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苏德战争初期苏军大溃败原因浅析

一,初期苏军大溃败也有突围成功的例子

原西南方面军统率机关突围出来就是一个原副参谋长兼作战部长巴格拉米扬,他在基辅撤守前不久才由上校直接晋升少将的。

基尔波诺斯派巴格拉米扬率领1000多人突围,实际上是想牺牲掉他们来吸引德军,自己再率领司令部主体选择别的方向突围。结果巴格拉米扬运气太好了,居然他选择的方向只有德军坦克部队遮断,没有伴随机械化部队,也没有后续步兵,间隙极大,就让这1000多人端着步枪就糊里糊涂地冲出去了。巴格拉米扬还派人返回去通知图皮科夫赶紧跟上,哪知人家大队人马在他领人一出发就朝另一个方向转移了,后来找到司令部,发现他们正在一个树林边上小村庄里修正,基尔波诺斯正在刮胡子呢。等他们啰嗦完了,向另一个方向突围时,和德军装甲兵和摩步师遭遇,让人家连锅端了。

下属的第5、第21、第37、第26,第40、第38集团军的指挥员也都没出来。部队跑出来超不多有12万人,除了第40,第38集团军残部是有组织地以团为基本单位突围外,其他都是溃散。

叶廖缅科是中央方面军的,是在基辅战役之后的布良斯克战役中被围乘飞机突围的。

巴格拉米扬在基辅战役时,任苏军西南方面军副参谋长兼作战部长。他之所以能够在基辅战役中成功突围,现在的观点认为,主要的原因是:当时他所率领的苏军坦克部队仍然具备一定的战斗力,且机动性较高。

除了巴格拉米扬之外,在基辅战役中侥幸生还的还有另一位后来的“大人物”,那就是安德烈·伊万诺维奇·叶廖缅科(1955年授苏联元帅军衔)。

叶廖缅科是巴格拉米扬在列宁格勒骑兵高级指挥员训练班(1923年)时的同学。当时(1941年)他先任苏军西南方面军副司令员,后又调任布良斯克方面军任司令员。基辅战役中,由于叶廖缅科没有根据的自信,造成西南方面军受到重创,司令员、政委、参谋长全部阵亡。不久之后,古德里安率领德军的坦克集群北进,继而在布良斯克战役中把叶廖缅科的方面军也给包围了。叶廖缅科在突围战斗中负了重伤,是用波2飞机接出来的。结果飞机又中途失事,一头栽倒在一个村庄旁边,幸好被村民及时发现,但他已冻得半死。再后来,也许是太可怜了吧,斯大林不仅没有追究叶廖缅科在基辅战役中打了败仗的责任,反而还还亲自去医院看望了他。

我看过巴格拉米扬回忆录,他的突围成功很有意思。当最后的突围即将开始时,西南方面军司令员基尔波诺夫上将命令身为作战部长的巴格拉米扬帅敢死队率先向德军防线突击,为司令部打开突破口,关键时刻被委以重担的巴格拉米扬热血沸腾,带领敢死队拼死突击,德军猝不及防,竟被他轻易的突破了防线,但任凭他把双眼望穿,后面的司令部大队人马却迟迟没有跟上来,直到德军调兵重新封闭了突破口。战后才知道,基尔波诺夫只是拿巴格拉米扬的敢死队当诱饵,吸引德军的注意力,大部队跟本就没跟他们走,而是等他们与德军开始激战后选择了另外的道路去突围了。没想到造化弄人,被蒙在鼓里作为替死鬼的巴格拉米扬轻易的突破了德军防线,而大搞声东击西的基尔波诺夫却一头撞上了德军主力而全军覆没。基尔波诺夫和参谋长普尔卡耶夫双双毙命。如果不是巴格拉米扬恰恰被选中当替死鬼,恐怕他也只能为基尔波诺夫殉葬了。不过,战后,巴格拉米扬还是对基尔波诺夫在此次突围中对他的欺骗耿耿于怀。

朱可夫早在1938年演习时就对巴格拉米扬等人说: “我们应该学会同聪明而强的敌人打仗。只靠喊‘乌拉’是无法制服它。”

