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建造巴拿马运河的血,泪与奇迹

当我们打开世界地图,就会发现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两个地方建运河最有经济效益。一个是较早建成的苏彝士运河,它联接地中海与红海,使来往欧亚的船只不必绕道好望角。而另一个则是巴拿马运河,联接太平洋与大西洋,使来往两洋的船只不必南绕阿根廷的麦哲伦海峡。

苏彝士运河地势平坦,将挖开的河道接通地中海与红海即可,而且是在干旱的沙地上,附近没有大批森林,也就没有传染疾病的蚊虫。一句话,建运河是比较容易的。

但建造巴拿马运河将艱难许多。虽然运河不长,但却要翻过一山。而像苏彝士运河的平挖方法在这里是不可能行的通的的,因为横档的大山几乎是不可能被挖开的。

建造巴拿马运河的血,泪与奇迹

斐迪南·德·雷赛布的漫画,安德烈·吉尔(André Gill),1867年

法国人建造过程[编辑]

建造苏伊士运河的负责人,法国的斐迪南·德·雷赛布于1879年组织了巴拿马洋际运河环球公司,年龄已届74岁,1880年1月1日负责开始动工开凿巴拿马运河,设计了8套开凿运河的方案,预算是6.58亿法朗。同时,这间法国公司与巴拿马的主权国哥伦比亚签了运河协议,拿到了哥伦比亚政府开运河的许可证。

斐迪南对开凿工程的难度过度乐观,并且忽略气候、地形的差异对于开凿运河的影响程度。巴拿马地区属于热带丛林气候,天气潮湿闷热,多暴雨洪水,不利工程进行;当地又有疟疾、黄热病等热带传染病肆虐,后来则夺走成千上万法国白人建筑工人的健康与生命。但法国人没有退缩,仍是一批又一批的来,而又是一批又一批的死在这里,他们前赴后继,没有退缩。复杂地形也是挑战,巴拿马运河开凿所挖出的土石数量(高达2亿5千9百万立方米),已经远远超过苏伊士运河。在工程进度的严重落后。公司在法国发行债劵,几乎全法国的人民都在投资,为的是有朝一日运河建成,法国人的投资就会有高回报。但钱还是耗尽了,而工程则是遥遥无期,迫使法国人于1889年2月4日就宣布失败。放弃了这个计划,巴拿马运河公司宣布破产。

虽然最关键的部分仍然没建,但法国已建了一部分,所以想找一个工程的继承者。也想将已烂尾的工程卖些钱,再带回法国去赔偿那些几乎要破产的投资者。而有钱而在此运河又有利益的人,则非美国莫属。

1904年,美国买下了该公司的资产。为此法国,付出20亿法朗的代价,许多法国投资人血本无归。

时任美国总统西奥多·罗斯福(老罗斯福)认为运河对美国的军事和经济意义都很重大,决定接过这个项目,1903年和当时统治巴拿马地区的主权国家哥伦比亚政府签定了“海-艾兰条约”,取得在巴拿马继续开凿运河的权力,但哥伦比亚国会不批准此条约。哥伦比亚国会觉得美国更富有,所以狮子口大开,要美国加付更多的钱,才能接替法国人来继续建造巴拿马运河,以前哥伦比亚与法国签的合约伴随着法国的退出已无效,现在美国人需要与哥伦比亚签新合同,当然,要付更多的钱。

老罗斯福(是二战美国总统罗斯福的堂叔)对哥伦比亚的“敲诈”震怒,派人和争取脱离哥国独立的反政府军队接触,答应会帮助他们取得独立。11月3日,哥伦比亚反政府军在巴拿马宣布独立,哥伦比亚想派军队平乱,但美国军舰在巴拿马海域举行“军事演习”,--你够胆打“巴拿马人”,我美国就打你!哥伦比亚只得承认其独立。巴拿马“政府”为了报答美国,根据1903年11月18日和美国签定的“海-布诺-瓦里拉条约”,美国以1千万美元的代价,从1904年2月23日起对宽16.1公里的运河区取得了永久租借权。1904年美国以4000万美元收购了法国的运河开发权, 但首要工作即是派遣昆虫学家前往巴拿马扑灭当地的蚊子。

美国人建造过程[编辑]

在建造中的巴拿马运船闸自同年起,美国开始着手挖掘巴拿马运河。他们遇到了与当时法国人面临的同样难题:热带流行病带来的高死亡率。主要针对当地最为臭名昭著的两种流行病——疟疾与黄热病——罗斯福政府进行了显著的大量投资,并派遣了若干专家前往当地进行流行病防治工作。其中不仅有医疗卫生系统的科学工作者,更有数名生态学家和昆虫学教授随行。因为在不久之前,也就是1897年,驻印度的英国医生罗纳德·罗斯已经证明,疟疾的最主要传染媒介是疟蚊;1900年,古巴医生卡洛斯·芬雷提出的黄热病同样由蚊虫叮咬传播的设想也已得到证实。

1904年4月15日,作为即将在未来共同工作的专家,你们在巴拿马热带丛林中的医疗站院内相识了。政府为你们提供了大量的药品以及资金援助,而摆在你们面前的任务看似琐碎却又相当明确:除组织起基层劳工福利保障以外,就是清除蚊虫孳生源、建立各处卫生站和在地方医院中照料病患几项了。你们各施己技、各展所能,对于迅速控制瘟疫蔓延这一点,你们抱有很大的希望。

