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喇家遗址”位于青海省民和县喇家村,从1998年开始,考古部门开始在喇家遗址展开挖掘,找到了古人生活过的房址。但喇家遗址却经历了十分恐怖的灭顶之灾。

“喇家遗址”位于青海省民和县喇家村,是一个土族人的村落。从1998年开始,考古部门开始在喇家遗址上展开大规模的调查和挖掘。这次挖掘找到了古人生活过的房址、举行仪式活动的广场和城池外的壕沟,同时出土了大量的陶器、玉器和其它生活工具。这些遗迹经鉴定,据今有4000多年的历史,属于中国西北地区特有的古文化类型——齐家文化。

量大而精美的文物出土,不仅证明了早在4000多年前的史前时代,中国西北的黄河上游地区就曾经有古人类活动,而且他们还创造了相当灿烂的古文明。然而从已有的考古证据来看,也就是在4000年前左右,这一地区的人类活动却突然消失了,是什么挡住了文明的车轮,把喇家地区的文化摔出了历史发展的中心舞台?长期以来,喇家村民们经常从农田里挖出死人的尸骨,而且这些尸骨大多身首异处,既不像在墓穴中,也不是在某种特定的环境里,而是随意裹挟在泥土之中。为了保护这些尸骸,挖掘现场搭起了帐篷,并将出土尸骸的3座房址分别命名为3号房、4号房和7号房。王明辉,中国社科院考古所的助理研究员,专门从事于考古挖掘中的尸骨鉴定。王明辉通过对尸骸的头骨、髋骨、牙齿等特征部位的取证,很快做出了专业鉴定。

4号房出土了14具尸骸,其中4号房址内有人骨多达14具。这是一座典型的齐家文化白灰面半地穴式建筑,面积约14平方米左右,平面为方形,门朝北开,中心有圆形灶址。14具人骨一组组地呈不规则姿态分布在居住面上,他们有的匍匐在地,有的侧卧一旁,有的相拥而死,有的倒地而亡。中心灶址处一成年人两手举过头顶,双腿为弓步,死亡时身体还未完全着地。西南部有5人集中死在一处,他们多为年少的孩童,其中有一年长者似用双手护卫着身下的4人,5人或坐或倚或侧或仆,头颅聚拢在一起,这虽是封存了4000年的一幕悲剧,仍令人惨不忍睹。让人顿生怜悯之心的是处在东墙壁下的两人,其中长者倚墙跪坐地上,右手撑地,左手将一婴儿搂抱在怀中,脸颊紧贴在婴儿头顶上。婴儿双手紧搂着长者的腰部,让人能想象出他极度的痛苦与恐惧。在相距不过2米的3号房址中,也发现了一对可能在同一时间因同样原因死去的两人,他们死时的位置也是在房址的东墙边,长者双膝着地跪在地上,臀部落座在脚跟上,用双手搂抱着一幼儿,幼儿依偎长者怀中,双手也紧搂着长者的腰部。长者脸面向上,颌部前伸,像是在祈求苍天赐孩子一条生路。这两位怀抱孩子的长者现经初步鉴定为女性。

同样,3号房里也有一对母子,而且状态惊人地相似,母亲双膝跪地,眼神凝视上方,似乎在祈求上苍留给她的孩子一条生路。在7号房里仍然有一对母子,母亲俯卧在地,在她的左肩上方,露出一个小孩的头颅,可以想象,母亲正是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某种深重的撞击,保护着自己的孩子。这一幕幕惨不忍睹的景象,也封存着4000年前黄河长者以身佑子的深情,至今慑人心魄。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灾难?是什么使他们死前表情如此恐怖?

由于尸骸是遗留在房址中,专家们认为人为杀戮的可能性很小,就把注意力投向了史前人类所生活的环境。然而,工地上又出土了第10号房址,从地理位置上看,它恰好紧挨在7号房的东侧,如果这片区域发生过自然灾难,房址内的遗存应该是类似的。首先,挖掘者去除的还是红胶泥,但已经发现,在泥层中还夹杂着颗粒粗糙的沙石带。很快,在房址的一角便显露出人骨,而且专家们发现,掩埋人骨的主要成分不是红胶泥,是黄土!挖掘结束后,大家一致认定,掩埋尸骨黄土和构成房屋的窑洞土层类似,也就是说,在灾难发生时,很可能是窑洞的垮塌首先击倒了他们,后来才遭遇到了红胶泥的覆盖。

那么,又是什么导致窑洞垮塌的呢?专家们发现一个奇特的现象,在较深的土层、也就是没有人类活动过的土层中,却夹杂着一些陶器碎片和一些明显不同于周围土质的灰黑色沙石。把这块区域略微清理一下之后,他们发现,这是来自于地面的一条裂缝,泥沙是顺着裂缝从地面上渗漏下来的。

那么,这条地裂缝是怎样形成的呢?它是一种普遍现象吗?调查的结果令人惊讶,大量的地裂现象从喇家的房前屋后、荒山野地里被找了出来。专家们意识到,现在的喇家正是建造在这些裂缝所编织的一张网上,而能够编织这张恐怖之网的力量,只能是来自大地本身,也就是说,地裂缝正是4000年前喇家大地震的遗迹!

专家们指出,喇家遗址居于次生黄土台地,换句通俗的话说,就是这里的黄土沉积并不厚实,不适合于开凿窑洞,因此喇家先民的房屋在强度结构上就存在着安全隐患。是否可以这样猜测,在灾难发生的前几天,喇家地区就暴雨连绵,山顶上已经积满了雨水,在地震发生的那一刻,它终于暴发,强大的水流裹挟着沙石扑向了地面!

为了验证这个猜想,专家们提取了山上的沙石样品,回到实验室,和遗址现场的样品进行比较。结果显示,山沟中的沙石样品和挖掘现场的样品基本吻合!

当专家们把这些史前人类死亡的秘密逐渐揭开的时候,喇家古文明消失的原因也就随之而破解了,喇家史前人类的灾难和文明的消失是由自然灾害造成的,但整个西北地区史前文明的衰落,是否和喇家这个特定现场有相同的原因,学术界上还无法下此定论,考古学家们将在喇家遗址以及更广泛的区域展开调查,以揭开这个远古历史的真相。

甘肃的“积石山”县也叫“导河县”(解放前),大禹治水起点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