二,死守条令,缺乏机动灵活是主要原因

苏联卫国战争最初几个月,最大的问题是用严格的条令来要求一线官兵,束缚个体的手脚,同时毫不珍惜官兵生命。据说部队进攻时,每个人干什么,武器怎么摆,用什么姿势,都有严格的条令,如何应对突发情况也是条令规定的那几种,连最低限度的灵活性也不允许,出现条令没有规定的情形,基层军官和士兵们没有被赋予积极主动变通的权力,只是被动挨打,高级指挥官对官兵的大量伤亡也无动于衷,甚至还以只按条令打仗、送死也不改动的极端僵化、错误的风气为光荣。以后严酷的战争教育了苏联官兵们,新的高级指挥官才允许一线官兵拥有了一定灵活机动的权力,久经考验的士兵们也不再傻乎乎按条令送死了。

李德伏龙芝军事学院毕业,不顾战争实际情况,仅凭课本上的条条框框,坐在房子里按地图指挥战斗,彭德怀质问李德,每个连队、每门迫击炮甚至的位置,都在你们的作战上规定,我们只能械执行。你们是上作业的战术家,怎能不瞎指挥!真是‘崽卖爷田不痛'!

三,中国红军和解放军不会这样

毛泽东指出,“自觉的能动性,说的是自觉的活动和努力,是人之所以区别于物的特点,这种人的特点,特别强烈地表现于战争中,这些是前面说过了的。这里说的主动性,说的是军队行动的自由权,是用以区别于被迫处于不自由状态的。行动自由是军队的命脉,失了这种自由,军队就接近于被打败或被消灭。一个士兵被缴械,是这个士兵失了行动自由被迫处于被动地位的结果。一个军队的战败,也是一样。为此缘故,战争的双方,都力争主动,力避被动。”。

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跑,穿插突围,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蘑菇战术,让开大路,占领两厢 放进来围而歼之 这些 浅显易懂的道理,但并不是每个指挥官都能明白和运用,也不是每一个和平时期的人们都予以尊重和自豪。

所以人民解放军是幸运的 !!

1941年6月22日,纳粹德国突袭苏联,苏德战争爆发。在战争初期的6个月内,苏军全线溃败,一退千里,被俘人数以百万计,装备损失无数,德军逼到莫斯科城下。兵力和装备总数占优势的苏军如此惨败呢?原因是多方面的,主要有以下几点。

一、苏军的战争准备不充分,德军达到了战略和战术突然性

战前,苏联对于德国的进攻准备很不充分的。虽然认为苏德之战不可避免,但还在一相情愿地幻想尽量推迟战争爆发时间。苏最高统帅斯大林在德国进攻苏联的时间上判断错误,坚持认为只要希特勒不被激怒,1942年以前德国不会进攻苏联。他对于各方1941年6月德国将进攻苏联的警告置若罔闻,特别对西方的警告还视为故意挑拨苏德关系,促使苏联备战,好让德国有借口进攻苏联。对德国人频繁的侦察、挑衅活动不仅不还击还严格禁止媒体报道,生怕给德国人以口实。全国上上下下麻痹大意,在战前还根据《苏德互不侵犯条约》向德国大量出口粮食、煤炭和有色金属等战略物资。正是斯大林的判断失误使苏军虽有物质上的准备,却没有精神上的准备。战争的突然爆发使许多官兵茫然无措,上至方面军司令部,下至各级部队都陷入了混乱之中。这从下面的一则电报可略见一斑--苏军下级向上级询问:“德国人向我们开火了,怎么办?”上级只是回答:“为什么不用密码”……就是斯大林自己对德国的进攻也十分震惊。据朱可夫回忆录记载,当他把德军进攻的消息报告给斯大林时,这位领袖陷入了巨大的震惊之中,久久不能回答。之后,方才用沙哑的声音召集朱可夫、铁木辛哥和全体政治局委员到他的办公室开会,并指示与德驻苏大使舒伦堡取得联系。此时他还心存某种幻想,希望这仅仅是德国人新的挑衅行为,但不久舒伦堡就带着宣战文书来了。

精神上的无备加上德军的迅猛进攻导致了苏军的溃败。原先较为充分的物质准备也转瞬间灰飞烟灭,有些反倒成了资敌的物资。如德第二装甲集群夺取了苏军的3个大型燃料库,古德里安靠这些燃料喂饱了他的装甲部队,使他们的进攻速度大大超过了原先估计。德第一装甲集群第16装甲师在乌克兰夺取了苏军的一个储藏库,里面有100万个鸡蛋,这些鸡蛋足足让这个师的官兵消受了几个星期。