如今已是8月15日。4个月来,借助当地印第安劳工的协助,你们已经在当地所有的聚居点尽可能地清理了孑孓蔓生的死水,在较大而无法舀干或排空的池塘表面倾洒油层和杀虫剂,还创新式地使用了烟熏消毒法,用除虫菊掺合硫磺点燃产生的烟雾,为病患挨家挨户地清洁房屋。在这4个月内,你们消耗了36万加仑油、4万8千加仑杀虫剂、半吨奎宁。

然而,疟疾和黄热病的发病率仅仅在最初两个月有明显下降,但后来又开始上升。令你们不解之处在于,每年蚊虫产卵孵化的高峰期,也就是眼下这段时日,并未带来发病率的明显攀升,相反它还再次有所下降:这似乎证明了你们工作的成效。

但是为什么,既然你们已经斩断了这两种疾病目前已知的传染途径,却无法将它们根除?另外,当地劳工之中流传的谣言也渐渐传到了你们这些外国人的耳朵里。

他们悄声说:是蚊王,这古老的恶魔本身,散播着致命的瘟疫...并且,任何胆敢走近它的不恭者,无论褐色的印第安人或白色的美国人,都将陷入疯狂、全身血液沸腾、从内到外燃烧而死..

美国工人可没有法国工人那些“荣誉感”,他们全部逃跑了。

美国成立了由海军上将约翰·C·怀特负责的地峡运河委员会。

首先,他们大规模的砍伐运河区两边的热带森林,増大蚊虫居住湿雨森林于运河职工区的距离,进而在蚊虫与工人之间保持安全距离。

二是对运河区工地以及职工区进行大规模的灭蚊行动。

三是对工人増大医疗服务,提供奎宁与职工。

四是引进对虐疾有天生免疫的黑人劳工进运河区。

由威廉·C·乔戈斯医生为首的执行了一个“巴拿马运河开凿期间新卫生措施”在1905年大致上消灭了虐疾。

开凿的第一位总工程师是约翰·芬德来·瓦拉斯,由于组织不力和疾病肆虐,一年后被辞退,第二位总工是约翰·斯蒂文,他领导建设了必须的后勤设施,包括工人的住房,改造了地峡铁路,使能承受更繁忙的运输,可以有效地运走开凿出的土方,他于1907年辞职,由乔治·华盛顿·郭达斯上校接替了他的工作,工作取得重大进展。

雷赛布曾经主张要建设一个和海平面保持一致的运河,但无法解决和在好几个部位横跨运河的查格里河关系,因为查格里河在雨季有很大的洪水,都会流入运河。他的朋友埃菲尔建议他利用闸道的方式解决这个问题。斯蒂文最后选择了用船闸建造梯级运河的方案。郭达斯上校执行了这个方案,用一座大坝拦住查格里河,形成人工的嘎顿湖,大坝发电还可以为船闸提供必须的动力,湖水还为运河提供了一个几乎达运河总长三分之一的“水桥”。在郭达斯上校的领导下,开凿运河开始动土施工,即使是采用了梯级方案,运河挖掘的土方量也比雷赛布最初估计的高出四倍多。1913年10月10日,时任美国总统伍德罗·威尔逊亲自启动大坝闸门,宣布运河竣工。许多印第安人劳工参加了运河开凿工程,官方宣布的死亡劳工人数为5609人,但实际伤亡人员远超过这个数字。

为了建造巴拿马运河,法国在开始付出了3亿美元(20亿法郎),美国又追加了3亿7千5百万美元,共挖掘了2亿5千9百万立方米的土石量,为原先估计的三倍半,用了450万方混凝土,最多时有4万工人同时施工。

建造巴拿马运河的血,泪与奇迹

有人会问,不同于苏彝士运河的船是直过,而巴拿马运河的船只是爬山,再下山,怎可能将几万吨的货輪升高呢?

巴拿马运河採用的货船爬山技术在当时是匪夷所思。运河用许多大铁盒连接而成,而在升高时,前面盒子的水位都高过你,一层高过一层。当你的船走入第1个盒子,后面连接海平面的铁门关闭,而前面第2个铁盒的水位是高过第1个铁盒(你船在第1个铁盒内)。本来通向第1铁盒的铁门关闭,现在打开。第2铁盒的水流进第1铁盒,而水位提高也托高了你船在第1铁盒的水位高度。现在你船在同水位的情况下,驶进第2铁盒。现在,区隔第1铁盒与第2铁盒的铁门关闭,而再更高水位的第3铁盒打开区隔第3铁盒与第2铁盒的铁门。水从高水位的第3铁盒流入第2铁盒,再次托高你船的水位。现在,你船再驶入第3铁盒,越走越高,如此类推。

天朝三峡的船只逆江而上,也是用同一原理。

最大的问题是每当你打开铁盒子之间隔铁门,水会大量流失,那水又由哪里补充呢?在长江,当然是上游流下来的江水了,而在巴拿马,这里是一个多雨的热带气候,天天下雨,水则被储蓄在山顶的人工湖里。

建造巴拿马运河的血,泪与奇迹

为纪念运河通航美国发行的邮票

1914年8月15日巴拿马运河正式通航,大大缩短了美国东西海岸间的航程,比绕合恩角缩短了1万4千8百公里。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利用运河将航空母舰送去补充几乎被毁灭的太平洋舰队。航空母舰虽然能够通过运河,但有需要先拆除航标,腾出航道。编辑

巴拿马级最大规格[编辑]

建造巴拿马运河的血,泪与奇迹

一艘集装箱货轮正在通过船闸,2007年12月

建造巴拿马运河的血,泪与奇迹

正在通过加通湖船闸的荷兰船只,该船只从加勒比海开往太平洋,前方是加通湖.

现在,巴拿马运河是由香港富商李嘉诚管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