!通过国际线送来的都是一些书籍,后来这些书籍辗转被送回了延安。

“给上级发电报,国际交通线暂时难以完成!”戴仙兵拿起纪录本,看了看刘云和李远强,“政委和司令员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我没意见!”李远强看到刘云还在沉思,以为刘云还在想着地方上腐败案件,笑着安慰起来,“基础党组织缺少干部,要不然也不会出现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明天和地方上开一个党内高级会议,商量解决一下这方面的问题。”

刘云点点头不好说什么,腐败一直伴随着共和国的成长而滋长!岂是一场会议就能解决的?!沉默了片刻后,将目光盯在第二封电报上,这是诸葛同的先遣队发来电报。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先遣队已经进入察哈尔以南活动,但是实际情况要严重得多……,除了荒凉的无人区以外,日军开始趁着天寒地冻惨无人道地扩建无人区、迁移民众,给我支队开展工作带来了巨大困难!先遣队到达后,发现不但粮秣补给困难,甚至连站稳脚跟都异常困难……”

“给诸葛同发电报!告诉他们,既然挺不住就继续向北前进,但是要注意斗争的实际情况。”刘云放下电报,想了想命令道:“当地还必须留下一个电台中转站以随时保持联络。”

第三封电报是绥西钟天祥、赵延发过来的,“……情况不容乐观,国民党开始限制、排挤我在绥西的地下活动,绥西主力的活动受到制约……”

刘云皱了皱眉头,摇摇头轻轻地放下电报,按照原来的历史发展,今年傅作yi和GCD将会彻底决裂!照现在的样子来看,决裂的痕迹已经越来越大,最后终将不可避免!

第四封电报是八路军总部发过来的,“……北方条件恶劣,先遣队的人数不宜过多,万一在当地无法支持,可退入我冀察热区……”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第五封电报还是绥中区发来的,“……日军在土城一带修建要塞,驻军为一个中队,从外地抓来的民工有一千余人,我部正在积极骚扰其后勤线……”

鬼子之所以修筑要塞,是为了防备苏联从蒙古边境线实施突然进攻!一旦要塞修筑完毕,其驻军会增加到一个大队!一般情况下是一个二流的国境守备大队,可对于缺少重装备的八路军来说,依然是一块难啃的骨头!刘云叹了一口气,这几份电报都不是什么好消息!

“那个‘自卫军’鄂参谋长愿意留下来了。”刘云觉得这是唯一一个值得高兴的事情,“我让他当了县大队的大队长。”

李、戴几乎同时一愣,戴仙兵张张嘴巴后,还是低头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刘云,这个人靠得住吗?”李远强忍不住问道。

到时候自然会跌破你们的眼镜!刘云指了指自己的眼睛,笑着说道:“此人是一员悍将,我绝不会看错的!”

“这件事情先暂时放一边,开会研讨后再作决定!”李远强摇着头拒绝,党纪不是儿戏,刘云在这件事情上过于草莽了。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一个参谋突然走进指挥部,大声喊道:“报告!和我长期进行地下交易的‘防共军’第三师被鬼子突然包围袭击,但是在得到我地方武装的火力支援后,该师残部落窜到徐子沟一带驻扎下来了,大概有五百余人。”

刘云笑着说道:“这些都是‘自卫军’的旧部,反正我们要在那一带开展游击工作,与其让让他们扰民或者再度被国民党、鬼子收编,还不如让鄂三出头去收编为我所用。”

李远强几乎是在刘云的话音刚落之际,就点头说道:“既然这样,明天开会任命鄂三为县大队的大队长,但是经由他收编的‘自卫军’必须全部打散,归入地方游击队和区小队。”

实力决定一切!即使是党性极强的李远强也不能避免“趋炎附势”!

“这几天我准备到绥中去一趟!”刘云打破沉寂,“帮助马常青歼灭鬼子的机甲中队。”

原本在忙活的戴仙兵一愣,张张嘴巴想说一些什么,最后还是吞了回去。

“骑兵怎么能歼灭鬼子的机甲中队?”李远强一脸的不相信,摇着头劝说道:“你还是留下来,根据情报,鬼子很可能趁着天寒地冻偷袭我根据地。”

“不行,我还是要去!”刘云轻轻地摇摇头。

日后鬼子从他们的盟友纳粹德国那里学了两招装甲推进战术,便活灵活现地用在了中国军队的身上,给缺少破甲装备的中国军队带来了巨大伤亡。所以一旦用劣势装备歼灭鬼子的这一个机甲中队,将对鬼子日后使用装甲作战带来巨大的心理阴影。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李远强见到多说无用,只好无奈地说道:“你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喜欢撞南墙、心思太硬!”

刘云忍不住狂妄起来,“我的政委!短期内保证让延安总部的嘉奖令送过来!”看了看天色,“这几天我暂时不回司令部了,有要紧事情就到兵工厂去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