由此可见,苏军对德国的进攻准备是不充分的,至少在精神上是这样,德军的突然袭击不仅达到了战略突然性,也达到了战术突然性。

二、德军在兵力上形成了对苏军的局部优势,主要装备质量优于苏军

就全国总兵力和兵器总数相比,苏军不仅在人数上超过德军,在主要兵器数量上也超过了德军。但是苏军防守边境的只有220多万人,而德军出动了330万人,德军对苏军形成了兵力优势。

就兵器方面来说,苏军轻武器和火炮在数量和质量上与德军相差不多。苏军防守西部的四个方面军拥有坦克8878辆,德军拥有坦克3350辆。从坦克数量上看苏军占优势,但德军还装备了大量的自行式突击炮,这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坦克数量的不足。苏军大量装备的是T-26轻型坦克,这种坦克装甲薄、火力弱、通讯手段十分落后,根本不是德国广泛装备的Ⅲ号或Ⅳ号坦克的对手。苏军拥有1000多辆性能十分优异的T-34中型坦克和KV-1重型坦克。但由于在战争中没能集中使用,加上坦克部队通讯手段十分落后,指挥水平低下,使这两种坦克往往被训练有素的德军用坦克和反坦克炮击毁。除了在局部地区迟滞了德军进攻并给德军造成了一定心理威慑外,这两种坦克在战争初期没起多大作用。

空中兵器方面,苏军防守西部的四个方面军拥有飞机6213架,但只有5474架可投入使用,其它的或是在维修,或是没有配备飞行员。德军拥有飞机2770架。从数量上看还是苏军占优,但开战第一天苏军就损失了1800架飞机,使飞机数量比变为3674:2692(德军当天损失78架)。在其后的战斗中这个比例进一步缩小,苏军的数量优势已不是那么的明显。

就飞机质量来看,苏军装备的大部分战斗机为伊-15和伊-16型。这两款战机在战争爆发时已经过时。苏军还装备有拉-3、雅克-l、米格-1等新型战斗机。但是拉-3型战斗机操纵十分困难。雅克-1型战斗机在战争爆发时才批量生产,装备数量稀少。米格-1型战斗机虽然是一款优秀的中高空截击机,但低空格斗性能拙劣,而德军的飞机不少是低空方式侵入苏联领空,这使米格-1的拦截效果不佳。还需指出的是这几种新型战机不少都毁于德军头几天的空袭,升空战斗的数量不多,没有给德军造成多少损失。德军此时装备的战斗机主要为Me 109和Fw 190,这两款战机是公认的二战优秀战机,在性能上全面超越了伊-15和伊-16,并略优于苏军的三款新型战斗机。

轰炸机方面苏军大量装备是SB和DB系统轰炸机,这些飞机外型古老,速度缓慢,缺乏自卫火力,普遍没有无线电,作战时只能首尾相连,排着纵队飞行。结果成了德军战机和高炮的靶子,一架架地被击落,光是德军51战斗机大队在6月30日一天中就击落了114架苏军轰炸机,连德国空军元帅凯瑟林都惊呼:“击落苏军轰炸机的战斗简直就是在屠杀婴儿。”相比之下,德军此时装备了大量的JU-88A轰炸机和JU-87俯冲轰炸机,它们在性能上远胜过苏军轰炸机。更为重要的是德军许多飞行员都参加了入侵北欧、西欧和巴尔干的战役,经验丰富、技术娴熟,这些也是苏军所不具备的。

综上所述,苏军在局部兵力上处于劣势,兵器数量虽多但其质量远逊德军,加上德军是突然袭击,苏军数量优势没有得到很好发挥,使兵器整体实力处于劣势。由此可见,苏军在兵力和兵器方面与德军相比都处于劣势。

三、苏军指挥员素质低下、缺乏经验,部队战斗力不高

战前,斯大林的大清洗运动处决了包括90%的将官,80%的校官在内的35000名军官。取而代之的是大量级别低且年轻的军官,造成苏军从军到营的指挥宫素质低下、缺乏经验,部队战斗力不高。这在1939年爆发的苏芬战争中暴露无疑:多达100万的苏军去进攻只有20万人的芬军,却因指挥拙劣,被芬军全线击退。虽然苏联最后取胜,但却付出了伤亡27万人的代价,而芬兰只损失了3万人。苏军对于实力远逊于自己的芬军尚且如此,对于远比芬军强大的德军就更逊一筹。

在突围作战中,苏军虽有不少坦克却不在一线使用,而是让步兵手挽手端着刺刀向德军阵地冲击,或是让卡车满载着士兵向德军冲击。结果成了德军坦克、火炮、机枪的活靶子。而苏军坦克在步兵之后才缓慢地发起进攻,丧失了步兵掩护的坦克遭到了德军坦克、反坦克炮和步兵反坦克小组的三重打击,损毁殆尽。一名德军军官在一场反突围战斗后写到:“我率领的炮兵连在战斗中击毁敌坦克一辆,火炮16门,卡车110辆,其它连队战果不计其数。整个战场尸横遍野,到处是俄国人的尸体和卡车、火炮、坦克残骸。在一些卡车里,整排整排的俄国人坐在车板上被烧成灰烬。司机们仍坐在驾驶盘旁,被烧黑成木炭;到处散发着尸体被烧焦的可怕气味,一种恶臭甚至压过了轮胎橡胶燃烧的刺鼻气味。”从德军拍摄的众多的苏军战俘照片中也可以看出黑压压的人群中不少是军官,这从另一个侧面印证了苏军军官的素质低下,指挥无方。

四、苏军在对德军坦克集群闪电进攻束手无策,直接导致大溃败

自从闪击战理论间世以来+坦克的高速突破成了德军克敌制胜的法宝,德军神速般的进攻完全是靠其坦克的高速推进实现的。无论是波兰、法国还是苏德战争初期的苏联军队,在战争中都是被德军坦克击溃,然后被后续拥上来的大量德军步兵包围歼灭。因此反坦克的成败成了对抗德军进攻的关键:苏军的大溃败正是由于反坦克作战无方直接导致的。比亚韦斯托克、明斯克、斯摩棱斯克及基辅的战败都是很好的例子,而战争后期的斯大林格勒、库尔斯克战役都因苏军掌握了打击德国坦克的方法,挫败了德装甲部队才守住了防线。从另一方面来说,德军在战争后期由于对付苏军庞大的坦克集团进攻无方,导致了在库尔斯克、匈牙利和柏林战役的失败,这与苏军战争初期的失败是很相似的。这都很好地说明了打坦克无方是苏军大溃败的直接原因。

五.苏军在战争初期的失败战术问题大于战略问题

德军突袭苏联在战略方面的突然性无疑是达到了。6月22日战争爆发,6月29日明斯克会战,7月9日结束,苏军损失惨重。这当然是战略突袭的效果。但到7月中下旬的斯莫棱斯克会战时,苏军已经能够组织起相当规模的兵力兵器正面防御,结果又是迅速大溃败。这次再把失败原因归于德军突袭就有些牵强了。尤其是德军调整战略方向,开始以乌克兰为主要战略目标,基铺会战爆发时已经是8月25日以后的事了。两个月以后的突袭还算是突袭吗?

这时基铺地区苏军集中了百万大军和大量飞机大炮坦克,这完全是两国两军的正面较量,不存在谁具有战略优势的问题,即使有也是微乎其微。如果指挥得当,具备一定的战术水平,至不济也能够后撤保存洋生力量,怎么会那么快就让德国人创造了二战史上最大的围歼战?其实在实战中,德军战术还是老一套:装甲快速兵团从两翼突破,在苏军防御纵深某一点会合,造成苏军被包围的假象,致使苏军全线溃退。这难道是战略问题吗?假如苏军能够在基铺拖住德军,至少能够迟滞德军。德军肯定消耗不起,希特勒的日子早就不好过了。

德军不仅是装甲战术理论先进,而且在装甲步兵协同,陆军与空军的协同,水平都远远超过苏军。比如苏军长期忽视俯冲轰炸机对地面的支援作用,片面强调轰炸机的战略作用。实战中德军施图卡式俯冲轰炸机给了德军装甲部队有力的支援,使之真正成为大军之先锋矛头。

这里不得不提一下沙波什尼科夫元帅,二战前长期担任苏军总参谋长,是苏军主要的理论家和思想家、教育家,在苏军中威望很高。其实他还是固守一战时期的观念:用大炮机枪组织坚强防御阵地,等着敌人来碰个头破血流。对当时先进的装甲战理论嗤之以鼻,事实是古德里安的装甲战理论打败了他武装到牙齿的苏军。即使是现代的装甲兵们还在学习古德里安的教条。记得以前看过他写的一篇驳斥图哈切夫斯基元帅装甲机械化作战理论的文章,就觉得此人不肯接受新鲜事物愚不可及。可惜图哈切夫英年含冤而逝,不然由他主持苏军学术,即使是苏军大批军官遭清洗,也会留下好的传统,不至于一败涂地。

这是惨痛的教训,对世界各国都有借鉴意义。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